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山東頻道>>人民日報看山東

人民日報副刊 | 尋訪嶧城文化館

張 繼
2024年06月12日09:02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尋訪文化館

去年深秋,我隨一支採風隊伍,回了一趟故鄉山東省棗庄市嶧城區。嶧城區又叫榴鄉,最著名的物產是石榴。嶧城的石榴樹長得遮天蔽日,有十八萬余畝、七百多萬株。因為是深秋,千萬棵石榴正在挂果,像一個個紅燈籠,朝氣蓬勃,喜氣洋洋。

我們一行人剛剛住下,外面就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可能是戶外活動不方便,大家轉而去參觀縣城的文體設施,第一站便是去文化館。我的心暗暗激動了一下。

我曾經在嶧城區的文化館工作過五年。那是一座灰白相間的老式建筑,一共三層。一樓是文化館的會議室,二樓三樓是辦公室、圖書室和活動室。文化館裡幾乎集中了小城各行各業的文化能人:畫竹子的老韓、畫石榴的老周、唱京戲的董老師,還有寫詩歌的魏老師和寫故事的劉老師……魏老師是個木訥得不能再木訥的人,一直在農村生活,有一天卻忽然在《詩刊》發了一首長詩,因此被調到文化館來搞創作。但后來,他對嶧城區最重要的貢獻卻不是詩歌,而是組織編撰了一套民間文學集成,幾乎把嶧城有史以來留存的民間歌謠、掌故、俚語、傳說故事“一網打盡”,功莫大焉。而寫故事的劉老師更是傳奇。他的聽力不好,一天二十四小時需要佩戴助聽器。可他想象力超常豐富,幾乎是名刊《故事會》的常客,每年都會有幾個中篇故事在上面發表,而且多有獲獎。

每逢過節或者區裡有大型活動,都是文化館最忙的時候,大大小小的總要搞一場演出。全館上下所有人都會動起來,寫的寫,畫的畫,唱的唱,跳的跳,念的念,大家臉上都露著喜悅和自豪。自然,文化館的門口,這段時間也會聚集一群人,有的是來看他們喜歡的演員,有的就是來看熱鬧的。我在文化館工作的時候,文化館發生了一件在當時很轟動的事,就是文化館基層站的邵老師寫了一出柳琴戲《匡衡進京》,在北京獲了獎,還被改編成了四集電視劇。盡管隻有四集,對我們嶧城區來說,卻是頭一回。大家都稀罕得很,相約著去觀看。

印象中我們住的這家賓館距離文化館也就七八分鐘的車程。坐在中巴車上,玻璃有些不太透明,再加上陰雨,外面有些模糊。差不多十幾分鐘過去了,還沒有到,我不由地叫了一聲,是不是走錯了。同行的本地人說沒錯,文化館搬到東郊文體中心了,與文旅局一起辦公了。

中巴車又轉了幾個彎,在一幢高樓前停了下來。進去一看,裡面各種設備一應俱全,全然不是我原來工作時的樣子。我在一邊站著聽講解,一個熟悉的身影忽然從一側走過來。是小周!原來在文化館當舞蹈老師,現在已經是文化館的館長了。他說二樓的排練廳裡正在排練一出新戲。難怪老遠就能聽到抑揚頓挫的女聲在樓道裡飄著。及至走近了,看到有五六個人,正在你來我往地搭著戲。唱到精彩處,大家一起鼓起掌來,氣氛一下子熱烈起來,我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文化館裡。

晚上,雨還沒有停。我找了把雨傘,一個人去了沿河公園散步。公園已經建成好多年了,綠化很好。樹木沾了雨水,綠得透徹,綠得清亮。雨雖不大,來的人很少。我在公園裡走著,心裡還在想著,老文化館到底變成什麼樣了呢?我想去看看。從公園裡出來,沿著丞水河橋一路向西,走不多遠,路南就是老文化館的舊址了。老房子已經蕩然無存,新起了一片樓房,沿街的那些小館子也變成了綠化帶。

我撐著傘在昏黃的路燈下站了一會兒。老文化館確實已經不在了,新的文化館正以新的姿態、新的方式影響著小城的人們。突然間,我仿佛看到了當年那一群人與今天演戲的一群人,相擁著從這裡進進出出。他們像一條河流,在小城的大街小巷流淌。那文章,那故事,那歌聲,那扮相……那也是小城的文脈啊,潛移默化地豐盈著小城的記憶,影響著大家的生活,並將繼續使小城人的日子更有味道、更有色彩、更有趣味。

《 人民日報 》( 2024年06月12日 第 20 版)

(責編:鄭浦麗、邢曼華)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