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光大汛面前未現大災

2019年08月13日13:00  來源:新銳大眾
 
原標題:壽光大汛面前未現大災

受台風“利奇馬”影響,我省近日普降大雨、暴雨,局部大暴雨、特大暴雨,省內部分地區出現較重災情,去年受災嚴重的壽光市更是備受關注。

8月12日上午,壽光市委、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防御台風“利奇馬”情況:此次過程降水量為自1959年有氣象記錄以來最大一次降水,降雨強度超過去年“溫比亞”。

8月10日9時至11日22時,近2天時間,壽光全市平均降雨287.4毫米。全市15個鎮街區全部超過200毫米,其中6個鎮、街道超過300毫米。

從壽光境內彌河的洪峰情況來看,去年譚家坊水文站2250立方米/秒的洪峰流量,在今年3050立方米/秒面前,似乎“渺小”了不少。

洪峰比去年高出800立方米/秒,全市平均降雨量、折合降水量分別比去年“溫比亞”多57.9毫米和1.27億立方米。面對如此“天災”,經過“摩羯”“溫比亞”嚴峻考驗,壽光受災情況則比去年樂觀很多。

“今年彌河水位比去年要漲了五六十厘米,幸虧大壩加高了,不然真就危險了。”8月12日上午,已經兩夜沒合眼的上口鎮張家屯村黨支部書記張建偉,正在排查堤壩泥土有無鬆動跡象。

去年10月,我省全面啟動災后重點防洪減災工程的建設與修復完善工作,彌河改造后,設計流量提高到4900立方米/秒,防洪減災能力顯著提升。

在更強降雨、更大洪水面前,受災情況卻較去年大為減輕。這背后是各級各部門的高度重視、災后整治措施可靠、預警預案切實到位的合力。

“今年修了排水渠,水能排出去了。去年直接排到國道上,通車都困難。”紀台鎮村民趙秀芳告訴記者,去年災后,壽光在紀台鎮清理河道32.5公裡,投資2.27億元修建好總長度172.5公裡的農田排澇工程。

受“利奇馬”影響,11日2時開始,全市大棚區開始出現積水,紀台、稻田、洛城以及孫家集、文家、羊口等鎮街迅速組織群眾,啟動自備水泵和市裡調配的450台排水泵。“雨確實很大,但大家准備充足,損失大大降低。”紀台鎮宋家庄子村黨支部書記張安明說。

據了解,去年“溫比亞”台風過后,濰坊市迅速組織實施了彌河、丹河等河道治理和青州東部、壽光南部、昌樂北部三縣交界低窪易澇地區農田排澇工程,全面落實河湖清違清障,並對大棚進行了排水改造……這些工程在今年都發揮了重要作用。此外,為充分保障群眾生命安全,壽光在人員安置方面加大撤離力度,截至8月11日晚,共安全轉移安置群眾9.3萬人。

既然預警預案到位,河道和水利工程也已治理修復,那出現此次災情的原因是什麼?

省水利廳水旱災害防御專家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大流量洪水:“利奇馬”來襲,濰坊普降大暴雨到特大暴雨,尤其是處於彌河上游的臨朐、青州、昌樂平均降雨量均達到特大暴雨級別,且多為山區、丘陵,匯流速度快。壽光為平原區,河道落差小,雖然經過上游水庫最大限度的調蓄、削峰、錯峰,但上游來水流量仍然很大,加之壽光本身降雨量也達到特大暴雨級別,大量澇水匯入彌河干流,導致洪峰進入壽光境內后由譚家坊水文站的3050立方米/秒增加到4000-4500立方米/秒。

此外,壽光地處彌河下游,發生大洪水時,彌河等河道水位較高,壽光稻田、紀台、洛城等地勢低窪區域蔬菜大棚的積水不易排出。而且,下游彌河河道比降僅為1/10000,流速緩慢,且受風暴潮位頂托影響,洪水不易下泄,泄洪入海速度較慢。幾方面原因共同作用,導致壽光局部再次發生洪災內澇。

經歷了去年洪災,不少人明顯感到今年應對洪澇災害的能力顯著加強。壽光正動員全社會力量,齊心協力抗災救災,最大限度減少災害損失,重點對彌河、丹河等骨干河道進行拉網式排查,及時發現和消除各類隱患,防止次生災害發生。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