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訪冀魯邊區抗日根據地|邊區紅旗永遠飄揚在奮進路上

2019年07月22日09:18  來源: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原標題:重訪冀魯邊區抗日根據地|邊區紅旗永遠飄揚在奮進路上

抗日戰爭時期,中國軍民在山東、河南、河北等地的廣袤平原上,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在冀魯邊區抗日根據地、冀魯豫抗日根據地,無數革命先烈前仆后繼,拋頭顱、洒熱血。炎炎夏日,在冀魯邊區抗日根據地“核心區”德州樂陵,在冀魯豫邊區革命紀念館和湖西抗日根據地所在的菏澤,許多可歌可泣、氣壯山河的革命故事不斷傳揚,新時代砥礪奮進的偉大實踐火熱涌現。

鐵營豪情在 棗鄉紅韻長

——重訪冀魯邊區抗日根據地

盛夏酷暑,樂陵市朱集鎮的千年棗林濃蔭蔽日。棗樹樹皮黝黑堅硬、枝干遒勁且布滿尖刺。歷經歲月的洗禮,它們依舊朴實無華、頑強生長,似在詮釋著冀魯邊區共產黨人和人民群眾不屈不撓、英勇無畏的精神品格。

1937年10月,就是在這片棗林,一場阻擊戰打響了中國共產黨組織領導的山東抗日第一槍,抗日烽火在冀魯邊區燃起。長期的浴血奮戰中,邊區抗日軍民進行了氣壯山河的英勇斗爭,譜寫了可歌可泣的壯麗史詩。

初心不忘,干事創業。今天的冀魯邊區,鄉村振興扎實推進、動能轉換成效顯著、社會事業蓬勃發展……黨帶領人民群眾高揚冀魯邊精神、投身新時代奮斗實踐。

初心永守——

不負重托,為人民謀幸福

作為山東抗戰的“先行區”,冀魯邊區形成於1937年,其中樂陵是核心區。“第一個抗日民眾團體和武裝、第一次抗日武裝起義、第一個抗日民主政府、打響中共領導的山東抗日第一槍,這裡曾創造了山東抗戰史上多個第一。”樂陵市黨史研究中心主任宋秀利介紹。

“派兵去山東”!1938年,毛澤東發出偉大號召。同年9月,肖華率領一一五師“東進抗日挺進縱隊”抵達樂陵,調整了冀魯邊區軍政委員會並任書記。從此,樂陵成為邊區抗日斗爭的領導核心所在地,青年農民積極參軍參戰、抗日武裝力量發展壯大。冀魯邊區赫赫有名的“小個子大英雄”李安甫便是在這一年參加的八路軍。當時,他僅13歲。

如今,94歲高齡的李安甫仍話語鏗鏘、思維清晰。“1939年下半年,我和另外兩個戰友一起宣誓入黨,激動得一晚上沒睡著覺,心裡老高興了。”說起當時的感受,李安甫依然笑得很開心。“我是黨員了,就要沖在前、帶好頭。”當時身高僅1.2米的李安甫,憑借精准的槍法,曾執行秘密刺殺侵華日寇任務,屢立戰功。

抗戰時期,像李安甫一樣的共產黨人心懷實現民族獨立、人民解放的信念,艱苦奮戰、抵御外辱。“這樣的初心,激勵著我們要堅定擔負起責任,在新時代帶領人民群眾創造幸福生活。”朱集鎮大常村黨支部書記趙雲海說。

記者蹲點採訪期間,趙雲海正忙著給村裡的600畝棗樹澆水。“這些棗樹由我們合作社統一種植,收成以后給棗農分紅,他們還可以騰出時間出去打工,這樣就能有兩份收入。”趙雲海說,統一科學管護,還有專家來指導,有利於促進紅棗品質提升。

再有兩個月,挂滿枝頭的棗就成熟了。到時如何銷售,棗農完全不用擔心。趙雲海說,合作社與棗制品企業簽了訂單,收購價格比市場價高30%左右。他們今年還在棗樹下試點種植油菜花、油葵等,發展林下經濟,增加村集體收入。

基因傳承——

敢闖敢干,直面挑戰不退縮

穿行在位於鐵營鎮的樂陵化工產業園,清華大學化工系科研成果轉化等項目正在火熱建設中,處處涌動著加速發展的熱潮。而在過去,這裡曾被人們稱為“鐵營窪”,10萬畝鹽鹼澇窪地,種樹長不大,種糧產量低。鐵營何以“鐵贏”?歷史給出了答案。

1943年2月3日凌晨,2萬多日偽軍對樂陵鐵營大窪實行“鐵壁合圍”。“我軍近400人被包圍其中,面對20倍於我的強敵,我軍將士頑強抵抗、浴血拼殺,戰斗持續了一整天。”宋秀利說,這場突圍戰是冀魯邊區最慘烈的戰斗之一,隻有十幾人突出重圍,大部分壯烈犧牲。

戰斗結束后,有6位無名烈士安葬在鐵營。今年已76歲的萬金河,曾長年守候6名無名烈士墓。1970年,萬金河被任命為鐵營村聯辦中學校長,他帶領學生為這6位烈士立了一座碑。“為了能湊齊立碑的磚塊,每個學生都從家中帶來一塊。”萬金河說,之后,每周他都會扛著锨,到墓前轉一轉,除除草,添添土。

萬金河一守就是45年。2015年,6名無名烈士遺骸被遷葬到冀魯邊區革命烈士陵園。在整理遺骸時發現,每個烈士身上都有許多彈頭和彈片,其中最多的身上竟有34片,這些彈片現被保存在冀魯邊區革命紀念館中。

革命精神要弘揚,紅色基因要傳承。“身處新時代的我們,不需要面對這種生死考驗,但要傳承先烈們英勇奮戰、不畏犧牲的精神,投身到一次次發展建設的戰斗中。”鐵營鎮黨委書記、樂陵化工產業園負責人李濤說。通過不斷改造提升,去年6月,樂陵化工產業園獲批山東省第一批省級化工園區。

“靠前服務、主動服務、一線服務”吸引著一個個大項目、好項目落戶。去年12月,山東凱瑞英材料科技有限公司醫藥中間體產業鏈項目開工建設。企業總經理、清華大學博士唐強介紹,這個項目核心技術為世界首創,投產后可實現年銷售收入30.6億元。

截至目前,園區共有31家企業進駐,累計完成固定資產投資150億元。“預期到2022年,現有在建企業全部投產,新引進投資過10億元項目5個、過5億元項目10個。”李濤說。如今的鐵營鎮,黨員干部干事創業激情滿滿,這場園區騰飛、地區經濟大跨越的戰斗仍在繼續。

使命擔當——

解民生之憂,謀民生之利

眼下,樂陵新城花園棚戶區改造項目正緊鑼密鼓地施工中。預計到今年底,賈庵、毛東、毛西等5個村庄的農戶就可以搬遷入住。選擇“最好的地塊”、制定“最優惠的政策”、為百姓建“最好的房子”,在樂陵,一座座“民生地標”拔地而起。

“群眾期盼什麼,我們就干什麼。”樂陵市委副書記蘇蘭武語氣堅定。這樣的魚水深情早在抗戰時期就已結下。冀魯邊區革命根據地之所以能夠在惡劣的環境下生存下來,並不斷發展壯大,離不開600萬邊區人民的支持與擁護。

冀魯邊區沒有山,人民群眾就是最大的靠山。當抗日的烽火在樂陵熊熊燃起,當地群眾義無反顧地投身戰斗當中,朱集鎮大常村的常大娘便是其中之一。白天,她除了放哨、送情報,還給傷員做飯、洗衣服﹔晚上,她和丈夫帶領一家人挖地道。時間一長,她家的地道,成了邊區抗戰的“大本營”和“指揮部”。抗戰期間,經常大娘掩護的同志、救治的傷員有數百人,她能說出名字的就有60多位。

生死關頭,老百姓為什麼會舍生忘死地保護共產黨員、支援八路軍?“這是因為共產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黨,八路軍是聽黨指揮,不怕犧牲、英勇作戰的軍隊。”蘇蘭武說,戰爭年代,共產黨堅持群眾路線。在今天,更應密切黨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

一年365天,讓留守人員天天都能感受到黨組織的溫暖和關懷,這是樂陵開展“365暖留工程”的目的。除了留守兒童,留守婦女、留守老人也是這項舉措關注的對象。該工程覆蓋村庄522個,建成留守人員服務中心467處,四點半學校468個,留守婦女創業點155處,鄰裡互助對1686對。

發展為了人民,發展依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冀魯邊區黨員干部正堅定人民立場,盡心盡力解民生之憂、謀民生之利,奮力書寫新時代各項事業發展的新篇章!

傳承“紅三村”精神 譜寫“紅色游”新篇

——重訪冀魯豫抗日根據地

□本報記者 於新悅 王兆鋒

炎炎夏日,驕陽如火。坐落在菏澤市牡丹區丹陽路的冀魯豫邊區革命紀念館,前來參觀學習的人絡繹不絕,大家神情肅穆,徐徐前行,看展聽講。

80年前,在反抗日本法西斯的戰爭中,中國軍民在山東、河南、河北三省連接地帶的廣袤平原上,與敵人展開了曠日持久的殊死搏斗,冀魯豫抗日根據地由小到大,逐步發展為全國最大的平原抗日根據地。

在這片熱土上,中國共產黨與人民群眾的命運始終緊密相連。紀念館內陳列的浮雕、展板、老物件,向前來參觀的人一遍又一遍講述著那段可歌可泣的歷史,講述故事背后的偉大精神。

拋頭顱洒熱血的英雄群像

“每天都有很多人過來參觀,機關、企業、學校都有,放暑假后更是迎來一波小高峰。”冀魯豫邊區革命紀念館副館長王洪向記者介紹。

1998年4月,冀魯豫邊區革命紀念館開始奠基,2000年5月建成開館,佔地198畝,建筑面積11700余平方米。展廳分為序廳和星星之火、浴血抗日、逐鹿中原、革命兒女四個大廳,全面系統地反映了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冀魯豫邊區黨政軍民不怕犧牲、前仆后繼、不屈不撓、英勇奮進的革命事跡。

“太感人了!來這裡進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回顧歷史,緬懷先烈,我深受觸動。”7月3日,記者在紀念館採訪時,正在參觀的鄆城縣唐廟鎮鎮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員說。

展板上,一句“問君楊花可曾開”,讓人濕了眼眶。

1941年曹縣發生了罕見的災荒,餓殍遍地。曹縣縣長王石鈞心急如焚,他安排縣機關和部隊人員壘起大鍋灶,親自煮粥賑濟災民。他的家就在附近的村子,全家一直靠野菜度日,飢腸轆轆的孩子對母親說:“娘,俺爹是縣長,又給大家發糧食,咱也去找他要碗粥喝吧。”看著骨瘦如柴的妻子和孩子,王石鈞搖了搖頭,說:“家裡的困難我都知道,這些村受了重災,救濟糧食隻有這一點,這粥,咱能喝嗎?”

1943年3月,王石鈞率領基干大隊在反掃蕩中不幸中彈,身受重傷的他被當地群眾抬回村子,彌留之際,他聲音微弱地問大伙兒:“楊樹花開了沒有?”旁邊有人告訴他,花已經開了。他斷斷續續地說:“這就好了,群眾有吃的了。”隨后便離開人世。

從紀念館往北約10公裡,有一個菏澤烈士紀念主題館,集中展示魯西南革命英烈的感人事跡。除了王石鈞,出生在菏澤的抗日名將趙登禹、年僅三十三歲壯烈殉國的冀魯豫軍區第五軍分區司令員朱程、畢生奉獻給魯西南的地委委員袁復榮、“為人民當長工”的魯西南抗日根據地主要創建人劉齊濱,以及無數革命先烈,在這裡安息。在主題館的大門上,錯落有致地鐫刻著魯西南英雄兒女的名字。

“就是了不起”的人民群眾

1939年7月,中共魯西南地委在曹縣劉崗村成立,此后建立的曹縣抗日縣政府、魯西南專署、魯西南軍分區均在此辦公。抗戰期間,日本侵略者對抗日革命根據地實行分割封鎖,鐵壁合圍。劉崗、曹樓、伊庄三個相鄰的村庄,日寇屢襲不克,他們在地圖上將三個村子圈在一起,並寫了個大“赤”字,“紅三村”由此而來。

1943年10月6日,1500多名日偽軍侵佔“紅三村”,對村民進行了七天七夜的拷問,日偽軍在村裡挖了水牢,把村民趕入其中,用盡酷刑。

劉崗村劉全義老人對記者轉述那段往事時仍情緒激憤:“咱紅三村的人就是了不起,受了七天七夜的罪也沒有一個人說出共產黨的下落!”抗戰期間,“紅三村”的百姓無一參加偽軍,無一當漢奸和叛徒。

出生於河南省修武縣的秦興體在此役中犧牲。當時秦興體25歲,是冀魯豫第十軍分區后勤股長,為保護軍用物資,被日本兵折磨后開膛殺死,死前仍高喊:“我是共產黨!是八路軍!”日軍撤退后,村民把秦興體烈士安葬在村頭。“秦興體是真英雄,埋在這兒,他就永遠是咱紅三村的人!”

埋骨何須桑梓地,人生無處不青山。水牢慘案,劉崗村共有70多名村民被日軍拷打致死,50多名村民因病因飢餓喪生,全村400多間房屋被毀,村民作出了巨大的犧牲。

“紅三村”是戰略要地,上級指示要堅持原地斗爭。平原地形不利躲藏,軍用物資藏在哪裡?村民們一起挖起了地道,地道四通八達,挖到家家戶戶。為了對抗日偽軍汽車部隊的掃蕩,村民挖溝破路,“當時分片包干,全村男女老少有空就挖。”劉全義說。

1940年秋,日偽軍、頑軍六七千人四方壓境,企圖吃掉魯西南抗日根據地。在地委書記戴曉東和組織部長袁復榮的帶領下,魯西南地委、軍分區獨立團、分區游擊大隊200人左右,與敵巧妙周旋了四個月零三天,最終配合黃河北返回的主力部隊戰斗取得勝利,創造了平原地區在沒有“青紗帳”掩護的條件下堅守根據地的范例。毛主席看到《魯西南的三個村庄是如何堅持下來的》報告后,高興地說:對於以后堅守根據地,更有把握了。

如今,劉崗村的水牢早已被填平、硬化,建起全民健身廣場,旁邊矗立著一座石碑,由村民籌資修建,碑上記錄著水牢慘案的始末和秦興體的英雄事跡。

對先烈最好的紀念是奮斗

記者蹲點期間,劉全義正和同村的另外兩位老人劉憲忠、劉金玉合著一本書,書名叫《紅三村》。為了搜集相關史料,三位老人奔走在曹縣及周圍區縣之間。

“我們幾個寫書回顧‘紅三村’的歷史,是為了緬懷和紀念先烈,激勵和鼓舞我輩,教育和啟迪后人。再不及時挖掘,當年親歷過戰事的老人們就都不在了。”劉憲忠說。

對先烈最好的紀念就是奮斗新時代,穩扎穩打向前走,讓菏澤越來越美好。“紅三村”正在奪取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的新勝利。目前,劉崗村有4000多口人,木材加工和養殖是村裡的主要產業,人均年收入超過8000元。村裡正對紅色遺址加以發掘、保護,積極打造紅色旅游示范村。

菏澤境內的另一處抗日根據地——湖西抗日根據地,位於蘇魯豫皖四省接合部,先后轄江蘇、山東、安徽和河南30多個縣,1940年設湖西專員公署,一直到1953年,常駐單縣。如今走進單縣,還能看見以“湖西”命名的公園、餐館、酒店。近年來,依托湖西人民會議廳舊址、湖西革命烈士陵園等紅色旅游資源,單縣全力打造紅色旅游品牌,發展全域旅游。紅色成為單縣最鮮明的底色。

冀魯豫抗日根據地留下的革命精神、紅色基因,是菏澤騰飛最大的精神財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當前,菏澤市黨員干部正緊抓“突破菏澤、魯西崛起”的重大戰略機遇,圍繞實現“后來居上”目標,著力培育高端化工、生物醫藥、新能源新材料等主導產業。2018年,菏澤地區生產總值達到3078.78億元,增速全省第一,菏澤正以嶄新的面貌,昂揚的姿態,在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實現高質量發展中闊步前進。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