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光“抗馬”採訪手記:致敬那些不眠不休的基層干部們

2019年08月19日09:15  來源:大眾網·海報新聞
 

去年“溫比亞”台風對壽光大棚造成的損害猶在眼前,今年“利奇馬”又來了,帶著更大的降雨量。作為全國著名的“菜籃子”,壽光大棚的喜與憂,牽動著人們的心。

8月11日—16日,記者在壽光一線採訪干部群眾迎戰“利奇馬”。回想過去的一周,風雨中那一幕幕場景仍不時地在觸動著記者的心弦。

11日下午5點左右,“利奇馬”登陸山東前,在堯河途徑的紀台鎮魏家官庄村,堯河河水幾與路面持平。大風之中,村裡男女老少齊上陣,拿著各式各樣的工具加固堯河堤壩,悶頭工作。

背著沙袋扶腰前行的年輕戰士趙東旭

14日,在清水泊農場三分場彌河分流西壩決口封堵現場,22歲的解放軍戰士趙東旭,扛著近百斤的沙袋奔走。他不時地用右手扶腰,“腰沒事,撐著它感覺輕鬆點兒。”

他的戰友清一色20歲左右,明顯都是孩子模樣。

廣大部隊官兵、武警戰士、公安干警和消防隊員全力馳援、艱苦奮戰﹔廣大干部群眾與災區人民心手相連、共克時艱……這種種因素匯聚形成了搶險救災的強大合力。

12日中午,記者來到紀台二中安置點採訪,紀台鎮政府應急辦張女士向記者介紹了該安置點的基本情況。從11日凌晨四點接到群眾撤離指令,到12日中午記者前去採訪,兩個夜裡她幾乎沒有休息,嘴角有泡。採訪過程中,她的語氣低沉、遲緩,有持續工作的疲憊,也有救災過后的短暫平靜。

她忙到了什麼程度?

有這麼個細節:災情發生后,昌樂縣的秦先生買了1800多個饅頭、100斤煎餅和礦泉水捐助到安置點。12日中午,這1800多個饅頭已作為當天的午餐分給群眾。記者問張女士,當時這些情景是否留有照片或視頻,她說,根本顧不上給這1800多個饅頭拍照或者錄像,問了幾個同事,也沒人拍照。

這天中午,兩點左右,她才顧上吃午餐。和另外兩位干部一起,一人沖了桶泡面。

採訪時,記者問她的姓名,她說,不用提名字,隻說單位就好了。

還是在紀台二中安置點,13日,為了採訪一個捐了99台水泵供菜農抽水的志願者團隊,記者再次來到此處。採訪期間,記者無意中得知,紀台二中校長李德全80歲的母親病危,多日沒有進食,純靠營養液維持生命。而李德全始終堅守在學校,安置群眾。是他的哥哥和姐姐在照顧母親。

採訪中,隻要談到母親,他的眼眶馬上就紅。但接著擺手,“不提了、不提了”,這樣的場景至少出現了三次。“我和我父親說,爹,回不去啊,我不能離開。他說,你忙工作就行,不用管家裡。”

最多的時候,紀台二中安置了3000多位附近村民。李德全和學校老師,是安置工作的主力軍。“給老鄉們燒水,搬運救援物資,打掃衛生……”

13日中午,李德全的午飯時間是1點左右,和其他工作人員、志願者一起吃的是白菜豬肉燉粉條。當時,安置點的400多位群眾先吃完了午飯。

15日,記者回訪“1年遭2次水,眼哭腫白了頭”的菜農吳保蓮時,還認識了一位曾被當地百姓譽為“最美聲音”的副鎮長——上口鎮副鎮長、廣陵總支書記趙新法。

上口鎮副鎮長、廣陵總支書記趙新法在多個村的微信群裡任群主

去年水災期間,就是他在微信群裡向村民們連喊四聲:不准困覺,不准困覺!很有可能淹庄,抓緊時間撤!急切的喊話和提醒,讓村民及時做好了撤離准備。

初見趙新法,他皮膚黢黑,衣服上有泥巴,甚至還一身汗味。但在去年台風受損嚴重的吳保蓮的嘴裡,向記者夸贊最多的人就是這位趙鎮長,因為他為群眾操了很多心。

記者在他的手機上看到,他在多個村的微信群裡任群主。“口子老少爺們,台風來臨,所有人員做好應急准備。從現在開始任何人不准在群內轉發與防汛無關的信息。以免我在發布信息時,老少爺們看不見。切記切記切記!”台風期間,他在口子村父老鄉親交流1群裡多次發布信息,“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基層工作紛雜繁重,正是這些基層干部日復一日地與群眾相親、與泥土為伴。災情來臨,他們顧不上吃穿,顧不上休息﹔面對採訪,他們寡言少語,覺得自己沒做什麼。惟願他們多多休息,多陪家人。(記者 吳軍林)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