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沂蒙山》的魅力,來自哪裡?

2019年07月17日09:09  來源: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原標題:理上網來 |重磅文章!《沂蒙山》的魅力,來自哪裡?

《沂蒙山》最后一幕,情感抒發達到高潮,大家合唱《沂蒙山,永遠的爹娘》:“巍巍蒙山高,親親沂水長,我們都是你的兒女,你是永遠的爹娘。”其情其景,觀眾無不動情動容、淚流滿面。

《沂蒙山》究竟有何魅力,讓觀眾深受觸動、引發強烈共鳴?《沂蒙山》又是憑借什麼,在全國掀起一陣又一陣觀劇熱潮?

民族歌劇《沂蒙山》,根據沂蒙革命根據地的抗戰歷史創作而成,以軍民水乳交融、生死與共鑄就的沂蒙精神為表現主題,譜寫了一曲可歌可泣、蕩氣回腸的英雄贊歌。去年12月一經推出,受到各級領導、業內專家、社會各界的熱烈反響和廣泛好評。

這部作品是當代文藝培根鑄魂的上乘之作,是中國民族歌劇藝術的創新之作,是“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生動教科書。

(1)堅如磐石的信仰之力

一部作品最能打動人的地方,在於它所反映的主題,在於它給觀眾帶來的精神陶冶。

《沂蒙山》首先是一部高揚主旋律的正能量大劇,它所展現的信仰之力、精神之力,是吸引觀眾、感染觀眾的關鍵。該劇把觀眾帶到了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通過塑造海棠、夏荷、林生、孫九龍、趙團長等英雄群像,充分展現了我們黨領導的人民軍隊,為國家獨立、民族解放、人民幸福所作出的巨大犧牲﹔充分展現了老區人民感恩黨、聽黨話、跟黨走的真摯情感。整部劇對信念信仰的詮釋深刻入理、直擊人心、發人深省。

信仰是什麼?

通俗講,信仰是支配人的思想和行為的精神力量。

在當時苦難深重、倍受欺凌的中國,老百姓最大的願望就是過上不受壓迫、不受剝削的好日子,整個國家和民族的願望就是獨立、富強、不被欺凌。中國共產黨義無反顧地肩負起這一歷史使命,團結帶領廣大人民進行了艱苦卓絕的偉大斗爭。我們黨是用馬克思主義武裝起來的無產階級政黨,以實現共產主義為最高綱領,以為人民服務為根本宗旨,以推翻“三座大山”為己任,黨的主張與人民的願望、國家民族的願望高度一致,具有強大的號召力、感召力和凝聚力。《沂蒙山》以“信仰”為魂統領全劇,從趙團長到每一名八路軍戰士,從孫九龍到一個個老區人民,都心懷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必勝的革命信念。

信仰意味著什麼?

信仰意味著付出,意味著流血犧牲,意味著舍小家顧大家。

為了信仰,八路軍戰士、老區人民付出了巨大犧牲,感天動地、可昭日月。有這樣兩組數據:一是據不完全統計,從中國共產黨成立到建立新中國,約有370萬黨員在革命中獻出了生命,平均每天有370名共產黨員犧牲,而新中國剛成立時全國隻有448.8萬名黨員﹔二是從1937年到1949年,在長達12年的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沂蒙山革命根據地共發生大小戰斗4000余次,當時根據地420萬人口中,有120多萬人擁軍支前,20多萬人參軍參戰,10多萬將士血染疆場,鄉鄉有紅嫂,村村有烈士,沂蒙軍民用鮮血和生命樹起了一座巍峨的歷史豐碑。《沂蒙山》生動展現我們黨和人民大無畏的犧牲精神,劇中諸多動人情節和經典唱段,令人印象極為深刻。

信仰有沒有過時?

我們從劇中能夠深刻感受到,今天的祖國繁榮、人民幸福,多麼來之不易,它們是無數革命先烈拋頭顱、洒熱血,用生命換來的。

《沂蒙山》所展現的堅如磐石的信仰之力,在新時代同樣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習近平總書記反復告誡全黨:“革命理想高於天”,“理想信念是共產黨人精神上的‘鈣’”,“共產黨人如果沒有信仰、沒有理想,或者信仰、理想不堅定,精神上就會‘缺鈣’,就會得‘軟骨病’,就必然會導致政治上變質、經濟上貪婪、道德上墮落、生活上腐化”。現實中,不可否認還存在一些信仰缺失的問題:有的對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持懷疑態度,說什麼“共產主義太遠了、社會主義太長了、馬克思主義太舊了”﹔有的不信馬列信鬼神,從封建迷信中尋找精神寄托﹔有的是非觀念淡薄,甚至向往西方價值觀念﹔有的在大是大非面前,態度曖昧,不敢亮劍﹔等等。對此,我們每個黨員都要認真反思、時刻自省,充分認識理想信念動搖是最危險的動搖,理想信念滑坡是最危險的滑坡,無論時代怎麼變、環境怎麼變、職務怎麼變,理想信念決不能變、紅色基因決不能改、革命傳統決不能丟,必須始終不忘補鈣壯骨、培根固元,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2)矢志不渝的初心偉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切優秀文藝工作者的藝術生命都源於人民,一切優秀文藝創作都為了人民”,“能不能搞出優秀作品,最根本的決定於是否能為人民抒寫、為人民抒情、為人民抒懷”。

民族歌劇《沂蒙山》,是飽含人民情感的史詩性大劇,把人民作為創作的源頭活水,生動展現軍愛民、民擁軍的動人場景,深刻揭示“水乳交融、生死與共”的沂蒙精神,既是貫徹習近平總書記以人民為中心創作思想的具體實踐,更通過文藝作品對黨的初心使命作出了深層次回答。

為了誰?

《沂蒙山》整個劇,貫穿著對“為了誰”這個問題的追尋和回答。

劇的第一場,百姓聚集在海棠和林生婚禮現場,敵人悄悄包圍上來,危機時刻,共產黨領導的八路軍奔襲趕來,解救了全村百姓。老百姓由衷唱道:“感謝親人子弟兵,神兵天降救我們﹔感謝親人子弟兵,以命換命打沖鋒”。這段故事的真實背景是發生在沂蒙山區的淵子崖戰斗,當時一支八路軍隊伍為了救老百姓,全部壯烈犧牲。為人民服務、為人民不惜犧牲一切、始終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是我們黨一以貫之的初心宗旨,是我們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是我們每名黨員的職責所在、使命所在。我們必須始終牢記黨的宗旨,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工作導向,站穩人民立場、增進人民情感,永遠與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真心實意為群眾辦實事、做好事、解難事。

依靠誰?

毛澤東同志有一句名言:“兵民是勝利之本”。我們黨來自人民、植根人民,在緊緊依靠人民中走向勝利、發展壯大。這也是沂蒙精神要義所在、可貴之處。

民族歌劇《沂蒙山》,藝術再現沂蒙老區為革命事業作出的巨大貢獻,充分展現人民群眾的力量,對“依靠誰”作出了鮮明響亮的回答。

像老百姓踴躍參軍時唱的《當兵就要當八路》:“當兵就要當八路,鐵心抗日好隊伍。兒郎都是英雄兵,光榮軍屬是父母”。像鄉親們救治傷員時,海棠、孫九龍、夏荷的對唱《鄉親把苦嚼成甜》:“一鍋野菜留給咱,一鍋粥飯給傷員”。特別是到劇的最后,情感抒發達到高潮,大家合唱《沂蒙山,永遠的爹娘》:“巍巍蒙山高,親親沂水長,我們都是你的兒女,你是永遠的爹娘”。其情其景,觀眾無不動情動容、淚流滿面。“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地”。我們必須始終牢記人民是歷史的創造者,是真正的英雄,在工作中始終堅持人民主體地位,尊重人民首創精神,向人民學習、拜人民為師,緊緊依靠人民來推動事業發展。

我是誰?

“為了誰”“依靠誰”,最終要搞清楚“我是誰”。

沂蒙精神的特質是“水乳交融、生死與共”,這八個字告訴我們,子弟兵來自老百姓,老百姓熱愛子弟兵,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永遠是一家人。

劇中有一段鄉親們和八路軍互動的場景,老百姓為傷員包扎上藥,八路軍教鄉親們認字,海棠帶一群婦女做軍鞋,夏荷和一群女兵幫助鄉親干活。黨性和人民性,從來都是一致的、統一的,作為黨員干部,要經常自問和反思“為了誰、依靠誰、我是誰”,走得再遠都不能忘記來時的路,地位再高都不能忘了“我是誰”,切實增強公仆意識,關心群眾冷暖,強化為民擔當,千萬不能在一片喝彩聲、贊揚聲中迷失初心、喪失本色。

(3)精益求精的藝術魅力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沒有中華文化繁榮興盛,就沒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號召廣大文藝工作者“實現從‘高原’向‘高峰’邁進”,“努力筑就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代的文藝高峰”,明確提出:“精品之所以‘精’,就在於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

民族歌劇《沂蒙山》,就是一部體現“三精”要求,集思想性、藝術性、觀賞性於一體的高質量大劇,為觀眾奉獻了一場藝術盛宴,也為今后藝術創作提供了經典范例、帶來了深刻啟示。

文藝創作朝哪用力?

文藝是鑄造靈魂的工程,偉大的文藝展現偉大的靈魂

民族歌劇《沂蒙山》把“水乳交融、生死與共”作為主題主線貫穿全劇,與觀眾進行靈魂對話、思想交鋒,引發人們對初心使命、理想信念、責任擔當的深度思考,是一部有靈魂、有高度的藝術精品。

《沂蒙山》啟示我們,搞好文藝創作,一是必須堅持弘揚主旋律不動搖。隻有端正創作思想,堅守藝術理想和社會責任,明大德、立大德、守大德,有信仰、有情懷、有擔當,才能創作出無愧於時代和人民的精品力作。二是必須緊緊圍繞中心大局。隻有融入時代、反映時代,作品才鮮活、才有生命力。要注重發揮文藝作品對塑造新時代山東形象的作用,緊跟省委決策部署,突出科技創新、海洋強省、紅色文化、鄉村振興、社會養老、黃河灘區搬遷等主題,加強選題策劃,集中力量攻關,努力創作更多展現時代發展、具有山東氣派和風格的精品力作。三是必須反映人民生活。平凡見偉大,細節最動人。大處著眼、小處入手、以小喻大,是重要的文藝創作之道。要注重以普通人的視角、講述普通人的故事、展現普通人的心路歷程,善於反映人民喜怒哀樂的真情實感,善於從小故事、小情節中升華思想內涵,深刻提煉生活、生動表達生活、全景展現生活。隻有這樣,我們的創作才能接地氣、動人心、有市場、受歡迎

文藝精品如何打造?

《沂蒙山》從創作到推出,歷時整整兩年,其間先后11次深入革命老區採風採訪,故事創意和劇本經過10余次座談研討、9次重大修改,音樂創作苦心孤詣8個月,全劇40個唱段幾乎首首經典,已有9首入選中國歌劇百年經典唱段集萃

《沂蒙山》啟示我們,創作一部精品,一是必須深入基層、深入生活。文藝源於生活、高於生活,生活是文藝創作的源頭活水。不走近生活、不了解群眾,坐在辦公室搞創作,不可能寫出有生活基礎、有群眾基礎、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作品。二是必須帶著情感、帶著責任。《沂蒙山》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作品,它的成功說明,文藝作品是有生命、有情感的,創作者用心用情用功的程度,決定著作品的溫度、厚度、深度。三是必須耐住寂寞、防止浮躁。“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沒有這樣的執著和投入,不可能達到“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境界。《沂蒙山》從一開始就立足打造經典,以沂蒙精神創作沂蒙精神,潛心研究、精心打磨、反復雕琢,不斷在否定再否定中實現自我超越,值得我們尊敬和學習。

文藝作品由誰評判

作品好不好,關鍵看老百姓叫好不叫好。民族歌劇《沂蒙山》,尊重觀眾欣賞習慣和觀劇體驗,用群眾的話拉百姓的理,拉近了舞台藝術與觀眾的距離,觀眾聽得明白、看得真切、印象深刻,真走心、不出戲,可以說是老少咸宜、喜聞樂見。

《沂蒙山》啟示我們,創作文藝作品,必須把人民群眾認可作為重要衡量標准。現在有些作品,為評獎而創作,不考慮受眾,評獎后往往束之高閣,根本談不上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相統一。要堅決改變這種創作傾向,改進評價體系,在評獎中既要聽專家評判,看思想內涵﹔更要聽群眾評價,看市場效果。從而引導我們的文藝創作,更加自覺地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熱情謳歌時代、謳歌人民,積極進行文藝創新,努力創作更多受群眾喜歡、讓群眾滿意的精品力作。(王紅勇)

(作者系山東省委宣傳部分管日常工作的副部長、省文明辦主任)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