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海南黄花梨算盘材质最优

2014年05月29日10:04    来源:海南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象牙雕刻的微型算盘

象牙雕刻的微型算盘

海南藏家收藏的花梨木算盘。

海南藏家收藏的花梨木算盘。

今天,算盘作为一种大众常用的计算器具渐渐走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在数学教育和智力开发等领域的应用则是方兴未艾。更多的时候,人们很少会接触到算盘实物。然而也有许多人对算盘情有独钟,热衷于收藏算盘。珠算列入“非遗”,也拨响了算盘收藏这一原本小众的收藏领域。

算盘,是我国拥有上千年历史的传统计算工具,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灿烂的算盘文化和多种多样的古老算盘文物,这些也是珠算当之无愧地成为全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深厚文化基础。记者找到了几位算盘收藏者和爱好者,用一件件饱经风霜、包含历史信息的实物,为我们讲述算盘的文化。

大珠小珠皆善算

在海南古玩城,海南省黄花梨收藏协会副会长冯运天找来了许多把海南藏家收藏的算盘。虽然每件大小、规格、款型不尽相同,但也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算盘一般为长方形,周围有框,也称为“据”;内贯直柱,也就是串起算珠的棍子,称“档”;一根横条把算盘分为上下两部分,称为“梁”;一般来说是梁上两颗珠、梁下五颗珠,但也有其它数目的。

对算盘收藏颇有研究的海南省黄花梨收藏协会秘书长魏希望介绍,从目前见到的实物来看,历史上算盘的款型基本较为一致,主要还是从珠算的需求出发,突出实用性。

虽然目前学者就算盘的起源和出现时间还没有达成统一的观点,但一般认为,早在东汉的数学著作中就提到了珠算;北宋张择端的名画《清明上河图》中,一家药铺的柜台上就画有类似算盘的计算器具;在元代文人的文章和诗词,则已经出现了“算盘”这个词。在考古实物中,河北巨鹿县也曾发掘出宋代的木质算盘珠,和现代算珠毫无两样。这些都表明,算盘至少已拥有了上千年的历史,而且其款式形制变化不是很大。

魏希望说,就其见到或看到资料介绍的算盘实物而言,几乎没有在算盘上加以雕饰等繁复装饰的。那么,算盘的变化主要在哪里呢?就是材质。

据介绍,在国内,虽然算盘一直属于收藏中的“杂项”,算是“小众”领域,但也有不少藏家对此情有独钟,收藏丰富。在北京、上海、湖北、江苏南通、安徽黄山、浙江临海等地,都有算盘博物馆;上海陈宝定、浙江台州雷国华等人,都是著名算盘收藏家。他们收藏的算盘实物之丰富多样,令人咋咋称奇。

从材质来说,算盘质地有木、金、银、铜、铁、锡、铝、翡翠、石、骨、象牙、泥、陶、玻璃、塑料、种子、珍珠等,档的材质也有牛筋、藤、金属、竹木等;以形状和构造而论,有多层形、宝塔形、圆桶形、壁挂形、文房四宝形等,还有双梁、三梁、四梁、竖式等;算珠数目除最常见的上二下五、上一下四外,还有上一下九、上二下六、上三下五、上六下二等。

据称,最大的算盘有上百档,3米长,需要多人操作;最小的算盘可镶在戒指上,用绣花针拨算。也有清宫御制或出自贵胄豪门的算盘,以各色珠宝、象牙或贵金属制作算珠,或镶嵌在梁上“进位”等处,堪称算盘“豪华版”,主要就是供人赏玩,实用性就退居其次了。2011年,一把清代碧玉算盘拍出160万元,创造国内算盘收藏市场最高记录。

一朝算风见时风

算盘的款形变化,虽然细微,但每个时代也有明显的不同。

“这是我们这里样式最古的实物。”冯运天拿出一把用黄花梨制造,完全“复刻”明代款式的算盘。相比常见的算盘,这把算盘的造型明显要“秀气”不少,更加窄长,边框也不如常见算盘粗厚。最显著的特点,是其上下边框都长出一截,两侧边框也伸出一截榫头,行内称之为“四出头”。

“四出头”一般寓意“四季发财”。魏希望说,其实这也是来自实用的需求。古代文人出行多坐轿,在家坐椅,“四出头”可以架在轿椅或椅柄上,起稳定作用,便于计算。久之,这个样式就被固定下来。这一点,和明代家具“官帽椅”是一样的。

魏希望认为,算盘材质以木为主,制造算盘是木工活,因此,古代算盘的造型风格和当时的家具风格密切相关,进而显现出那个时代风气的影响。

例如明代文风兴盛,明代家具也融入文人旨趣,体现出简约灵秀的意韵,以明代黄花梨“圈椅”等最具代表性。这把“复刻”版明代算盘,造型秀长,边角圆润,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充满了同样的韵味。

而到了清代,封建专制加强,社会相对封闭,文人强调严谨的学风,家具造型追求方正平直,算盘也随之变得厚重、方整,“四出头”消失了。“这种造型在清代基本固定下来,成为我们今天最常见的算盘样子。”魏希望说。

魏希望还告诉记者,虽然算盘特别强调实用性,但古人也开发出了算盘的其它用途。据记述,闲暇时古人会以手、脚搓算盘珠,以为一种养生之法或游戏之趣。

在古代,算盘不仅是“会计”、“账房”的随身之物,许多文人、富人乃至官员、贵族都会随身携带算盘用于计算。久而久之,这些人为算盘注入了赏玩的功能,于是出现了许多个头精巧、材质昂贵、制作精美的算盘,成为算盘收藏中的珍品。

琼崖算珠数花梨

在小众的算盘收藏领域,海南也是热门地区,在当今算盘收藏市场占有重要地位。

冯运天说,虽然算盘材质繁多,但最主要的还是木质。而在木质算盘中,海南黄花梨以历久不蠹不朽,算珠质地密实沉重、拨动手感好、不反弹等优秀特性,堪称最佳。因此,在目前国内的高档算盘收藏市场上,海南黄花梨算盘占有很大份额。

在此不得不提到“琼山县日用制品厂”,这家上世纪90年代已经关门的国有小企业,以专门生产算盘、尤其是海南黄花梨算盘,而在算盘收藏界中鼎鼎大名。

几位藏家在海南古玩城里搜集到的10多把老算盘,全部为该厂生产。魏希望说,在海南也见过一些清代、民国的黄花梨算盘,但数量极少。而该厂生产算盘约30年,专精黄花梨算盘,做工优良,市场价值远高于普通木算盘,也高于一般红木算盘,成为今天海南算盘收藏市场的主流。

虽然如此,海南存世的该厂算盘也不多。魏希望了解到,改革开放前,海南社会日常所用算盘,除了一般杂木算盘,最好的是浙江生产的硬木算盘和牛角算盘,海南自产的黄花梨算盘很少能用到。根据琼山县志的记载和琼山县日用制品厂老职工的回忆,当时该厂的黄花梨算盘主要用于出口创汇,内销较少。除该厂以外,海南椰雕厂也少量生产过黄花梨算盘,同样主要用于出口创汇。

一把该厂算盘上,有“行署人事局”字样,应是当时海南地区行署的办公用品。但这把算盘仅算珠是黄花梨,梁、据都是普通木材,可见即使地方最高行政机关也难得用上全黄花梨的算盘。

在另一件算盘上,算珠不是普通的圆鼓形,而是扁碟形。据悉,这是受到了日本算盘菱形算珠的影响。在今天一些小算盘上,也常用扁碟形或菱形算珠,便于手指拨打。而当时海南算盘的主要出口地就包括日本,以及港澳台、东南亚等地。魏希望认为,这也是该厂算盘用于出口的一个例证。

记者见到年代最早的一把“琼山县日用制品厂”产黄花梨算盘,有“红城牌”铭牌,地址标为“琼山县红城镇(文革期间,府城镇一度改名为红城镇)”,上有一句毛主席语录: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应为上世纪60年代生产,也见证了当时的一段历史。

冯运天说,此外,该厂还有标为“荷花牌”的黄花梨算盘,同样是用于出口。

这把算盘梁、框、算珠皆为黄花梨制造,铝皮包边铆接。木材未经抛光,有一定使用痕迹,整体造型厚重平实。算珠上二下五,以竹档串起,但两侧第三档为铝制,并伸出边框铆住固定,起方便确定数位兼加固的作用。梁上有金属的镶嵌三个“点”,也是计算时方便定位之用。

其它“琼山县日用制品厂”的黄花梨算盘,也都延续了这种经典的款型,仅在后来用铜片包边代替了铝片,铭牌上的厂址也变为“府城镇”。

冯运天表示,算盘大小一般按档位分类,该厂算盘多从13档到19档不等,一般档位越多,使用的黄花梨木材越多,价值越高。但这把算盘为13档,在该厂产品中比较少见,价值高于一般15档算盘。

尊重文化促收藏

魏希望告诉记者,他见过“琼山县日用制品厂”生产的最大算盘,有一米多长,算珠有杯底那么大,均为黄花梨制造,可以挂在墙上,用于珠算教学或演示。档用粗大的麻绳制成,算珠拨上来,不会掉下去。后来,这把算盘被一位岛外商人收藏,并重新装饰,将算珠抛光,把麻绳档换为红木档。

“可是这样就不是原来那把算盘了,比如再挂起来用算珠就不能往上拨了,我个人认为这种收藏行为不妥。”魏希望说,算盘是特别强调实用性的藏品。一些藏家为了突出藏品贵重,用其它材料进行“改装”,改变了算盘的原有面貌,失去了原有功能,丢失了藏品本应具有的历史和文化信息,对藏品本身无益。

他拿出一把光鲜一新的“红城牌”算盘,算珠和木材都经过抛光,竹档被锃亮的铜档代替,改装后沧桑的气息已经消失殆尽。“现在很多藏友喜欢这种改装,突出了黄花梨的色泽,用铜档后手感更沉重。就是更好卖了,但它原本搭载的信息不见了。”魏希望感叹说

他希望,借珠算列入世界“非遗”的东风,不但能拨响、拨热算盘收藏市场,大家也能更尊重算盘自身的文化,把海南的黄花梨算盘发扬光大,把我国悠久的算盘文化长远流传下去。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郑浦丽、胡洪林)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关注
  • 百姓生活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社会法治
  •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