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煤的產業鏈條有多長 棗庄煤化工產業邁向千億級

2019年08月06日09:01  來源: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原標題:一塊煤的產業鏈條有多長 棗庄煤化工產業邁向千億級

從煤到電力增值2倍,到甲醇增值4倍,到醋酸增值10倍,到醋酸酯等最高可增值80倍。這是棗庄市發改委組織專家粗略算過的一筆賬。

新能源新材料、綠色化工屬於我省新舊動能轉換“十強”產業。近年來,棗庄市加快煤化工產業新舊動能轉換,不斷拉長產業鏈條,提升價值鏈,著力打造全國精細化工和化工新材料基地。

8月初,在位於魯南高科技化工園區的中峰化學有限公司,記者看到,醋酐經過催化聚合變成了白色的棉絮狀醋酸酯,可用於制作香煙過濾嘴和眼鏡架。

現在,和中峰化學一樣,更多棗庄煤化工企業產業鏈條越來越長,產品價格越來越高。

棗庄煤化工為何異軍突起?兗礦魯南化工有限公司工程發展部部長陳天水分析,從20世紀60年代魯南化肥廠開建,到90年代從美國引進全國首套德士古水煤漿氣化爐,改用當地褐煤生產煤制氣,再到兗礦集團兼並魯南化肥廠……棗庄有深厚的煤化工發展底蘊。

兗礦集團兼並了魯南化肥廠后,開始從單一的煤炭生產轉向發展煤化工。憑借強大的經濟實力,兗礦魯南化工以煤氣化技術創新引領轉型,企業從單一的氮肥廠發展成為擁有合成氨-尿素-復合肥、醋酸-酸酐-酸酸酯等產業鏈。

今年5月,兗礦魯南化工與中國化工集團合作,利用中化天辰院打破國外壟斷研發的合成氨生產己內酰胺技術,投資51億元建設全國最大的30萬噸己內酰胺生產項目,其中20萬噸生產己內酰胺聚合切片。作為工程塑料、高端纖維紡織品等新材料,己內酰胺聚合切片目前市場價2萬元一噸。

高端煤化工是“燒錢”“燒技術”的高門檻產業,隻有打造創新鏈和資本鏈,才能拉長產業鏈,提升價值鏈。

2008年,資本雄厚的聯想集團聯合新奧集團、泛海集團成立新能鳳凰有限公司,生產百萬噸甲醇。牛刀小試,在棗庄掘到煤化工“第一桶金”后,聯想著力在棗庄布局煤化工產業。聯想旗下的聯泓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投資近百億元,用一牆之隔的新能鳳凰有限公司生產的甲醇為原料,生產高端化工新材料,市場佔有率國內領先。

賺了“盆滿缽滿”,聯想看到了化工新材料的無限商機。2018年1月,中科院化工新材料技術創新與產業化聯盟在棗庄成立,依托聯泓產業基礎、運管能力和技術轉化能力優勢,打造中科院化工新材料科技成果中試放大平台,加速推動中科院化工領域關鍵核心成果轉化為現實生產力,將棗庄建設成為全國乃至世界煤化工新材料產業的高地。

7月9日,該聯盟在棗庄召開年度理事會,會員單位由16家增加到了23家。中科院化工新材料技術創新與產業化聯盟理事長、聯泓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鄭月明告訴記者,聯盟通過“3+1”的運作模式,即“聯盟+平台+基金”和1支專業化成果轉化運營團隊,推動創新鏈、產業鏈、資本鏈深度融合,打造協同創新體系。

在聯泓隔壁的中科院化工新材料中試基地,記者看到,工人們正在加緊施工,兩個車間已經建起來了。基地共享聯泓的水、電、氣等公用工程,以及技術、管理人才,雙方協同創新,今年10月將有兩個打破國外技術壟斷的化工新材料項目進行中試。

煤化工新材料是棗庄市委、市政府布局的新舊動能轉換重點產業。為拓展多層次融資渠道,中科院下屬的國科控股和棗庄、滕州三方共同出資設立了總規模為30億元的新材料產業發展基金,為科研成果轉化提供更廣泛的資金支持。棗庄試圖通過“政企學研”通力合作,盡快將煤化工打造成千億級的支柱型產業。

目前,棗庄煤化工產業走上了快車道,新動能澎湃釋放。去年,實現產值400億元左右,加快邁向棗庄首個千億級產業。

專家連線 評“點”說“面”

棗庄是重要的現代煤化工產業基地,形成了煤焦化、煤氣化、煤制甲醇、煤制烯烴等較為完整的產品鏈條。通過創新鏈、資本鏈、產業鏈、價值鏈的“四鏈驅動”,棗庄市引進高端技術提升創新能力,拓展多層次多渠道融資,政府充分發揮引路人、保育員、服務生的作用,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實現新突破。

發展新能源新材料、綠色化工,是我省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的重要內容。煤化工產業加快新舊動能轉換,要從內涵發展、融合發展、集聚發展、綠色發展和轉型發展等五個方面不斷推進,其中現代煤化工是產業轉型升級的主攻方向。打造新型煤化工產業基地,需要優選高附加值化學品延長產業鏈,調整產品結構,發展下游產業和精細加工產品,優化區域布局,增強企業競爭力。

——山東省魯南煤化工工程技術研究院院長 劉雪靜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