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上的中國農業新名片

海水稻 植根青島 香飄海外

趙 偉 呂國瑋

2019年10月17日10:3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原標題:海水稻 植根青島 香飄海外

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在迪拜沙漠中種出水稻。 杜德樂攝

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用於展示的海水稻稻米。 趙 偉攝

袁隆平在青島查看海水稻長勢。 杜德樂攝

最近,獲得共和國勛章后的“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坦言,仍需“繼續努力”,攻克雜交水稻的兩個難題。其中一個難題,便是海水稻研究。

由袁隆平挂帥的海水稻研發中心,就坐落在青島。歷經數年耕耘,“名動天下”的海水稻成為青島乃至中國一張享譽全球的新名片。海水稻畝產節節攀高的同時,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還在國內建起多個種植實驗基地。去年,青島海水稻更是走出國門,讓阿聯酋迪拜寸草不生的沙漠產出稻米。

鹽鹼地裡飄稻香

桃源河,是青島城陽上馬街道的一條外流河,河水含鹽量達3‰。幾十年前,河岸兩側也曾有過“稻香十裡,蛙聲一片”的景象。上世紀60年代,受氣候等因素影響,河水漫堤,海水倒灌,萬畝良田變成鹽鹼地,自此荒蕪。時隔半個多世紀,去年,這片“農業荒漠”變身“青島城陽上馬稻作改良示范基地”。

春華秋實。9月底以來,這片曾經的鹽鹼地上,新一季海水稻在秋風中揚起一穗穗稻谷,迎來又一收割季。根據規劃,未來,該基地的范圍將超過一萬畝,城陽桃源河兩岸將建起青島“十裡桃源、萬畝稻香”的田園綜合體。

“鹽鹼地裡普通作物很難生長,但海水稻是個例外。”說起海水稻,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副主任李繼明的話匣子一下子打開了,他說“海水稻是耐鹽鹼水稻的俗稱,比起普通水稻,它具有耐鹽鹼能力強的優勢。目前,青島研發的海水稻可在含鹽度6‰的鹽鹼地中長出稻米。海水稻稻米並不咸,口感也不錯。因為其所生長的灘涂地和鹽鹼地中微量元素含量比大田豐富。”

據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統計,中國有十幾億畝鹽鹼地是不毛之地,其中有將近兩億畝可以種水稻。按照袁隆平的計劃,研發中心將在十年之內發展耐鹽鹼水稻一億畝,每畝按最低產量300公斤計算,每年可以產300億公斤糧食,養活8000萬人口。

這一計劃正在一步步變為現實:2017年,青島研發的首批耐鹽鹼水稻測產均超過400公斤,2018年,青島海水稻實際種植產量超260公斤。與此同時,水稻試驗田面積也在逐年成倍擴大。青島去年在全國五大類型鹽鹼地,國內外7個特征地域建立鹽鹼地稻作改良示范平台並進行海水稻試種。今年,青島的海水稻試驗基地增加到了9個,覆蓋新疆、黑龍江、浙江、山東、陝西、河南等省區,規劃示范種植面積近兩萬畝。

“與往年不同的是,我們今年採用雜交稻的技術來做海水稻。若試驗成功,明年直接可以拿到區域試驗裡去了。此外,我們今年有160多個雜交海水稻,明年計劃擴大到幾百個。”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耐逆項目負責人殷會德介紹說。

海水稻有“青島根”

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的核心實驗基地,坐落在膠州灣畔的白泥地公園。隔著稻田望去,那棟在一片金黃中聳立的灰白色建筑便是研發中心辦公樓。

將研發總部設在青島,是袁隆平多方考量后的決定。

實際上,袁隆平與青島之間的“稻米緣”可以追溯到2012年。這一年,他在青島成立了致力於海水稻研發的生物技術公司,從最核心的選育工作開始,一步步建立耐鹽鹼水稻種質資源庫,利用雜交水稻技術等技術手段,篩選了一批具有較高耐鹽鹼特性的水稻品系。

“青島各項各業科技人員多,水平高。” 袁隆平表示,青島海水稻研發起步早,經過數年發展,積累了相當的人才資源和技術經驗。其次,因為青島“在海邊”——青島沿海有50萬畝鹽鹼地,它們是海水稻培育、試種不可或缺的試驗田。

2016年,國內首個海水稻研究發展中心——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落成,越來越多的國內外耐鹽鹼水稻研究頂尖人才集結於此,給海水稻的研發進程注入了加速劑。自研發中心建立之初,袁隆平就明確了目標:“(青島)原來搞的海水稻是常規稻,產量上不去。我們搞的是海水雜交稻,產量會上去的,(打算)3年拿出一個抗海水濃度6‰的,畝產在300公斤以上的(品種)。”在他看來,“青島成立海水稻研發中心,獨具慧眼。”

如今,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剛滿3歲,已是成績斐然:3年中,該研發中心取得123項發明專利﹔建成北方超級稻產業化中心、青島海水稻實驗基地、青島鹽鹼地稻作改良實驗基地、三亞南繁育種基地、全國23個區試實驗基地、6個國內示范基地和1個國際示范基地,在建一個海水稻鹽鹼地改良研究推廣中心﹔建立耐鹽鹼水稻種質資源庫、水稻耐鹽鹼評價標准、國內唯一的國家耐鹽鹼水稻區試聯合體﹔與相關機構、組織等合作,組建海水稻產業聯盟、成立“海水稻智慧農業認証聯盟”﹔與華為共建智慧農業暨土地數字化全球聯合創新中心,共同開發智能農業領域的行業人工智能芯片及其應用解決方案——“九天芯”……

未來,扎根青島的海水稻,前景可期。

中國農業新名片

通過推廣種植海水稻,讓億畝荒灘變糧倉,一直是袁隆平的一大期待,他希望能在2028年達成海水稻推廣種植一億畝的“小目標”。實際上,海水稻推廣,不僅在國內緊鑼密鼓地進行著,還走出國門,成為我國“一帶一路”倡議中的明星農業項目。

去年1月,青島海水稻研發中心收到一份來自海外的邀請函——阿聯酋副總統兼總理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馬克圖姆親自打來電話,邀請團隊前往迪拜的熱帶沙漠中種植水稻。

迪拜沙漠地處赤道附近,存在諸多不利於水稻生長的因素,其中包括極端晝夜溫差、地下水高鹽度、低濕度、缺乏淡水、沙塵暴、缺乏土壤團粒結構、缺乏種質資源等。據項目工作人員介紹,迪拜最熱的時候,“雞蛋放在地上3分鐘就能熟”。之前,在此進行水稻試種的多國專家無一成功。

最終,青島海水稻研究團隊憑借成熟技術理論和豐富經驗,一鳴驚人:團隊不僅選育出了與當地自然條件相適應、畝產量達500公斤的水稻品種,還獨創了沙漠鹽鹼地改良技術。穆罕默德十分珍視這來之不易的稻米,他將收獲的海水稻加工制成精美的沙漠海水稻紀念品,作為“國禮”,贈送給尊貴客人。

對於袁隆平團隊的實驗成果,英國《每日電訊報》曾發表文章稱,在迪拜郊外的廣袤沙漠中,中國科學家利用稀釋的海水,在沙地中成功種植出了耐旱的水稻。在眺望這片稻田的同時,這些科學家也意識到,一場長達40年的奮斗終於在此“開花結果”了。

遠行至迪拜后不久,海水稻的米香也飄到了“一帶一路”沿線的非洲。

去年,青島海水稻研究團隊開啟了“水稻技術推廣及農業產業園建設”非洲推廣項目。項目開啟后不久,非洲塞拉利昂共和國多次派專員前往青島接洽,簽訂水稻種植項目合作意向書﹔剛果(布)也緊隨其后,與青島共同制定10億美元海水稻種植計劃﹔科威特則邀請青島海水稻研究團隊在該國進行產業化推廣。

目前,青島海水稻研究團隊正在與沙特、卡塔爾、巴基斯坦、埃及等國家開展合作,在“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推廣耐鹽鹼水稻技術。隨著國際項目的接踵而至,青島海水稻研究團隊計劃在中東、非洲、東南亞設立相應海水稻國際聯合推廣中心,打造中國農業“一帶一路”新名片。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9年10月17日 第 10 版)

(責編:鄭浦麗、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