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人民警察 ——來自大眾日報基層聯系點的報道

2021年01月10日09:03  來源:大眾報業·大眾日報
 
原標題:致敬,人民警察 —來自大眾日報基層聯系點的報道

警徽閃耀,彰顯忠勇擔當。警旗飄揚,標注使命榮光。

2021年1月10日是首個中國人民警察節。這是在國家層面專門為人民警察隊伍設立的節日,這是黨和人民賦予中國人民警察的崇高榮耀。

為講好新時代山東警察故事,大眾日報在全省16市設立公安基層聯系點,涵蓋派出所、刑警、交警、經偵、食藥環偵、出入境等基層所隊。在首個中國人民警察節來臨之際,大眾日報記者蹲點基層聯系點,挖掘人民警察感人事跡。敬請關注。

泰安市岱頂派出所位於泰山極頂,被稱為“雲”上派出所

巡邏,每天上下台階29000個

“就開三個包廂,一個包廂擠8個人,趕緊上。”說話的人是泰安市公安局泰山景區分局岱頂派出所副所長張勇,他在索道售票大廳等了將近半個小時,終於帶來了好消息。

1月7日,受寒潮影響,泰山索道將暫時關閉,張勇與其他民警趕上了“最后一班車”。“以往遇到這樣的惡劣天氣,我們多半是要爬山的,從中天門到南天門5000多個台階,要走將近一個小時。”張勇說。

張勇所在的岱頂派出所位於海拔1545米的泰山極頂,是華東地區海拔最高的派出所,又被稱為“雲”上派出所。平時,有6名民警在山頂輪流值守,守護著泰山安全。

冬天的泰山,刮風又下雪。起初,民警為了保暖在窗戶上鑲了雙層玻璃,地上鋪蓋了兩層木地板,可還是不行。現在條件好了,不僅通上了暖氣,而且人手一個電熱風,室內溫度也達到了將近20℃。即便如此,民警們在室內還是習慣穿著厚厚的棉衣。山上潮氣大,隊上人人都有風濕病,最怕吹風受涼。

惡劣的環境擋不住民警的工作腳步。午飯后,稍作休息,張勇便帶著民警蘇磊去戶外巡邏。“昨天,我們調處了一起糾紛,從下午兩點四十一直調解到晚上十點半才結束。”蘇磊說,“今天我們再去轄區巡邏,以防再有事情發生。”

在岱頂,接處警和旅游秩序維護是他們的主要職責。從朝陽洞到玉皇頂共有台階2893個,這裡是景區游客最集中的地區,也是巡邏的重點地帶。即便有警車,但由於復雜的地形,民警巡邏隻能靠雙腿。他們每天巡邏5趟,至少上下台階29000個。民警穿得最費的就是鞋子,平均兩三個月就得換一雙。穿皮鞋更不行,穿不到幾天鞋底就折壞了。最后沒辦法,經特批,他們穿上了黑色旅游鞋。

為保障游客安全,岱頂派出所與各部門單位、經營業主建立了執法聯動機制,形成“快速聯動、一呼百應”的防控網。“我們有個200多人的聯動微信群,隻要一有緊急情況,在群裡一發布,所有人就都知道了,既方便又快捷。”張勇告訴記者。

在他看來,民警就像是泰山頂上的“大管家”。“你看去年我們幫游客找回的物品有多少。”岱頂派出所所長張連波邊說邊拿出一本記賬本讓記者看,上面記錄的全是民警為游客撿拾的物品,足足有十來頁紙。(劉濤 張天成 鐘錫珍)

臨沂市莒南縣公安局大店派出所民警堅守在基層

“最忙一天接警14起”

“鄉鎮派出所接到的案子,大部分都是些糾紛、求助的事情。這些小案子,同樣需要耗費大量心力去解決。”1月8日下午2時許,在臨沂市莒南縣公安局大店派出所的110值班室內,身材魁梧的“90后”民警王寶琨說。採訪中談起的一起案件,讓記者對基層民警的工作態度肅然起敬。

此前,大店派出所的一名警務助理看到一條視頻,兩個騎摩托車的小伙子,在馬路邊用彈弓打死一隻雞,然后堂而皇之地將雞偷走了。雖然沒有接到失竊報案,但涉及群眾利益,大店派出所所長林祥彬還是安排民警調查。經過一番摸排,王寶琨在一小區找到了涉事車輛。最終,兩人賠償受害者損失,並受到行政拘留處罰。

“雖然是一起小案件,但讓村民知道了派出所的工作作風,同時也震懾了潛在的不法分子。”王寶琨說。

交談中,一陣急促的警報聲響起。王寶琨脫口:“來警情了。”扎好了腰帶,帶上警械,警車一路向北呼嘯而去。

下午2時30分,警車抵達案發地點。一名司機與一名汽修店老板正在路邊對峙,幾分鐘前,兩人因為修車矛盾大打出手,各有蹭傷,衣服上都沾著大片土灰。

王寶琨手持紙筆快速記錄案發經過后,湊到司機身旁問了一句:“你喝酒了吧,怎麼過來的?”見有涉嫌酒駕的情節,王寶琨一邊安排同事到旁邊的加油站查看監控,一邊聯系交警前來帶走司機。

下午2時50分,王寶琨與同事將各方安排妥當,匆忙驅車向南。原來,就在處理司機與店主打架斗毆的案件時,110值班室又接到了一起案件。下午3時許,在一個農家院,一對五六十歲的夫婦講述了剛才他們在家中被一對父子毆打的經過。

下午3時40分,大店派出所110值班室熱鬧起來:王寶琨的5名同事伏案處理手頭工作,司機與店主坐在一側的長椅上爭論著是非﹔涉嫌毆打村中夫婦的一對父子坐在另一側的長椅上,激動地向王寶琨解釋。王寶琨跨立當中,一邊安撫司機與店主,一邊抽空向那對父子確認案件細節。

下午5時,110值班室內重歸平靜。王寶琨略感輕鬆地說:“從早上8點到現在就發生了兩起警情,算是很輕鬆的一天了。”

大店鎮共有8萬余居民,前兩年月均接警170起左右,90%以上都是各類糾紛、求助案件。隨著大店派出所持續不斷地宣傳防詐騙知識、普及法律知識、加強巡邏,大店鎮治安環境持續向好,近一年來的接警數量下降到了130起左右,壓力依然不小。“最忙的一天,接警14起,東奔西走,水米未進。”王寶琨回憶。

下午6時許,夜幕降下。此時,警報聲再一次響起,王寶琨抄起警帽,又與同事沖進夜色中。(紀偉 紀曉蓉)

濰坊市公安局刑科所善用新技術,屢次辨“真凶”,啃下“硬骨頭”

這裡每年檢驗鑒定超萬起

1月7日9時許,室外寒風刺骨。記者來到濰坊市公安局刑事科學技術研究所採訪。不到十分鐘,幾名警察帶著物証前后腳推門進來,顧不上揉搓凍得發紅的手,將物証送到了該所食藥環快檢室。

這是一批來自臨朐縣涉嫌醉駕司機的血樣。物証一到,在該所48歲的警務技術二級主管王新杰指揮下,四名檢測人員分工有序,登記、檢驗、比對……一套流程很快就走了下來。

這邊物証檢測尚在進行中,不一會兒又來一批送檢的警察。這裡每年受理檢驗鑒定1萬余起,年均勘查現場300余起,利用科技破獲案件700余起。

濰坊市公安局刑科所民警加輔警50余名警力,是山東省區域性刑事科學技術中心,業務涵蓋交通事故尸體檢驗和酒精檢驗、電子數據檢驗、智能語音檢驗和食藥環快檢、毒品檢驗等檢驗鑒定項目。“刑事技術信息就是用証據說話,為辦案民警偵破案件提供最強力支撐。”刑科所所長竇書強說,敢於啃“硬骨頭”,敢於攻克疑難問題,也讓該所聲名遠揚。

“去年一年,我們團隊通過DNA檢測技術及指紋鑒別技術,幫助破獲了十起積案。”談起去年啃下的“硬骨頭”,榮獲全國先進工作者稱號的王新杰說,作為技術人員,他們不僅要在實驗室沉下心做實驗,也要隨時聽從安排出現場,不放過任何証據。

然而,面對物証條件差、難度大、多年久偵未破的疑難案件,要找到嫌犯的蛛絲馬跡是個難題,必須從科技上破題。為此,濰坊市公安局刑科所依托“王新杰工作室”不斷研發新技術,拓寬二代測序技術檢測范圍,利用全國DNA數據庫系統和全省男性家族排查系統,屢次辨“真凶”。這幾年,王新杰帶領團隊創新開發的ABO基因型檢測技術、SNP檢測、線粒體DNA檢驗、陳舊骨骼檢驗、動物種屬檢驗等多項新技術均為省內、國內首創。

“我們所的科研氛圍濃厚,作為一名新時代的人民警察,就要勇於挑擔子。”36歲的警務技術四級主管韓惠斌將王新杰當作自己追趕的榜樣。韓惠斌年紀不大,已冒出不少白發,在文檢領域也是一名佼佼者。文件檢驗是個“熟練活”,靠的多是技術人員日積月累的經驗。然而,隨著犯罪手段新技術的不斷“升級”,扎在文檢領域10年的韓惠斌發現單純靠經驗不行了。

在所裡支持下,韓惠斌有了新“武器”:“如果是經同一台激光打印機修改文件,憑借顯微鏡很難分辨。但這台反射變化成像系統可以分析碳粉微妙的變化,丁點的改動都無所遁形。”(張鵬 都鎮強)

煙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經偵大隊善學新知識掌握新技術

“干經偵,不懂民法不行”

“今天早上不到7點出的門,因為路上大雪,耽誤了一些時間,8點30才到的單位。”1月8日上午,記者見到孫軍岩時,他說自己今天“遲到”了。

孫軍岩是煙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經偵大隊三中隊副中隊長,從事經偵工作多年,7點半就到單位已經成為習慣。“前一天,我會把要約見的人,要處理的事,提前安排好。早到單位一小時,可以提前處理一些工作。下午5點半下班,一般要忙到6點半才走。”

“你先稍等,我先去做個報案人筆錄。”孫軍岩和幾名同事,對一起舉報借款合同詐騙案的報案人進行了細致的詢問。剛忙完,還顧不上喝口水,他們又馬不停蹄地對另一起騙保借款案進行了調查。

到中午近12點,孫軍岩才忙完一上午的工作。“對於我們經偵來說,科技就是生產力、戰斗力。我們大隊把‘智能’放在首位,打造了一流的情報技術室。”孫軍岩說,芝罘分局經偵大隊高效推進“信息化建設、數據化實戰”,積極創新警務機制,實施科技強警戰略,有力地實現了“傳統警務”向“數據警務”的華麗轉身。

2018年4月,經偵大隊從一條假幣線索入手,發揮公安多類資源庫作用,對海量數據分析研判,鎖定犯罪嫌疑人的行動軌跡,成功抓獲制售假幣幕后主要犯罪嫌疑人后,合成警力進行循環打擊,成功偵破特大偽造假幣案。經此一役,經偵大隊探索總結出了假幣類案件偵破模型,全國多地公安來芝罘學習。

2019年下半年,經偵大隊接到舉報稱煙台某整形美容公司有組織、領導傳銷犯罪的重大嫌疑。接到舉報后,孫岩軍和同事進行了深入的調查發現,該公司確實在採取加盟的方式吸收會員,並且形成一定的層級,以發展人數多少作為返利依據。

為了固定証據,認定犯罪,剛從抗疫一線撤下來,孫軍岩顧不上休整,連續加班作業,調取了關鍵后台數據文件。經山東省計算機司法鑒定所出具的《司法鑒定意見書》顯示:該傳銷組織共計18層,涉及傳銷會員1400余人,涉案金額五千萬余元。案件最終順利告破。

孫軍岩說,經濟類犯罪手段越來越高明,偵破難度越來越大,必須不斷地學習。“一切都要從頭學。會計啊,銀行啊,各種票據,你都得懂。2021年,《民法典》正式實施,我現在又開始看。干經偵,不懂民法,肯定是不行的。”孫軍岩說。

近年來,芝罘分局經偵大隊成功打掉非法集資、傳銷、地下錢庄、假幣、偽卡團伙100余個。2018年,芝罘分局經偵大隊被公安部授予集體一等功,這是芝罘公安首次由公安部授予集體一等功。(從春龍 王永文)

濟南市公安局泉城路派出所民警在海量視頻中尋找蛛絲馬跡

“天網捕手”電腦前一天蹲十小時是常事

“老朱,有個茅台酒盜竊案,嫌疑人應該是個慣犯。”1月8日8:38,濟南市公安局歷下區分局泉城路派出所“一室三隊”值班長國棟接到報案線索時,民警朱連全已經在隔壁值班室候命。

報警的是一家大型超市工作人員,據她介紹,嫌疑人凌晨作案,丟失的茅台酒價值數萬元。

朱連全立刻帶領現行隊展開調查。查詢監控、沿路追蹤……民警不放過絲毫線索。多年來,整個轄區的公共攝像頭在朱連全的腦海裡已然織成了一張網。它們有些來自路口抓拍,有些則可能是路邊商家、銀行或者酒店的監控。“通過這些監控可以看到犯罪嫌疑人的軌跡,一個個點連成線,就能找到嫌疑人最終去了哪裡,並實施抓捕。”作為現行隊隊長,他不是在看監控,就是在模擬嫌疑人的逃跑路線。

天寒地凍,他們歷時20多個小時,終將盜竊嫌疑人抓獲歸案。不待歇腳,他又投入到尋找收贓人員的偵查工作中。

“大家都很配合,這為我們的案件偵破提供了很大的便利。”但盡管這樣,碰到狡猾的犯罪分子,還是會給他們辦案帶來諸多麻煩。

45歲的朱連全自從15年前來到泉城路派出所工作,一直從事現行案件的偵破工作。

“作為濟南的黃金商圈,泉城路尤其是芙蓉街附近,人流量大,盜竊案件時有發生。”剛開始那幾年,他每天穿著便衣在大街上尋找可疑人員,一旦發現對方扒竊,上去就抓個現行。有一次,他遇到一個狡猾的小偷,對方反偵查能力極強,硬是帶著他兜兜轉轉跑了幾十公裡。

隨著信息化的建設,朱連全逐漸轉變為一個“天網捕手”,每天通過大量的監控視頻排查線索,進行案件偵破。對於他來說,一天在電腦前蹲10個小時是常事兒,幾乎沒有白天晚上、工作日雙休日的概念。

去年7月15日22點多,泉城路某商場一台價值12999元的電腦遭竊。“嫌疑人反偵查能力很強。我們追了他1000多公裡,最后在外地一家賓館將其抓獲。”讓朱連全意想不到的是,嫌疑人甚至沒有電話,一路上黑車的聯系方式都在他的腦子裡。

如今,盜竊案逐年下降,電信詐騙案數量增多。警方辦案的手段也在不斷更新,通過信息化、智能化方式強化管理手段,提升執法規范水平。對於朱連全來說,要做一名優秀的辦案民警,學習永不止步。(王健)

菏澤交警支隊開發區大隊民警

出警常常是一整天

1月8日,菏澤的氣溫有所回升,但寒風依然刺骨。早上8時許,距離上班還有半個小時,在菏澤交警支隊開發區大隊事故處理一中隊的案件審核室裡,不時傳來鍵盤的敲擊聲。記者敲門而進,迎面坐著的中隊長張彬正伏案工作。“我昨天從連雲港出差回到菏澤時已接近凌晨,為了將這兩天的工作找補回來,一早就來了。”張彬一邊注視著電腦屏幕上的法律文書,一邊和記者搭話。

8點40分左右,服務大廳內前來處理交通事故的當事人多了起來。此時,工作近一個小時的張彬才從桌案前移開,有了些許休息時間。細觀下,張彬的雙眼布滿血絲。

“兩個月前,我們偵破了一起交通肇事案。事發在凌晨,肇事者騎電動車將一環衛工撞致重傷,自以為電動車不易被追查到,遂駕車逃逸。”張彬說,由於案發時間為凌晨,未發現目擊証人,調取監控的視頻模糊,既看不清人物特征也看不清楚車輛特征。

“在交通事故處理領域,案發突然、偵破時間緊、現場証據少,以及事發地偏僻,沒有監控,這些都會增加案件偵破難度。”張彬說,為了應對這種情況,他們隻能擴大排查范圍,幾十公裡是常有的事。“我們要從海量的視頻中尋找線索,發現目標。”

“終於,辦案民警在一處比較清晰的監控中找到了肇事嫌疑車輛,並抓獲了嫌疑人。”張彬說,從案發到將肇事者抓捕歸案,隻用了24小時,背后是民警做的大量工作。

9時許,張彬的手機響了:327國道沙土鎮轄區發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轎車與電動車發生碰撞。接警后,張彬立即帶領民警驅車前往。到現場后,張彬先是對事故現場進行了仔細勘查,並一一記錄,隨后向兩名當事人詢問事發經過。“由於兩人對事故發生過程描述不一致,所以隻能調取周邊監控,對事故作進一步調查。”半個小時后,張彬等人在勘查完現場后才離開。

經過一個小時的車程,回到菏澤城區時已接近中午12點。行至廣州路時,張彬收到信息,附近一路口發生交通事故,張彬等人來不及休息又趕往下一個地點。

回到單位時,已接近下午1點,張彬將中午留下的飯菜簡單熱了一下,與跑了一上午的民警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這已經算不錯了,我們出警常常一出去就是一整天,午飯都來不及吃。”張彬說,事故處理民警在外人看來可能很神秘,實則是一次次往返於事故現場之間、無數次走訪,以及動輒十幾個小時坐在電腦前分析監控畫面等本職工作的疊加。“於有限的証據中抽絲剝繭,我們就要練就一雙明察秋毫的‘火眼金睛’。”張彬說。(趙念東 周天君 劉桂艷)

(責編:公雪、邢曼華)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