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治“膀爺”等陋習!濟南等地出台政策整治夏季不文明行為

2019年07月15日08:45  來源:大眾網·海報新聞
 
原標題:整治“膀爺”等陋習!濟南等地出台政策整治夏季不文明行為

7月4日,在護城河黑虎泉段,一位市民赤裸上身在戶外納涼。

近日,山東濟南開展針對赤膊光膀、脫鞋晾腳、隨意暴露等不文明行為的集中整治行動,此舉引發關注。濟南市文明辦表示,城市文明和每個人息息相關,少數不文明行為會影響城市形象,希望通過整治活動提升市民素質。

據濟南文明網,此次集中整治體現在“四重點四維護”,即以治理公共場所衣著不整,特別是在公園、廣場、社區、公交車、景點景區、商業街區等人流密集區域,赤膊光膀、脫鞋晾腳、隨意暴露為重點,維護城市形象;以治理在河道及泉池內游泳、洗澡、泡腳、洗刷衣物,在泉水直飲點用大桶接水、洗腳沖涼為重點,維護泉城名片;以治理公共場所不自覺排隊、爭搶吵鬧、大聲喧嘩、禁煙場所吸煙,機動車不禮讓行人、車窗拋物、亂停亂放和行人闖紅燈、翻越護欄、亂穿道路為重點,維護公共秩序;以治理公共場所隨地吐痰、亂扔雜物、躺臥坐椅、亂貼亂畫、亂挂亂晒、佔道經營、不文明養犬等為重點,維護公共環境。

目前,天津、湖北、福建等地也已出台措施整治“膀爺”等陋習。針對以上不文明行為,近年來各地紛紛出台政策勸導並整治。大部分城市以勸導、曝光和罰款為主要手段整治“光膀子”。

天津

可處以50至200元罰款

今年5月1日,天津正式施行《天津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其中第五十五條第一項規定,在公共場所赤膊不聽勸阻的,公安機關責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將處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罰款。

5月17日,天津警方向一名赤膊逛超市且拒不改正的男子開出首張罰單,罰款50元。

天津警方介紹,5月17日11時20分許,天津靜海公安獨流派出所接到群眾舉報,一名男子在公共場所赤裸上身。民警立即趕往了現場,並對其進行宣講教育,責令其穿上上衣,立即停止不文明行為。但該男子對民警的勸告不以為意,拒絕穿上上衣,隨后,民警將其依法傳喚至派出所。

湖北十堰

市民可舉報不文明行為

2018年8月,湖北十堰曾在全市人員集中地點設置不文明行為曝光欄,且要求曝光欄面積不低於2平方米。曝光欄的重點展示對象是夏日光膀出行這種不文明行為,將“光膀子”的照片張貼於曝光欄中。據了解,曝光欄內容每周更換。

此外,十堰市民可通過各種渠道上傳不文明行為的文字圖片,對曝光后的相關問題,十堰市創文辦考評督導處、執紀問責處將依據《十堰市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工作問責辦法》督辦整改、追責問責。

福建廈門

志願者勸導“膀爺”穿衣

2018年6月,福建廈門發出“文明度夏 拒當‘膀爺’”倡議書,倡議書寫道,“在公共場合穿戴整潔得體,注意儀容儀表,拒當‘光膀族’。特別是在公園、廣場、鬧市等人流密集區,舉止文明大方,注重自身形象,不赤膊光膀,不隨意暴露,摒棄公共場所‘光膀子’的陋習﹔自律之外,能提醒、制止同伴及其他身邊的不文明行為,帶動家庭成員、群體伙伴改善個人行為習慣、提升公共道德水平,共同維護城市文明氣質”。

同年8月,廈門還組織黨員進行志願服務,在當地的三個公園啟動勸導“膀爺”的活動,並在公園懸挂“拒當‘膀爺’文明度夏”的橫幅標語,派發倡議書。

相關評論

向夏季不文明行為說“不”

對包括赤膊光膀、脫鞋晾腳、隨意暴露等帶有夏季性特征的不文明行為說“不”。近日,山東濟南開展不文明行為夏季集中整治的消息引發關注。對此,濟南市文明辦相關負責人回應表示,城市文明和每個人息息相關,少數不文明行為會影響城市的整體形象,整治活動希望能夠提升整體的市民素質。

隨著社會的發展,“光膀子”越來越沒有必要,也越來越失去存在空間。過去條件有限,不要講空調、風扇,就是連電都沒有,夏天降溫主要是“抬頭看老天,低頭少穿衣”,“光膀子”有迫不得已的理由。但現在條件不同了,已無必要。更重要的是,社會的發展,一定伴隨著審美的進步和文明程度的提高。對很多人來說,“光膀子”是個辣眼球存在,根本沒有勇氣直視。

在這樣的背景下,不少城市把“光膀子”列為不文明現象,拋出過整治設想。比如,從今年5月1日起,《天津市文明行為促進條例》正式施行,明確對公共場所赤膊說“不”。今年5月,天津靜海警方以及和平警方,均分別對赤膊男子給予了處罰。

與其他文明問題不同,“光膀子”的行為,因為有著歷史的影子,對應著曾經的習慣,所以對不少“膀爺”來說,可能根本沒有覺得是多大的事情。有一句成語,叫做“膀大腰圓”。換個角度審視,“腰”是支撐,“腰圓”有著理直氣壯、無所畏懼的意思。其實,很多不文明現象的發生,就在於“腰圓”,就在於當事人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文明問題,根本沒有認識到自己的行為不文明。因此,面對“光膀子”的存在,先從讓“膀大”不再“腰圓”開始。共識形成了,務實才能開始。否則,“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很有可能陷入“春風吹又生”的尷尬。

(綜合齊魯壹點、濟南時報、工人日報、中國青年報消息)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