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首见我海航大批苏30迅猛集结

2014年03月18日14:12    来源:中国海军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初春,东南沿海某机场,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东海舰队“海空雄鹰团”飞行一大队值班飞行员一跃而起,飞速冲向战机,稍顷,两架新型三代战机次第起飞,直奔目标海域而去……此次战斗起飞,只是该大队半个多世纪来担负东南海空巡逻警戒任务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这支在战火硝烟中诞生、在海天鏖战中不断成长的大队,牢记强军目标,献身强军实践,不断提升“能打仗、打胜仗”的能力,创新战法训法数十套,紧急战斗起飞数百架次,完成重大演训任务数十次,先后孕育出王昆、舒积成、高翔、王鸿喜、孙来沈、李洪生、魏文徽、戴明盟、徐汉军等一大批战斗英雄和海军功勋飞行员,大队多次被舰队、东海舰队航空兵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基层先进党支部,荣立集体三等功4次,成为名副其实的“海空‘王牌’大队”。

征服一个又一个高难课目

战法是对抗之法,对抗是战法训练的灵魂。“红蓝”对抗是最有效的对抗方式。

2007年6月,现任东海舰队航空兵参谋长、时任该师师长魏华彬,这位空军第一支三代机“蓝军”分队缔造者,在该大队组建了海军航空兵第一支三代机“蓝军”分队。

“蓝军”分队成员都是从“海空雄鹰团”挑选出的训练尖子,但他们对“蓝军”训练大纲却惊人的一致:“难!太难了!”

记者随手翻开“蓝军”训练大纲,发现仅单机、编队进攻防御战术机动等基础训练课目,就设置了数十套动作,并且所有动作几乎都在身体承受极限条件下进行。

第一次理论授课时,他们就吃尽了苦头。平时最简单的近战图,现在仿佛成了天书,各种线条、箭头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仿佛一个不规则的蜘蛛网。

而这,才仅仅是开始。地面表演时,一个攻防机动编队课目,就有10多套动作,每套动作都有复杂的高度变换。他们要求这些动作必须熟记于心。

“说实话,当时想把头盔摔在地上的心都有,从来没有这么痛苦过。”回忆起当时艰辛的情景,飞行员何鑫仍记忆犹新。

从准备到开飞,他们竟用了半年的时间。飞行第一天,很多人就出现了灰视,眼前一片模糊。下了飞机撸起袖子发现,满胳膊全是毛细血管被压破后形成的血点。

敢做“蓝军”,就敢啃硬骨头。他们重新制定“分层施教、由易到难、逐个突破”的科学组训思路,坚持严格执行“理科考试不过关,课目不进入;飞行准备不充分,课目不实施;训练成绩不优秀,课目不转换”的“三不”原则。

高难课目,大队领导带头第一个上,新进课目,大队领导带头第一个飞……

一段时间下来,所有基础课目训练都顺利完成了。他们决定向高难课目发起挑战。

“蓝军”大纲最难的课目要数组合战术机动。

到底有多难?数据能说明一切:相同时间内的耗油量是过去的两倍,飞行载荷经常达到以前的数倍,并且持续时间更长。

就这么难的课目,大队每名飞行员都能够熟练掌握,飞出了人和战机的最大性能。记者在飞行训练场看到,空中高难险动作频频上演:连续翻滚、高速盘旋、急速拉起……一个架次中,飞行员居然10多次飞出极限数据。

组合战术机动训练历经的艰辛,大队每名飞行员都记忆犹新,但正是这样的磨砺锤炼,才使得大队飞行员的飞行技术和心理素质全面提高,如同一开始只会在鸟窝旁扑哧翅膀蹒跚学飞的小鸟,必须要闯荡四方历经暴风骤雨的洗礼,最终才能够飞到极高飞至极远的鲲鹏。

经过几年的“闭关修炼”,他们逐渐成长为羽翼丰满的猎鹰。但他们清楚,没有经过实兵对抗检验的猎鹰,永远只能是“狐假虎威”的纸老虎。他们开始四处寻找“敌人”,进行自我加压、自我折磨。

2011年7月,他们首次在东南沿海某机场摆下“擂台”,邀请兄弟部队开展对抗空战训练。

一趟趟近似极限的空战对抗,让兄弟单位的飞行员直呼过瘾:“一次对抗所开的加力,比我们全年开的加力还要多,真没想到还可以这样飞!”

2012年4月,他们又把“战火”烧到了山东半岛某机场。

经过一年的“卧薪尝胆”,兄弟部队早练就了一身制胜绝招,正期待着报第一次失利的“一箭之仇”。

对抗当天,“红军”双机编队欲对他们进行攻击,不料被他们发现,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成功摆脱“红军”的截获,并抢先发射导弹……

“你们真是一群凶狠狡猾的‘飞贼’!”对抗结束后,败下阵来的兄弟部队飞行员不禁纷纷竖起大拇指,这次他们输得心服口服。

两次战胜二代机,并没有满足他们的胃口。去年10月,他们又与装备国产某新型三代战机的飞行团点燃了“战火”。这一次,他们取消近距高度差,让双方在海天间展开自由空战。

为了让对抗最大限度贴近实战,对抗训练采用战斗转进的方式展开,只设战术背景,不设对抗脚本,作战命令均通过指挥一体化平台现场拟制下达。

“太刺激了,完全不知道下一秒对方要干什么,步步都暗藏杀机。”对抗结束后,走下飞机的“红方”飞行员高鹏兴奋地说。

双方在对抗中,攻势凌厉,战术刁钻,把战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不给对手留下半点余地。这种高难课目的对抗训练,令双方飞行员大呼过瘾。

东海舰队航空兵司令员孙来沈告诉记者,“蓝军”分队在挑战极限中寻求制胜之道,在破解危局、险局、困局中增强实战本领,在贴近实战的对抗训练中,不仅有效解决了部队战术对抗训练“练无形象对手,打无逼真环境”的现实问题,还拉动了海军航空兵训练水平的整体跃升。

逼退一架又一架外国军机

大队自上世纪50年代组建以来,先后转战10多个机场,参加过抗美援朝、国土防空作战,击落击伤敌机14架,一直坚守在战争最前沿,是海军航空兵部队参战最多、距离战争最近的一个大队。

团政委耿德军向记者介绍,这个大队常年驻守一线机场,敌情复杂、空情频繁,有时一天内战斗起飞多达四五次。枕戈待旦,不解征衣,这些只在电影中看到的情节,对他们来说,却是家常便饭。

“担负战斗值班的飞行员,要求每日24小时都要穿着抗荷服和救生背心,腰挂伞刀和手枪,就连上厕所也要全副武装,把飞行头盔提在手里。”师政委宋关牧告诉记者,“晚上睡觉要把装具一一摆放整齐,只要战斗警报一响,战机可以随时升空遂行任务!”

心中时刻有战事,临阵点兵才从容。他们时刻保持着“一声令下就能升空作战”的战斗力水平,在蓝色海疆上筑起一道不可逾越的空中屏障。

和平年代,人们总感觉战争很遥远,而对他们来说,每次战斗起飞,都是一场斗智斗勇的战争。

2013年11月23日,国防部发布在东海划定防空识别区当天不久,大队战机立即战斗起飞,对我巡逻飞机进行保驾护航。

像这样的战斗起飞,他们几乎每两天就要起飞一次。仅去年上半年,大队战斗起飞就超过前年全年的总合,全年战斗起飞数量更是达到了往年的3倍。

正是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起飞中,他们才锤炼了雷厉风行的战斗作风,锻造了无往不胜的过硬本领,用实际行动捍卫了祖国的海空安全。

培养一批又一批王牌飞行员

“进大队就要当雄鹰,新装备就要当王牌,处前沿就要当先锋。”这24字的队训赫然刻在大队大门上。

飞行员们都把进“蓝军”分队当成一种荣誉来争取,它代表了最高水平的训练。能进“蓝军”分队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深厚的航理知识、高超的技战术本领、强悍的战斗作风……,该型机飞行300小时以上,实战课题训练总评优秀……这些都是对他们的基本要求。

面对着这些精英中的精英,大队营造了自主学习、自主管理的良好氛围,进一步挖掘他们的潜能。

战法战术研讨时,他们没有级别和职务之分,所有成员都可以畅所欲言。争论,是战法探讨的常态,他们经常为了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

“加油门上去扣下来比较好……”“收油门上去扣回来比较好……”去年4月份,在双机攻防机动高位攻击问题上,新飞行员何鑫和时任副师长、现任东海舰队航空兵副参谋长张建就“杠”上了……经过反复探讨,最终达成了共识。

战法是相对固定的,而空战态势却瞬息万变,空战需要天马行空的奇思妙想,谁的招数更奇、更怪,更敢于打破常规,谁获胜的几率就大。正是在这样的思想碰撞中,才产生了新的火花、新的战法。

在该大队,记者发现每名飞行员的案头上都摆有《空战艺术》、《红旗军演》、《战斗机空战战术》等大量空战方面的书籍,这是他们提高战术理论和战术意识的重要手段。

他们定期召开“诸葛会”,集体攻克技术、战术难题,先后归类整理了相关专业文章20万余字,协助团里制定了特情处置方案20余套,先后整合固化战法创新、训法改革,修订完善了30余套战法。

目前,大队每名飞行员都积累了十几万字的学习笔记和训练心得,先后有40多篇战法研讨文章被上级采用,人人都是航空知识方面的“百科全书”。

作为海军三代机人才储备中心,他们需要不断地向外输送人才。输血更需要造血。面对人才向外流失,他们采取人才滚动培养模式,按照“全员普训、骨干轮训、尖子深训”的原则培养各类飞行骨干。在飞行训练革新上,他们采取“以合代单、以复代简、以高代低”的组训方式,逐步突破了低复杂气象、复杂电磁环境等难关。

一大批“智能型”飞行员脱颖而出。他们上天是飞行员,走上讲台就是教员,人人精通电脑,会制作多媒体课件。

团长陈刚是飞行高手也是电脑高手,他把空域进出场图、座舱路线检查图、起落航线图等用3D技术制作成多媒体。形象直观的教学,有效改进了理科教学方法,缩短了新员带教的时间。

加强训练质量监控,是提高战斗力的有效方法。他们成立了飞参质量监控小组,制定飞参报判读细则,坚持利用飞参分析训练质量。

“这个动作做得不到位,还应该低一点……”采访当天,在大队对抗研究室,大队长陈小勇带着4个飞行员正在对刚刚结束的对抗架次进行初步评估。他们人手一台笔记本电脑,用视频回放的方式分析空中的一招一式。

“飞1个小时的空战对抗,至少要用2个小时的时间来进行评估。”在一旁担任仲裁的团长陈刚介绍。虽然团里已经配备了自动化的评估系统,但人工的评估仍是必不可少的环节。

“胜要知道强在哪儿,败要知道弱在何处,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小细节。”大队长陈小勇说,“其实胜并不是个好事儿,连着赢几场,心里就有些虚。”

飞行员李超是团里的一员悍将,每次打胜他都表现得很低调,反倒是偶尔一败让他很兴奋:“有失败才会有进步,技术水平提升是要靠不断地超越自己。”

是雄鹰就要搏击风雨。他们借助重大任务摔打,让飞行员参加战法研练等重大任务,使人才全面锻炼,快速成长。

暗夜,东海某海域,海天一色,大队组织海上超低空训练。浪花在机翼下翻滚,战机几乎贴着海面飞行,真是“艺高人胆大”。 该师师长、“蓝军”分队首任队员魏文徽介绍说,这来源于他们平时的刻苦训练,分队每年都要在陌生海域进行下半夜机动、远海突击、大强度长途奔袭等高难课目训练,摸索了单机、编队进攻防御战术机动飞行等几十套动作。每一次上天,他们都是瞄准最大极限练兵:最大起飞重量、最长续航时间、最多引导批次……

2013年2月某日凌晨,夜幕严严实实地笼罩着大地,东南沿海某机场周围一片漆黑。该大队拂晓间飞行训练悄然拉开帷幕。

东方微曙,云雾依然笼罩苍穹,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打破了周围的宁静。副大队长李超、中队长李喆驾驶某新型三代战机双机编队迅速升空,开展高难课目训练……

“拂晓时分,易产生错觉,同时,飞行员血液血糖较低,大过载易产生黑视。”领航参谋张永帅告诉记者,“在拂晓组织飞行训练,对飞行员身体素质、基本飞行技术、特情处置能力都有着极高的要求……”

“这么危险,为什么偏挑这时训?”面对记者的疑问,时任团长、现任副师长杨勇的回答很简单:“很多战争都是在拂晓打响的,平时不流汗,战时就会流血!”

首次参加拂晓训练的新飞行员何鑫悄悄向记者透露天机:“天气对航空兵来说很重要,但我们抢的并不是天气,而是一个架次。我们需要去飞这个架次,从中汲取技术营养。”

在参加战斗值班、对抗演练等任务时,他们不为争“彩头”只安排飞行骨干,而是分批、分层全面锻炼新飞行员队伍,提高每名新飞行员的心理素质和技战术水平,达到人人都是战斗员的标准。

2013年4月,大队新飞行员王岩、何鑫担负战斗值班任务,他们接到担负值班任务以来的首次夜间紧急升空。

晚上,“战斗转进!”,空情警报声突然响起,他俩一跃而起,立即穿抗荷服、拎头盔冲向战备值班飞机。

氤氲的雾气遮盖了原本清晰可见的星空,能见度已经快达到临界,这样的夜间紧急起飞对他们俩是一场严峻考验。巨大的轰鸣声中,他俩驾驶战机撕破夜幕依次升空,组成编队直奔目标空域,并成功逼退外国军机。

从接到命令到战机起飞,他们仅用了短短数分钟时间,大大超出了规定时间要求,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时刻准备着”的真正内涵。

展王牌雄风,竞海空风流。近年来,在圆满完成战备训练任务的同时,他们先后培养出了一批具有丰富战术经验的组训、指挥、飞行人才,其中师团领导8人,“蓝军”分队成员23人,为海军其他航空兵部队输送飞行员20多名。

下一页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网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博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人民网山东频道官方微信
(责编:邢曼华、胡洪林)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 热点关注
  • 百姓生活
  • 热门资讯
  • 图说中国
  • 热点推荐
  • 环球博览
  • 社会法治
  • 图片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