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大“瘟神”,山東是在全國率先基本消滅的

2019年09月27日09:44  來源:大眾日報
 
原標題:這三大“瘟神”,山東是在全國率先基本消滅的

  泰山作証(報告文學)

  山東人民在黨的領導下戰勝黑熱病、絲虫病、瘧疾三大“瘟神”的偉大成就,感天動地,彪炳青史!

  楊義堂

  ■編者按 1958年,山東率先基本消滅黑熱病﹔1983年,率先基本消滅絲虫病﹔1988年,率先基本消滅瘧疾……伴隨著新中國七十年史詩般的偉大歷程,在黨的領導下,在山東第一醫科大學(山東省醫學科學院)一代代防治專家的努力和引領下,山東廣大科研工作者埋頭苦干、頑強拼搏、無私奉獻,創造了以省為單位在全國率先基本消滅黑熱病、絲虫病、瘧疾三大“瘟神”的奇跡。

  巍巍泰山可以作証。這些偉大成就,是山東對國家、對人類的重大貢獻,是熔鑄於血脈深處愛國奮斗之情的真切體現,感天動地,彪炳青史!

  今天,本報特別推出報告文學《泰山作証》,回眸我省在疾病防治領域的巨大成就,歌頌廣大科研工作者的愛國情、奮斗志、報國行,為新中國成立70周年獻禮。敬請關注。

  泰山岩岩,巍峨壯觀,層巒疊翠,氣象萬千!

  泰山,這座聳立在山東中部的雄偉山脈,不僅是齊魯大地的標志,也是中華民族在各種困難面前不屈不撓、頑強斗爭的精神象征。

  一家成立於泰山腳下、專門消滅肉眼看不見的微小寄生虫的科研機構,伴隨著新中國七十年的偉大歷程,一代又一代的科研工作者在艱苦的環境裡埋頭苦干、頑強拼搏、無私奉獻,創造了以省為單位在全國率先基本消滅黑熱病、絲虫病、瘧疾三大寄生虫病的奇跡,為中國率先基本消滅三大寄生虫病提供了經驗,也和世界分享了防治三大寄生虫病的成就。

  2019年夏天,筆者來到泰山腳下的泰安市范鎮孫家埠東村,來到原華東軍政委員會衛生部黑熱病防治總所舊址,新中國第一代寄生虫病防治專家曾在這裡治療黑熱病。如今,村裡的老人們還會不時提起過去的故事,當年患病的兒童也已是白發蒼蒼,子孫滿堂。

  筆者也來到位於泰山之陽、運河之濱的濟寧市,走進山東第一醫科大學所屬的山東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曾享譽全國的三位老所長王兆俊、仲崇祜、程義亮先后駕鶴西去,他們的黑白照片也已微微泛黃。但在現代化的科研大樓裡,聽著曾和他們一起工作的專家們講述當年“送瘟神”的事跡,依然讓人心潮澎湃。

  送走黑熱病“瘟神”

  從泰山向東走大約40公裡,有一個叫孫家埠東村的小村庄。1950年初夏,麥子快要成熟的時節,村西的道路上走來了一群人,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穿著白色褲褂,背著一個紅十字藥箱。他個子不高,面色白皙,戴著金邊眼鏡,風度翩翩。在他身后,跟著一群穿著黃軍裝的軍人。

  此人就是王兆俊,剛從海外回來的國際知名黑熱病防治專家。

  聽說部隊專治“大肚子痞”的大專家來了,村裡得病的人扶老攜幼趕來,讓王兆俊給看病。就連鄰鄉鄰村的人也趕來了,角峪鄉郗家官庄的王昌俊老漢聽親戚說來了大專家,拉著大的、抱著小的,帶著五個得病的孩子蹚過牟汶河,來到孫家埠東村,央求給孩子看病。

  王兆俊給生病的孩子一一檢查完,對穿軍裝的干部們堅定地說:“我們黑熱病防治總所就選在這裡!這裡生病的百姓最多,百姓們看病方便,我們了解病人的情況也方便。”

  他的助理看了看四周的環境,說:“王教授,你是否再考慮一下?”

  王兆俊擺擺手,堅定地說:“沒得考慮!我離開美國回中國,衛生部要我去北京、上海,我都沒去,就想到黑熱病的疫區去,這裡就是疫區啊,我就要在這裡工作!”

  1950年5月初的一天,還屬於軍事管理機構的華東軍政委員會衛生部黑熱病防治總所就在王兆俊的堅持下,在泰山腳下的一個小村庄——孫家埠東村成立了。

  王兆俊是江蘇蘇州人,1911年出生在一個中醫家庭。1929年考取了中央大學醫學院,大學畢業后,他留在上海當醫生。1948年春,王兆俊通過中央大學申報世界衛生組織的獎學金,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學院,專門攻讀寄生虫病學,於1949年4月取得了公共衛生碩士學位。老師和同學都勸他留在美國工作,但他看到祖國剛剛結束戰亂,百廢待興,人民群眾急需醫療救助,隨即婉言謝絕。在歸國途中,他取道意大利、希臘、以色列、埃及、印度等國進行考察學習。

  1949年底,王兆俊沖破各種阻撓,經香港輾轉回到了北京。衛生部讓他到國內的高校任教,京、津、滬等大城市任他選擇。

  王兆俊在出國之前已結婚生子,妻子是他在中央大學讀書時的同學,在他去美國之后,妻子從上海來到武漢工作。得知丈夫回國了,也盼望他到武漢,全家團聚。但他得知山東黑熱病最為嚴重,便執意來到山東,從事黑熱病的防治研究。

  為了掌握黑熱病流行情況,他帶領防疫人員深入到各個疫區。沒有汽車,他就背著藥箱步行挨村逐戶查訪病人,經常一天走五六十裡路。當時農村的條件很差,他與大家一起住農民的茅屋,沒有辦公室和實驗室,他就把村內的小廟改造成實驗室和門診部。患者多,就白天看病做實驗,晚上點上煤油燈,在燈下整理調研材料。

  過去,診斷黑熱病的方法是通過胸骨穿刺來檢查骨髓血,可是由於胸骨靠近心臟,胸骨穿刺很容易刺破心臟和動脈血管,危及病人生命。王兆俊和同事們反復試驗,終於在大腿根部的髂骨上找到最合適的抽骨髓血的辦法,檢出的原虫陽性率不低於胸骨穿刺,而且安全可靠。他將這一辦法在全國推廣使用,大大降低了醫療事故的發生。經過兩年的檢查摸排,查明山東省的135個縣區均有黑熱病流行,全省有20多萬病人,佔全國總患病人數的三分之一還要多。

  當時治療黑熱病的藥是一種進口的五價銻針劑,價格昂貴,打一針就需要1900斤小米的價格,一般人根本治不起。王兆俊和山東新華藥廠的技術人員一起試制這種針劑。在試制過程中,他一邊承擔臨床試驗工作,一邊深入到泰安、臨朐等各個疫區,認真搜集病人打針后的反應情況,不斷提出改進意見,經過兩年多的努力,終於制成每毫升含銻100毫克的濃縮水溶劑。他使用這種針劑試治了1500名病人,証明比進口藥療效高、毒性小,這意味著中國自己生產的黑熱病特效藥——斯銻黑克誕生了!

  王兆俊經過無數次的測驗,証明用6天6針的治療辦法,對病人進行靜脈或肌肉注射斯銻黑克,治愈率高達99%,且使用方便,價格低廉,安全可靠,為在農村大規模開展黑熱病治療工作創造了有利條件。衛生部經過論証,決定在全國推廣這種斯銻黑克針劑,而且全部由國家出資,對黑熱病人免費注射,大大加快了中國黑熱病防治工作的進程。

  國外專家認為,犬類是黑熱病的宿主。為了求証犬類和黑熱病之間的關系,王兆俊組織大批量捕捉犬隻,全省共捕捉3萬多隻,最后証明山東的黑熱病和犬類沒有必然的聯系。他發現中華白蛉分布最廣,凡有黑熱病的村庄都有它的存在。王兆俊帶領研究人員在舊屋、茅廁、豬圈裡捕捉白蛉,深入研究白蛉的生態習性。經過五年多堅持不懈的研究,他發現在5月中下旬用藥物對全村進行一次室內噴洒,即可將白蛉消滅殆盡,且數年不再復生。於是,他又全力組織殺滅白蛉的工作。

  來到山東以后,王兆俊全身心地投入到黑熱病的防治工作中,幾年間,他竟然一次也沒有去武漢探望自己的妻兒。在妻子對他下“最后通牒”的時候,正是他日夜研制斯銻黑克的日子。妻子得不到他的回復,便決定和他離婚。離婚后,他把失去家庭的無奈和痛苦深深埋在了心裡。

  王兆俊這位從國外回來的享受部級待遇的大專家,長期在山東鄉村生活。夏天的夜裡,他不顧酷暑和蚊虫叮咬,在油燈下整理資料、撰寫文章。冬天的早晨,他冒著嚴寒,和同事們一起走村串戶,治療病人。由於不適應北方冬天寒冷的氣候,他得了類風濕性關節炎。可是,他仍然一如既往地忙著防治黑熱病,忙著編寫《黑熱病學》和各種講義,以至於病情日漸加劇。到了后來,他走路時一瘸一拐,手也嚴重變形,很難握住鋼筆了。

  1958年,經過衛生部專家驗收,山東黑熱病患病率已降至十萬分之三,基本消滅了黑熱病,為全國樹立了榜樣。自1959年至1971年,監測患病率又降至十萬分之零點零一,1971年以后未再發現新發黑熱病病人。在當時的條件下,在一個省的范圍消滅一種疾病,在全國乃至世界上都是一大創舉。

  2001年,90歲的王兆俊病危期間立下遺囑,要把自己的骨灰撒在泰山上,好讓自己繼續看護為之奮斗的土地和人們。

  在撒骨灰的那天,來送別的,除了所裡的干部職工,還有泰山腳下的百姓。許多人是全家一起趕來,有的靠著岩石,有的扶著鬆樹,痛哭失聲。

  山風吹來,鬆濤陣陣。那山崖上挺立的青鬆翠柏,就是王兆俊和他的同事們為了消滅寄生虫病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偉大精神的見証!

  全殲絲虫病

  新中國成立前,在泰山以南的泗河兩岸、微山湖一帶,絲虫病很嚴重。

  絲虫病是一種經過蚊子傳播的寄生虫病。蚊子在夜裡吸食帶有微絲蚴的病人的血后,微絲蚴在蚊子身上發育,重新傳播給人類,在人類的淋巴系統長大,並再繁殖下一代微絲蚴,阻塞淋巴管,造成腿部和生殖系統的象皮腫,嚴重的導致生活不能自理,甚至造成殘疾。絲虫病是僅次於精神病的第二大致殘的疾病。新中國成立初期,山東有微絲蚴感染者和有症狀的患者各250多萬人。許多得病的家庭夫妻離婚,年輕人找不到對象,有的人因此上吊自殺。

  1955年,山東在棗庄成立了絲虫病防治所,由於發大水,房屋被沖垮,不得已在地勢較高的濟寧市重新建所。1956年春天,絲虫病防治專家仲崇祜教授帶著全家一起來到濟寧,投入到絲虫病的防治工作當中。

  仲崇祜1913年出生於天津,1935年畢業於國立北平大學醫學院。抗戰爆發后,他投入到紅十字會救護總隊,帶領一支救護隊在山西中條山一帶進行抗戰救護工作。從日本留學歸來的女醫生黃振雲愛慕英雄,二人結為伉儷。

  仲崇祜在山東組織開展大規模的絲虫病調查,証明全省68個縣人群微絲蚴陽性率平均為7.1%,為掌握山東絲虫病流行狀況、全面開展絲虫病防治研究提供了科學依據。

  檢查微絲蚴患者,需要在夜裡行動,因為微絲蚴隻有在人們睡熟之后,才會從心臟等深度器官蔓延到耳朵等表面器官。從1958年開始,全省抽調500多名醫師和4000多名應屆大、中專醫藥院校畢業生,分成35個絲防大隊,分赴人群微絲蚴陽性率5%以上的縣開展絲虫病查治。夜裡,隊員們都騎上自行車,提著馬燈,伴著一路長長的燈影,到各個村庄去進行檢查。半夜時分,他們在村干部的帶領下,砸開農戶家的門,給人們扎破耳朵取血,將血滴在玻璃片上,第二天在顯微鏡下進行檢驗。此時群眾睡得正香,很不願意開門,即使開了門,也氣得用尿罐子砸絲防隊員。村民們很不喜歡他們,稱呼他們是“割耳朵的”。

  仲崇祜帶領專家組巡回指導,足跡踏遍全省各個絲虫病流行縣區。他們編寫各種宣傳資料,通過集市宣講、放電影等機會,宣傳絲虫病防治的意義和辦法。他們還把顯微鏡搬到村裡,讓群眾看到絲虫病的活動,打消群眾的抵觸情緒。

  治療微絲蚴的特效藥是海群生,可是服用多大的量才能治好微絲蚴?仲崇祜又反復進行試驗比對,經過上千次的比對,証明7天共服用4.2克的藥量,就能徹底治愈微絲蚴患者。后來,在患病人群大量下降之后,仲崇祜從普遍食用的碘鹽中得到啟發,何不將海群生拌到食鹽裡?他在自己家裡做起了試驗。一開始,仲崇祜在自己家中用拌了海群生的食鹽,沒有出現發燒和嘔吐的反應。仲崇祜在所長王兆俊支持下,又把海群生拌到單位食堂的飯菜中,即使經過高溫炒菜之后,也沒有影響海群生的效果。隨后滕縣、寧陽和臨沂的6個自然村試用海群生藥鹽,半年后,微絲蚴率大大下降,取得了理想的效果。

  上世紀70年代初,山東在全國率先推廣大規模海群生藥鹽防治絲虫病。全省共投入藥鹽7.5萬噸,2321.9萬人服用藥鹽。1983年,經衛生部專家組考核,山東絲虫病流行區人群微絲蚴陽性率降到0.01%,在全國率先達到了基本消除絲虫病的部頒標准。后來,海群生藥鹽在全國大面積推廣應用,大大加快了全國控制絲虫病的進程。

  仲崇祜對於那些得了晚期象皮腫的病人給予了很多的關愛,不允許稱他們“晚期病人”,而是稱為“慢性病人”,採用手術和加固等辦法對其進行治療,很多病人都治愈出院,有的人還結婚生了孩子。

  1979年6月,仲崇祜代表中國出席世界衛生組織召開的西太區與東南亞地區絲虫病研討會,介紹了中國絲虫病防治經驗,並宣讀論文。由他倡導的“海群生食鹽防治絲虫病”和以陽性蚊媒為監測指征發現傳染源的方法,被世界衛生組織譽為“中國的成功經驗”。

  仲崇祜淡泊名利,從沒有因為個人的私事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但是,仲崇祜一直有一個心結,他不斷地向組織反映,希望加入中國共產黨,即使在受到批斗的時候,依然不改初衷。1986年,在他72歲的時候,經過上級組織部門批准,他加入中國共產黨。那年7月7日,白發蒼蒼的仲崇祜和所裡的青年人一起進行入黨宣誓。圓夢那一刻,老人激動得熱淚盈眶。

  消滅肆虐數千年的瘧疾

  瘧疾是一種歷史悠久、分布廣泛的寄生虫病,在《左傳》中就有齊侯患瘧疾的記載,迄今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山東出現了兩次瘧疾大爆發,瘧疾患者分別高達600多萬人和460萬人。民謠有言:“夏秋多蕩殃,庄稼難上場,家家病滿床,無人熬藥湯。”有的因為連續高燒、貧血、心臟衰竭造成死亡,嚴重影響了人民生產生活和身體健康。

  山東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成立了瘧疾科,由瘧疾專家程義亮擔任科長,具體負責瘧疾防治的工作。他通過深入研究,發現山東的瘧疾與南方的瘧疾不同,山東是單一的間日瘧,病人隔一天發作一次。間日瘧的病原虫比較頑固,第二年春天容易反復。當時治療瘧疾的藥已經有阿地平、奎寧、氯呱等多種,程義亮帶領大家對各種藥品的療程和效果進行反復比對,証明採用氯喹合並伯喹的七天連續服藥的辦法效果最好,第二年的春天,再對這些患者進行一次服藥,就能夠根治。為此,程義亮提出了“兩根治,一預防,大力滅蚊”的防治措施。“兩根治”是指在瘧疾流行期對瘧疾病人進行治療,在第二年春季休止期再進行根治﹔“一預防”是指在瘧疾流行期對健康人群全部進行預防性服藥﹔“大力滅蚊”是指進行大規模的愛國衛生運動,消滅蚊媒。

  山東按照程義亮等專家的意見,開始了一場消滅瘧疾的人民戰爭。從1961年到1979年,每年撥專款1000萬元購置抗瘧藥品,每年從事瘧疾工作的專業人員、赤腳醫生和衛生員達到100萬人,他們提著水壺、茶碗,帶著藥品,挨家挨戶地送藥,甚至送到田間地頭。據統計,山東全省服用各種抗瘧藥達6億人次。

  到1985年,山東全省的發病率連續三年保持在萬分之一以下。1988年,山東在全國率先實現了基本消滅瘧疾的目標,為全國瘧疾防治工作提供了經驗。自2012年以后,山東再無發現一起當地感染瘧疾的病例。2019年,山東達到完全消除瘧疾的目標。

  程義亮出生於泰山腳下東平縣一個貧困農村家庭,他十二三歲就到縣城一家藥房擔任學徒工,后來在農村結了婚。他不安於命運的安排,夜裡偷偷讀書,考上了縣裡的衛生學校,之后繼續苦讀,又考上了山東醫學院。他看到父老鄉親深受瘧疾危害,主動要求從事寄生虫病防治工作。

  程義亮身材瘦弱,戴著高度近視鏡,平常的穿戴就像一位老農民,也不愛說話,到農村指導瘧防工作的時候,根本看不出來是一位指揮全省瘧防的大專家。

  1972年,國家成立了治療瘧疾的“523辦公室”,程義亮加入其中。中醫出身的他知道中國古代有用青蒿治瘧疾的記載,就率先用簡單的乙醚法提取青蒿素,將青蒿素的粗制劑用來治療瘧疾,效果很明顯,而且不會復發。

  后來,中國中醫研究院的專家屠呦呦用更加先進的工藝提取了青蒿素精品,治療瘧疾的效果更加明顯。由於在青蒿素的研究過程中作出突出貢獻,國家給山東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頒發了全國科技大會獎。后來,屠呦呦獲得了諾貝爾獎,她還專門提到山東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並向山東的專家表示感謝。

  英雄群像

  70年崢嶸歲月,一代代寄生虫病防治專家和這些肉眼看不見的“小蟊賊”進行殊死斗爭,為保衛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付出了極為艱辛的努力,有的甚至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和身材瘦小的程義亮所長不同,常年擔任瘧疾科副科長的李志誠個子很高,又白又胖,笑聲朗朗,人稱“大老李”。

  1971年,在山東第二次瘧疾爆發后,他被安排到疫情嚴重的菏澤蹲點,實地搜集第一手的瘧疾資料。當時菏澤地區瘧疾病人已經達到100萬人。李志誠和同事們帶領當地的防疫人員白天給病人送藥送水,晚上冒著被傳染的危險,在村口支起蚊帳抓蚊子,研究蚊子的習性。許多防瘧的基礎資料都是他帶著基層防疫人員一點一點完成的。

  1986年春天,全省對基本消滅瘧疾工作進行檢查驗收,李志誠已經退居二線,領導考慮到他對菏澤情況熟悉,問他還能不能去一趟菏澤,李志誠爽快地答應了。他到了菏澤,一連跑了六個縣檢查工作。4月26日上午,他到巨野縣防疫站檢查工作,下午又接著參加全縣防疫股長會議。他在會上作工作部署,講著講著,突然血壓急劇上升,腦血管一下子破裂,就昏迷過去了。

  同事們急忙把他送到醫院,他卻再也沒有醒來。許多村庄的百姓都和李志誠很熟悉,聽到他去世的消息,紛紛來到醫院,痛哭失聲,說:“大老李,你這麼牽挂著俺的病,如今都好了,你怎麼就舍得離開俺?”

  科研人員路吉寬,早晨離開家的時候,還和妻子有說有笑,出門后,他騎著自行車下鄉檢查,突然被一輛大卡車撞飛,再也沒有醒來,生命永遠定格在了29歲的青春韶華。

  微山縣基層絲虫病防治隊員蔡俊山,撐著小船給在微山湖區的百姓送藥,中途遇到大風,小船傾覆,不幸遇難。

  那些默默奉獻的事例就更多了。

  這些科研人員常年奔波在各個縣和鄉下,一輛自行車、一塊油布、一雙膠靴,就是他們的“三大件”。每年一開春,他們就穿上膠靴,把被褥用油布裹起來,捆到自行車后座上,然后騎著自行車到自己所包的縣鄉去工作。許多科研人員都把自行車當作自己最好的朋友,有的還成了技藝高超的自行車騎手。隻有到了每年年底、需要總結工作時,他們才能回來。自己家裡的事情,包括老人住院、妻子分娩、孩子上學,許多人一次也沒有回過家。

  如今,山東省寄生虫病防治研究所在劃歸山東省醫學科學院的基礎上,又和泰山醫學院等單位聯合成立了山東第一醫科大學,規模壯大,實力更強,發展前景也將會更加廣闊。

  巍巍乎泰山,見証了山東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送走黑熱病、絲虫病、瘧疾三大“瘟神”的偉大成就,感天動地,彪炳青史!當年的科研英雄們和人民群眾篳路藍縷防治三大寄生虫病的事跡,已經成為新中國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就像一曲款款深情的老歌,在齊魯大地上代代傳唱!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