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时政>>社会·法治

乘客发病被滞留机舱50分钟 空姐机长吵成一团

2015年11月24日10:38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乘客发病被滞留机舱50分钟 空姐机长吵成一团

乘客发病被滞留机舱50分钟空姐机长吵成一团

  ▲当事人张先生被推进医院就诊。微博图片

  南航与首都机场急救分别致歉

  近日,中国南方航空CZ6101航班由沈阳飞往北京时,一名乘客突发腹内疝并急性肠梗阻。飞机落地后,机组人员与急救人员互相推脱,乘客自己爬下飞机。此事引发网友热议。

  对此,中国南方航空回应称,因飞机刹车系统故障不能继续滑行,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后才能开启舱门。昨晚,当事人张先生表示,不准备提出赔偿,希望航空公司、机场能吸取教训,避免类似事件重演。

  □事发

  机上腹痛求助空乘

  前天上午,网友“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发布名为《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的长微博,描述其数天前在航班上病发和被救治的经过。

  该微博称,他是一名有着12年新闻从业经历的记者。11月9日,他在沈阳桃仙机场经过安检后,乘坐南航CZ6101航班前往北京采访。起飞后大约5分钟,他“开始肛门部位抽搐疼,类似于岔气。”伴随疼痛感加重,他两次向空姐求助,空姐则联系机长,并称机场已叫好救护车。

  微博称,飞机降落后,“救护车就在10米之外,却接近50分钟,才打开舱门。”两名急救医生登机,未携带担架,而是与空姐、机长吵成一团,推脱由谁将他送下飞机。最终,他自己“半蹲半爬下飞机,并进入救护车,”身边没人扶他一把。到首都机场医院后,救护车的人喊他结账,医生却喊不到人推车带他去检查。后经紧急手术,他被诊断为突发腹内疝并急性肠梗阻,“取出一段长0.8米的坏死小肠”。

  此事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称,初期,乘务人员将肠梗阻误认成简单的肚子疼可以理解。但乘客病情加重后,机组应及时协调地面,做出合理反应。航空公司也应普及乘务人员对类似突发疾病的认识。

  据了解,该博主是辽宁一家媒体的记者,姓张。

  □质疑

  落地50分钟后打开舱门

  昨晚,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当事人张先生就南航、急救在救助过程中的做法提出3点质疑。

  1近50分钟后打开舱门

  张先生说,飞机落地时,他“已浑身汗水湿透”,空姐告知他急救车已等候在外,但飞机舱门迟迟不开,“而疼痛每隔10分钟就会加剧一次”。接近50分钟后,舱门终于打开。

  张先生表示,工作人员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塔台没给信息。对此他很不解,假如他患的是心脏病,几十分钟就等于错过了最佳急救时期。而事发后近两周,南航都未与他取得联络,也无人和他解释。

  2空乘、急救均未搀扶

  张先生说,飞机舱门打开后,两名急救人员上了飞机,但急救人员并未携带担架,且无人愿意背他下机。其间,他难忍疼痛,跪在第一排地上,没人上来搀扶。而他的身后,急救医生与空姐、机长吵成一团,互相埋怨该由谁将他送下飞机。

  张先生在微博中提到,急救人员和南航工作人员都认为对方应该扶他,其中一位急救人员说:“外面旋梯全是冰,摔着了算谁的?”

  3自己爬上救护车

  张先生说,他“半蹲半爬下的梯子,两边站满了工作人员,”但是没人扶他一把。随后,他被急救人员要求自己爬上救护车。“急救人员说,‘我们这个担架卡着,抬下来特别费劲’。”

  张先生说,他首先被送到首都机场医院治疗,救护车的人喊他结账,医生却喊不到人推车带他去检查。最后,他被送到北大人民医院。进手术室前,他的头部“已经肿得像猪头一般,浑身湿透数次”。经手术,切除了80厘米的坏死小肠。目前,他已出院拆线康复中。一位医生说,由于肠梗阻,肠内产生的一些毒素会渗入到血液,致张先生处于半昏迷和无意识状态。

  □回应

  中国南方航空

  非停机位不能打开舱门

  昨天中午11点31分,中国南方航空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称,作为航空承运方,向这位旅客表达歉意。

  南航称,已启动内部调查工作程序。经初步了解,CZ6101航班当天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时,飞机刹车系统出现故障不能继续滑行,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之后开启舱门,对此将进一步查明原因。对在与救护人员配合中发生的协调问题,南航称将吸取教训,加强与相关单位的协调沟通,完善相应的工作流程。

  昨天下午,记者致电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客服人员称,在一般情况下,乘客出现突发疾病,乘务人员会通知乘务长和机长,处理相关情况。如果乘客病情严重,乘务人员应依据具体情况,帮助乘客离开客舱。对于张先生所述“腹痛难忍,无人搀扶”一事,该客服人员称,南航正在做内部调查,待结果出来后会向社会公布。

  对此,当事人张先生表示,因不了解具体故障,不便评价。对于此事,他不准备提出赔偿,只希望航空公司、机场吸取教训,避免类似事件重演。

  张先生表示,昨天下午,南航通过单位联系到他,并表达歉意。“南航相关领导称,会调查漏洞,反馈给公众,并开展安全会议,以此事件为例,反思讨论。”他有两个诉求:一是,理清急救流程,不能让下个人再遇到他的遭遇;二是,他放弃赔偿补偿,但要搞清楚,他的病情被耽误,该不该有赔偿和补偿。“这是为所有人问的”。

  首都机场急救中心

  就旅客的痛苦遭遇致歉

  昨天晚上8点29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在中国民用航空网官方微博发布通报,就张先生机上寻求急救服务的痛苦遭遇致歉。通报称,现已致电慰问张先生,并将登门看望。急救中心正在调查地面医疗急救服务中的问题,下一步将加强与航空承运方的沟通衔接,完善应急救援绿色通道,提升医疗救护服务水平。

  □专家说法

  打开舱门无需到达停机位

  中国政法大学航空与空间法研究中心研究员张起淮说,如果乘客在飞机上突发急病,可首先联系乘务员。飞机上一般备有相关药品,乘务人员受过相关训练,也会进行简单救助。如果乘客病情严重,乘务员会请示乘务长和值班机长,值班机长会根据情况安排备降机场。工作人员会与地面的急救人员取得联系,及时叫救护车。

  南方航空在情况说明中称,飞机降落50分钟后才打开舱门的原因,是当天飞机落地滑行至滑行道时,刹车系统出现故障不能继续滑行,等待拖车拖行至停机位之后开启舱门。

  对此,张起淮说,机场没有明确规定,要求必须停到停机位才能打开舱门。在紧急情况下,乘务员完全可以向乘务长联系,由值班负责人请示塔台,经过允许自行打开舱门。过程中可能会影响到机场内其他客机的起降,但是人命关天,紧急情况下应该随机应变。

  张起淮说,乘客遇到突发病情,如果还未出机舱,乘务人员有义务提供相应帮助。因航空公司的故障或操作不当,造成乘客病情恶化,错失最佳救助时机,航空公司应承担相应责任。

  公士公益发起人、北京知名律师张新年认为,飞机降落50分钟后舱门才打开,反映出航空公司的应急机制不到位。航空公司自身及与机场之间都应有灵活的协调机制,来应对各种突发事件。

  对于乘客应该由谁来搀扶,张律师说,如果乘客还在舱内,双方运输合同关系没有解除,从法律上讲,乘务员有责任帮助乘客。急救人员以救人为天职,也有责任帮助患者。(张恒 韩天博 郝少颖)

(责编:王晓璐、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