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各地“喜新不厭舊”,傳統產業也能成為新“風口”!

2019年11月19日09:38  來源:大眾日報客戶端
 
原標題:望岳談|山東各地“喜新不厭舊”,傳統產業也能成為新“風口”!

高質量發展的基礎在於高素質產業。今年以來,山東各地新技術、新業態、新項目,層出不窮、設亮點頻頻,前三季度新興產業培育壯大項目完成投資239.7億元。然而,各地在喜新、求新、追新過程中,並沒有簡單“厭舊”,而是以舊為基礎,加快“舊貌換新顏”,有的傳統產業還成了新“風口”。

日前,山東幾家淡出視線的傳統產業,又火了起來。

2017年7月9日凌晨,伴隨濟鋼煉鐵廠3號1750立方米高爐出完最后一爐鐵水,濟鋼在濟南的鋼鐵產線全線停產,成為我國首家全面關停鋼鐵主業的千萬噸級城市鋼企。如今的濟鋼,多式聯運、物流、出租等全面開花﹔新建的環保新材料產業園和“四新”產業園納入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項目庫﹔濟鋼“創智谷”獲評山東省級創業孵化基地﹔老廠區的工業遺跡計劃打造成主題公園……

淄博市淄川區因煤而興、因瓷而生,1954年淄博瓷廠的建立更是讓淄博陶瓷品牌風靡一時,但隨著市場經濟不斷深化,這家國有企業體制弊端逐漸顯露,經營不善導致機器停止運轉。閑置的舊廠房有25萬多平米,深挖工業遺存背后的文化內涵,淄川區通過“修舊如舊”,成立1954陶瓷文化創意園,以文化、旅游融合發展的方式,推動企業由制造業向現代服務業轉型。

……

由於多種原因,山東形成了資源型、重化型產業結構,曾有“兩個70%”的說法,即山東傳統產業佔整個產業的70%,重化工業佔整個產業的70%。產業層次低、質量效益差、污染排放重,一直是山東心頭之痛”。對於落后產能,山東態度十分堅決,那就是以壯士斷腕的決心,該淘汰的就要淘汰,該關停的堅決關停。

但是,落后產能與傳統產業不能劃等號。世界上沒有落后的產業,隻有落后的技術﹔沒有落后的行業,隻有落后的產品﹔沒有落后的領域,隻有落后的思路。去產能也好,去庫存也罷,淘汰的是落后過剩產能,不是淘汰傳統產業。傳統產業不僅不等於落后產業,傳統產業可能是未來經濟發展的最大“風口”。

尤其對山東,傳統產業在過去成全了山東,也必然是山東新發展的基礎。推動新舊動能轉換,不是要拋棄這一傳統優勢,而是要使這一傳統優勢與時俱進,通過技術改造、更新,實現傳統產業的轉型升級,促進傳統制造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協調發展,使夕陽產業變為朝陽產業。

應當看到,得益於傳統產業的發展,山東形成了獨特的產業優勢。目前,山東工業門類齊全、體系完整,第二產業增加值佔到全國的9.8%,實體經濟實力雄厚。無論從對資本、技術、人才、市場的承載力、吸納力上,還是從容量空間上看,這都構成山東招商引資、招才引智的巨大優勢。

2018年1月3日,國務院國函(2018)1號文正式批復《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2月22日,中共山東省委和省政府召開山東省全面展開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動員大會。省委書記劉家義在大會上表示,將著力在做優做強做大“十強”產業上實現新突破。“十強”產業中,既有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能源新材料、智慧海洋、醫養健康等五個新興產業,更涵蓋了綠色化工、現代高效農業、文化創意、精品旅游、現代金融等五個產業傳統改造升級形成的產業。

就是要推動傳統產業提層次、強實力。這需要拿出更大氣魄、動用更多資源,加快原有傳統產業改造升級,統籌推進鋼鐵、石化等產業優化結構,向高端化、集群化、基地化、綠色化發展。

還應看到,傳統產業升級必然帶來山東發展升級。上世紀90年代,山東造紙企業超過千家,產業發展“臟、亂、散”,不僅效益差,而且嚴重污染了環境。對此,山東率先採取嚴於國家標准數倍的造紙工業水污染物排放標准,走上以環境標准倒逼高污染、高排放行業轉型發展之路。環保倒逼非但沒有“整垮”造紙行業,反而催生了一批創新能力、污染排放水平都達到世界一流的造紙龍頭企業。

事實証明,隻要用新技術加快改造升級,傳統產業也能釋放出強大新動能。山東僅化工產業現有產能就超過2億噸,佔全國的28%,隨著向高端化轉型,每年將創造出數萬億經濟效益。對創業投資者來說,山東制造向山東創造嬗變,意味著財富的充分涌流﹔產業變革的“大洗牌”,孕育著觸手可及的“大商機”。

“喜新不厭舊”,傳統產業也能成為新“風口”,請看山東各地有哪些大招。

濟南

11月3日,山東省委常委、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在第三屆中國企業改革發展論壇上表示,濟南緊緊咬住新舊動能轉換不放鬆,堅決關停散亂污企業1600余家,鋼鐵產能達1200萬噸的濟鋼生產線,目前無鋼的濟鋼已實現華麗轉身、鳳凰涅磐。傳統產業煥發生機,輕騎、小鴨、康巴斯等一批傳統產業實現蝶變重生。濟南輕騎1-9月份實現利潤增長360%。

青島

青島打破傳統路徑依賴,以完善產業鏈、提升價值鏈為方向,以新技術、新業態、新模式提升商貿服務、食品飲料、紡織服裝、機械設備、橡膠化工、現代農業等傳統產業,發展融合經濟、平台經濟、綠色經濟、品牌經濟,加快存量變革,推動傳統支柱產業“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以食品飲料行業為例,食品飲料是青島工業的重要門類,誕生了一批老字號企業。在新舊動能轉換進程中,這些老字號當仁不讓,走在前列。青島啤酒專注創新,引領行業轉型升級,2018年11月,一路過關斬將,奪得“世界啤酒錦標賽”金獎和“歐洲啤酒之星”大獎。同年,“嶗山”礦泉水以品牌價值228.95億元一舉躍進中國500最具價值品牌榜單前200強。有著68年歷史的青食在山東省內市場優勢明顯,穩居鈣奶餅干行業產銷第一。借助海洋資源及研發優勢,一批企業深耕海洋食品。明月海藻以岩藻多糖為代表系列特醫食品及功能性食品、海智源系列食品添加劑投產﹔聚大洋、鑫海豐、益和興等企業海產品、水產品精深加工能力不斷增強。

淄博

淄博,一座工業發展逾百年的老工業城市,曾經的工業榮光,是這座城市特有的驕傲與自豪。不過,伴隨著資源的枯竭和轉型壓力的加大,淄博面對的挑戰與日俱增。

曾經的傳統產業如何定位?淄博市委書記江敦濤說,我們必須歷史地看待傳統產業和企業,絕不能用今天的標准“一棍子打死”。同時,我們也要辯証地看到,傳統產業雖然現在步履艱難、甚至被一些人看作包袱,但在長期的發展過程中,在不同的階段,它們為國家和我們這個城市作出過巨大貢獻,對此我們絕不能忘記和抹殺。傳統產業並不可怕,也絕不是包袱,隻要理念思路一變,堅持用現代理念和技術嫁接改造,這些資源就會成為淄博發展的寶貴財富。

齊盛新材料的前身是淄博市張店區一家傳統建陶企業。2012年9月,公司把目光投向遠紅外發熱瓷磚,聯合新西蘭福潤仕(中國)企業集團,聘請中外專家組成聯合研發團隊,歷時兩年研發出全球首片遠紅外芯片瓷磚,獲得多項國際專利認証。東岳集團、金誠石化集團最初都是以基礎化工為主。近年來,東岳集團堅持向科技創新要生產力和競爭力,繼東岳氯鹼離子膜一舉打破國外技術壟斷后,投資20億元的氫能研發中心和氫能膜材料項目全面啟動,拿到了全球僅有的兩張燃料電池汽車“通行証”,聚力打造“中國膜谷”。金誠石化投資97億元的160萬噸/年MZRCC項目,實現了由“油頭”向“化尾”的轉變,將帶動形成以丙烯為主導的千億元級特色產業集群。

東營

東營是一座因油而生、因油而建、因油而興的新型工業化城市。伴隨勝利油田的勘探開發,東營從一片荒蕪的鹽鹼灘一路發展成為全國舉足輕重、在國際上具有較高知名度的石油石化之城。

當前,我國石油化工產業正處於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實現高質量發展的關鍵時期,東營也面臨同樣的挑戰。高端化工是山東省確定的“十強”產業,也是東營這座石油城市的特色優勢產業。

東營市著力優化石化產業布局,採取“1+N”模式統籌石化產業布局,其中“1”,即高端臨港石化產業基地,打造市域北部沿海石化產業隆起帶﹔“N”,即臨港石化產業基地外,符合相應條件的若干重點化工企業園區。

目前,東營市新建化工企業全部在各專業化工園區布局,其中在高端臨港石化產業基地,建成投產化工企業26家、石油煉化企業4家,一次加工能力達到1580萬噸,連續5年被列入“中國化工園區20強”。全市280家危化生產企業已有242家集中到了產業園區。

濟寧

濟寧作為典型的煤炭資源型城市,加快新舊動能轉換更為迫切、更為緊要。

濟寧市政府與山能集團、兗礦集團建立戰略合作關系,建設兗礦新舊動能轉換示范區、山能新舊動能轉換示范區,在做精煤炭主業、做強非煤產業上率先突破。今年前8個月,全市煤炭企業非煤收入1430億元、同比增長12.5%,佔全行業營業收入的71%。

在濟寧,產業轉型不僅體現在重工業領域。

創始於1982年的山東太陽能控股集團是濟寧市老牌造紙企業,於2012年調整產業結構,發展生物質新材料,形成造紙產品40%、生物質新材料30%、快消品30%的格局,一躍成為中國造紙行業的領軍企業,躋身全球制漿造紙行業40強。

……

在山東,傳統產業搭上新技術快車,實現華麗轉身的案例,比比皆是。當前, “騰籠換鳥、鳳凰涅槃”是山東一項重要使命,而在當前新舊動能轉換大潮下,山東以“組合拳”全力助推傳統產業轉型升級,激蕩起傳統產業提質增效的磅礡力量。(禹亞寧 孫秀嶺)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