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文化>>体育·娱乐

霍建华赵丽颖《花千骨》5、6集剧情介绍 1-54集电视剧全集介绍至大结局

2015年06月12日08:30    来源:齐鲁网    手机看新闻

  花千骨第3集剧情

  花千骨见过的鬼怪多多了,可是哪怕再怎么血腥恐怖,也没有眼前的这一幕来的诡异吓人。

  成千上万条舌头密密麻麻的从高空中用红线垂挂下来,参差不齐,布满头顶,好像悬挂的尸体。而各种各样的舌头,有的大有的小,有的颜色深有的颜色浅,有的干枯发黑,像枯萎的花朵。而有的还舌苔鲜红,舌尖在微微颤动,仿佛不甘红线的捆绑在拼命挣扎,截断的那头甚至还滴着新鲜的血液,就像刚刚从人嘴里拔出来一样。

  花千骨一阵作呕,只觉得浑身上下像有千百万只蚂蚁在爬。

  连忙转身往回走,却嘭的撞在一个人身上,吓得又是一阵惊声尖叫。

  三魂不见了七魄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也不知是人是鬼。一袭宽大的黑衣,犹如蝙蝠的翅膀,上面有奇怪的三角图案与暗纹。脸上戴着一个极端狰狞又恐惧的饿鬼面具,突爆的眼球,还有伸出来的上面扎满了钉子的长长的舌头。

  “阿弥陀佛,不要吃我,啊弥陀佛,不要吃我……”花千骨连连鞠躬,以前听村里说书的老人就讲十八层地狱里有一层叫拔舌地狱,那里的小鬼专爱吃人的舌头。

  佛言:喜两舌谗人、恶口、妄言、绮语、或贡高诽谤经道、嫉贤妒能、恃才傲物,入此地狱。

  狱中鬼卒会用烧红的铁钩直接勾断人的舌头,或者用铁钳夹住舌头,硬生生拔下,而且不是一下拔下,而是慢慢拉长,拽细。然后再用烧红的铁刺刺穿人的咽喉,叫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能言语,痛苦万分,至千万岁尽。一般再投胎为人者,也多患瘖哑不能言语。

  呜呜呜,莫非自己掉进了拔舌地狱啦?

  “我吃你做什么?”

  却突然听到一个尖锐缓慢的说话,诡异得却根本就不像是人的声音,花千骨掉了满地的鸡皮疙瘩。

  却见那恶鬼模样的家伙,低下头来,慢慢贴近花千骨的脖子,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赞叹声,像是闻到了好吃的东西。

  “我不好吃的!浑身又脏又臭,你别吃我!我连着赶路已经好些日子没洗澡了!!”

  花千骨一面侧身,一面想溜,无奈路被那人堵住了。

  “你居然破了阵闯进这里,被你看到了异朽阁最大的秘密,难道还想,就这样离开么?”

  花千骨欲哭无泪,吊那么多恶心的舌头,谁想看啊!退了两步,借着墙上微光,低下头去看对面人地上的影子,还好还好,不是鬼,不是鬼。

  “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保证不会说出去,我很健忘的,我一出去就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全部都忘了!你相信我!”

  “哦?我相信你,可是我凭什么相信你呢?你要我相信你的代价是什么?”

  “我,我,我发誓!若有违背,我不得好死!”

  面前的人突然抽出一把刀子递到她面前。

  “啊!不是吧,要杀人灭口么?”

  “留下你的一滴血。”

  “啊?什么?”

  “留下你的一滴血。”

  “只要一滴血啊,那好办好办。”花千骨咬紧牙关,狠下心去,终于在食指上割了一道口子,挤了一滴血出来。滴在了那人递过来的一个亮亮的东西上。

  “这下我可以走了吧?”太可怕了,位于那么多舌头的虎视眈眈之下,面前还有那么恐怖的一个人。

  “你不是来找我问问题的嘛,都还没问,就这么急着想离开?”

  花千骨愕然:“你,你是异朽君?”

  “是。”声音拖得长长的,显得阴阳怪气。花千骨再怎么想也没想到传说中的异朽君是这个样子。不过倒也没刚才那么害怕了。

  “你喜欢吃萝卜啊?”突然很好奇的忍不住问道。

  对面的人咳嗽两声,花千骨觉得他是在面具下失笑。

  “这就是你要来向我请教的问题么?”

  “啊,不是不是,有比这更要紧的。我是想问问你我想去茅山拜师学艺,可是怎么都上不去,有什么办法没有?”

  异朽君沉吟片刻。

  “回答我也是需要付什么代价么?还要血么?我多得是!”花千骨奋勇献身的卷起了袖子。

  “这个问题太简单了,用不上付出你的血。你只需要告诉我你的生辰八字,还有姓名籍贯,总之越详细越好。”

  花千骨疑惑的皱眉,是查户籍的么?告诉他那些应该无所谓吧?他不会用巫术给自己下降头吧?却也只有老老实实的说了出来。

  异朽君点了点头把一个透亮的露珠一样的挂坠递给了她,花千骨拿到眼前细细端详,清亮透彻的如同泪水一般闪闪发光,而里面,竟然有一丝红色的血晕,像花瓣凝结其中。竟自己刚刚流下的那滴血吗?

  “这个……?”

  “这叫天水滴,凤凰的眼泪凝结而成。你戴在身上,便上得了茅山了。”

  “啊!真的!这么简单啊!太好了!谢谢你!”

  “不用说什么谢谢,这是应该的。这世间,没有什么不需要付出代价,那些萝卜,是你见我的代价。而你想从我这里知道的,无论是真相还是消息,代价的大小由其价值来决定。你已经付了报酬,我给你解答,可还公平?”

  “恩恩,是不是我想知道什么都可以?你可不可以帮我看看我能不能拜到师,可以活到多少岁啊?”

  “我又不是算命的,未来在你自己手中,我也并不是像江湖传言的那样无所不能。我可以知道历朝历代发生的几乎所有事,还有无数被岁月风尘掩埋的真相,可是,永远把握不了人心。”

  “哦……可是,你是怎么知道那么多事的呢?”

  “你看到这满阁楼悬挂着的舌头了么?”异朽君手一扬,花千骨低下头不敢抬头看。

  “我的爱好,便是收集人的舌头。”

  花千骨面色苍白。

  “这里的舌头,有几百年前我的祖先收集的,也有最近我才收集的。这些舌头里,有男人的舌头,女人的舌头,老人的舌头,小孩的舌头,皇帝的舌头,也有乞丐的舌头……你喜欢,哪一种?”

  花千骨紧紧抿住双唇使劲摇头。

  “你知道么?这世上万千生灵,不管是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没有一种没有舌头。可是舌头之所以存在的最重要的意义,不是因为味觉而是因为言语。”

  “言语?”

  “你想知道什么是真相么?舌头会告诉你。而收集来越多人的舌头,你便知道了越多的消息。异朽阁为什么成为全天下最古老最神秘的答疑库同时也是情报网,就是因为,我们拥有全天下最多的舌头。”

  “舌头也会讲话么?”花千骨牙关打颤。

  “当然会啊,舌头还会唱歌呢,你过来,我让这个舌头唱给你听。”

  花千骨看那舌头蠕动了两下,吓得退了老远去。

  “不用了,不用了!”

  “这些舌头,每条都是很听话的哟,他们有时候也会需要浇浇水,有时候也需要把天顶打开,让它们晒晒太阳。”异朽君抬头望着这些舌头,宠溺的口气,就像在谈论着自己的孩子。

  花千骨咽了咽口水。

  “你问它们,它们都知道么?”

  “如果是他们生前见过的,经历过的当然知道。如果没有舌头知道的话,有时候它们也会一起讨论,然后商量出最好的解决办法。”

  花千骨没办法想象几万条舌头聚在一起开会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毛骨悚然了。

  “到哪里找那么多舌头啊?”

  “有的,是从死人身上割下来的,有的,是来异朽阁问问题的人,答应付出的代价,到了那个人快要死的时候,便会有异朽阁的朽人出现在他的面前,在他未断气前把舌头拿走。”

  “那不是很疼么?为什么不等他死了再取了?”

  “这个,死人的舌头和活人的舌头是不一样的。死人的舌头割下来的话,你只可以问它一个问题,而且它只能回答一遍,说完了,便枯萎了。而活人的舌头,只要你好好灌溉,它可以回答很多问题。当然,一个问题也只会说一遍,等它把所有知道的话都说完了,它才会真正的死去。你看那上面悬挂的,越新鲜的便是刚拔下来的,颜色浅点没生气的,便是用了太多次,快要言尽枯萎了的。”

  “太,太……”花千骨不知道是要说太可怕了还是太不可思议了。

  “知道为什么天下人都惧怕异朽阁么?”

  “为,为什么?”

  “是怕异朽阁割去了他们身边或者死去人的舌头知道了他们的秘密。所以不管是皇宫还是各门各派,很多时候,为了不被异朽阁知道他们的一些丑事或者隐私,常常在下葬前,悄悄割掉死者的舌头,或者在死者舌头上钉满钉子,这样,舌头便不能告密了!”

  “可是,你们可以随便抓了活的人割了他的舌头知道他还有其他人的秘密啊!”

  “也并不是想知道就能知道的,对于活人的舌头来说,它有自己的意志,不像死者那样好控制。所以需要订立契约,答应死前把自己的舌头,献给异朽阁。”

  “好恐怖……幸好……”不然异朽阁就太可怕了。还不把世上的人的舌头都拔光。

  “乖,把你的舌头伸出来。”异朽君突然貌似温柔的说道,可是那样的声音直叫人冷汗直流。

  “干吗啊?”花千骨飞快的吐了吐舌头,然后怕被割掉一样的捂住了嘴巴。

  “颜色很不错哦,要不要跟异朽阁立约,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满足你!”

  “不要!”花千骨一口回绝。

  “说不定有一天你会主动来求我的。”

  “我才不会!谁会让人来割自己的舌头!每个人都会有秘密,也应该有秘密。你又不是神,不应该无所不知,还不断泄露天机。”

  “哈哈,小孩,你真可爱,不过你的舌头更可爱。”

  花千骨遮住嘴不让他看见。

  “不过。”异朽君突然俯下身子,看着才自己身高一半多点的她阴森诡异的笑了起来,靠在她耳边轻轻说,“只要是我触碰过的舌头,一炷香内不管说什么,都会受我控制哦!”

  花千骨满身鸡皮疙瘩的退后两步:“我干吗会让你碰到我的舌头啊?我现在可以走了么?我还赶着上茅山拜师呢!”

  “当然可以,欢迎你下次光临!”异朽君阴阳怪气的说着,向她做了个请的动作。

  花千骨没敢再回头看那到处都是的舌头,飞也似的往外逃去,跑了两步又满脸通红的跑回来。

  “不好意思,我该往哪走啊?”

  “不管遇到任何岔路一直向左就可以出去了。”

  “哦,谢谢。”

  “好吧,这声谢谢,就勉强当你向我问路的代价吧。”

  花千骨一脸无语,真是个斤斤计较的人啊。

  异朽君站在扶栏前,看着那个小小的孩子逐渐远去消失的身影。掏出怀里的一根萝卜,咯嘣咯嘣的咬着吃了起来,果然是甜啊!

  握着萝卜的手,白皙修长,温润如玉。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聂俊穹、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