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互聯網布局進入關鍵階段 山東“下半場”或將率先突圍

2019年10月22日09:30  來源:大眾日報
 

工業互聯網布局進入關鍵階段

業內人士:山東作為制造業大省有優勢 在互聯網發展“下半場”率先突圍

當前,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術日新月異,通過產業數字化引領制造業高質量發展,成為搶佔未來制造業制高點和經濟發展增長點的共同選擇。

10月21日,第六屆世界互聯網大會“工業互聯網的創新與突破”分論壇上,有嘉賓預測:“未來互聯網的應用,80%以上都會布局在工業互聯網領域中,工業互聯網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必要選擇。”山東作為制造業大省,擁有在互聯網發展“下半場”率先突出重圍的先天優勢,而關鍵在於工業互聯網的應用布局。

會上,相關業內人士分析指出,目前工業互聯網發展處於應用部署的關鍵階段,深化工業互聯網與制造業融合,對於促進工業經濟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意義重大。

“工業互聯網將會推動健全工業全產業鏈,同時提升智能化水平。”阿裡巴巴集團首席技術官兼阿裡雲智能總裁張建鋒從功能主義角度對工業互聯網進行重新定義。他認為,工業互聯網主要解決三個問題:第一,從原來模式變成全產業鏈、全價值鏈、全要素的融合,是本質上的不同﹔第二,工廠本身如何利用新技術提升效率,變成數字化、智能化的工程﹔第三,工業產品,特別是消費品怎樣做到智能化。

發展工業互聯網,要像消費互聯網一樣加強投入,打造工業互聯網平台運營商。浪潮集團董事長孫丕恕認為,工業互聯網平台應具備雲服務平台支撐能力、企業信息化服務能力、先進制造業的模式經驗三大能力,發展工業互聯網要像消費互聯網一樣加強投入,打造工業互聯網平台運營商。“最關鍵的是要打造工業互聯網公共服務平台,使其具備產品即服務能力,標准化引領、工藝流程重構能力以及產業鏈供需匹配能力,以解決工業規模化不足、制造業企業基礎能力薄弱等問題,最終實現全要素生產率的提升。”孫丕恕表示。

今年7月,我省印發了《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實施方案》,提出到2020年引進和培育200家左右省內知名輻射全國的工業互聯網產品和解決方案供應商,培育約2萬個工業APP,1000家左右工業互聯網深度應用示范企業等多個目標。方案中夯實網絡基礎、建設多級平台、培育供給產業等相關重點任務與會上多位嘉賓的觀點不謀而合。

中興通訊董事長李自學表示,作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石,工業互聯網帶動著大數據、雲計算的發展,正在帶來信息傳送和計算的革命性突破。他認為,未來10-20年,以雲計算、人工智能為基礎,整個社會將進入萬物互聯的智能社會。“回顧互聯網發展,4G技術帶來移動互聯網的應用。目前看來,在5G技術的支持下,面向工業領域的生產應用將更加高效。”

針對數字經濟,今年我省相繼印發《山東省支持數字經濟發展的意見》《山東省數字經濟園區(試點)建設行動方案》,對首次入圍全國百強的企業獎補300萬元﹔力促大數據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到2021年,全省將打造20個省級示范數字經濟園區(試點)和10個省級成長型數字經濟園區(試點),引導數字經濟園區建設向規范化、前沿化、特色化、集群化、綠色化方向發展。

在浙江,以工業互聯網平台為中心,構建“1+N”工業互聯網平台體系,成功服務上百家工廠,實現數字化改造。在政府的推動下,整合阿裡雲、浙江中控、之江實驗室等優勢力量,初步建成“1+N”工業互聯網平台體系,全力打造“supET”基礎性平台,推動各類技術深度融合,加快提升產業基礎、共性和通用服務能力。目前supET平台已接入離散工業設備約15萬台、流程行業成套設備2.5萬套,提供雲化通用軟件700多款、高價值工業應用軟件30多款,托管工業APP230個,全省已打造行業雲應用示范平台22家,上雲企業累計達31.5萬家。浙江的探索與實踐証明,技術突破是核心,工業互聯網具備堅實的技術基礎才能獲得持續穩健的發展。

值得關注的是,工業互聯網的健康穩定發展同樣離不開網絡安全。“工業數字化實際打通了物理和虛擬世界的橋梁,如果工業互聯網發生網絡安全事件,加油機就不能加油,工廠就會停工,化工廠可能會爆炸。”企業安全公司奇安信合伙人左英男表示。

中科院沈陽自動化所所長助理曾鵬認為,當工控設備完全暴露在復雜的互聯網環境中,安全挑戰巨大,“這個問題不解決,我們現在談工業互聯網為時尚早”。

首次參會的威海天之衛網絡空間安全科技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永告訴記者:“不光是山東,全國大多數工業互聯網企業對網絡安全問題都沒有引起足夠重視,光靠政府去推不是長久之計。”

不久前,國家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二級節點落戶濟南。標識解析能夠根據標識編碼,查詢目標對象網絡位置,從而實現人與物、物與物之間的通信尋址,或者直接查詢物的相關信息。目前已有10余座城市落地了國家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二級節點,濟南是山東省內首個。“濟南的工業互聯網體系會更加完善,對企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支撐作用更強,對企業開展工業大數據應用,實現供應鏈上下游、產業鏈上下游的數據共享和智能化協作,將發揮重要作用。”張永說。(杜文景 )

(責編:鄭浦麗、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