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25米高的“垃圾山”已堆至43米!濟南日產垃圾5300噸

2019年07月11日08:51  來源: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原標題:設計25米高的“垃圾山”已堆至43米!濟南日產垃圾5300噸

2012年,濟南平均一天至少產生垃圾量2721噸,2019年,這個數字達到5299噸(不含章丘、萊蕪),高峰時期甚至超過6000噸,7年時間幾乎翻一番。而濟南目前末端垃圾處理已長期超負荷運轉,原設計使用期限為20年的濟南市第二生活垃圾綜合處理廠二廠填埋場,5年時間就已用超過一半庫容。

“垃圾圍城”不是危言聳聽,它像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一直懸在所有濟南人頭上。而破解之道,既要源頭減量,垃圾分類實現再生資源回收,也要加強末端處置,實現垃圾資源化、無害化、減量化處理。

7月10日,在濟南市第二生活垃圾綜合處理廠二廠填埋場,多輛機械正在作業。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周青先 攝

濟南七區兩縣隻有一個垃圾處理廠

位於孫耿街道104國道東側的濟南第二生活垃圾綜合處理廠,是除章丘和萊蕪外,濟南其他區唯一使用的垃圾處理廠。

2011年9月,總投資9億元,濟南第一座垃圾焚燒發電廠在這裡建成投運,由光大環保能源(濟南)有限公司承建並運營。項目建設了4條500噸/日的垃圾焚燒生產線,最初的垃圾日處理能力為2000噸。“那時全市的垃圾運過來,都不夠它燒的。”濟南市生活廢棄物處理中心工程師趙坤說。

居民將垃圾扔進小區垃圾桶內。(資料片)

環衛人員將社區裡的垃圾桶轉運。(資料片)

垃圾轉運到區垃圾轉運站。(資料片)

垃圾一路運輸,從轉運站到垃圾處理廠。(資料片)

在此之前,濟南沒有垃圾焚燒廠,所有生活垃圾處理全部由這裡的一廠填埋場承擔。趙坤介紹,一廠填埋場佔地552畝,1998年建成投產,1999年開始改擴建,擴建5.7萬平方米,兩期工程合計17.1萬平方米,設計使用年限10年、庫容444萬立方米。

到焚燒廠建成投運,2011年底,填埋場也正好達到飽和,累計處理生活垃圾630余萬噸。7月10日,記者在現場看到,飽和封場后的填埋場已變成一座綠色的小山。“2012年起,市裡投資8000余萬元對一廠封場建設,包括填埋庫區的環境整治、堆體整形、綠化景觀建設等工程,2013年6月竣工。現在填埋堆體變成了生態、景觀俱佳,環境優美的綠色公園,生態環境逐步得到恢復。”趙坤介紹。

填埋場5年用了計劃10年的量

但原本“全市垃圾都不夠它燒的”焚燒廠,不到一年就燒不完了。2012年,運往處理中心的生活垃圾日均2721噸,焚燒廠日均處理約2500噸。多出來的部分,除了一廠少量焚燒,其他的還需要填埋。原本停用了半年左右的填埋處理重新啟用。

2011年11月,二廠填埋場基本建設完成,這也是濟南目前正在使用的填埋場。二廠填埋場總佔地474畝,總庫容507萬立方米,由四個庫區組成,設計處理規模為867.5噸/日,其中包含生活垃圾562噸、飛灰78噸、爐渣227.5噸,總投資2.64億元。2018年5月二期工程建成,設計處理規模570噸/日。

“二廠的一期和二期加起來,設計使用年限為20年,2013年開始使用。現在,才過去5年多時間,二廠已使用庫容超過一半,就是5年用了之前計劃的10年的量。”趙坤說。

去年3月,記者曾現場探訪二廠填埋場。7月10日,時隔一年多,填埋場的“垃圾山”高度幾乎翻了一倍。“去年也就是才20多米高,現在已經43米了,而一期的設計高度原本為25米。”趙坤介紹。

焚燒廠擴建速度趕不上垃圾增速

為何填埋廠遭遇如此嚴重的庫容不足?一個數據就能說明。2012年,這裡日均垃圾處理量為2721噸(不含章丘),2013年,這個數字就變成了3373噸,日均量增長率高達24%。這個增幅,相對近幾年的6%-10%的增幅,非常突兀。

垃圾進入垃圾處理廠進行焚燒或填埋。(資料片)

“這是因為,2013年山東開始實施城鄉環衛一體化,農村垃圾也開始進城。對濟南來說,就是原本不運過來的歷城、市中、濟陽的農村垃圾,現在全運過來了。”趙坤解釋。

隨后垃圾量與日俱增。2014年,垃圾處理量變成3742噸/日,2015年3980噸/日,2016年4391噸/日,2017年4691噸/日,2018年5009噸/日。今年上半年,濟南已達到5299噸/日,剛剛過去的6月份,這個數字曾一度達到5600噸/日,有幾天甚至超過6000噸/日,這還不包括章丘和萊蕪的生活垃圾。

一天5600噸的生活垃圾如何處理?濟南市生活廢棄物處理中心辦公室副主任曾慶良介紹,目前2700噸進了焚燒廠,2900噸進了二廠填埋場,填埋比例比焚燒還要高。“這段時間比較特殊,焚燒廠有條生產線在檢修。正常情況下可焚燒2950噸,填埋2350噸左右,正常填埋比例在45%。”

2018年4月,該焚燒發電項目投資3.6億元,新增一條750噸/日生產線。“總的來說,焚燒廠擴建的速度,遠遠趕不上濟南垃圾增長的速度。”

垃圾處理三廠7年還未建成

第二生活垃圾處理廠一名工作人員透露,濟南市垃圾處理始終在超負荷運轉。該工作人員介紹,現在二廠填埋場一期設計的預處理規模是867.5噸,二期設計規模是570噸,但實際上這兩個數字不是簡單相加。因為機械、作業人員、車輛都一定的情況下,與之相配套的生活垃圾處理量,不能超過1000噸。

“填埋場每天額定處理量應該在1000噸左右,但實際上,現在每天填埋到2800噸到2900噸,最少的時候也有2000多噸。”

焚燒能力不足,隻有填埋兜底。這就是濟南生活垃圾處理的現狀。45%的填埋比例,甚至一度達到51%,這與山東省要求的“2020年底,全省城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率要達到60%以上”還相去甚遠。

另外,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了解到,目前的濟南市第二生活垃圾綜合處理廠,在規劃上已全部劃入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的范圍。在規劃裡,這裡以后要變成一個“體育小鎮”。未來,濟南的生活垃圾處理之路該如何走?

事實上,濟南第三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廠,2012年底便於長清區馬山鎮開工建設。但是,至今近7年時間過去,三廠仍未建成使用。垃圾分類末端處理設施有多難,或許由此可見一斑。

延伸閱讀

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減少約35%以上的垃圾量

垃圾如果從源頭上進行分類,能極大緩解后端處理壓力。上海市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負責人曾在《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表決通過后表示,通過生活垃圾分類管理,可以減少約35%以上的垃圾處理量,從而減少生活垃圾焚燒、填埋過程中產生的空氣和水體污染,降低填埋場等垃圾處理設施對土地的佔用。

在垃圾末端處理設施建設上,上海用於推進《生活垃圾全程分類體系建設行動計劃(2018年-2020年)》的投資在200億元左右,其中大部分投資聚焦末端處置能力的提升。包括2018年新、擴建5座濕垃圾處理設施,另有3座設施在2019年上半年開工建設﹔干垃圾以焚燒處理為主,計劃新、擴建的7座干垃圾處理設施在今年上半年全部開工。

6月28日,上海老港再生能源利用中心二期項目整套啟動使用。二期項目佔地283畝,建設規模為每天焚燒處理生活垃圾6000噸。老港再生能源利用中心二期項目是推進生活垃圾全程分類體系建設的關鍵布局。該項目在建設中引進先進設備,提高了垃圾資源回收率。運送到這裡的垃圾在烈焰中轉化為電能,爐渣則將變身為磚、水泥等建筑材料。最終垃圾體積將減為最初的1%,大幅提升了上海市生活垃圾末端處置資源化、無害化、減量化水平。據新京報、新華社等

濟南垃圾分類列入立法計劃正組織調研和編寫草案

10日,記者從濟南市城管局了解到,濟南的垃圾分類已列入立法計劃,按程序正組織調研和編寫草案。

據了解,濟南有害垃圾作為強制分類類別正著力推進。目前已建設3處有害垃圾暫存點,分別位於長清馬山、章丘明水、商河孫集,分類收集的有害垃圾將由有資質的企業轉運和處置。

同時,減量化和資源化作為分類要點正著力推進。新建的槐蔭區低價值可回收物分類處置中心已投入運行,佔地約1000平方米。章丘區大件垃圾處理項目已建設完成﹔商河縣大件垃圾由暫存點集中運往玉泉生物質發電有限公司進行焚燒處理。

易腐垃圾作為分類難點正著力攻克。改造提升餐廚處理設施,建設易腐垃圾處理設施。濟南市餐廚廢棄物收運處理擴建項目處理能力提升至400噸/日﹔章丘區餐廚垃圾生物處理擴建項目處理能力提升至50噸/日﹔建設18處陽光房處理易腐垃圾。

地方性立法作為分類保障正按程序推進。《濟南市生活垃圾減量與分類管理條例》列入市人大常委會立法計劃,按程序正組織調研和編寫草案。

據了解,按照《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國辦發〔2017〕26號)文件要求,2018年3月濟南市委市政府印發《濟南市生活垃圾分類工作總體方案(2018-2020年)》,文件要求公共機構和相關企業垃圾分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餐廚垃圾和其他垃圾四類。示范片區、試點社區(村)內的居民住宅區垃圾分為有害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三類。同時,因地制宜對大件垃圾、園林綠化垃圾、易腐垃圾等實施源頭分流減量。(張阿鳳)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