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文化>>文史

揭秘彭德怀哪里得罪毛泽东:出山之后又被打倒?

2015年03月01日07:24    来源:人民网-文史频道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彭德怀哪里得罪了毛泽东:出山之后为何又被打倒?



  渡口市火热的建设景象,使彭德怀这个不写诗的人也诗兴大发。他并未把写的诗给别人看,只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为今天的读者留下了他当日的满腔豪情:

  天帐地床意志强,渡口无限好风光。

  江水滔滔流不息,大山重重尽宝藏。

  悬崖险绝通铁道,巍山恶水齐变样。

  党给人民力无穷,众志成城心向党。

  不想匆匆的渡口之行,却惹出了是非。

  3月25日,彭德怀在石棉县安顺场渡口,面对汹涌咆哮的大渡河,不禁缅怀当年英勇抢渡的红军战士和舍出身家性命为红军摆渡的船工。红军胜利北上了,当年的船工呢?听说只有一位老船工帅仕高还健在,彭德怀很高兴,特地看望他,详细询问他解放后的生活状况。听出老船工生活上还有困难,临别时彭德怀送给老船工10元钱。

  这件事后来被“揭发”,作为彭德怀“是伪君子,施行小恩小惠”、“收买人心”的例证,那位老船工也无辜受累。这使对老船工倾注了无限感激之情的彭德怀无法忍受,大声喝道:“人家是拼着命给红军干的!”“我们给什么能把人家收买得了啊!”

  1966年4月19日,彭德怀第三次出行,视察川南煤矿。这次川南之行,他了却了一桩历史上的心事:长征中,遵义会议后,中央军委命令彭德怀从红三军团中抽调三四百人,由得力干部率领,到川、滇、黔边开创新根据地。彭德怀选派了400余人,派师政治委员徐策率领前去。以后,这支队伍与红军失去联系,最后杳无音信。事隔数十年,彭德怀仍然挂念着这批指战员的命运,特借视察之机到珙县打听这支部队的下落,方知他们于当年(1935年)转战数月,只余数十人,最后被敌人包围,全部壮烈牺牲。彭德怀听后,为之停箸减食,痛悼不已。

  1974年11月29日,在中国的上空,一颗耀眼的将星陨落了,但他不屈的灵魂却化作了最绚丽的彩虹!

  1965年11月30日,《人民日报》全文转载《文汇报》上姚文元的文章。

  “娘的,刚让我出来工作,就批起我来了,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彭德怀气得一拳擂在桌子上,“他娘的,批吧,我才不怕呢!我早知道我的事没完,无非再一次搞臭嘛,我等着,只要自己不腐烂就好,只要毛主席不下令撤我,我就干到底,谁也压不垮我!”

  彭德怀依旧是彭德怀,他抛却个人利益,全心地投入到建设大三线的工作中。

  但此时的中国毕竟不是搞建设的年代,政治风暴越刮越猛,批《海瑞罢官》,批“三家村”等,都联系到了罢官的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翻案的问题,彭德怀预感到自己的处境将会更困难了。

  果然,彭德怀在大三线的工作被归纳为十条罪状上报。他不但不再有阅读中央文件的权利,而且受到围攻批判。

  1966年——这个极不寻常的一年,载入史册的应该是最厚最重的一页。它所发生的事,令全世界都目瞪口呆。让人回忆起来,永远是不寒而栗的。

  1965年12月21日,毛泽东在杭州与陈伯达、关锋等人谈话,提到了彭德怀:戚本禹的文章写得好,我看了三遍,缺点是没有点名。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点了名,震动很大,但是没有打中要害,要害的问题是罢官,嘉靖罢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们罢了彭德怀的官,彭德怀也是海瑞。

  毛泽东讲话之后,彭德怀的处境便难以扭转了,他奉命返回成都,停职反省。

  此时的北京,江青和康生正指使戚本禹策动红卫兵设法揪斗彭德怀。戚本禹亲自打电话给北京五大学生领袖之一的韩爱晶,告诉他可以去四川把彭德怀揪回北京。江青对地质学院红卫兵头头王大宾说:“你们这也能,那也能,怎么就不能把彭德怀揪出来呢?让他在大山里养精神,将来好回来造反?”

  1966年12月25日清晨,住在成都市永兴巷7号的彭德怀被翻墙而入的北京红卫兵强行绑架。他的警卫员和秘书阻拦无效,只好向西南建委办公室求援,并直接向周恩来总理请示,得到如下答复:

  一、由成都军区派出部队与红卫兵一道护送彭德怀同志到北京,沿途不许任何人截留,不得对他有任何侮辱性的言行,绝对保证他的安全。

  二、不坐飞机,由成都军区联系火车来京。

  三、由北京卫戍区派部队在北京火车站等候,并负责安排彭德怀同志的住宿和学习。

  就在周总理下达指示的同时,彭德怀已被从北京来的几支揪彭战斗队争来争去,一会儿被抢到成都地质学院,一会儿被转移到省地质局,直到成都军区干涉,他的安全才有保证。

  12月28日,彭德怀坐上成都军区联系的一个软席车厢,在红卫兵的共同押送下到达北京,被送到北京的地质学院。经过艰苦的谈判,才交给北京卫戍区,由卫戍区和北京航空学院、地质学院派出的4名红卫兵共同看押管理。

  次日,周恩来就打电话给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傅崇碧,指示他必须做到保护彭德怀的绝对安全,要对住处保密,不许武斗,不许游街,不许搞逼供信等。

  因此,彭德怀在北京没有受到太大的冲击,只是看看书,写交代材料。但在1967年1月上海夺权和批判二月逆流后,他的处境开始变了。

  1967年元月,彭德怀根据红卫兵的要求,写了四份材料:《挖思想根》、《建军问题的错误》、《评军衔过程》、《为什么在庐山写信给毛主席》。材料送到中央文革,康生批:“彭德怀写的材料是又一次的向党进攻,材料应送毛主席、林总、总理阅。”毛泽东阅后批示:“林周阅后,退康生同志存案。”

  其后,在江青、康生一伙的指使下,对彭德怀的批斗升级。

  1973年春,经过十余年的磨难,特别是“文化大革命”的折磨,彭德怀患了直肠癌。在周恩来的指示下,才被转到解放军三○一医院。在这里,彭德怀的境遇并未得到改变,在一间阴冷潮湿的病房里,门窗紧闭着,玻璃上还糊了层纸,照不进一缕阳光。他被限制了活动,不准写字,不准听广播。除了书籍外,空旷和死一般的寂静便是他的伴侣。怪不得戎马半生、身经百战的彭德怀大发其慨:“住在这里比月婆子还难受。”

  1974年夏天,他不幸又患左侧偏瘫,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半年之后,又发现癌细胞转移,已扩散到了肺部、脑部,引起身体剧烈的疼痛。即使如此,他也得不到有力的治疗,甚至连止疼针也不给打。

  1974年11月29日15时35分,在人间搏斗了76个春秋的彭德怀溘然长逝。在中国的上空,一颗耀眼的将星陨落了,但他不屈的灵魂却化作了最绚丽的彩虹!

  “历史是最无情的。历史会审判他们,也会对我作出正确的评价。”这是彭德怀最后的呼声和愿望。两年之后,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然而,可惜的是,他走得太匆忙了,没能等到这一天。

上一页
(责编:刘颖婕、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