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海而興 向海圖強

——“我愛這片藍色的國土”網絡主題活動山東煙台採訪側記

2019年07月20日08:48  來源:人民網-山東頻道
 

位於煙台市區北端的煙台山林木蔥郁,三面環海。掩映在這裡的亞洲現存最大近代領事館建筑群清秀幽雅,若隱若現,靜靜講述著1862年肇始的煙台開埠史。

光陰荏苒,斗轉星移。進入21世紀,作為我國近代工業發祥地之一的煙台,不僅 “舊貌變新顏”,而且提出了“海洋強市”發展戰略,在海洋經濟建設和海洋生態環境領域擊風搏浪,逐夢湛藍。

中國海工一舉領航世界最高水平

煙台芝罘灣畔,國之重器在海平面傲然屹立。

全球最先進的海上鑽井平台“藍鯨1號”與她的姊妹船“藍鯨2號”在這裡孕育,從這裡啟航。

“藍鯨1號” 家喻戶曉。這座由由中集來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下稱“中集來福士”)建造的淨重超過43000噸的雙鑽塔半潛式鑽井平台,從船底到頂端有37層樓之高,可以抵御12級海上風暴,並可在全球95%海域作業。

引領我們參觀的解說員告訴我們,2017年“藍鯨1號” 持續60天在南海成功試採出可燃冰,創造了產氣時長和總量的世界紀錄,其間雖然經歷了12級台風的正面沖擊,但“托舉”可燃冰試採一秒都沒有停頓。

就在“藍鯨1號”圓滿完成南海開採可燃冰任務同時,她的姊妹船“藍鯨2號”迎來試航。“藍鯨2號”最大作業水深3658米,最大鑽井深度15240米,在項目建造工藝等方面比“藍鯨1號”有了重大創新突破。

這便是大國重器的實力!這種實力展示出煙台先進制造業在海工領域的驕人之舉!

海上鑽井平台被稱為“流動的國土”,在此領域,中集來福士用10年走過了歐美40年的路。

作為鑽井平台核心的鑽井系統,在“藍鯨1號”之前幾乎全部依賴進口。一個鑽井系統進口就佔到40%左右,一個小小的螺栓國外採購往往會耽誤兩個多月的建造周期。沒有關鍵技術讓中集來福士感受到了成本和時間壓力帶來的剜心之痛。

絕不能在全球海工行業喪失話語權!中集來福士痛下決心。他們頂住壓力,硬是把原先依靠進口的“藍鯨1號”鑽井系統拆解成幾個主要的系統,動員全部技術力量對其消化吸收,為我所用。

就是這一“拆”,中集來福士掌握了鑽井系統的核心技術﹔就是這一“拆”,中集來福士形成了自己的總包能力﹔就是這一“拆”,中集來福士贏得了在關鍵系統上的發言權和話語權﹔也就是這一“拆”,中國海工一舉領航世界最高水平。

10多年前,中國還沒有自主制造海上鑽井平台的能力,現在,中集來福士的海上鑽井平台中集來福士實現了核心產品的自主設計、自主知識產權從零到100%的突破,國產化率從不足10%提高到60%。

走進深海成為煙台的巨大動力,在這裡,杰瑞集團成長為全國最大的油田增產設備制造商﹔中柏京魯船業發展為全國首個遠洋漁船建造與技術示范基地﹔海洋生物醫藥全產業鏈也在奮力起航。

實現海洋物種的互補供給和生態平衡

從煙台蓬萊港乘船北行,3個小時后,我們跟隨“我愛這片藍色的國土”網絡主題活動採訪團抵達山東唯一的海島縣——長島。

長島,也即長山列島,位於黃海、渤海交匯處,因境內有長山島而得名。從空中俯瞰,長島縣的32個島嶼如一串美麗的珍珠鑲嵌在茫茫大海上。

7月18日,我們抵達長島大欽島鄉時,正值每年的海帶收割季。放眼望去,漫山遍野晾晒海帶的壯觀景象蔚為壯觀,漁民站在海灘大片的球石上,有如揮舞綢緞一樣,將一片片海帶平鋪好,空氣中彌漫著咸而不腥的淡淡海帶味。

據傳,大欽島的得名於唐代。當年,唐太宗李世民東征高麗時路過這裡,太宗見有一大山,十分高陡,欲登高遠望,可是山高無路且長滿帶倒刺的荊棘,軍士們開路十分辛苦。太宗了解情況后下令所有荊棘刺隻能直著生長不能有倒刺。都說皇帝是金口,欽命一出,所有倒刺都變成直的了。因唐太宗在島上傳下了欽命,所以小島得名欽島,那山也被稱做唐王山。

“大欽島是中國重要的海帶養殖生產基地,是‘中國海帶之鄉’”。引領我們參觀的大欽島干部許偉興說,這裡海帶色澤黑,個長質厚,所含碘、海藻酸鈉等微量元素,是我國最好的海帶品種,也是著名的“中國小浩海帶”的故鄉。

“在球石上晾晒的海帶需要每兩個小時翻動一次,保証海帶兩面都晒得均勻。”一位正在晾晒海帶的村民告訴我們,在晴天,海帶通常8個小時就晒干了,按照一米的長度裁剪海帶,再收起來鋪平、裁邊、分級、打捆……經過一道道工序,海帶被分級打包好進入倉庫。

許偉興介紹說,早在上世紀50年代,大欽島鄉小浩村海域開始了海帶養殖試點工作。1959年,時任小浩村書記唐守林帶領村民開始了小規模的海帶養殖,成立了大欽島上第一個海帶養殖場。並在當年,以“中國小浩海帶”的名字,帶到了廣州博覽會展覽,博得一片叫好,甚至出口到坦桑尼亞等國家。

大欽島鄉現有海帶養殖面積1.3萬畝,年收割鮮海帶18.2萬噸,加工干海帶1.79萬噸,其中出口1800噸,內銷8300噸,佔全國海帶出口量的70%以上,海帶年產值1.5億元。

大欽島還生產鮑魚和金鉤海米,這裡的皺紋盤鮑是鮑中上品,肥厚嫩滑,個體碩大﹔金鉤海米色澤金黃,狀如彎勾,當地人說,乾隆皇帝在品嘗御膳房呈奉的海米豆腐湯后,對產自登州府(長島海域)的海米連聲稱贊,賜名為金鉤海米。

“大欽島不斷推進養殖模式向立體科學養殖轉變,堅持 ‘貝藻魚兼養’和‘上中下立體結構分布’,組成一個縱向的“食物鏈”,將海水養殖區和底播增殖區打造成具有自我維持能力的漁業生態養殖系統,實現了海洋物種的互補供給和生態平衡。”許偉興說。

生態海岸線修復的“長島樣板”

每到夏季,前來長島避暑旅游的人,都會來島上一個叫長山尾的網紅海灘。

沿著蜿蜒曲折的海岸線一路向東,滿眼都是郁郁蔥蔥的樹木,清澈見底的海水,鬼斧神工的懸崖峭壁……

僅僅幾年前,這裡還到處都是近海水產養殖區,遠遠的就能聞見一股含著魚腥味的惡臭。

2018年6月1日,長島海洋生態文明綜合試驗區批復成立,2019年1月7日正式挂牌。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裡,長島以全域生態保育踐行加快新舊動能轉換,積極打造全省乃至全國海洋生態文明樣板,爭創國家公園。

引起我們注意的是長島利用高次團粒噴播技術修復破損山體、全面恢復山林植被的創新實踐。

長島交通與住房建設管理局裸露山體治理項目負責人張文平說,通過高次團粒噴播技術,植物種子兩個月即可生根發芽,半年左右就能形成喬木、灌木和草叢層次分明的植物群落,達到生態修復和綠化美化彩化提升效果。

近年來,長島按照生態優先的工作思路,加快實施生態環境綜合提升的項目的落實,計劃3年內投資5.9億元對全域的生態進行綜合修復。

“我們利用高次團粒噴播技術對島上破損山體20萬平方米進行綜合整治。2018年共治理破損山體植樹,噴播面積20萬平方米,種植綠化帶苗木30余萬株。”張文平說,2019年開春以來,長島已對5處地段進行了補噴及苗木補栽,共噴播面積4.8萬平方米,栽植常綠樹與花灌木14萬株、灌木苗木29萬株、鋪種麥冬草2.1萬株,逐步改善海島生態環境,展現海島獨有的生態優勢。

用“減法”推進全域生態整治,矢志放大生態優勢。長島緊緊圍繞推動海洋生態保護和持續發展的戰略定位,大力實施生態保護修復工程,大規模拆除破舊建筑,整治修復自然岸線,加快退岸還灘進程。累計拆除岸線破舊建筑、育保苗場、圈養池53萬多平方米,恢復自然岸線20多公裡,全區旅游和自然岸線佔比由38%提高到74%,漁養生產岸線壓縮到17%。

在南長山島的南海岸木棧道,該縣南長山街道副主任張基寅告訴我們,以前這裡有多家育保苗場,垃圾遍地,污水橫流,海藻絕生。“從2013年5月份開始,南長山街道對孫家、趙王、王家溝263戶育保苗場進行拆除,共拆除了176000平方米,恢復海岸線3100米,現在山也綠了,海也清了,多年不見的海藻又重新生長了。”他表示,下一步將繼續貫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發展理念,持續做好海岸線修復工程,為長島海洋生態文明綜合試驗區建設貢獻的力量。(胡洪林 王磊)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