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滚动新闻

男子与人合伙劫杀女子 分到20元后逃亡12年(图)

2015年09月16日17:50    来源:东南网    手机看新闻

男子与人合伙劫杀女子分到20元后逃亡12年(图)

9月15日,长沙县看守所,犯罪嫌疑人周明(化名)跪下磕头道歉。图/潇湘晨报记者张迪

男子与人合伙劫杀女子 分到20元后逃亡12年

红网长沙9月16日讯(潇湘晨报记者吴和健 实习生曹修禺)“无论到哪里,我总是做同一个噩梦,梦到那个女孩冰冷的身体,然后惊醒。”说起过去12年的生活,36岁的周明(化名)用了四个字:生不如死。

2003年10月22日凌晨,周明与另两人实施一起劫杀案,星沙经开区某公司一名23岁的女工被害。作案后三人分头逃窜,两名从犯半年后落网,而作为主犯的周明却一直在逃。

逃亡过程中,周明从未“在一个地方待超过一年”。最终,他冒用弟弟的身份信息,在无锡安定下来,并有了家庭和孩子。也正是这一身份信息给警方留下了线索,于今年9月将其抓获归案。

2003年10月22日凌晨,长沙县星沙经开区某公司23岁的女工周某辉下班独自回家途中被人杀害,随身财物被洗劫一空,衣服也被剥光,近一个月后,已经高度腐烂的尸体在一段围墙后的草丛中被人发现。

时隔12年。今年9月,案件主犯周明(化名)在无锡落网。9月15日,周明在长沙县看守所接受讯问时说,自己是第一次作案,他与另两名同伙只认识了十多天,甚至连姓名都不知道。在逃亡的12年中,他多次在南宁、东莞、广州、三门峡、运城、柳州等地逃窜,靠打零工为生,直到2010年觉得风头不那么紧了,才在无锡开了一家皮鞋店。

作案 刚认识的朋友邀他“搞点钱”

15日上午,在长沙县看守所讯问室里,36岁的周明看上去与常人无异,身材敦厚,指节有力,除头发略显枯槁外,脸色平静。不过,当问及他潜逃12年的生活时,周明用了“生不如死”来形容:“这些年经常被噩梦惊醒,梦里都是被自己掐死并剥光衣服的那个人的画面。”

周明说,2003年,他在长沙县的一个工地做事,通过一个工友认识了两个朋友,“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只知道是娄底人”。周明说,案发当天下午6点左右,这两个认识了十多天的朋友来工地找他,“他们问我想不想一起去搞点钱,我当时正好也没事做,就答应了。”

周明说,两人随后带他来到一个工厂附近,并教他怎么勒脖子。随后,三人分工,一名同伙在路旁守候望风,周明和另一名同伙实施抢劫。“之前有人路过,但至少有两人在一起,我们没有动手。”周明说,直到凌晨,有一名女工独自从他们守候的小路旁经过,便动手作案。

“我们掐着她的脖子拖进路边,她用力挣扎呼喊还抓伤了我的手。”周明说,他是第一次作案,只知道紧紧掐着女子的脖子,直至对方不再动弹,才明白出人命了。

“我做了人工呼吸,但没有用了,我碰到她的身体,是冰冷的。”周明说,同伙告诉他将所有衣服和随身物品一并带走,“说要消除指纹,我就剥光了衣服擦了一下”。随后,他们将尸体拖至草丛掩盖起来,趁着夜色逃窜。

逃亡 不敢在一个地方待太久

“我不敢找正式工作,也不敢在一个地方待太久。”周明交待,案发后三人逃窜到了株洲,他分到了20元钱。随后三人各自逃亡,他南下去了东莞,并找到一家皮鞋店打工,但不到几个月,隐瞒身份的他如惊弓之鸟,仅带着路费就再次逃往昆明。

不过,不管逃至何处,受害女子冰冷裸身的画面却一直如影随形,让周明活在胆战心惊之中。逃至昆明后,周明已身无分文,但又不敢去找工作,饿了就等到夜深去捡烧烤摊丢剩下的食物,“有时经常要饿两天才吃得到东西。”周明说,尽管后来有烧烤摊主愿意请他打工,但他仍不敢留下来。几个月后,他再次逃窜至广州,混迹在工厂打零工。

“没有一个地方待过一年的。”周明说,案发后的几年间,他多次在南宁、东莞、广州、三门峡、运城和柳州各地逃窜,其间结识了一位工厂女工,并与其生活在一起。“她问我为什么不回老家,我骗她说在老家打残废了人,不敢回。”周明说,直到2010年,他觉得风头似乎已经不那么紧,而这名女工也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决定在无锡开一家皮鞋店安定下来。

警方

冒用其弟身份信息留下线索

“当年的‘10·22’抢劫杀人案曾造成极大恐慌,很多女工不敢出门上班。”长沙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三人作案潜逃半年后,另两名嫌犯被抓捕归案,并判处死刑。然而,主犯周明却一直潜逃,多年来,侦办此案的民警换了一拨又一拨,但周明却像凭空消失了。

在无锡,周明冒用了自己弟弟的身份信息,而这也为公安机关破案提供了线索。今年年初,长沙县公安局成立了专案侦破组,对周明进行追逃。7月下旬,刑侦民警再次前往周明老家隆回县开展秘密摸排,通过技术侦查和数据关联分析判断,锁定了周明的活动行踪和住址。

9月3日傍晚,专案民警在无锡市惠山区某商贸城的皮鞋店里将周明抓获。“当时就承认了。”专案组民警称,当周明听说他们是从长沙赶过去的,当场就承认了2003年其参与抢劫致人死亡一事。

“我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抓的。”15日上午,说起5岁多的儿子时,周明低下了头,说他不是没想过自首,但仍然心存侥幸。当长沙警方找上门时,他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对话

想多赚点钱留给孩子

潇湘晨报:逃亡的12年里,你有想过落网归案的一天吗?

周:想过,但后来找了老婆(非婚同居)生了孩子,就想多赚点钱留给孩子。

潇湘晨报:这12年的生活,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周:生不如死吧,即使后来在无锡的生活,也没有真的心安,夜里还是经常会被噩梦惊醒。

潇湘晨报:对于家人,你有什么想说的?

周:我对不起他们,如果有来生,我愿意给他们做牛做马。我也对不起被害人,本来只是想搞点钱,没想到杀了人。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