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識一位球友,他開啟了17年貪腐路

2019年11月26日15:08  來源:檢察日報
 
原標題:結識一位球友,他開啟了17年貪腐路

  麥衛斌在擔任海口市城建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海南港航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海南港航公司”)總經理期間,以權斂財,在17年時間裡,先后為27人謀取利益,共計收受陳某等人535萬人民幣、75萬元港幣、1.8萬美元、1萬澳大利亞元、6萬元購物卡。

  此案經海南省海口市檢察院審查並向法院提起公訴。不久前,經海口市法院審理,以受賄罪判處麥衛斌有期徒刑八年,並處罰金人民幣90萬元。麥衛斌表示服判,不上訴。

  球友變成合伙人

  早在2000年6月上旬,時任海口市城建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的麥衛斌,便經常出入高爾夫球場,慢慢地,他結識了在海口做工程的老板陳某,進而成為了球友。

  一天,陳某邀請麥衛斌來到海口一家咖啡廳喝茶。席間,陳某開門見山地說:“麥書記,我聽說海口椰海大道C標段等項目工程開始招投標,看能不能給我做?”“是有這個項目工程,可以考慮你,不過……”麥衛斌欲言又止。“這個請麥書記放心,您若能關照我,我一定會報答的。”陳某馬上會意地說。

  幾天后,麥衛斌為讓陳某能順利承攬到椰海大道C標段等項目工程,便找來具體負責工程招投標工作的下屬,讓下屬勸說有意參與項目工程的其他公司放棄競標。結果,陳某的公司一舉中標,順利拿下了這個項目工程。然而,由於陳某掌控的是家小工程公司,缺乏大型工程機械,難以展開施工,加之他對這樣的工程不熟悉怕出問題。后來,他靈機一動,將工程轉讓給其他公司,自己從中獲利人民幣360萬元。欣喜之余,陳某決定重謝麥衛斌。

  一天,陳某將人民幣63萬元現金,5萬元購物卡裝了一個袋子,在約好與麥衛斌見面的地方,將袋子送給了麥衛斌。麥衛斌回到家裡打開袋子一看,禁不住心中竊喜,只是為陳某承攬了一個工程,就輕而易舉地得到了這麼多錢財,這相當於自己辛苦十幾年的工資啊。此等好事,往后隻要有機會絕不能放過,麥衛斌將這筆巨款放入隱蔽處。

  陳某送給麥衛斌第一筆巨款后,反復思忖,往后還要背靠這棵大樹承攬工程發大財,必須再給麥書記一個驚喜。不過,為防止麥書記起疑心,他要找合適的機會再送。恰巧,一次陳某與麥衛斌打球時,無意中聽說麥衛斌的兒子要出國,於是他趁這個機會,向麥衛斌說出了要再拿人民幣200萬元供麥的兒子出國花銷。“這個風險太大,你的心意我領了,但拿這麼多錢不方便,這錢你先替我保管,用時再說。”麥衛斌與陳某竊竊私語了一番。

  不過,麥衛斌在接受審查時,主動交代了陳某送給自己的200萬元。案發后,辦案人員找到陳某,陳某對事情的來龍去脈進行了交代,並將代麥衛斌保管的200萬元贓款上繳。

  貪斂錢財成了惡習

  從行賄者的自白中,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從麥衛斌當上海南港航公司總經理的那天起,一些個體商人、工程老板便把貪婪的目光緊緊地盯住了他。

  經審理查明,麥衛斌除了收受陳某的“好處費”外,還在其他工程承攬、工程款撥付、公司干部提拔、職務晉升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大收好處。2000年至2017年間,麥衛斌憑借職權還收受其他26人好處費330余萬元人民幣,75萬元港幣、1.8萬美元、1萬澳大利亞元,6萬元購物卡。

  幾年來,麥衛斌貪斂錢財的惡習從未停止過。他不但收受工程老板們賄款、收受公司干部職工的禮金,還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違規發放、領取津貼補貼。麥衛斌一直懷著僥幸心理,在受賄斂財的泥坑中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2017年12月中旬的一天,麥衛斌偶爾聽到海口市紀委找海口市城建集團公司后任原總經理胡某談話的傳聞,這一情況引起了麥衛斌的高度警覺。假如這個傳聞是真的,難道是胡某出事了,還是別人出事紀委找他調查取証?總之,被紀委找去談話總不是什麼好事。聯想到自己曾在海口城建集團公司任黨委書記、董事長時的一些所作所為,當時的下屬胡某也有所耳聞。想到這裡,麥衛斌有些不寒而栗,一連幾天坐立不安。

  擔心敗露退贓款

  原來,胡某被海口市紀委找去談話的傳聞並非空穴來風。又過了幾天,麥衛斌得到了確切的消息,胡某被市紀委找去,根本不是什麼談話,而是一去不返,由此推斷肯定是胡某出事了,被立案調查了。

  他越想越后怕,怕胡某口風不嚴,出賣自己﹔怕自己一旦東窗事發毀了前程﹔怕牽連家人,更怕遭受牢獄之災。他的精神壓力越來越大,過上了提心吊膽的日子。“該收手了,不然早晚會步胡某的后塵。”一番自我規勸之后,麥衛斌痛下決心,向部分行賄人退出收受的錢款,先“洗清”自己。

  那陣子,麥衛斌先后找到給自己送錢且沒什麼深交的工程老板退錢,並反復叮囑:“退給你們這些我原本就不該收的錢,切記做人要講良心,要厚道﹔無論今后什麼人調查,嘴要嚴實點,萬不可害人。”

  緊接著,麥衛斌又找到了公司一些給自己送錢的人:“都怪我當初一念之差,收了你們的錢,現在退回給你們﹔念在我們長期共事的分上,這事就爛到肚裡,不要說出去。”就這樣,麥衛斌一連幾天主動將賄賂款人民幣343萬余元退還給部分行賄人。

  在麥衛斌看來,退出部分贓款,以防日后一旦事發,有說辭,有退路,他似乎卸下了沉重的思想包袱。就在他退出部分贓款不久,海口市紀委官媒發布信息,胡某因違紀違法被立案調查。這一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使得麥衛斌半天緩不過神來。他思前想后,痛苦地作出決定,與其坐等被查,不如爭取主動,或許即使被查,還可能得個認錯態度好,能從輕發落。2018年4月初的一天,也就是在海口市監察機關對麥衛斌正式立案調查前,他便主動來到海口市監察機關投案。其間,麥衛斌主動向監察機關交代了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不當利益並收受他人賄賂款的事實。2018年4月中旬,麥衛斌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7月下旬,麥衛斌被“雙開”。

  以權謀利斷送自己

  已到知天命之年的麥衛斌,是土生土長的海南瓊海人,具有大學文化的他先后擔任海口城建集團董事長、海南港航公司總經理等領導職務。然而,他得意忘形,以權斂財,最終斷送了自己。

  2018年9月13日,麥衛斌涉嫌受賄一案在海口市中級法院開庭。海口市檢察院指控,麥衛斌利用職務之便,收受他人賄賂款535萬元人民幣、75萬元港幣、1.8萬美元、1萬澳大利亞元、6萬元購物卡等共計600余萬元。法院經審理查明,麥衛斌身為國家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多次收受多人賄賂,數額特別巨大,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已構成受賄罪。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成立。在該案審理期間,麥衛斌的妻子岑某代麥衛斌向該院退繳贓款人民幣5.5萬元,繳納罰金、履行保証金人民幣60萬元,並主動承諾將其名下被監察機關凍結的人民幣270多萬元替麥衛斌退贓。

  庭審中,麥衛斌的辯護人提出陳某代為保管的人民幣200萬元不應認定為受賄,麥衛斌構成自首等辯護意見。庭審法官當即駁回辯護人第一項意見,認為陳某提出送麥衛斌人民幣200萬元,麥衛斌是怕有風險讓陳某代為保管,實際上麥衛斌對這200萬元有了實際控制權。因此,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不成立。麥衛斌構成自首的辯護意見成立,該院予以釆納。麥衛斌對公訴人指控的罪名及犯罪事實沒有異議,表示認罪、悔罪。

  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麥衛斌在監察機關對其正式立案調查前,便主動向監察機關交代其利用職務之便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取他人賄賂款物的事實,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構成自首。麥衛斌在案發前,主動將賄賂款人民幣343萬余元退還給部分行賄人,后相關行賄人已將賄賂款上繳至法定暫扣款賬戶。至此,麥衛斌收受的賄賂款已可以全部追繳,依法對其予以減輕處罰。

  最后陳述階段,麥衛斌稱自己深刻地認識到所犯的罪行不但給國家和社會造成負面影響,而且給公司、同事及家人造成了巨大的傷害,辜負了組織上多年對自己的教育和培養。他痛心疾首、悔恨萬分,深刻悔悟。他也希望法庭對他從輕處罰,給他機會重新回到社會,再為社會作貢獻,也能為自己的老母親養老送終。(江舟)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