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山东频道

5岁女孩先天性心脏病后又染艾滋 “妈妈,我不想活了”令网友心碎(图)

2014年12月26日19:14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福建5岁女童疑因输血感染艾滋:“妈妈,我不想活了”

被感染了艾滋的5岁毛毛。詹托荣摄

  被感染了艾滋的5岁毛毛。詹托荣摄

  

  今天是第27个“世界艾滋病日”。本网记者要讲述的这个让人揪心和悲凉的故事,说的是福建一名5岁女童疑因在医院手术输血感染艾滋,使其家庭深陷困境,小女孩对她母亲说,“妈妈,我不想活了。”

  2014年11月21日上午,曾桂香(化名)又一次来到福建省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以下简称协和医院)了解情况,看着怀抱中的女儿毛毛(化名)戴着口罩,露出清澈的双眼,不禁悲从中来。

  2010年,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毛毛到协和医院住院医治,手术成功,恢复不错。然而,2014年9月,毛毛再次入院检查,被查出感染艾滋病毒。

  曾桂香说,得知这个坏消息后,她和丈夫随即在协和医院检查各自身体,检验项目“人免疫缺陷病毒抗原抗体(HIV)”,两人均为阴性,确认夫妻俩都没有感染艾滋。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感染这种病呢?”曾桂香到现在也感到困惑不解。

  四年前,毛毛在协和医院做手术输过血

  曾桂香来自福建连城农村,十几年来一直和丈夫在福州打工为生。2009年9月12日,女儿毛毛出生。

  曾桂香说,8个月大的时候,毛毛咳嗽,嘴唇发紫,起初将毛毛送到福州儿童医院就诊,后转入协和医院,诊断为先天性心脏病。

  “医生跟我说,小妹,这对我来说是小问题。”当时快哭晕过去的曾桂香听到专家的话,又看到了希望。毛毛的出院小结有这样的记录:“2010年5月4日,进行‘完全型肺静脉异位引流矫正治术’,术中红细胞破坏,血液稀释,予输血、输血浆。”协和医院输血科配血报告单也显示,医院于2010年5月4日、5日,给毛毛输注了血小板、悬浮红细胞和血浆。

  曾桂香介绍说,毛毛住院一个多月后出院,经常发烧感冒,家人一直认为是术后体弱才多病。2014年8月中旬,毛毛反复发热17天,于9月4日再次被送到协和医院住院治疗。

  “医生跟我说,孩子要隔离,生活用品要分开放。”医生的话让曾桂香费解,随着毛毛病情的透露,她崩溃了,“医生说是感染了艾滋病。”9月11日,协和医院送到福建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检测的毛毛血样结论是“HIV抗体阳性”。

  曾桂香和丈夫HIV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曾桂香说,得知这个坏消息后,9月11日她和丈夫立刻在协和医院检查, 9月12日的检查报告显示:检验项目“人免疫缺陷病毒抗原抗体(HIV)”均为阴性,夫妻俩都没有感染艾滋。“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感染这种病呢?”曾桂香说,当时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曾桂香从医生那得知,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是性接触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我和我老公都是健康的,就排除了母婴传播,这么小的小孩怎么可能有性行为?性传播也不可能。”曾桂香说,在协和医院三次检查、省立医院两次化验和福建医科大学孟超肝胆医院再次证实女儿的病情后,排除别的传播途径,唯一的可能就是毛毛在2010年手术时输过血,“只有这个途径被感染” 。

  曾桂香向协和医院表示了她的质疑,要求医院调查。2014年10月25日,在等待调查结果前,毛毛转入孟超肝胆医院感染科医治。11月12日,因为缺钱,毛毛出院。

  协和医院:已告知输血风险,医院没有法律责任

  11月21日上午,记者随曾桂香来到协和医院,看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老者远远走来时,在妈妈怀里的毛毛说:“陈道中教授来了。”陈道中走近看着毛毛说:“瘦巴巴的,都变形了。”

  陈道中是协和医院心外科主任,毛毛的心脏手术是他做的。曾桂香怀疑毛毛是因输血感染艾滋,陈道中认为,医院的输血、输液器具都是一次性的,不太可能感染艾滋病毒,如果手术时注射人血白蛋白,也存在被有问题的白蛋白感染的可能。

  “这个是客观存在的,不是主观是你还是我的问题,血液制品都有可能感染病毒。”陈道中建议曾桂香再去医院医务部了解情况。

  在协和医院医院医患纠纷调解中心,一名姓梁的工作人员接待曾桂香。他表示,医院用血是福建省血液中心提供的,用血检测标准是符合国家要求的,“我们只是中间环节,我们不造血也不检测。”

  “因为现在的医学发展,处于窗口期的一些病毒还是没有办法发现,包括艾滋病毒等,不能断绝这个传播的可能。”这名工作人员承认毛毛四年前手术时有输血的情况,但他也重申“输血存在风险”,家属当时签署了知情同意书。

  毛毛父亲签署的“输血治疗同意及风险告知书”,其中注明:因机体感染病原体后到采用现有检测方法,检测出阳性结果需要一段时间(窗口期),或由于当前科技水平所限,即使按卫生部规定要求检测的病原体(如乙肝、丙肝及艾滋病毒等)也存在漏检可能,故输血不能完全排除这些疾病的传播。

  对此风险告知,曾桂香说:“那个时候让我们签字,是救命要紧,我们也不知道这个血是好的,还是坏的。现在出问题,我不找你们找哪里?”

  该工作人员认为医院没有责任,“我咨询过律师,认为医院是没有责任的,也问过医学会专家,也认为是没有责任的。”

下一页
(责编:张琳、胡洪林)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