人民网>>山东频道>>独家·专栏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献给血浓于水的海峡两岸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6期

复战临沂

徐锦庚

2016年01月08日16:23        手机看新闻

正当张自忠率五十九军向费县疾进时,身后的临沂战局又趋紧张。

急于与矶谷师团会合的板垣,在侦知张自忠部开往费县的消息后,心中大喜,忙纠集4000多人,朝临沂卷土重来,敌机轮番轰炸,重炮连日射击。3月23日,日军推进到距临沂城仅十多华里的埠前店、三官庙一带。

独当一面的四十军虽然顽强抵抗,奋力拼杀,终因损兵折将而渐感不支。庞炳勋向蒋介石发出告急电:“杀敌有心,恨乏实力,揆之现势,临沂城危急万分。”

此时,台儿庄大战也正在紧张地进行之中,临沂如若不保,战役全局必受影响。

23日中午,李宗仁急电张自忠:“第五十九军全部开赴临沂,协力庞军肃清临沂以北之敌。”

激战之后,五十九军连日奔波,将士们没有得到好好休息,已是疲惫不堪。但张自忠不敢怠慢,立即率部杀了个回马枪。

此时,日军已经渗透到回援路上。五十九军抖擞精神,—路奔杀。日军已经领教过五十九军的厉害,闻风丧胆,仓皇而退。

3月24日晨,五十九军到达临沂城北。张自忠下令各部安营扎寨,自己马不停蹄,立刻赶往临沂城内见庞炳勋。当他踏入四十军军部时,卫兵们正在收拾行囊,准备撤退。

庞炳勋一见张自忠,顿时老泪纵横:“荩忱老弟啊,真难为你了,要是你不回来,我部必全军覆没,临沂城也势所难保。”

原来,才短短两天,敌我形势已发生易位。日军援军已到,兵力得到补充,报复心切,攻势凌厉,已悉数渡过沂河,占领临沂城北的刘家湖、邵双湖等要地,一路向沂河东岸的桃园、三官庙进攻,另一路向毛家庄、西北园进逼,对临沂城形成从东西两侧夹击之势。

而四十军已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无法补充兵员,无力抵抗,被迫缩短战线,只勉强守卫临沂城周边的九曲店、小李家庄、石埠岭、黄山之线。

张自忠拍拍庞炳勋肩膀,笑呵呵地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要说泄气话,小日本是欺软怕硬,咱老哥俩再合作一把,把他狗日的再揍回去!”

庞炳勋用衣袖抹了一把眼睛,叹了一口气:“唉,谈何容易哪。”

他走到桌前,从文件夹里取出一张纸,递给张自忠:“在你到达前,我刚刚给委员长发了封求援电报,你看看电文。”

张自忠展开电文,上面写着:“苦战月余,疲惫已极,官兵牺牲,武器损失,均甚奇重。职本革命军人并不气馁,乃实无战斗,请令五十九军先接职军现在防线,以固临沂。否则,出击尚未成功,而城垣不守,前功尽弃,影响战局。即职自问殊无以对国家及牺牲之官兵,现督励残部,誓死扼守,仍在激战中。伏请迅予定夺示遵。”

庞炳勋解释道:“老弟啊,不是我不仗义,非要把你拉下水,生死关头,只有你才能救我于水火啊!”

对于这仗该如何打,张自忠在回援路上已有盘算。他摆出自己的思路:“现在战势十分危急,如果以我残破之军固守城垣,或我部接防贵部继续实行正面抵御,均非上策;马上发动攻势,也准备不及……”

庞炳勋一听急了,打断张自忠的话:“荩忱老弟哟,我的队伍已经拼得差不多了,这你是知道的。贵部若不接城防,也不取攻势,那我只有全军覆没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张自忠摆摆手,接着说,“最好的办法是我部逼敌侧背,肃清河西,站稳脚跟,建立阵地。此举既可避免敌绕道河西南下台儿庄,又可引敌回攻,以解临沂之围,届时我再转入攻势,予敌重创。”

“好是好,只是我已经朝不保夕,实在撑不住了。”庞炳勋用近乎哀求的口气说,“请老弟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尽快进攻,你的恩德,于公于私,我当永志不忘!”

听到庞炳勋如此说,张自忠沉吟起来。他端着茶杯,在屋里来回踱步。庞炳勋眼睛随着他的背影转。庞炳勋了解这位老伙计,如果不是心中没底,他不会这样犹豫不决。

过了一会,张自忠把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搁,断然决定:“既然如此,我部全力发动进攻,为你们解围!”

庞炳勋跨步上前,紧紧抓住张自忠的胳膊:“好老弟,你对我庞某有再生之德啊!”

张自忠告别庞炳勋,匆匆赶回军部。一番紧锣密鼓的部署后,当天晚上,张自忠下达进攻命令。

三十八师向东、西明坡及古城村之敌发动突然袭击,不发—弹,挥刃冲杀。日军猝不及防,阵脚大乱,被砍杀不少。到次日晨,三十八师占领古城一带。

敌增援部队很快赶到,十几架飞机轮番轰炸、扫射,大批步兵在坦克的掩护下将古城村三面包围,发起猛烈的反攻。三十八师奋起反击,凭屋据垣抵抗。张自忠命令集结待命的一八零师迅速逐次增援到古城战场,激战终日,才将反攻之敌击退。

此时,庞军阵地告急。张自忠急令三十八师抽调3个团,于25日晚8时分别自七沟子、朱皋强渡沂河,向临沂东北的三官庙、桃园、独树头一线的日军发起进攻,以解庞军之围。

日军乘虚而入,向古城阵地发起反扑,激战3个小时之后,抢占寨西的两个大院。三十八师战士撤出后,知道其中一个院子里堆满高粱和谷子的秸秆,悄悄摸近,将整捆的秫秸点上火,投向院内,继而又把抛弹筒和手榴弹投将进去,院内顿时大火熊熊。战士们趁势将院墙推倒,发起冲锋。敌见势不妙,仓皇溃逃。随后,张自忠把军部移至古城,指挥部队继续实施攻击。

在沂河东岸,日军用猛烈炮火掩护步兵,向庞军的阵地数次突击。庞军伤亡惨重,眼看就要招架不住,幸亏增援的三十八师3个团及时赶到,抄袭敌背,于26日上午攻克桃园,再向三官庙进攻。

三官庙的工事是庞军筑的,十分坚固,现在反为敌所利用。三十八师久攻不克,兵力受损严重。双方正相持不下时,日军又调大批援军,由身后独树头压迫而来,并集中炮火袭击。三十八师的一个团浴血奋战,几乎全军覆没。

日军4架飞机,加上数门重炮,向桃园猛烈轰炸,张自忠部的阵地均被击毁,部队弹尽粮绝,只好白刃格斗,大部壮烈牺牲,不得已于26日晚复撤至沂河西岸。

此役虽使临沂之围得解,但三十八师渡河的3个团却伤亡2000多人。不过,日军也同样损兵折将,伤亡惨重。

四十军三十九师特务营营长白玉峰,晚年曾特地到沂河以东原战场三官庙、桃园等村实地走访,同当年一些战事目击者座谈回忆。

三官庙村党支部副书记杨青发告诉白玉峰,当时四十军的士兵,光着膀子和敌人拼杀,曾经三进三出,同敌争夺。村里的草房全被烧光。村里、村外,敌遗尸数百具。事后敌人来收尸,把尸体像垛麦捆一样垛起来,泼上汽油烧化。牺牲在这里的四十军官兵的尸体,也有很多被当地群众就地掩埋了。

在桃园村,有位姜老大爷,亲眼看到四十军从汤头撤下来的情况:农历二月初二的下午,大批第四十军官兵从太平方向南撤。有些满脸血汗,手提大刀边走边喊:“老乡们,快跑吧,鬼子来了!”经他们一喊,全村老少,一夜全跑光了,避免了一场屠杀。在桃园以西沂河滩上,曾经发生过一场恶战。四十军的500多人,白天渡河,被日军用机枪扫射,全部战死在沙滩上。

白玉峰在城北七沟子走访时了解到,在一次战斗中,五十九军打死数百名日军,村里的孩子光子弹壳就捡了数百斤。

彭于埠村党支部书记彭守刚回忆说:“村北面有个大庙,里面有四十军构筑的暗堡。一天下雨,敌人的汽车陷在暗堡旁的泥坑里,敌军下来推车,被暗堡里的四十军官兵杀伤很多。有几辆汽车被打坏。没有打坏的,被四十军开走了。”

白玉峰还了解到,日军曾将尸体运到孙于埠村集中烧化。村民看见,光烧剩的尸骨,就堆好几车子。

3月26日,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日军步兵、炮兵三四千人,西渡沂河向五十九军左翼运动,已到达临沂以北地区;先由高密增援而来的铃木联队也渡河西进,先头部队已到达义堂集附近;同时,在临(沂)费(县)公路距临沂10公里处,又发现千余日军,临沂城陷于敌炮有效射程之内。

此时,四十军已基本丧失战斗力,临沂局面主要靠五十九军支撑。但五十九军也因苦战经旬,伤亡过半。

26日晚,张、庞再度紧急会商,认为若不增派援军,临沂恐难再守。战区参谋长徐祖诒将情况告知李宗仁。李宗仁闻报后,立即下令增兵。

27日早7时,集结于义堂集附近的铃木联队,兵分三路向五十九军发起进攻:一路由二十里铺、大岭向小岭攻击,一路经由响河屯攻击南沙埠,一路经城后攻打古城。其中尤以小岭方面战斗最为激烈。日军6架飞机往复盘旋轰炸,村中房屋全被炸毁,浓烟滚滚,火焰烈烈。三十八师守军因无所依据,阵地曾一度失陷,又被夺回,大部伤亡。

眼看阵地将不守,师长黄维纲不得不用电话向张自忠请援。

张自忠说:“你们要坚决顶住!我们困难时,敌人更困难,要坚持最后5分钟!”

黄维纲焦急地说:“问题是正面部队快顶不住了,我这里实在无人可调了!”

张自忠勃然大怒,对着话筒吼道:“没有人吗?为什么还有人说话?”说罢,把话筒重重搁下。

咚的一声,黄维纲只觉得耳朵一麻。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一摔话筒,直奔阵地督战。

张自忠话虽这么说,却深知黄维纲的为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轻易求援的。他立即亲率保卫军部的手枪营,还有六七六团二营前往赴援。到达阵地后,他登上南道、北道的小高地,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敌情。

日军似乎有所察觉,连珠般的炮弹射来,在张自忠周围纷纷爆炸,可他却似钢浇铁铸一般纹丝不动。这等临危不惧的沉稳,立即使军心大稳。

通过观察,张自忠发现敌军的破绽:其左翼攻势猛烈,右翼火力较弱。他立即命令,对左翼佯攻吸引敌人火力,组织敢死队向右翼发动袭击。

敢死队很快组成,队员个个膀大腰圆,眦目欲裂。他们身佩大刀,趁着朦胧夜色,由小岭村后秘密绕至敌后背,抡圆大刀,杀得鬼子哭爹唤娘,丢盔弃甲。正面部队喊声震天,乘势而上,日军全线崩溃。

3月28日晨,日军又增添千余步兵和12门炮,共纠集4000余人和20余门炮,向小岭、南沙埠、古城发动更加猛烈的反扑。这时的五十九军,已是师劳兵疲、伤亡惨重,但哀兵不倒,喋血抵抗,激战竟日,阵地岿然不动。

日军则源源增兵,攻势不减。五十九军苦撑至入夜,仍不见援军赶来,四面阵地八方告急,张自忠把能抽调的预备队全部投入战斗,自己持刀跃马,往来督战。他发觉,防守正面过宽,兵力分散,遂当机立断,下令收缩战线,于午夜转移至临沂西北的七得、前后十里铺、前后岗头、道沟之线占领新阵地,以同四十军东西呼应,拱卫临沂城。

板垣师团被阻临沂之际,正是矶谷师团在台儿庄吃紧待援之时。久攻临沂不克的板垣暴跳如雷。29日一早,又向五十九军进攻,韦家屯、亘后、岗头一线炮火连天,敌兵如麻。

五十九军官兵虽然疲惫至极,仍咬紧牙关,阵地不让敌人半分。战至中午,日军弃尸五六百具,仍进展不得。

无奈,日军改变策略,将兵力转移集中,专攻前后岗头。守军坚忍苦撑,击退日军两次进攻。

3月29日,张自忠打电报向李宗仁报告战况:“职军两日以来伤亡两千余人,连前此伤亡达万余人。职一息尚存,决与敌奋战到底。”

正当守军殊死苦战的时候,传来援军已到的好消息,精疲力竭的官兵精神大振。张自忠振臂一呼:“五十九军全线出击!”全体官兵又似下山猛虎、出水蛟龙般地朝敌扑去。此时的日军,也因连战疲乏,惶惧困惫,在山崩海啸面前力不能支,向东北方向逃遁而去。张自忠立刻部署全面反攻。

3月30日拂晓,庞、张两军在增援部队的配合下,全线发起反击,又将板垣师团赶出30多华里,一直溃退到莒县和汤头,解了临沂之围。

就在这时,矶谷师团的濑谷支队在台儿庄招架不住,日军第二军司令官西尾寿造命令第五师团火速前往救援。板垣慌忙停止对临沂的进攻,带领主力开往西南。留下的两个大队,在我守军的追击下向汤头退去。

这是临沂之战的第二次胜利。五十九军参谋长李文田在日记中兴奋地写道:“昔日所向披靡不可一世的皇军之板垣师团,为我中华好男儿已打得威风扫地,‘铁军’碰到了打铁汉!”

战斗结束后,张自忠的五十九军和增援部队全部调走,临沂仍由庞炳勋孤军坚守。

庞炳勋的三军团共在临沂坚守一个多月,损失惨重,全部兵力只剩下3000人,还不足一个旅。

李宗仁后来在回忆录中说:“若非张自忠大义凛然,捐弃前嫌,及时赴援,则庞炳勋所部已成瓮中之鳖,必至全军覆没。其感激张氏,自不待言。从此庞、张二人竟成莫逆,为抗战过程中一段佳话。”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期:引子 梦圆当可期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期:第一章 携手御外侮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期:美庐交锋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期:出尔反尔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5期:深明大义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6期:大敌当前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7期:峰回路转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8期:同仇敌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9期:第二章 国难思良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0期:慷慨赴任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1期:排兵布阵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2期:杀一儆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3期:仁厚将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4期:第三章 同心拒强敌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5期:冰释前嫌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