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独家·专栏

献给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
献给血浓于水的海峡两岸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4期

第三章 同心拒强敌

徐锦庚

2016年01月04日16:01        手机看新闻

杂牌挡锋

2014年4月26日上午,一夜透彻的春雨,使久旱的临沂城云烟朦胧。霏霏细雨中,沂蒙革命纪念馆正式开馆。在沂蒙老区工作战斗过的陈毅元帅、粟裕将军、陈光将军、肖华将军及朱瑞、黎玉、谷牧、赵镈等老革命的子女代表莅临开馆仪式,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部长迟浩田发来贺信。作为应邀嘉宾,我有幸登上开馆仪式的主席台。

八百里沂蒙,可谓钟灵毓秀。战争年代,沂蒙百万人民拥军支前,10万英烈血洒疆场,“一口饭当军粮,一块布做军装,最后一个儿子送战场”,为中国革命做出巨大贡献,涌现出“红嫂”、“沂蒙母亲”王换于、支前模范“沂蒙六姐妹”等英模人物和先进群体。陈毅元帅曾深情慨叹:“我就是躺在棺材里也忘不了沂蒙山人。他们用小米供养了革命,用小车把革命推过了长江!”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莅临临沂时,饱含深情地说:“山东是革命老区,有着光荣传统,军民水乳交融、生死与共铸就的沂蒙精神,对我们今天抓党的建设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启示作用。”“沂蒙精神与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西柏坡精神一样,是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要不断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发扬光大。”

在沂蒙革命纪念馆,我怀着景仰之情,流连于一幅幅历史图片前。然而,看罢之后,却有些遗憾:在抗日战争的版块里,没有看到国民党军队的抗战影子。

我们不能忘记:1938年的那个春天,国民党杂牌军的3.6万多将士,在临沂与日本王牌军杀得天昏地暗、神哭鬼泣,以两万多条生命的代价,消灭日军3000多人,有效地阻滞日军北上会合的步伐,为台儿庄大捷创造了积极的条件,极大地提振了屡战屡败的中国军队的士气!

且让我们把镜头摇回到76年前的那个春天。

1938年1月,日军王牌部队第五师团在青岛的崂山湾和福岛强行登陆,占领青岛。随后沿胶济铁路线,一路西进。2月上旬,直逼临沂城下,临沂告急。

第五师团组建于1888年春,是日本编组最早的7个师团之一,也是日军最精锐的机械化部队,有“钢军”之称。第十九任师团长叫板垣征四郎,曾参与策划九一八事变,因此该师团也称作“板垣师团”。

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板垣师团当月即被调入中国华北地区,先后参与南口战役、平型关战斗和忻中战役,其中一部分参与淞沪会战,还参与了南京大屠杀。到1937年底,板垣师团共击溃30多个中国师,创下显赫战绩。

临沂是鲁南地区的军事重镇,距台儿庄90公里,为徐州东北之屏障。临沂一旦失守,板垣师团就会与沿津浦线南下的另一支王牌部队——矶谷廉介师团会合。日军意图很明显:南北两支部队形成钳形攻势,一举占领徐州,彻底打通津浦线。

此时的临沂城只有少量守军,在日军面前可谓螳臂挡车。危急关头,李宗仁手下兵力窘迫,只好就近抽调守卫海州的庞炳勋三军团驻守临沂,堵截敌人前进,庞部防地则由驻苏北的缪澂流军接替。向来避实就虚的庞炳勋,这回却一反常态,接到命令后二话没说,立刻拔营而走。

军事会议上,李宗仁向蒋介石汇报战情。听说调庞炳勋部去守临沂,蒋介石大吃一惊,责怪李宗仁:“临沂成败事关全局,你怎么能派这个人守呢?”

李宗仁苦笑了一下,暗自想,“还怪我呢,这不是你拨给我的杂牌军吗?”心里不悦,嘴上却说:“我也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啊。不过,凭我对他的了解,我相信他能够担起这副重担!”

有道是哀兵必胜。战幕刚刚拉开,庞炳勋部就为李宗仁争了一口气。

1938年2月中旬,庞炳勋率三军团集结完毕。三军团只辖一个军,即四十军,由庞炳勋兼任军长。四十军直属只有一个特务营和三十九师,师属两个步兵旅和一个补充团,全军1.3万余人。

抵达临沂后,庞炳勋派朱家麟的一一五旅驻城东相公庄一带、李运通的一一六旅在城北葛沟一带构筑阵地,派李振清的补充团驻城关附近,自己则率军部和三十九师师部驻扎在临沂南关,指挥所设在山东省立第三乡村师范驻城关学校。

庞炳勋部到临沂后,百姓夹道欢迎,纷纷献上自己的鸡鸭鱼肉、萝卜大葱、馒头煎饼。一位老大娘迈着小脚,一扭一扭地把一篮鸡蛋送到军部。由此看来,沂蒙人民不只对共产党及其军队情有独钟,对抗日的国民党军队也是踊跃支前的。

为什么沂蒙百姓在国难当头时支持国民党军队,而在国共内战时却支持共产党军队?只能有一种解释:老百姓拥护的是正义之师。换言之,谁能保护老百姓,谁能维护老百姓利益,老百姓就拥护谁。

时隔一个月后,同样温馨的一幕,出现在第五战区长官司令部里。那天,美国合众社记者爱泼斯坦去拜访李宗仁时,看到3位农民赶着一群黑猪,从满脸笑脸的卫兵面前走过,径往长官司令部的庭院。“这是干什么的?”爱泼斯坦问一位跟随他的年轻官员。官员告诉爱泼斯坦:“这是农民来慰劳国军。”

看到纯朴的沂蒙百姓如此厚爱自己,庞炳勋感动得灰胡须直抖,抱拳对劳军百姓说:“请父老乡亲放心,只要我庞某在,即使只剩一兵一卒一弹,也要与临沂共存亡!”

此时的庞炳勋,为什么会与内战时期避重就轻、吝惜用兵判若两人?为什么会如此义无反顾、大义凛然?究其原因,除了他受李宗仁感化之外,更重要的因素,应该是他深知此次面对的是外国侵略者,他是为国家存亡而战、为民族兴衰而战。

刚驻扎不久,庞炳勋就接到情报,有一股敌人从蒙阴沿公路南下。他当即派李振清的补充团前往迎击。

出发前,李振清给四十军副官处长李凤鸣打电话:“李处长,我想请你帮个忙。”

李凤鸣负责后勤运输事务,他问:“是要运输枪弹粮食吗?”

“不是,想请你派两个司机,随我团一起出发。”李振清说。

“派司机有啥用场?”李凤鸣感到奇怪。

“去开日本人的汽车。”李振清笑嘻嘻地说。

“到哪开?”李凤鸣愈发奇怪。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李振清故作神秘。

李凤鸣不知李振清葫芦里卖啥药,又不好多问,虽然手下司机不多,还是派出两人。

3天以后,从蒙阴传来好消息:补充团在垛庄北大石桥伏击了日军一支小股部队,把鬼子揍得丢盔弃甲、抱头鼠窜,击毙、击伤敌军数十人,炸毁3辆汽车,缴获一辆全新六轮卡车,还有9支步枪和甚多物资。李凤鸣这才恍然大悟。

不过,两个司机并未完全发挥作用。公路上到处被炸得坑坑洼洼,缴获的汽车无法行驶。打扫战场时,李振清见很多百姓围着东洋货看稀罕,灵机一动,让百姓抬起汽车试试。一些青壮年一哄而上,犹如蚂蚁搬家一般,抬着汽车走得飞快。一路上,能开则开,路况差无法行车时,李振清又发动沿途百姓接力抬行。就这样抬抬开开,走了近百公里,好不容易把车子弄回到临沂。

李振清亲自押车,浩浩荡荡地开进军部,军部的人呼啦一下围上来。庞炳勋接到报告,三步并作两步从屋里奔出,拨开人群,围着车子转了两圈,拍拍李振清肩膀,乐得直咧嘴:“有种!这是我军旗开得胜的好预兆啊!”

他忽然想起什么,扯着脖子吼了一句:“王信孚呀!”

“到!”军部秘书王信孚挤进人群。

“你去找支排笔,在车帮上写上一句话。嗯,就写‘补充团攻蒙阴虏获日军之装甲车’,然后把车子开到大门前,停在那里展览,让老百姓开开眼界、长长志气,让他们知道,咱老庞家的队伍不是吃干饭的!”

“是!”王信孚乐颠颠地转身去了。

汽车在师范学校门前展出后,老百姓像赶大集似的蜂拥而至,马路被挤得水泄不通,人们边看边议论:“这小鬼子也是爹娘养的,没啥了不起嘛,照样吃俺中国军队败仗!”

原本人心惶惶的临沂城,顿时民心大振。

2月下旬,板垣师团下属的田野支队在飞机、大炮、装甲车的支援下,向莒县进犯。2月21日,日军距莒县城只有十五六华里时,莒县县长许树声仓皇弃城南逃,原本有二三十万人的县城,几乎成了一座空城,而奉令守卫莒城的庞炳勋部队还未赶到。

正在莒县执行游击任务的第五战区第二路游击队司令刘震东,见状电话请示庞炳勋:“莒城还守不守?”

庞炳勋命令:“你立即率部入城,争取坚守6小时,援军随后赶到!”

“是!”刘震东口气坚定。虽然庞炳勋不是直接上级,但刘震东毫不含糊,坚决执行。当天下午5时30分,他率部入城,堵塞城门,布岗设防,做好一切固守城防的准备。

夜间12时,援军一一五旅抵达莒县。因城南公路和桥梁被南逃的许树声破坏,援军只好下车跑步入城。

2月22日凌晨4时,城外已有敌人在活动。刘震东下令:“一定要沉住气!不到一枪打一个的时候,决不发枪。”

到5时30分,日军已经密集于县城四周,开始发起进攻。游击队员们待敌开始攀爬城墙时,一齐开火,打得日军鬼哭狼嚎,横尸一片。

刘震东分拨两营士兵冲出南门,分东西两路包抄日军后方。到9时左右,出城部队已到敌人背后,冲锋号响起,—片喊杀声,敌人狼狈而逃。

然而,莒县西、北两面却被千余敌人包围,炮火猛烈。二二九团团长邵恩三左臂受伤,仍坚持在城上督战。战斗持续到下午2时,终将敌人击退。

半夜时分,日军大举反扑,—个班的日军带着一挺轻机枪,偷上城西北角,向城东南面猛烈扫射,城内守军顿时大乱,纷纷向南门撤退。副旅长黄书勋和团长邵恩三登上城南门,组织火力向城西北角反击,同时命令炮兵从城东南角向西北角发射,终于干掉了西北角的日军。

23日拂晓,日军又偷袭城东北角。刘震东在城墙上来回奔跑督战,指挥部下不顾一切抢堵还击。就在这时,一发炮弹呼啸而至,在他身边爆炸,他的头部、腹部中弹,壮烈牺牲。

在日军的大炮轰击和飞机轰炸配合下,上千名日军步兵围城环攻,守城的一一五旅和刘震东残部抵挡不住,被迫放弃莒县县城,撤至夏庄一带。

刘震东牺牲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抗日宣传队在临沂为他召开追悼大会。同年3月9日,李宗仁在徐州为刘震东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国民革命政府追赠刘震东为陆军中将。

日军占领莒县之后,南下经夏庄、黄庄,向临沂前沿阵地汤头逼近。在此阻击的是一一六旅二三二团。日机每天数次轰炸,又不停地以排炮射击,坦克掩护步兵向守军阵地冲击,炮火异常猛烈。战事持续五六日,二三二团伤亡过重,不得不放弃汤头,撤至后方整顿。

汤头撤守,太平、白塔吃紧,庞炳勋命令一一六旅二三一团坚守,拖住敌军主力;另由垛庄调回补充团,从葛沟以北抄袭日军的右侧背;由相公庄抽调一一五旅二二九团,沿沭河东岸抄袭敌人的左侧背。当二二九团二营前进至铜佛官庄时,与敌相遇,展开激战,营长汪大章身先士卒,挥舞着大刀冲锋陷阵,不幸被敌人射中。

日军见中国军队将其左右包围,被迫于3月6日放弃太平、白塔一带村庄,撤回汤头镇,汤头以南阵地重新回到庞炳勋部队手中。

为了尽快夺取临沂,板垣师团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支援下,向临沂发起猛烈攻击。此次进攻临沂,板垣师团除了一个师团的优势兵力外,还附属一个山炮团和一个骑兵旅。双方力量如此悬殊,照理说,三军团的胜算几乎为零。然而,有道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三军团拼死严守,日军反复冲杀,阵前尸横遍野,一时竟无法破城。

就在庞炳勋拼死抵抗时,徐州城里聚集数十位观战的中外记者和外国友邦武官。闻知凶悍的板垣师团竟然在庞炳勋的杂牌军面前束手无策,非常惊讶。消息迅速传播开来,令不可一世的日军大挫锐气。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期:引子 梦圆当可期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2期:第一章 携手御外侮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3期:美庐交锋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4期:出尔反尔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5期:深明大义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6期:大敌当前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7期:峰回路转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8期:同仇敌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9期:第二章 国难思良将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0期:慷慨赴任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1期:排兵布阵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2期:杀一儆百

·《台儿庄涅槃》连载第13期:仁厚将将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