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头条新闻

入住自愿,来去自由,就近互助

东平幸福院,穷村富村都能建

本报记者 刘成友

2015年09月20日09:4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东平幸福院,穷村富村都能建

图为幸福院里老人在拉家常。

程丽丽摄

“政府管不了、儿女养不好、机构建不起。”这句话是对当前农村养老困境的形象描述。农村养老,真是个让“老人忧心、子女揪心、政府担心”的无解难题吗?

东平县地处山东省西部,论经济实力,不算发达;村集体收入,不算丰裕。可是全县目前已建起257处幸福院,平均每3个行政村就有一处,让不少留守、空巢和独居老人过上了温馨、安逸的幸福生活。

这么多幸福院,钱从哪里来?院落如何建?建成如何管?记者日前来到东平,近距离地观察下,发现在机构养老和居家养老之外,东平县找到了可复制、能推广、方便易行的村居养老新模式。

互助养老:年纪小的多照顾年纪大的,在这里就像一家人

沙河站镇前河涯村幸福院,独门独院,宽敞整齐。两年多来,30多位老人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集体生活。

“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老是看着电视打盹儿。”说这话的是66岁的吴兴亭老人,老伴长期在外地给儿子看孩子,他忍受不了一个人的孤单,干脆住进了幸福院。“中午一般四个菜,换着样儿吃,很舒服、很省心。”

记者看到,这里宿舍宽敞明亮,电视、衣柜、藤椅一应俱全;多功能室里,摆放着电视、书报、象棋、棋牌桌以及健身器材;厨房里一色儿的不锈钢厨具,卫生洁净。

幸福院里没有雇服务人员,实行互助养老。74岁的热心老人吴承淼担任院长,负责院里事务。为方便工作,他动员老伴也搬进来。在他看来,互助养老就是“年纪小的多照顾年纪大的,大家一起做饭,厨艺好的多掌勺,腿脚好的打扫卫生,识字多的给大家念报纸。”

前河涯村375户人家,1275人,60岁以上的老人263人。其中空巢老人36人,留守老人28人。2年前,村里建起全县第一个幸福院,惹得附近一些村羡慕不已。

“村居互助养老院,原则上不设专门的服务员,所有的保洁、做饭等工作全部由老人自己完成。”东平县民政局宣传科科长程丽丽说,由于实行互助服务,大大降低了运行成本,也使得这种模式的幸福院遍地开花。

现在,幸福院里每位老人每月交200元饭费,还经常有剩余。老人们回家时,这个从家里带包玉米渣,那个带点面条,有的还带把青菜,一个锅里抡勺子,其乐融融。

“全镇已经建设运行了13处幸福院。”沙河站镇民政办主任李兴才说,住进幸福院,老人们普遍生活规律了,文化精神生活丰富了,健康保险系数增大了。没有建设幸福院的村,村支书经常会遇到村民问:“人家建了幸福院,咱村为什么不建?”

新落成的彭集街道赵楼村幸福院,投资200万元,已经住进了10位老人。63岁的王秀云老人自愿承担了做饭工作,幸福院为此免去她的饭费,还给她每月几百元补贴。村支书陈凯打开厨房里的冰箱门给记者看:“这是排骨、这是鸡蛋,吃啥买啥。”

村居养老:离家不离村,养老就在家门口

“一些没住进来的老人都羡慕我呢。”前河涯村72岁的刘少芬老人得意地说。

刘少芬要住进幸福院之前,曾遭到女儿反对:“咱不去那地方,别人会说闲话的。”可是老人觉得“那地方”还真是个好地方,比在家里冷冷清清好多了。老人带着女儿一起去参观,看到这里设施齐全,老人们热闹乐呵,又在家门口,女儿终于动了心,为老母亲递交了入住申请。

离家不离村,养老就在家门口,是东平县农村养老的又一个特点。

在农村,如今不少乡镇都有了敬老院,但是离家远、费用高,很多做儿女的感觉面子上过不去。无奈自己又忙于外出打工和生计,没有时间陪老人。在家门口养老,“入住自愿、来去自由”,让一些老人和儿女没了后顾之忧。

东平县有80万人口,60岁以上的老人有14.6万,老龄化人口比例已达18.3%。其中农村60岁以上老人13.1万,占农村人口总数的20.1%。“故土难离。如果实行集中供养,既不符合老人们的意愿,财力一时也难负担。”东平县民政局局长李子武说。

2013年,东平县经过调研,出台了加快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意见,探索“集体建院、集中居住、自我保障、互助服务”的新模式。

“尽量把村里最好的位置拿出来建幸福院。”李子武说,有个别村曾把幸福院建在村子的边边角角上,老人就不愿意去,运行不好。那些“生命力强”的幸福院,都建在村里最好的地脚,与村“两委”、与文化广场建在一起。“这里人气旺,文化生活丰富,老人不孤单,有点事儿啥的也很方便。”

农村养老:要符合县情、乡情、村情

“城市养老难,农村养老难上加难。”李子武说。机构养老成本高,而村居养老、互助养老模式,用较低成本调动多方积极性,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养老难问题。

李子武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根据国家政策,按每30平方米一个养老床位计算,200人的养老院,就需要6000平方米的建筑,大约投资2000万元。“在东平,一个普通的幸福院平均也就投资10多万元,2000万元,可以建多少个幸福院?”

“在广大农村,机构养老作用有限。”来这里考察的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徐勇教授说,“敬老院负责接收五保老人,其他老人不能入住,而养老院每月的养老费对于农村而言过高,老人普遍说住不起,在农村发展机构养老并不现实。”

东平县的农村幸福院新养老模式,介于专业机构养老和传统家庭养老之间,带有一定的福利性质,但又不同于敬老院,它的就近、经济、便捷、自由,提高了老人们的晚年幸福指数。

“离家不离村、离亲不离情。大家在互助中彼此支撑,在温存中感悟亲情,生活需求和精神慰藉都能得到满足。”东平县委书记赵德健说,“村居养老、互助养老,符合我们的县情、乡情、村情。”

建设幸福院,东平县坚持因村制宜,不搞一刀切。经济条件一般的村,利用集体闲置资产或租用农户闲置房产建院。大羊镇后魏雪村把闲置校舍装修改造成幸福院,只投入了20万元。

在幸福院功能设置上,东平县要求幸福院具备养老院、日间照料中心和居家养老服务站三种功能,一些大一点的幸福院,“走读”老人能占到一半。县里还要求每个村规划2亩菜园供幸福院使用,让老人在劳动中活动筋骨、增强体质,自给自足、体验乐趣。

目前,东平县已建成的幸福院,八成以上都实现了正常运行,真正实现了“老人开心、子女安心、政府放心”的效果。“通过这项惠民工程,实现穷村富村都能建、年龄大小都能进、大院小院都运行的目标。”李子武说。

《 人民日报 》( 2015年09月20日 10 版)

(责编:宋翠、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