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瀾|這位上任不到一月的市委書記,為啥說最需要“獅子型”和“老黃牛型”干部

2019年09月11日08:41  來源:新銳大眾
 
原標題:觀瀾|這位上任不到一月的市委書記,為啥說最需要“獅子型”和“老黃牛型”干部

日前,淄博市委召開第十二次八屆全體會議,履新不足一月的淄博市委書記江敦濤的幾次脫稿講話,形象地用動物做比喻,提出用人新導向,引發輿論關注。

江敦濤說:“如果企業發展需要,我們就要大膽地為企業站台!真正讓企業感受到黨委政府助其發展的誠心”。他表示,淄博正處於鳳凰涅槃、加速崛起的關鍵期,最需要兩種干部:一種是“獅子型”干部,第二種是“老黃牛型”干部,而與此同時,“孔雀型”“病貓型”“鴕鳥型”干部該醒醒了!

江敦濤倡導讓“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干部當主角、佔C(center)位”,“這樣的干部,組織部門要深入挖掘,在干部選拔任用時重點考慮”。

江敦濤形象地用動物作比喻,讓人們耳目一新。我們分析一下這些動物的特征,了解一下淄博的實際,就能明白這位新書記的良苦用心。

“獅子”,記者認為它有兩個主要特征:一是為百獸之王,威武,具有領軍氣質﹔二是勇猛,獲取獵物果敢利落。

“老黃牛”,記者認為其主要特征也有兩個:一是穩當,每走一步都很沉穩﹔二是有靜氣,不急不躁。

“獅子”的性格特征反映到人身上,性格引申為,一是敢當帥才、表率,有威望,有凝聚力,能帶領大家干工作﹔二是能夠沖鋒陷陣,所向披靡。簡言之,是有威望,有沖勁,執行力強,能干成事。

“老黃牛”的性格特征反映到人身上,性格引申為腳踏實地、處事沉穩、辦事讓人放心。困難面前,任勞任怨,甘於奉獻﹔名利面前,不急不爭不搶,耐得住清貧,守得住寂寞。簡言之,最為核心的特質是有韌勁。

江敦濤甫到淄博,就提倡用“獅子型”干部和“老黃牛型”干部,這與淄博老工業基地的現實有關。到淄博的人,都會發現當地車牌號是“魯C”,僅次於濟南的“魯A”和青島的“魯B”,有些人會為之驚訝,其實這反映了淄博過去輝煌的工業歷史。

淄博發展起步較早,工業始終是支撐發展的“頂梁柱”“壓艙石”。從量的角度看,2011年,淄博市工業總產值就突破萬億元,目前規模以上工業企業達到2978家,是不折不扣的工業大市。但是,自上世紀90年代后,淄博工業一直面臨轉型的難題。近年來,新舊動能轉換成為“主題”,淄博依然面臨爬坡過坎、滾石上山的艱難。淄博工業的“大”,是傳統工業的“大”,是中低端工業的“大”。2017年,在GDP總量上,淄博在全省佔比為6.58%,較十年前縮減近1個百分點,雖然繼續居青島、煙台、濟南、濰坊之后位列第5位,但與分列6、7位的濟寧、臨沂的差距也越來越小。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加快實現由量的累計向質的跨越,推動產業邁向中高端水平,對於淄博來說勢在必行、刻不容緩。

但實現新舊動能轉換、邁向高質量發展,將淄博建設成為新型工業化強市,任務重重,困難重重,沒有一股猛勁和闖勁,沒有領軍人物的帶領,是不可能實現的。這是江敦濤提倡“獅子型”干部的原因所在。與此同時,隻有猛勁和闖勁是不夠的,還需要慢工出細活,這就相當於硬幣的兩面,一邊得剛,一邊還得柔,隻有剛柔相濟,才能把轉型發展這篇大文章、難文章,做成做好。這是江敦濤提倡用“老黃牛”干部的原因所在。

觀察可以發現:江敦濤雖然說需要“獅子型”干部和“老黃牛”干部,但其實是有層次的。就是說, 面對如層層碉堡式的困難,既需要“獅子型”干部作風開路,又需要“老黃牛”式作風,一步一個腳印把工作做扎實。這兩種工作作風,一是大刀闊斧,一是腳踏實地,兩種工作作風互補交織,才能蹄急步穩把轉型發展做好。

應該說,形成這種工作基調,難度很大,要求很高,但是考慮到淄博轉型發展的困難度和緊迫性,又是可以理解的。與此相照應,江敦濤對“孔雀型”干部、“病貓型”干部、“鴕鳥型”干部進行了批評。

江敦濤也為這幾種干部畫了像:“孔雀型”干部,好大喜功,浮在面上,熱衷走“上層”路線,向組織要這要那﹔“病貓型”干部,隻要不出事,寧肯不干事,碌碌無為,得過且過﹔“鴕鳥型”干部,困難面前不敢擔當,責任面前推諉塞責,遇事喜歡討價還價打太極。

很顯然,“孔雀型”、“病貓型”、“鴕鳥型”這幾種干部,不但對轉型發展無助益,而且還阻礙發展,相當有害。這幾種干部,組織不信任、同事不信服、群眾看不起,不但不應重用,還應堅決整治和處理。

山東目前面臨新舊動能轉換重任,而淄博的新舊動能轉換困難又尤其嚴重。如果淄博的新舊動能轉換工作能順利進展,趟出一條新路,則山東全省的新舊動能轉換也就不是難題。從這方面說,淄博要重用“獅子型”和“老黃牛”干部,提倡干部為企業家站台、服務,具有重大意義。我們應該給淄博鼓掌,希望他們的用人導向和發展方式,給全省新舊動能轉換工作和高質量發展帶來示范。(周學澤)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