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造"路" 既造有形之路也造無形之路

2019年08月03日09:06  來源: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面對歷史的重要時刻,我們每每身處其中而不自知。

剛剛過去的7月,山東基礎設施領域的一系列新成果、新動作,就是非常值得寫入山東經濟發展史冊的一筆。

——7月10日,山東省機場管理集團董事長王衛中在與戰略合作單位集體簽約儀式上介紹,今年,煙台機場旅客吞吐量將突破千萬,屆時山東省將擁有濟南、青島、煙台三個千萬級機場,全年旅客吞吐量將力爭突破6000萬人次。

——7月26日,濟青高速改擴建工程小許家立交以東路段建成通車,由原來的雙向四車道拓寬為雙向八車道,較原定工期提前5個月,標志著山東正式進入高速公路八車道時代。

——7月28日,山東省港口集團正式組建,霍高原出任山東省港口集團董事長兼黨委書記,李奉利任總經理、黨委副書記。

從機場旅客吞吐量邁上新台階,到交通大動脈擴能升級,再到下好港口資源整合“一盤棋”,山東“陸海空”基礎設施建設的新突破,或許是當前觀察山東變化、展望山東發展前景最好不過的一組現實切片。

如果把這一組切片放到山東發展歷史中去打量,其所蘊含的轉折點意義,無疑將會更加凸顯。

NO.1 | 硬件的迭代

俗話講,要致富,先修路。一個地區經濟發展的起步,往往從加快基礎設施建設開始。

三十多年前,山東交通基礎設施曾經一度領先,素有“廣東的橋、山東的路”的美譽,成為其他兄弟省市學習的對象。

但由於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的周期性等原因,這些年山東的交通基礎設施的確落后了,已成了發展短板。

據2018年全省新舊動能轉換大會上的數據,截至2017年底,山東高速公路通車裡程落到了全國第8位,高速公路雙向六車道的不足20%,高鐵出省通道隻有1條,省內高鐵尚未實現互聯互通。民用航空對外聯通能力不足,以山東開通的國際地區航線為例,濟南機場開通18條,青島機場29條,而成都高達102條,鄭州也有27條,與上海、廣東等省市更不可同日而語。

客觀地講,山東交通基礎設施的落后,與山東動能轉換的滯后互為表裡。

邁入新時代,在經濟發展格局呈幾何級拓展的當下,“路”早已不僅是傳統意義上的公路、水路,而是海陸空立體化的交通網絡。往小裡說,這是一個地區經濟發展的“血管”,往大裡講,是一個地區對外開放的“生命線”。

隨著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發展的環境、條件、任務、要求等都發生新的變化,加快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完善基礎設施網絡,更是成為支撐一個地區轉變發展理念和發展方式的一項重大舉措。

對山東來講,打造現代產業集群,這集群那集群,交通跟不上難成群﹔實現高質量發展,首先就要有高質量的基礎設施網絡。

今年的全省“擔當作為、狠抓落實”工作動員大會上,省委、省政府正式將重大基礎設施建設納入八大發展戰略。

其實從2017年開始,山東省委省政府就開始進行詳細調研,2018年9月出台 《山東省綜合交通網中長期發展規劃(2018—2035年)》,完成了綜合立體交通規劃,涵蓋了“鐵公機管航”5個方面。

在高鐵方面,全國第一條以地方為主投資建設的高速鐵路濟青高鐵於2018年12月26日通車。山東將用5年的時間新建4500公裡高鐵,徹底改變山東高鐵滯后的現狀。

在機場方面,濟南遙牆國際機場改擴建全面推進,青島膠東機場年底將接力流亭機場開始全面運行,屆時青島將擁有一座現代化、國際化的“4F級”新機場……全省共有六大機場的建設項目,這將徹底改變山東交通航空滯后的狀況。

某種程度上,山東邁入八車道時代,無論是縱向對比,還是橫向對比,更多具有一種象征意義,展現的是一個經濟大省向著經濟強省邁進的昂揚之姿、奮進之態。

山東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的全面發力,不僅重塑的是“山東的路”這一輝煌品牌,更迎來的是新一輪發展的曙光,目的就是要為全省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實現高質量發展、開創新時代現代化強省建設新局面,提供更加現代、先進、可靠的“硬件”支撐,奠定山東未來長遠發展的牢固基石。

NO.2 | 軟件的升級

山東造“路”,既要造有形之路,也要造無形之路。

同樣是7月下旬,山東省黨政代表團由書記、省長率領,囊括16市和部分廳局一把手等30余人,用5天的時間,展開了一次京冀滬“問道”之旅。問道,就是問“路”。問什麼路?就是問改革發展之路、制度創新之路,再具體一點,就是問流程再造之路。

如果說基礎設施建設是“硬件”,那麼流程再造就是“軟件”。山東的高質量發展之路,既需要“硬件”來搭框架、作支撐,更需要全新的“軟件”覆蓋各領域、貫通各環節、鏈接各主體。隻有來一次“軟硬件一體化”的全面升級再造,山東才能迎來一次脫胎換骨的鳳凰涅槃。

衡量一個地區“軟件”質量,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看企業和群眾辦事的便捷度、體驗度和滿意度。

7月21日的省委常委會,聽取上半年全省經濟社會發展形勢匯報,研究部署下一步經濟工作,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要解決投資“誰來投”“怎麼投”的問題。其中尤為強調要聚焦優化環境,強化制度創新和流程再造,通過領導干部聯系企業、“萬名干部下基層”等措施,搞好聯系服務企業各項工作。

這一條,有著鮮明現實指向。現實中,很多流程寫在紙上、挂在牆上,看上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但在政策落實過程中,在操作執行過程中,在企業、群眾辦事過程中,卻每每碰到遇到堵點、斷點,流程卡殼、“流”不動,讓政策效果大打折扣,讓群眾叫苦不迭。

據省審計廳公布的山東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政策落實和省重點項目建設情況的審計調查結果顯示,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推進和政策落實方面,棗庄、濟寧、臨沂3市支持企業發展的獎補資金撥付不及時,共涉及資金3460.69萬元。新舊動能轉換基金管理使用方面,省級新舊動能轉換基金成立后多數沒有及時實現投資。截至2019年4月中旬,成立的12隻新舊動能轉換基金中,僅有6隻實現了項目投資,省新動能基金管理公司收到省財政出資59億元,對6隻基金的10個項目投資11.05億元,其余47.95億元閑置,佔81.27%。

從中可以看出,制度創新也好、流程再造也好,其目標指向就是要進一步完善政府服務、提升政府效能。加快流程再造,就不僅僅是轉變政府職能問題,而是再造政府職能的問題。除了要進一步從制度流程上打通痛點、難點、堵點,還要不斷補齊政策銜接上的斷點、斷層、斷面。

隻有在“軟件”升級上下大功夫,充分釋放流程再造的活力,努力形成制度創新的高地,才能真正充分調動各類主體投資積極性,大力激發民間投資活力,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發揮政府引導基金和專項債券作用,加大“雙招雙引”力度,挖掘現有企業潛力,提升山東高質量發展的全要素生產率。

NO.3 | 結語

2018年的全省新舊動能轉換大會上,“一年全面起勢、三年初見成效、五年取得突破、十年塑成優勢”,省委以寬廣的歷史視野,精准的時間刻度,勾勒出動能轉換的時間表、路線圖。

山東造“路”,無論是完善“硬件”之路,還是升級“軟件”之路,都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完成的,也不可能畢其功於一役。按照省委規劃的時間表、路線圖,既敢闖敢試,敢為人先,又穩打穩扎,善作善成,我們有理由相信,伴隨著山東“軟硬件”的不斷升級換代,山東高質量發展的大道必將越走越開闊。(任宇波 邵方超 李岳岳 策劃 張德春)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