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可见的诗意

——读单继宏的花鸟画

2014年08月20日13:25    来源:人民网-山东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单继宏
单继宏

单继宏,1966年11月生于青岛,现为九三学社青岛书画院副院长,青岛市美术家协会理事,青岛中山书画院副秘书长,青岛市政协特邀委员,青岛市市北区政协委员,青岛市工笔画学会副会长。

对于“徐黄异体”的“富贵”与“野逸”之争,宋代郭若虚认为“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不惟各言其志,虽以耳目所习,得于手而应于心也”。继宏在题材选择上不避野逸,而又能在表现形式上出之以富贵,在于他避开了当代工笔花鸟设色倾向于清淡的总体面貌,华润雅丽,更倾向于墨生五彩、彩墨任运,运化的是自然的空幽之美。摇曳的一枝枯叶,停憩着一只畏寒的小鸟,此法始于五代画家黄筌,继宏将之强化并形成自己的图式,不过他笔下的蕉叶、荷花,山雉、凫雁已经转换为冲和雅致的气氛,是悠然的山林清趣。

陈之佛曾对中国画之四格“逸、神、妙、能”作出解释:神品是长于才气的作品,妙品是天分高超的作品,能品是学力精到的作品,逸品是人格表现的作品。画家各自的个性使其花鸟画作品呈现独有的魅力。笔精墨妙,曲尽玄微,精到、才气与天分继宏已经具备,而将自己的气格融化在作品中则是他一直在追索的。无论是他的夏荷还是秋荷,都使人联想到莫奈的《睡莲》和八大的荷图。莫奈重花,故以点胜;继宏重叶,故以面胜,飘摇翩跹,体现出“高洁”的人格比附;相对于八大骨鲠孤傲的荷花,继宏兄又多了对世俗的包容,故八大偏怒,而继宏偏喜。工笔花鸟难在工,而其弊又在工,或如保罗?克利所言:艺术并不重现可见,而是使它可见。

苏轼诗云:江左风流王谢家,尽携书画到天涯;却因梅雨丹青暗,淡出徐熙落墨花。在写生的加工上,能敏感地、生动地、毫无隔阂地使对象的形态和神情完整再现,显示了继宏的独到和博取唐五代以来各家花鸟画派的新奇之处。五代徐铉所说“迹与色不相隐映”,以及徐熙自己所说”落笔之际,未尝以敷色晕淡细碎为功”,正相贯通的是继宏独出机杼的经营:背景处理较少留白形成的丰实,组织复杂场景形成的构成意识,肌理效果的运用形成的富丽,光感营造意境形成的欧普光效应。

继宏冷静、和缓的色调带来画面物象以外的高远感,这种现代意象的选择并不意味着更本质的思维和精神的超越,而是透露出一种不甚炽烈却极顽强的主体意识。当下我们面对的当代艺术虽然多了几许贴近生活的亲近感和都市中人性的反映,但过分单一关注视觉体验的追求,代价是中国画独有的诗意的缺失。画家虽有寄附山水花鸟的性情,但却缺少补养文化内涵的耐力与决心。爱花鸟的艺术家是热爱自然、热爱生命的艺术家,水墨画在当代绘画界所作的革新与努力以及它被艺术界的广为认知与重视,暗含了中国艺术家对中国文化的精神回归与血脉传承,这种灵光也闪现在继宏所营造的花鸟世界中。继宏的蓝色荷花,让我感到这似乎就是诺瓦利斯的“蓝花”的图像诠释,浪漫精神,亢奋的欲念,神秘的宗教般的光辉,犹如心灯熠熠于夜色,悸动的心跳渐至血脉贲张,是激情的暗流与理性的混响。纯净的蓝调一如继宏透明的性格,激昂慷慨而驰不失范。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玩味着仓央嘉措的诗,也使我们从继宏的画作中变得可爱、可见……(张耀辉,青岛理工大学艺术学院视觉艺术教研室副主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下一页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邢曼华、胡洪林)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关注
  • 百姓生活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社会法治
  •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