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社会>>社会·法治

71岁老太被拐24年后回家 家人均以为其去世(图)

2015年03月30日10:08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71岁老太被拐24年后回家 家人均以为其去世(图)

  侄儿媳妇和二女婿搀扶陈明芬回家

  骆廷芝(左)和陈明芬(右)拉家常

  昨日(29号)下午,71岁的陈明芬回家了,这条回家路,她走了24年。尽管坐了几十个小时的长途汽车,回到家的陈明芬看上去精神不错。对于24年前的陈明芬到底是如何走丢的,谁也不能准确地说上来。如今,陈明芬再次回家,丈夫早已不在人世,三个儿女中,只有大女儿回到老家将她接回来,二女儿和小儿子仍然在外打工,未能赶回。

  老人回家是一件高兴的事,但有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却摆在眼前,小儿子数年前卖掉老家房子,背井离乡,大女儿和二女儿也常年在外打工,老人的户口在多年前也被注销掉,她的晚年该如何安置?

  回家路 走了24年

  重逢 她感觉格外亲切 “你有点像廷芝?”

  昨日下午2点左右,记者来到了陈明芬的老家,叙永县两河镇天生桥六社。在陈明芬的侄儿陈章金家中,陈明芬的弟媳骆廷芝刚刚把打好的豆子下锅,准备煮豆花,还有一些刚下锅煮的腊肉,并不时地将家里家外打扫干净。3点左右,陈明芬的侄儿侄女也相继带着凉菜、凉肉等熟食来到陈章金家,等待着这位久违的老人归来。

  4点半,大女儿王开珍一行带着母亲陈明芬回到老家。刚下车,陈明芬的二女婿赵永堂和侄儿媳妇刘发慧迎了上去,将老人扶回屋里。回到离开了二十多年的老家,陈明芬似乎感觉格外亲切,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咧开嘴笑起来就只看得到剩下的几颗牙齿,总是用一副认真地眼神打量着周围的人和物。骆廷芝坐下来,和她拉家常,陈明芬盯着骆廷芝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有点像廷芝?”

  离家 这一去就是24年“母亲是被拐卖的”

  时间回到1991年11月的一天,47岁的陈明芬在一场赶集时离家后便再没回来。陈明芬的小儿子王开贵说,那时候父亲王廷江是一个煤炭工人,长期在外打工,两个姐姐也相继外嫁出去,留下自己和母亲,“我母亲精神是有点不正常,虽然我只有十多岁,可以说还是我找钱照顾她。”王开贵说虽然家里穷,但是母亲是不可能抛开家庭离家出走的。

  根据王开贵的说法,陈明芬以前也曾出现过离家三五天的情况,“但每次她自己都晓得回来。”这一说法得到王开珍的证实,所以,面对这一次母亲走失的24年,王开贵说:“绝对是被拐卖的。”

  寻找 多年来杳无音讯 “大家都以为她去世了”

  离开后,陈明芬一家也曾疯狂地寻找过,“可是我们经济有限啊。”王开珍说,她们的寻人范围也就限制在川内。十年后,陈明芬的丈夫王廷江去世后,“村里让我们把父亲的户口销了,还逼着要把我妈的户口也销了。因为户口意味着占用土地,因此,为将土地分出来,村里要求陈明芬家人将失踪十多年的母亲户口也销掉。”而后,老家人也一致认为陈明芬已经去世。

  转折 志愿者帮她回家 “她的家在叙永县两河镇”

  如果不是去年10月底的一次意外,也许陈明芬现在还不知道流落在哪个街头。

  去年10月27日,在河北距唐县县城十几公里处,一名老人疑遭车祸晕倒在路边,被过路人发现并拨打120送到医院救治。老人获救后自称“陈明芬”,说出了四川金华、自贡、新华、青龙(音)等多个地名。由于老人疑似有老年痴呆症状,无法提供更多信息,因此无法联系到其家属。随后,燕赵都市报联系四川自贡电台、眉山电台、华西都市报等多家媒体传播老人的相关信息,同时冀川两地爱心志愿者自发帮忙寻找老人家属。

  2014年11月,清苑“宝贝回家”志愿者贾海涛以及清苑、顺平和唐县的爱心人士根据老人提供的信息片段,联系上四川省“宝贝回家”志愿者周波。“(2015年)3月18日,我拿着老人的照片找到泸州市叙永县两河镇天生桥村(由原地名“金银村”变更而来),找到了老人的家人。”周波说,他接到保定清苑“宝贝回家”志愿者传来的资料后,到实地走访,找到了陈明芬的亲属,经过亲属及周围邻居的辨认,最终确定了陈明芬的身份。

  未来路 何去何从

  相聚 三个儿女只来了一个

  回家,本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可是,在陈明芬的三个儿女中,还夹杂着一丝无奈。王开贵告诉记者,十多年前,自己便将家里的房子变卖出去,一直在外边打工,但经济仍然困难,一个月前,自己揣了一千多块钱出去找工作,工作没找好,钱反而用光了。“听说我妈被找到了,我是真的感到高兴。”王开贵一再强调自己是爱母亲的,但由于目前的经济状况,他实在不能赶回来和母亲见面,安置母亲。

  而同样在武汉打工的二女儿也只“派了”在叙永老家务农的丈夫前来迎接母亲,“头个月才从家里出去,路费都遭不起。”赵永堂说,老丈人去世前一段时间包括去世后,一直都是在自己家里负责,也算是尽到了责任,而自己的家庭也困难,妻子估计也就只能春节回来和母亲见见面。

  此次,只有在广西打工的大女儿请假回来,和志愿者一起前往河北接回年迈的母亲,只是这个大家庭早已“神散形散”,三姐弟间有数年没有联系,更别说老家其他人了。他们各自述说着自己的苦处,这让老人的归来,在喜悦的氛围中又夹杂着一丝无奈和悲凉。

  赡养 儿女们表示各有难处

  接待陈明芬的,是她三弟的儿子,三弟已经去世。紧邻着三弟家的是二弟,但二弟陈明有直至晚饭过后,一直迟迟不愿来见这位走失了20多年的姐姐。直到众人呼喊,腿脚不便的他才慢慢走来。“我知道他的顾虑,我妈毕竟算个担子。”王开珍说,她理解舅舅陈明有。

  团聚时刻,有志愿者提议“带陈婆婆去看看她丈夫的坟墓”,王开珍一口回绝了,“看到都是伤心事,还是不看了。”王开珍说,父亲的坟墓挨着弟弟老家地基,“现在房子是别人的,地基也是别人的,看都没意思。”

  而按照王开珍三姐弟的“商量”,目前的母亲将暂时安置在表弟陈章金家。他们考虑要先将母亲的户口上好,“这样可能可以评个低保户之类的。”而更长远的,他们也考虑过可以将老人送养老院,“但是听说老人要无儿无女才符合条件。”

  儿女说

  小儿子

  希望能有相应补助

  王开贵没有承诺自己将何时回来见见久违的母亲,“我只想晓得,我母亲当时是怎么被拐卖的,还听说我母亲出了车祸,肇事者是不是给我母亲赔偿了?”王开贵认为,母亲在外流落的这些年,吃了不少苦头,自己三姐弟经济也困难,政府是不是应该给予相应的补助?

  二女婿

  表明不能一力承担

  二女婿赵永堂从头至尾始终很安静地坐在一旁,时不时有人向老太太提起他,他过来搭上两句,但也没有多余的话语。“我们经济也困难,作为一个嫁出去的女,也已经安葬了一个老丈人。”谈及对陈明芬的赡养问题,赵永堂明确表示,不可能又该自己一家承担,“大家商量有理来说。”

  大女儿

  实在无奈带母上班

  王开珍说,“万一不行,我就带她和我一起上班吧。房子可以上锁,跑不脱。”但是回到老家的陈明芬却看不出一家人喜悦中的无奈,盯着一个人,看着看着就咧开嘴笑起来,摸着堂门上的对联,自言自语道“这是罗家湾(天生桥的一个村),我就在叙永了。”(徐庆)

(责编:张俏、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