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蹲點採訪,聚焦山東綠色之變

2019年11月18日09:32  來源:大眾日報客戶端
 
原標題:大眾日報青年記者蹲點採訪,聚焦山東綠色之變

編者按

綠色發展是構建高質量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必然要求。當前,山東各行各業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新路子,努力做好綠色發展這篇大文章。在京台高速山東段改擴建施工現場,揚塵少了,施工人員臉上變干淨了;在泰安九女峰下,全域旅游帶火了小山村,外出打工的村民回鄉創業了;在巨野,採煤沉陷地經過治理變成省級濕地公園,每年數十萬隻鳥類在此繁衍生息……本報青年記者蹲點採訪,聚焦山東綠色之變的故事,敬請關注。

一村一品,春風拂綠九女峰

全域旅游——

位於泰山西麓的九女峰片區,佔地50平方公裡,涵蓋19個小山村。曾經,這裡的貧困人口達到129戶257人,用村民的話說,是個“春風吹不到的地方”。如今,九女峰所有貧困村、貧困戶不僅全部實現脫貧增收,貧困村的集體收入均已達到10萬元以上。9月末,記者驅車來到九女峰片區,放眼望去,滿山披翠,山路連綿。

九女峰片區的華麗轉身要從一條生態旅游路說起。

去年,全長5公裡的柏油路徹底貫通九女峰,串起了19個小山村,偏僻的小山村變成了一個個熱門旅游村。記者行駛在路上,周圍是山間旖旎的風光,山路雖蜿蜒,卻平坦通暢。泰安市岱岳區文化和旅游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修好了路,不僅環境提升了,來旅游的人多了,來投資的人也多了。

位於九女峰西部的裡峪村是最早發展旅游業的。“我們村從2013年就開始發展旅游業了。”村委會成員趙震說,裡峪村現有游客接待中心、3000米的觀光游步道、農家樂、民宿、游樂場、拓展基地等各種旅游配套設施,不僅能觀賞自然風光,還能體驗民俗文化,推動了全域旅游發展。

在裡峪村的帶動下,周邊的村子紛紛踏上了發展旅游業的道路。北張村以前是省級貧困村,現在成了有名的網紅打卡地。77歲的村民王開印說,村裡去年開始搞牆繪、酒吧和民宿,他家閑置的小東屋就變成了一間小民宿,他和老伴一下子從村民變成了民宿老板。

不僅是裡峪村和北張村,九女峰的旅游資源逐漸被挖掘出來,打造了一批靚麗的鄉村名片,形成了一村一品牌、村村有特點的旅游格局。“春天裡峪”“花田北張”“氧心八樓”“清秀東西門”等,每進入一個村子,都是不同的景致。“現在的九女峰,就是世外桃源”,有游客評價。

“我家這個小院啊,一到周末就忙壞了。”52歲的康俊文是一家農家樂的老板,2014年,裡峪村第二批農家樂興建,康俊文決定不在泰安市裡打工了,回來辦起自己的“康怡小院”。

記者遇見他時,他正坐在路邊的核桃樹下,扎著紅圍裙,摘著自家小菜園裡種的無公害韭菜。核桃樹下擺著兩張小飯桌,有時候屋裡坐滿了,客人也喜歡坐到樹下。康俊文說,小院平均一天能接待一桌客人,年收入近十萬元。在裡峪村,像這樣的“裡峪人家”有16家,春有花,夏乘涼,秋有果,一年至少5個月的旺季,游客絡繹不絕,生意很紅火。

去年以來,裡峪村旅游總收入達700萬元,村集體實現收入50萬元,先后榮獲全國鄉村旅游模范村、全國綠化千佳村等榮譽稱號。如今,因為看好原生態,樂惠農業在朱家窪村辦起集採摘和娛樂為一體的“豬豬農場”,魯商集團進駐東西門村打造高端民宿“故鄉的雲”……

在泰安市岱岳區,有50個黨建聯盟描繪著鄉村振興的新藍圖,“春天裡峪”就是其中一個。

趙震告訴記者,“春天裡峪”黨建聯盟包含了裡峪村、朱家窪村、豐山村、北張村、大王村、朱家庄村6個村,按照“黨建引領、統籌規劃、整合資源”原則,這幾個地域相鄰、產業相輔、優勢互補的村,串聯成一個整體的發展集群,合力推進區域內村庄組織聯建、產業聯姻、人才聯動、文化聯培、生態聯育。

在黨建聯盟的引領下,九女峰開展了一系列改變村容村貌的綠色行動。“我們村現在24小時供水,所有的廁所都改造成水沖的啦!”豐山村黨支部書記陳文華說。修路、改廁、房屋翻新、河道治理……九女峰片區的生態環境建設在各個村庄開展了起來。據了解,裡峪村還建設了泰安市惟一一家集垃圾分類宣傳、廚余垃圾生態處理和再生資源回收利用為一體的垃圾生態處理中心,實現了垃圾的生態處理、有機循環。

理念轉變,臉上沒了三個圈

綠色施工——

“呵!到處水汽繚繞!”近日,在山東高速集團京台高速擴建項目四標段場站,記者一下車一股水霧扑面而來。從站場外的遠處看,場站建筑的黛瓦、馬頭牆依稀可見,好像古徽州的一個小鄉村。

“現在的工地比以前可好了太多,2007年我在其他地方修高速,砂石露天擺放,風一吹就塵土漫天。”該項目四標段工作人員梅躍雷感嘆。提起以前的施工現場,該項目山東高速路橋集團三標段負責人,已經建了23年高速公路的張波打趣說:“以前修路我們都戴著面罩,摘下來被太陽照得臉上正好有三個圈,跟熊貓似的。”

給張波臉上留下三個圈的揚塵,是空氣中可吸入顆粒物的主要來源之一。近年來,山東堅決打贏藍天保衛戰。山東高速公路建設全面向綠色發展理念轉變。

在該項目四標段,水泥馬路在場區內交錯縱橫。“我們站場在治理施工揚塵方面下了大力氣,路面達到了全硬化標准,站場安放了專業的污染物檢測設備,4米一個防塵噴頭。”梅躍雷介紹,“我們還建立了防塵責任制度,安排專人負責防塵。”

治塵理念的轉變,讓曾經露天擺放的砂石材料沒了蹤跡。四標段總工程師邵志介紹:“我們建了4個專門的料倉,每個料倉庫容12000噸,所有材料分類分倉擺放。”之后的採訪中,記者在京台高速擴建項目其他工地也都見到了同樣的料倉。打開料倉大門,十余米高的鋼結構梁上一字排列了7個噴頭,自上而下噴洒。邵志笑著說:“我們這個料倉噴起水來像水帘洞一樣。”

砂石材料在場區內有了“容身之所”,不再“亂舞飛揚”,但開採砂石等也會對環境造成破壞。既要“土山”“沙山”,也要綠水青山。近年來,高速公路建設越來越重視對自然資源的保護。“我們與當地政府合作,用當地人工湖挖掘出來的砂石來建高速公路。”該項目山東高速路橋集團三標段項目副經理周高軍介紹:“我們的施工便道是用城市的建筑垃圾修的,用完之后再給別的地方用,這樣就能節約資源。”

徒駭河國家濕地公園是周高軍所在標段的必經之地,如何減少對濕地的影響成了周高軍團隊要解決的重要問題。

周高軍說:“我們在徒駭河大橋底下建了5個污水儲蓄池,防止污水流到河裡。”每個污水儲蓄池長35米,寬25米,深3米。橋上的雨污、施工車輛油污經過導水管匯集到池子實施水、污分離。池裡的垃圾會定期清理,確保不會淤堵。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打造生態高速公路還要掌握變廢為寶這門“藝術”。在該項目三標段,記者見到了一個長37米,高20米的“大家伙”。“這是我們的廠拌冷再生技術設備,它能夠將舊路上的廢棄瀝青加工再利用。”三標段副總工宋鵬說,這台設備通過篩分,可以留存住廢棄瀝青中的石子,隨后加上水泥等可以做成瀝青再生混合材料,來做新公路結構層中的柔性基層。

京台高速改擴建工程投資方、山東高速集團科技創新發展部部長王川介紹:“京台高速改擴建項目提出了瀝青路面回收材料再生利用、既有板梁橋利用、圬工再生作為路基換填處理材料等技術措施,為建設綠色品質工程提供技術保障。”

路要通起來,山也要綠起來。現在,高速公路工地上已經沒有人臉上會有三個圈,未來的高速公路建設將實現與資源環境相匹配、與生產生活生態相協調,做到與自然和諧發展。

點綠成金,化解融資“老大難”

綠色信貸——

濟青高鐵、濟南軌道交通、京滬高速山東段改擴建……國家開發銀行山東分行綠色信貸項目成績亮眼。9月28日,濟南地鐵3號線提前15個月正式通車試運行,是國家開發銀行山東分行發放的綠色信貸為其加足了馬力。

“無論是在大型綠色基礎設施信貸支持上,還是在綠色信貸模式創新上,國開行一直都走在前列。”國開行山東分行相關負責人說。上半年,國開行山東分行綠色信貸貸款余額約500億元,今年以來發放綠色信貸項目貸款約60億元。

“公司能走到今天,中國農業銀行棗庄分行的綠色信貸讓我們扛過了資金籌措這個‘老大難’。”9月末,看著遠處的發電廠房,山東豐源生物質發電股份公司副總經理龍慎偉感慨道。此刻,坐落於棗庄市嶧城區的山東豐源生物質發電股份公司正將秸稈等農林三廢蛻變成“綠色能源”,輸送到千家萬戶。

“中廣核棗庄山亭300兆瓦風電場工程、華電棗庄新能源發電有限公司光伏發電工程建設、豐源生物質發電項目……目前已有27家企業得到了我行綠色信貸的支持!”農行棗庄分行公司業務部副總經理呂傳濤像數自己的獎章一樣數著這些項目。

記者在山東豐源生物質發電股份公司採訪時看到,清晨,百余輛紅色大卡車從工廠門口排到了206國道,車上裝滿了發電所需的農林三廢。55畝的場地上秸稈堆成了小山,鋸末、刨花、中草藥渣、玉米稈、小麥稈……一輛輛鏟車將它們分批放到傳輸帶,直送發電廠。

目前,豐源生物質發電項目兩套機組一年實現銷售收入近3億元。龍慎偉表示,農行棗庄分行給予的綠色信貸給公司帶來了生氣。這是因為,農行棗庄分行給生物質發電的貸款利率在4.89%浮動,比其他非綠色信貸項目優惠了76個基點。

“像豐源生物質發電等綠色信貸客戶准入門檻和准入審批都適度放寬,綠色信貸客戶一般不到一周就能拿到貸款,而傳統高污染、高能耗企業相對較慢。”呂傳濤說。

“銀行特別是國有銀行,放款的產業必須得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向山東豐源生物質發電股份公司等綠色環保企業發放貸款,也是我們農業銀行積極配合山東省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舉措之一。”中國農業銀行棗庄分行行長張清民告訴記者。截至9月22日,中國農業銀行棗庄分行綠色信貸業務貸款余額已達19.3億元,較年初增加6.66億元,佔同期一般法人貸款19.7%,較年初提升5個百分點。

在我省綠色信貸呈現“加速度”的進程中,浦發銀行濟南分行開發的綠色國際轉貸產品,走出了一條與國際組織合作推廣綠色信貸的新路子。“綠色轉貸一般為中長期貸款,期限較一般貸款明顯拉長,至少在10年以上。”浦發銀行濟南分行投資銀行部產品經理蓋瀚介紹道,“綠色轉貸模式的資金成本來源於國際金融機構,因此這個資金成本的價格相較於銀行自有資金的價格要低”。

記者了解到,綠色轉貸模式可以利用國際金融機構提供的成本相對較低、融資期限較長的資金,為我國關乎國計民生、環境保護、技術提升等項目提供融資支持,減少銀行風險資產佔用,並在雙方業務合作的同時獲得外國技術轉移。“與法國開發署(AFD)合作為能效項目融資6.42億元、與國際金融公司(IFC)合作為能效項目融資1.8億元、與北歐投資銀行合作的外國政府轉貸款業務1900萬元等,這些都是近來浦發銀行濟南分行‘綠色轉貸’的典型案例。”浦發銀行濟南分行投資銀行部副總經理時玉潔如數家珍。

煤炭“黑變白”礦區成濕地

綠色能源——

在兗煤藍天清潔能源有限公司的產品展廳內,一枚枚拇指長度的橢圓形煤整齊擺放在展示托盤上,旁邊是幾台大小不一的爐具。“這就是我們藍天工程的主要成果之一——潔淨型煤和解耦環保爐具。”工作人員介紹。

“現在集中燃煤的污染狀況已經得到改善,真正的硬骨頭是散煤。煤改氣、煤改電或其他技術,面對分散廣、數量多的散煤用戶尤其是農村用戶,往往投入巨大但收效甚微。”兗煤藍天清潔能源有限公司總經理孟磊對煤炭有著強烈的感情。藍天公司是兗礦集團一號工程——“藍天工程”產業化的實施者,其獨有技術能將普通煙煤轉化為潔淨煤,讓煤炭也能變成清潔能源。

兗礦集團與高端科技研發團隊合作,圍繞著煤與爐具,突破了七項關鍵技術。“潔淨型煤+環保爐具”的組合具有易點燃、上火快、無異味等特點。相比散煤燃燒,通過煤爐匹配,能達到煙塵減排90%、二氧化硫減排60%、氮氧化物減排40%、一氧化碳減排70%以上,達到國家工業排放標准。

經示范應用,“潔淨型煤+環保爐具”的使用成本分別是煤改氣、煤改電的二分之一、三分之一,而且戶均取暖設施投資減少三分之二,取暖熱效率則提高了30%。以鄒城市為例,用戶室內溫度比往年平均提高了3度左右。

藍天公司將由林木化石演變而來的煤炭“由黑變白”,重返綠色清潔之路。同樣,新巨龍公司也讓因採礦出現的大面積塌陷地“返璞歸真”,化為林木,重繪綠色生態畫卷。

7500畝滿目滴翠、錯落有致的經濟林泛起層層碧浪,大片的蒲草、蘆葦在2000畝的濕地中“野蠻”生長;另外2000畝的湖泊中野鴨成群,水鳥結隊盤旋在上空。

沒人能想象這裡曾是巨野縣新巨龍公司的一個遍布矸石堆、雜草叢生的採煤沉陷區,這家山東能源新礦集團投資開發建設的特大型煤礦通過不斷地治理與保護,讓一道大地上的“傷疤”變身為鑲嵌在礦區中的“明珠”。

“現有經濟林7500畝、共300萬株,主要有碧桃、海棠、五角楓等56個品種,上半年銷售苗木200多萬元,實現了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雙贏。”隸屬於新巨龍、負責礦區治理的龍美公司經理曹軍說。

一路向南,記者來到位於園區中部的省級濕地公園,這裡逐步建成了從水藻、蘆葦苗到蘆葦蕩,從小魚、小蝦到幾十種生物繁衍的生態濕地公園。目前,濕地每年可吸引天鵝、灰鶴、白鷺、灰鷺等幾十個品種、數十萬隻鳥類在此繁衍生息,極大改善了生態環境。

園區的最南端是生態高效農業示范區,兩棟面積達1萬平方米的智能溫室給人以置身熱帶雨林之感。蓮霧、木瓜、火龍果等數十種熱帶水果在這裡“喧賓奪主”。智能溫室負責培育引進的新品種,位於溫室右側的32棟日光大棚負責規模化栽種。

“來,吃點水果!剛剛摘的!”一位工作人員端著切好的紅心火龍果和香蕉。“放心吃,整個農業園都不打農藥、不上化肥,優先供應職工餐廳,還會定期給礦上的工人們送時令果蔬呢!”曹軍笑著說。

截至目前,新巨龍治理塌陷地18000畝,相當於2個杭州西湖的水面面積。

培育好土壤結出好果子

綠色農業——

在蓬萊市南王街道北王村的一處葡萄園裡,一排排葡萄架規整地排布著,種植戶王德祥和老伴正小心排放剛剪下的一串葡萄。他告訴記者:“我們的葡萄能賣到5元一斤,比其他葡萄的收購價高個五毛錢左右。”

同村的鄭立志也種植葡萄,他說:“今年蓬萊雨水少,能長出這樣的葡萄很不容易。”他告訴記者,自己種的葡萄不愁賣,“每天一早就有大卡車開過來,師傅們把裝箱的葡萄運到北京、青島、沈陽等地的精品超市。”像這樣的葡萄運輸會持續40天左右,每天1000多箱,一箱足有20斤。

過去,為提高產量,農民過分依賴化肥、農藥,導致出現農產品質量安全問題,土壤板結酸化。而如今農戶一改愁容,這與金正大集團“親土種植”理念的應用推廣密不可分。

“親土種植”是指採取對土壤“親和、友好”的方式來開展種植作業,以作物優產豐收和土壤生機活力為雙目標,突出農業的可持續發展、種植效益的提升以及土壤、水、空氣生態系統的永續平衡。

綠色高效的種植方式給種植戶帶來更好的收益。在離北王村不遠的劉家溝鎮安香店村,記者見到了正在園裡給蘋果黏“防磨墊”的唐學清,一個個飽滿的蘋果像一盞盞紅燈籠挂在枝頭。

幾年前由於過度使用化肥導致園裡土壤酸化,果子上色不好、產量低、個頭小、賣不了高價錢……抱著試試看的想法,她買來了親土1號。“以前一棵樹起碼用7、8斤化肥,現在用不到1斤!”唐學清說,“今年很多蘋果得了苦痘病,蘋果上有小黑點,我們種的完全沒病。”

“苦痘病是土壤酸性太強導致鈣不易吸收引起的,親土1號可以中和酸性土壤,讓鈣更易被果樹吸收。”富朗(山東)農業服務有限公司煙台分公司經理孫忠貴解釋道,親土種植採用酸鹼中和技術,能達到遇酸調酸、遇鹼調鹼的效果,平衡土壤酸鹼度,提高作物抗逆性,起到護根促生的作用。

在“亞洲磷都”貴州瓮安,金正大集團投資近40億元建設了瓮安磷資源循環經濟產業園。集團CEO白瑛表示,聚磷酸銨項目投產,採用“聚合磷”技術的系列產品,可為作物生長后期提供足夠的活性磷,保障作物生長周期的磷元素充分供應。

據測算,提高磷礦使用效率后,用同等的磷礦,該項目磷資源所產生的附加值將增加2-3倍。(李岳岳 鞏珊 孫源澤 劉春德 馬海燕 陳輝 王琛)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