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執法變違法 一朝巡察露馬腳

2019年07月15日09:48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我貪污了2017年市場建設服務中心的垃圾處理費,今天是來投案的……”2019年4月30日,河北省唐山市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二中隊隊長張福忠攜帶10000元現金到灤南縣紀委監委主動投案。

  常規巡察 初現端倪

  事情還要從一次常規巡察說起。

  4月初,灤南縣委對該縣市場建設服務中心開展常規巡察,一張由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開具的10000元現金支票引起了巡察人員的注意。按照灤南縣財務管理規定,超過1000元以上的票據必須以公對公轉賬的方式支付,而這張萬元現金支票明顯存在“票據超限額支現”問題,隨即巡察辦將這一情況作為問題線索移送至灤南縣紀委監委。

  接到移交線索后,灤南縣紀委監委立即成立核查組,組織專人到市場建設服務中心進行調查核實。在初核中,核查人員發現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在收取灤南縣市場建設服務中心2017年垃圾處理費時,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開出的垃圾費收據聯與市場建設服務中心手中的存根聯數額不一致,“陰陽發票”問題浮出水面。

  這次核查也觸動了“陰陽發票”開具者張福忠的敏感神經,於是“做賊心虛”的他就有了開頭主動投案的那一幕……

  懲腐高壓 幡然醒悟

  “問題被發現后,我坐臥難安,總覺得是時候應該向組織交代了……”張福忠投案后,灤南縣紀委監委辦案人員將2009年至今由張福忠經手的所有垃圾處理費的賬目進行核查,對其已供認的貪污事實進行核實取証。

  這樣的問題是個案還是普遍現象?在考慮到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有兩個收費中隊的現狀,檢查組決定將調查范圍擴展至另外一個中隊。

  “張福忠投案后,我越想越害怕,怕紀委調查取証查到我身上……”

  “家裡人知道這件事情之后,都吃不下睡不著,我妻子和兒子在家裡抱頭痛哭,要我一定要向組織交代清楚。”

  在法律震懾和政策感召下,5月10日,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收費一中隊隊長王建文也主動投案。

  私欲膨脹 投機取巧

  每個收費中隊由3-5人組成,即便是中隊長也很難做到開“陰陽發票”而不被人發現,他倆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隨著調查的持續深入,張、王兩人的作案手法逐漸清晰。調查人員調查發現,城管局為繳費單位開據的是河北省非稅收款票據,共分收據聯、記賬聯、存根聯三聯。所謂“陰陽發票”,即在第一聯的收據聯填寫真實數額的垃圾處理費用,第二聯的記賬聯和第三聯的存根聯編造繳費單位和繳費數額,兩人貪污其中的差額。

  在收繳垃圾處理費用的過程中,兩人帶領其收費中隊成員,按照程序前往繳費單位通知其繳費數額,若是經公轉賬的,則正常收繳,無機可乘﹔如若遇到現金繳費的單位,兩人便以收費票據未帶在身上為由,在眾人面前,同繳費單位協商好金額,並約定好繳費日期。到了約定繳費的日期,兩人會獨自或者結伴來到繳費單位,將事先准備好的“陰陽發票”的第一聯交給繳費單位,收取現金或現金支票,將第二聯和第三聯交給城管局入賬。

  漠視法紀 越陷越深

  據張福忠供述,大額的垃圾處理費都會及時上繳單位或者直接通過公對公轉賬繳納,但是對於一些小額費用,基本上都是一本收據用完了以后統一上繳單位專人保管,由於單位負責管理現金的人員退休,長時間無人接替工作,這些小額費用便由兩個中隊長“私自”保管了。

  “第一次嘗到甜頭之后,膽子就越來越大、胃口也越來越深,知道自己做的不對,也停不下來了,利用組織賦予的權力,為自己斂財……幸虧組織及時發現了,不然我可能會在違法的道路上走得更遠,不光我自己完了,我的家也散了。”作為家裡頂梁柱的王建文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經查,張福忠於2009年4月至2019年3月擔任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收費二中隊隊長期間,單獨或伙同王建文貪污垃圾處理費共計21.6萬元,個人實得13.3988萬元﹔王建文於2010年至2019年擔任灤南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收費一中隊隊長期間,單獨或伙同張福忠貪污垃圾處理費共計25.8512萬元,個人實得17.1018萬元。

  “案件審理完成后,我們將移送檢察機關提起公訴。”提起本案時,灤南縣紀委常委薛貴福說,“針對該案暴露出來的縣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干部職工日常監管缺失以及財務管理上的漏洞,我們將下發監察建議書督促其整改,對相關領導干部進行問責,並以此為戒,在全縣開展警示教育。”(唐山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王小寧)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