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在押嫌犯疑遭牢头殴打身亡 涉事检察院曾获全国先进

2014年03月19日10:13    来源:北京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莫有文的老母亲手拿照片诉说丧子之痛

莫有文的哥哥向记者出示公安转款90万元的存折

死者莫有文生前照片(翻拍)

在阳朔县看守所,莫有文走完了39天的“死亡之旅”

何建云的母亲称,从未接到“赔款”通知

导读:38岁的莫有文,在阳朔县看守所的“死亡之旅”只有39天。

2013年12月14日,莫有文从四监舍调换到了八监舍。之所以调监舍,缘于他此前在四监舍被打,而他在八监舍只能算是“短途过客”。被打之后,他本想在八监舍略作疗伤,不料却被施以更重暴行。12月16日,他在昏迷后被送入医院,仅仅26个小时之后,他的生命便走到了尽头。

日前知情者向北京青年报记者透露,无论是之前的四监舍,还是后来的八监舍,安装在“笼中”(警方行话,指监舍)的探头,都记录下了他被打的一幕幕镜头。

看守所监舍内被打长达半月

38岁的莫有文,在阳朔县看守所的“死亡之旅”只有39天。

2013年12月14日,莫有文从四监舍调换到了八监舍。之所以调监舍,缘于他此前在四监舍被打,而他在八监舍只能算是“短途过客”。被打之后,他本想在八监舍略作疗伤,不料却被施以更重暴行。12月16日,他在昏迷后被送入医院,仅仅26个小时之后,他的生命便走到了尽头。

无论是之前的四监舍,还是后来的八监舍,安装在“笼中”(警方行话,指监舍)的探头,都记录下了他被打的一幕幕镜头。

在四监舍,“马桶盖”(绰号)拿过刷水池的木刷对他兜头便打,“炭头”(外号)苏绍勤赶来助阵,登上60公分高水池,对其头部施以拳脚。莫有文的鼻子,瞬间流出血来。

在八监舍,已被折磨半死的莫有文,向打人凶徒何建云叩拜求饶,被何认为像是祭拜死人,很不吉利。何先是抄起鞋底抽他,随后又挣脱旁人拉劝,用脚踩踏已经倒地的莫有文的后背。

除了“硬暴力”之外,何建云还对莫有文浇冷水、不给进食……

看过录像的内部知情者向北青报记者透露,与莫有文“同笼”之人,四监区的“炭头”苏绍勤、“马桶盖”(绰号)和“秃子”(绰号)参与过殴打,八监区的“老大”张爱明、申龙贵、何建云参与了殴打,施虐最狠的当属何建云。而对莫有文的整个施暴过程,至少长达半个月。

录像上呈现的种种施暴,最后在莫有文身上留下了“印记”:在他12月16日晚9时被送入院,到次日晚11时不治而亡的病历上,记录着他所经历的惨痛。

在阳朔县医院住院病案首页,莫有文的“门(急)诊诊断”一栏,填有“胸部外伤”字样,在出院诊断一栏,写有“闭合性胸部损伤”结论,其颅脑及胸部CT平扫,有“头皮损伤、纵隔气肿”的诊断意见,下面有报告医师黎肇成的签字,死亡记录上有“左手见多处损伤”的描述……而这些,恰恰和此前死者侄子及堂叔所见吻合。

在莫有文12月16日住院病历表“体格检查”页,有如下记录:主诉被人打伤右胸及全身多处疼痛2天、意识障碍半天,患者本人及旁人共述,患者于两天前被人打伤右胸及全身多处,未进食、未进行处理及就医。于今日下午,旁人发现患者出现意识障碍,呼之不应,后送入我院……

无法想象,在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时候,彼时的莫有文,体味的是怎样的无助。

下一页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邢曼华、胡洪林)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关注
  • 百姓生活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社会法治
  •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