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条红线”纾水困--山东频道--人民网
人民网

“三条红线”纾水困

——京津冀苏鲁甘保护水资源调查

2011年03月24日10:43         手机看新闻

  全力抗旱,降水渐增,部分冬麦区持续数月的严重旱情目前终得缓解。

  近忧虽解,远虑须谋。

  那龟裂的土地发出的阵阵警鸣,犹在耳畔——

  正常年份我国年缺水量500多亿立方米,2/3的城市不同程度缺水……水资源供需矛盾突出仍然是可持续发展的一大瓶颈。

  大水漫灌,超量排污,部分缺水地区也大干快上高耗水产业……用水方式粗放仍然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突出软肋。

  “水是生命之源、生产之要、生态之基”。“十二五”开局之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把严格水资源管理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战略举措,实行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确立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用水效率控制、水功能区限制纳污“三条红线”,建立水资源管理责任和考核制度。

  “最严格管理”,从何突破?“三条红线”,会不会自缚发展手脚?“硬约束”,能否迎来以水定发展的“春天里”?

  本报记者分赴北京、天津、河北、江苏、山东、甘肃六省市展开实地调查,探寻缺水困局的破题之道。

  把住用水总量关

  从源头加强需水管理,倒逼用水方式与发展方式“双转变”

  水是甘肃经济社会发展最大的制约。民勤就是缩影。

  地处石羊河流域最下游的民勤县,年均降水量110毫米,蒸发量2646毫米,属全国最干旱地区之一。水资源匮乏,导致民勤绿洲不断萎缩。

  “决不能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2007年,《石羊河流域重点治理规划》正式获国务院批准,到2010年完成蔡旗断面过水总量达到2.5亿立方米以上,成为治理的约束性指标之一。

  民勤农业用水占大头,实施规划,严格限制农田灌溉的用水量首当其冲。

  “水权制度是我们最最严格的用水限制制度。”民勤县水务局局长刘明说,“将初始水权层层分级,落实在了灌区、乡镇、村组、用水户,还将水权落实在了井口和地块,实行精细化管理。”

  均衡配置流域内的水资源,以水定发展,一场为了绿色誓言的硬仗打响了。

  各地缺水程度不一,但“少用水”的追求一致,理念惊人相似:加快变供水管理为需水管理,把“量水而行,以水定发展”作为发展的硬杠杠。

  1月1日,《山东省用水总量控制管理办法》正式实施。标志着山东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迈出实质性步伐。

  “新办法的重点是严格控制用水总量、用水效率、纳污容量三个关口,而重中之重是建立需水管理机制,实行区域年度取用水总量控制。”山东省水利厅厅长杜昌文说,“唯此才能控制用水总量,促进用水方式和发展方式的转变。”

  到2020年,全国年总用水量力争控制在6700亿立方米以内。如何才能真正控制住用水总量?把住新增用水许可关是突破口,各地的回答不约而同。

  山东规定,超过区域用水总量指标的新增取水一律不予审批,对违法许可、非法取水的责任人追究相应责任。天津从源头加强需水管理,未进行论证的园区,水务部门不予批复新建取水工程、不发放取水许可证,规划部门在项目入区时予以控制。天津还将对所有水源(包括非常规水源)实行全口径取水许可管理。

  “红线”倒逼机制,引导各地向内挖潜,拓展发展空间。

  投资6500万元建成的第一污水处理厂,每小时可补充生产用水3000吨,河北钢铁集团邯郸钢铁公司因此减少了河水和地下水的提取量。“十一五”期间,邯钢累计节水近3000万立方米,相当于3个西湖的蓄水量。

  再生水用水量已连续3年超过地表水的供水量,2010年北京再生水使用量达6.8亿立方米,堪称典范。

  “县上给我们分配的水少了,大家就不得不种节水的庄稼,因为用水量封死了,不能超。”民勤县大滩乡下泉村村民马尚军说,以前种耗水多的小麦,一亩地卖到800多块钱;现在改种耗水少的葵花和茴香,一亩地却有两三千元的收入。

  既要关井压田节水,又不让群众饿着肚子保生态,破解“两难”倒逼着民勤农业转型发展。到2010年,全县节水型农作物种植面积占种植业总播面积的38%。

  截至2010年12月31日,蔡旗断面过站总径流超过2.6亿立方米,地下水开采量也下降了,石羊河治理成功走出了第一步,民勤的青土湖在干涸了51年之后有了3平方公里水面。

  水资源开发利用控制“红线”,划定的是科学发展的“绿色通道”,民勤就是注解。

  把住用水效率关

  向结构、科技、机制要水,力争“增产增效不增水”

  即便贵为国内新一代液晶显示器行业的开创者,京东方的新项目生产线在京落户,也必须迈过严苛的水耗准入门槛。

  有压力就有动力。生产用水中有85%是再生水循环使用,每年可节约自来水1100万吨,单片水耗比行业平均水平降低34%——加大投入,技术攻关,京东方的这条新生产线,称得上“节水先锋”。

  对工业设立严苛的水耗准入门槛,对年人均水资源量仅约120立方米的北京,是没有退路的选择。

  北京市水务局局长程静说,北京实施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最核心的是节约用水”。

  近10多年来,北京工业用水量走出一条负增长、零增长的曲线。

  经济布局、产业发展、结构调整中,把水资源要素作为重要的约束性、控制性、先导性指标,着力提高水资源利用效率和效益,以水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支撑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面对严峻的水资源形势,这样的理念,这样的行动,在各地蔚成风气。

  天津人均水资源量仅160立方米,极度缺水。天津市水务局副局长李文运表示,在一定规模外流域调水的基础上,加快转变区域经济增长方式,建立健全水资源节约和保护机制,是天津实现水安全保障的根本出路。

  淘汰耗水量大、用水效率低、水污染严重、高耗能生产工艺,对电子信息等低耗水、高附加值的支柱产业和工业零排放的企业,实行满足用水需求和优质优供的倾斜政策,天津结构节水效能显著:多年来,工业快速增长,而工业用水量基本稳定和微增长。

  山东则在全省农田灌溉总面积、农业总产量和总产值稳定增加的情况下,连续9年实现农业增产增效不增水。

  “没有节水措施的支撑与配套,农业结构就调不高、调不优;没有结构调整的保障与巩固,节水农业也推不开、推不广。”山东省水利厅副厅长马承新有感而发。

  到2020年,万元国内生产总值和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明显降低,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提高到0.55以上。实现一号文件提出的这项目标任务,除了向结构要水,也要向技术要水,向机制要水,提高用水效率。

  走进位于甘肃省金昌市的金川集团公司选矿厂1.4万吨/天的生产线车间,4台红色大型磨机正在高速运转。

  “这条生产线使用的是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和设备,每天产生的溢流水都可以再回到之前的工序中反复使用。加上中水,这条生产线水重复使用率可达90%左右。”金川集团公司装备能源部副总王红列很自豪。

  在水资源匮乏的情况下支撑镍等贵金属的生产,“镍都”金昌想尽了招儿。而在水网纵横的苏南,则对“微观水利”青睐有加。

  走进江苏常熟市董浜镇选育蔬菜新品种的大棚里,地垄间铺设的各式管道,把清水和肥料液送到黄瓜、青菜、西兰花、西红柿的植株下。节水灌溉工程已经覆盖2万亩蔬菜地,到2012年底将覆盖全镇全部3.7万亩菜地。

  向机制要水,经济杠杆是关键。

  北京已全面实行用水定额管理。制定了行业用水标准,近3万户社会单位纳入管理范围。江苏省工业和服务业用水将逐步实行超额累进加价制度,拉开高耗水行业与其他行业的水价差。河北推行“计量用水、定额管理、阶梯水价、节水激励”的管理模式,强化工业节水措施。

  只要是遏制用水浪费的好点子、新招法,各地都愿以最积极的态度付诸实施。

  把住纳污容量关

  “铁腕”“巧手”共保河湖健康,誓还子孙后代碧波美景

  “前些年在湖里洗衣服还嫌水脏,要用井水漂,现在我直接用湖水炖鱼!”从微山湖岛乡万庄村渔民李广启的话中,我们听出了治理流域水污染的信心。

  南四湖,这个我国北方最大的淡水湖,一度污染严重。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启动后,作为此项工程的重要输水通道和调蓄水源地,山东省济宁市以壮士断腕的决心,举全市之力防治流域水污染。

  南四湖水质基本达到三类标准,境内8条省控主要河道条条见鱼。初战告捷的背后,是一次又一次的艰难较量——

  从根本上取缔高污染行业的排污特权。COD(化学需氧量)综合排放标准,山东省控制为100毫克每升以下,是全国控制最严的省份之一。而济宁市自我加压,要求控制在60毫克每升以下。

  抬高准入门槛控制新增污染源。坚持先算、后审、再批的程序,把总量指标作为环评审批前置条件。2010年以来,在济宁市环保局审批的296个涉水项目中,有17项因环保问题被否决。

  用严厉的制度约束人。济宁市2010年出台的《水污染防治责任追究办法》等两份文件,被一些干部私下称作“紧箍咒”:辖区内重点河流出境断面水质月度监测结果,年内6次及以上不能达到水质目标的,对该地区涉水项目执行区域限批,并实行“一票否决”。

  “有河皆污,有水皆脏”,我国部分区域水环境令人揪心。到2020年,“主要江河湖泊水功能区水质明显改善,城镇供水水源地水质全面达标”,实现这个目标任务,治水治污需要敢于硬碰硬的“铁腕”,也需要四两拨千斤的“巧手”,发挥机制创新的大作用。

  2007年夏天,一场引起全国关注的太湖水危机突然降临,无锡一时无水可用。针对流域河流水质直接影响太湖的实际,无锡市确定,在全市各级党政一把手中,全面推行水功能区达标“河长制”,全市所有党政一把手分别担任了64条河流的“河长”。“河长”主要职责是督办河流水质的改善工作,一河一策,逐条治理,对治污不力者将严厉问责。

  有了当家人,无锡大小几千条河流被严格地“看管”起来,一条条河流重新恢复了清澈。

  “建立水生态补偿机制”,是严把纳污容量关的又一创新之举。

  河北2009年4月开始对全省七大水系201个河流跨界断面实行生态补偿政策,在全国开创了全流域生态补偿的先河。

  水质超标,就扣地方财政的钱,每次最少扣10万元,最多扣300万元,扣下的钱全额用于生态补偿。让排污者“丢钱”又“丢人”,河北创新制度设计,倒逼各地加大水污染治理力度。

  在生态补偿金扣缴政策实施的第一个月,石家庄市就被扣缴360万元财政预算资金。知耻而后勇,在狠抓水质超标严重的无极、栾城、深泽等县整改后,石家庄的5个出境断面全部达标。目前,河北省七大水系水质改善和57条主要河流208个考核断面达标,并最终实现水环境功能达标。

  引滦入津工程是天津发展的“生命线”,而其中关键性枢纽工程天津蓟县于桥水库,流域面积近80%在河北省。统筹解决水源地保护与经济发展问题,天津义不容辞:10万库区移民迁建、新农村和设施农业建设规划实施了,用于水源保护项目的专项补助资金今年增加至3000万元,《引滦流域跨省水环境生态补偿实施方案》编制完成。

  化学需氧量、氨氮排放分别减少8%、10%——“十二五”规划纲要确定的治理水污染的约束性目标,强化了倒逼机制,从南四湖到太湖,绿色转身战犹酣,碧波美景可再期。

  (本报记者侯露露、禹伟良执笔,参与采写记者徐锦庚、陈杰、王明浩、余荣华、王伟健、银燕、赵梓斌)

  《 人民日报 》( 2011年03月23日   01 版)
(责任编辑:仝志强)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
  • 精彩新闻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