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 齊魯樣板

2019年09月03日09: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鄉村振興 齊魯樣板

濰坊 產業興起來 農民富起來

本報記者 潘俊強

“我種的菌包,僅去年秋季一季就收入5萬多元。”濰坊市峽山生態經濟開發區山甫村的高增臣嘗到甜頭,關掉經營多年的養殖場,專心種起黑木耳。在政府的幫助下,他與一家企業簽訂包銷合同后,今年又流轉了40畝土地,還帶動5戶村民種起黑木耳。

在改革開放進程中,濰坊人民善於創新創造,探索出貿工農一體化、農業產業化經營等先進經驗,創造出全國聞名的諸城模式、濰坊模式和壽光模式。進入新時代,濰坊打造三個模式升級版,繼續引領鄉村振興。

科技創新

農業插上騰飛翅膀

一說到種地,不少人會感慨,累死累活一年,實在不易,增收也難。

以前,壽光市崔嶺西村大棚蔬菜種植戶崔江元也這樣認為。但是當農業遇到“物聯網+”“互聯網+”之后,他卻不再認同。他的智能手機裡裝了一款智慧農業APP,大棚內啥時候該通風了,該澆水了,要補光了……點點手機就能辦。“這手機成了俺種大棚的新農具。”崔江元說,“用上智能化設備,不僅種地輕鬆,收入也翻了好幾番。”

濰坊加快推進“互聯網+現代農業”,運用大數據、物聯網、移動互聯網等新技術改造提升傳統農業生產和營銷模式,減輕農民勞動強度,提升農業生產效益。

種業是果蔬產業發展的核心驅動力。圍繞搶佔農業高質量發展的前沿,濰坊建立起種業創新為重點的農業科技創新體系。據統計,目前全市從事種子研發企業達19家,佔全山東省的60%,育苗企業達260多家,新培育品種188個。

在壽光菜博會展示區,蔬菜大棚內水培、霧培等多種智慧化無土栽培展示與推廣讓人目瞪口呆,改變了人們“萬物土中生”的傳統觀念,蔬菜“無土生金”是“景”也是“技”,把農業從受土地利用條件的制約中解放出來。

綠色發展

推動農業提質增效

“吃得好吃得健康,確保‘舌尖上的安全’。”濰坊市農業農村局的一位干部說。

山東魯豐集團總經理劉海燕感同身受。最近,她正從安丘市調度往北京、青島等地運送的蔬菜。“這些蔬菜,與銷往美日歐的蔬菜一樣,都是按同樣標准組織生產的。蔬菜都帶著追溯碼,質量全程監控,在國內高端市場賣得很火。”

如何確保農產品質量安全?過去,土地分散,小片種植,化肥、農藥管理上也難,安丘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規模化種植基礎上的標准化管理。

趙英才年近七旬,見証了安丘市推進這一管理模式的進程。他侍弄了一輩子庄稼,最初種地被人管還有些不適應。不過,現在他管理著一家企業的1390畝標准化種植基地,實行統一種植規劃、統一技術指導、統一農藥供應、統一田間管理、統一產品檢測、統一市場銷售的“六統一”管理模式。“生產高質量的農產品,賣出好價錢,參與種地的農民也得了實惠。”趙英才說。

高質量的農產品也得到國外客戶的青睞。據統計,濰坊有500多種農副產品及加工產品出口120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蔬菜和畜牧產業出口創匯分別佔全國的1/18和1/8。

產業升級

促進三產深度融合

走進濰坊市寒亭區國家現代農業產業園,裡面熱鬧非凡,參觀者絡繹不絕。

“通過產業園創建,濰縣蘿卜一根就賣12元以上,頭茬西瓜每斤最貴可達30元。”入園企業郭牌農業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由守昌向參觀者介紹,除了直接銷售,寒亭區現代農業產業園還探索蘿卜和西瓜的深加工。在園區內,記者看到有濰縣蘿卜脆、蘿卜發酵飲料、西瓜脯、西瓜果酒等系列精深加工產品達到10余種。據寒亭區農業部門提供的數據,2018年濰縣蘿卜、寒亭西瓜加工產值達12億元,是種植業產值3倍。

產業園還推行“合作社+農戶”“企業+基地+農戶”“協議收購保底收益”等模式,2018年產業園內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8萬元。在產業園的輻射帶動下,周邊鄉村旅游、休閑農業、農村電商等第三產業得到迅猛發展,投資7000萬元新建了採摘觀光基地、虞河農業觀光帶2000畝,發展鄉村旅游示范點17家、農村電商200余家。

濰坊突出抓好農業新型經營主體提升,抓好骨干龍頭企業培育,打造農業產業化聯合體,增強與農民的利益聯結。目前,全市種植大戶有6.8萬家,農民合作社2.6萬家、家庭農場7227家,農業龍頭企業3100余家,數量居山東之首。

支部有作為 群眾得實惠

本報記者 肖家鑫

寬5.5米、長5.5公裡的環山路直達山頂,兩處海拔300多米的蓄水池拔地而起,350畝果園架設滴灌設備……很難想象,所有這些工程,是一個隻有126人的小村庄集體勞作的成果。

這裡是煙台棲霞市亭口鎮衣家村,隻有57戶,外出打工的佔八成,前些年各家自掃門前雪,集體勞作無人來。一年前還是上山沒有路、澆地沒有水。

然而,短短一年,衣家村就發生巨變。村黨支部書記衣元良說,是黨支部領辦合作社,為我們找到了村子發展的思路和方向。

黨支部領辦合作社,是煙台市委力推的強村富民創舉,把黨組織的政治優勢與合作社的產業優勢結合起來,變以往的“支部建在合作社”為“支部領辦合作社”。

衣家村交通閉塞、缺水少地,別村的經驗在這裡行不通。村黨支部摸索出一條路:用戶口作為原始股,讓每個村民都能享受到發展的紅利,但該股不可繼承﹔以勞動力入股,土地還由老百姓耕作,老百姓在農閑時來合作社干活,累計勞動量折價入股參與分紅,並且該股可以繼承。

基於勞動力入股,衣家村發明了工票。所謂工票,就是對勞動力的統計和分配。隻要村民參加勞動,干一天活就計算一天的收益額。工票每2000元累計一股,同時在合作社內部可以用來購買樹苗、化肥,交納水費等,消費完的工票繼續作為股份留在合作社賬上,與原始股等同參與分紅。

村民的心一下子熱起來。修路時,全村男女老少都來了,白發老人也不甘示弱,早出晚歸砌牆修路。

如今,衣家村廣種櫻桃和桃樹,還搞了特色養殖,合作社預計年收入能達60萬元。

在煙台,已經有1000多個村像衣家村一樣,成立了由黨支部領辦的合作社。煙台市委希望,通過探索這種新型的集體經濟發展模式,建立起集體和群眾間的經濟紐帶,把群眾組織起來合力推動鄉村振興。

親土種植 改土增產

本報記者 王 沛

大姜年年種,產量不升反降……前兩年,濰坊市昌樂縣王俊鎮亓家店村村民總是愁眉苦臉,卻不得其法。

“連年重茬種植會導致土壤有機質下降、酸化嚴重,土傳病害增加。在單質肥時代,一些低質量肥料常常以犧牲地力為代價,這嚴重影響了耕地質量和糧食穩產高產。”山東金正大生態工程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博士王小華介紹,所以要進行土壤改良,提升耕地質量。

土壤改良?鄉親們一聽就直擺手。最后,村干部、黨員帶頭嘗鮮,到了收獲時節,沒成想,平均畝產增產20%,品質也較往年有了提升,平均每畝還多收入4080元。

鄉親們驚嘆:這咋這麼神奇哩?王小華說,其實是一種“親土種植”,就是從改土養地、減肥增效、品質提升和綜合服務4個方面進行改良,邊種地邊養地。這是金正大集團的研發成果。

見到了實效,村民們紛紛加入。現代農業,講究科學種植。2017年開始,金正大發起成立了農業服務公司金豐公社,向農戶提供一攬子服務,將親土種植的理念、技術和服務在農村落地,助農增收。

目前,親土種植已覆蓋1.6億畝耕地,不僅有效改善了土地質量,還實現了增產,取得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

“土壤狀況的好壞不僅影響國家的糧食安全,還直接關系到億萬農民的飯碗。”金正大集團董事長萬連步說,“未來,金正大集團還將把耕地質量提升、農產品品質提升等上升為公司戰略,圍繞種植業,從種前、種后、修復等方面,為農戶提供完整的綜合性服務。”

灘區安居夢 遷建一朝圓

本報記者 王 沛

最近,王修華樂得合不攏嘴:搬新房,娶媳婦,結束了大齡單身漢的生活。

王修華是菏澤市鄄城縣丁陽寺村人,村子距黃河僅50米,飽受洪水泛濫之苦,居住條件惡劣。在山東,像王修華這樣生活在灘區的群眾,多達60萬。長久以來,“三年攢錢,三年墊台,三年蓋房,三年還賬”是他們的生活寫照。

為給灘區人民一個“穩穩的家”,從前年起,新一屆山東省委、省政府自我加壓,主動作為,提出2020年前解決60萬灘區居民的防洪安全和安居問題。菏澤市全力推進這項民心工程。

黃河在菏澤境內全長185公裡,依次流經東明縣、牡丹區、鄄城縣和鄆城縣,形成灘區面積504平方公裡,涉及14.7萬人。菏澤採取就地就近筑村台和外遷社區兩種方式,其中新建村台社區28個,安置人口13萬余人﹔新建外遷社區6個,安置人口1.2萬余人。

去年9月,王修華跟著村裡整體搬遷,進入社區,住房面積120平方米,自掏腰包不到一萬元。社區內學校、幼兒園、老年活動場所、扶貧車間等布局齊全,媒人們紛紛上門。目前村裡40歲以上的單身漢已脫單1/4以上。“現在對生活有信心了,腰板都比以前直了!”王修華說。

生活穩定了,還得脫貧致富。鄄城縣在遷建過程中,還積極探索“灘區搬遷、產業先行”模式,在已建成入住的5個安置區,建起電子廠、服裝廠等扶貧工廠,吸收500多人就業。

《 人民日報 》( 2019年09月03日 13 版)

(責編:鄭浦麗、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