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

91岁抗战老兵:回马枪干鬼子

2015年02月11日16:14    来源:中国青年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91岁抗战老兵:回马枪干鬼子_图片频道__中国青年网

沿着崎岖的山路,在尽头出现了几座矮矮的土屋,院子里坐在石磨盘上吃饭的小孩看到客人来访,迅速地躲到了大人的身后,露出冻得通红的小脸蛋向外张望。一位老人在太阳下佝偻着身子,艰难地从台阶上向下挪,“对不起你们啊,大老远的来看我这个老汉!”,老人满脸歉意地迎接着大家。是的,他就是我们今天要拜访的抗日战争老英雄杨德全。

杨德全,1924年1月出生于陕西商洛的贫困山区,12岁时父亲离世,不久后母亲离家出走,没了音讯。杨德全一共兄弟四人,他排行老三,两个哥哥先后参军。1944年,年仅20岁的杨德全被国民党“拉壮丁”参军,编入孙立人的新1军新编37师,成为一名炮兵。

  八莫沙场上回马枪干鬼子

1944年,杨德全所在的部队从昆明飞往缅甸,在缅甸柳河湾进行集训。杨德全回忆说,那里到处都是茂密的丛林,自然条件非常恶劣,但部队是清一色的美式装备,扛着“三保险”的步枪,每个弹夹装有5发子弹,需5发打完后才能重新填补弹药。

集训结束后,部队调往缅甸北部的密支那和八莫与日军展开正面战争。1944年10月,反攻缅北的第二期战斗打响。中国驻印军由密支那、孟拱分两路继续向南进攻。孙立人率新一军为东路,沿密支那至八莫的公路向南进攻,连续攻取缅甸八莫、中国南坎。

“在八莫时,有一回我们跟鬼子面对面拼刺刀,有个小鬼子向我猛刺过来,”杨德全兴致勃勃地跟记者讲述,两个眼睛格外明亮,“我一转身,刺刀从我食指和中指间刺过去,悬了一悬,我接着就猛地向他胸口刺去,一刀就干掉他。后面有个鬼子想偷袭我,我跨了一大步,一转身来了个回马枪,又干掉了一个鬼子。”杨德全的眼睛在前来探望的志愿者身上来回看,为志愿者讲述着当年抗日战场上的故事,双手比划着,仿佛又回到了战场。

  加入解放军,打到海南岛

杨德全随军一路打到了印度。据陕西抗战老兵营的志愿者南懿珂介绍,杨老所在的新一军到达印度的时候,日军已经投降,于是部队又乘飞机飞回云南昆明,最后在香港搭乘美军军舰来到了沈阳,又辗转到了长春。

1946年4月14日至18日,东北民主联军经过激战,解放了长春,击毙伤国民党军队2500余人,俘虏1.4 万余人,其中包括长春守城司令、吉林省代主席和长春市长等官员,杨德全当时也被俘。杨德全回忆说:“当时有两条路可选,要么复员退伍,回老家,要么接受共产党的教育,继续留在解放军。”最后,杨德全选择了后者。在接下来的9年时间里,杨德全随部队,一直南下,打到了海南岛,也因为过硬的军事技能和无所畏惧的勇气在部队中立功,获得了多枚军功章。

  一生未娶,36岁为自己打好棺材

1955年,杨德全从部队复员退伍,返回商洛老家。在参军前,杨德全曾娶了一门亲事,路上的他想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心中直乐。可回到家中昔日的新婚妻子竟然已经改嫁,杨德全一气之下,决定终生不娶。此时他已经31岁了,家中连一间像样的房子也没有。经过日夜劳作,1956年终于在祖宅的基础上修建了他的第一座土房。

决定终生不娶后,杨德全在36岁时便用石头在后山上为自己垒好了坟墓,并打好了棺材,置办齐了寿衣。55年过去了,那口涂着黑漆但已被尘土染灰的棺材还在杨德全的屋里,上面堆满了杂物,但却整整齐齐。

1982年,村子里暴发了山洪,杨德全的唯一一间土房、家里的粮食、积蓄以及能够证明自己参军身份的资料全部被冲走,年近花甲的他再次一无所有了。杨德全不得不再次重修房子,在旧址上建了现在的三间土屋。

  “老了竟给政府和社会添麻烦”

推开杨老的屋门,迎面的是“抗日英雄”横匾和毛泽东画像,一间狭小的房屋土炕占了三分之二面积,长时间不洗的被褥已经开始板结,不足一平米的窗户上只有一层薄薄的挡风塑料布,窗帘是由一块条幅裁剪的。环顾屋子,除了堆得整整齐齐的木柴之外,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一个大长柜横在屋子的正中央。厨房面积不足十平米,案板下面的柜子里,只摆着几双用得发黑的筷子,厨房门口的盆架上放着镇卫生院的一次性脸盆。年久失修的屋檐下塞着杂物用来堵风口。

“这几年条件好了,我就是曾经做了一点小事,现在老了竟给政府和社会添麻烦,让人来照顾,我觉得对不起啊!”杨德全说到这里,开始哽咽。据杨德全侄子介绍,原来2012年当地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给老人曾捐赠了12000元,但修缮房屋的费用不止那么多,后续资金有望在今年春节才能到位。杨德全给记者一一介绍政府和社会人士送来的条幅横匾、物品物资,“这些都是恩人啊。”

看到大连“双翼行大学生公益团队”的志愿者们来家里探望,杨德全便让侄女给大家做饭,打开箱子时,里面仅剩下一把挂面,家里的调料也只有食盐和花椒面儿,连醋也是现从邻居家借的。

由于林茂沟深,村中至今都没有手机信号,只能靠卫星电话与外界沟通。这条山沟内十几里都没有一家诊所,平时村民如果得了病能顶的就顶过去,顶不过去的才下山治疗。就在昨天,杨德全的胃病又复发。记者赶到时,老人正坐在烧炕上弓着身子吐酸水,只有一只小猫依偎在老人膝下,平日里与他作伴。

临别时,杨德全站在院子里向大家行军礼送别,抬头挺胸,目光直视前方,还是那么笃定有力,在阳光下,目送志愿者们,他口中的“孩子们”,渐渐远去。“我们与这些老人之间没有时间了,”志愿者薛经纬告诉记者,“我们还有多少机会能听他们讲故事,他们还有多少时间能给我们讲故事!我们只能尽可能多地去看望这些抗战老兵。”(王龙龙 刘一君)

下一页
(责编:邢曼华、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