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視頻侵權,平台豈能“甩鍋”

2019年07月09日21:01  來源:光明日報
 
原標題:短視頻侵權,平台豈能“甩鍋”

【政法筆談】

作為目前最受歡迎的互聯網產品之一,短視頻市場的用戶流量與廣告價值近年來持續爆發,預計2020年短視頻市場規模將超350億元。

但是,短視頻產業的空前繁榮,也引發了更多與此相關的侵權糾紛。當糾紛襲來,短視頻制作、發布者難免身陷漩渦,短視頻平台又能否從容脫身?

自行上傳短視頻,平台難脫責任

首先必須明確,視頻再短,也屬我國著作權法保護。未經權利人許可,將短視頻上傳至網絡服務器,使公眾能夠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該作品或者錄像制品的,屬於侵害作品或錄像制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行為。

縱觀目前短視頻平台的經營模式,既可能作為直接提供者將短視頻上傳至其經營的平台,也可能僅為其用戶上傳短視頻提供信息存儲空間。因此,由於平台在短視頻傳播中的作用不同,其責任也無法一概而論。

在各種各樣的侵權形式中,短視頻平台自行上傳是最難以“甩鍋”的情形。當短視頻平台員工根據其職務要求和范圍,將相關短視頻上傳至平台,使公眾能夠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該視頻時,由於其行為系職務行為,故而產生的法律后果應由運營該平台的法人承擔。但在實踐中,因為作為被告的短視頻平台通常辯稱涉案短視頻由用戶上傳,加上原告方通常很難舉証証明相關上傳者為該平台員工或與平台存在關系的主體,因此該類案件較少出現。

說不清誰上傳,責任也由平台擔

查不清上傳者,是不是就無法確定責任?司法不會允許侵權行為就這樣蒙混過關。

在涉短視頻侵權案件中,如果平台以短視頻由用戶上傳,其以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為抗辯,則必須承擔舉証責任。也就是說,平台應當提交上傳用戶的注冊信息、后台上傳記錄等証據,証明存在明確的第三方上傳者,否則就會被認定為涉案短視頻的直接提供者並承擔侵權責任。

例如,在北京海澱法院審理的短視頻《PPAP》《這智商沒誰了》等案中,平台就提出了此類抗辯。但是,其隻提交了前端網頁截屏和用戶協議。對此,法院認為平台提交的証據不能構成有效用戶信息,最終認定涉案短視頻由平台上傳並發布,亦應由其承擔相應責任。

在實踐中還存在另一種侵權情況,即第三方上傳者與短視頻平台存在合作關系,根據平台的要求制作並上傳短視頻,此時,平台與第三方構成被訴侵權行為的共同實施主體,也可將其視為內容服務提供者,承擔連帶責任。

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無過錯,平台不擔責

對於短視頻平台來說,能夠証明自己提供的服務為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並能提供信息証明短視頻由第三方上傳,是通往免責的第一步。接下來,決定平台能否脫身的關鍵,是其對於侵權損害的發生是否存在過錯。

根據我國《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的相關規定,短視頻平台在具備以下情況時,對用戶在平台上傳的侵權短視頻不承擔賠償責任:明確標示其為網絡用戶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並公開其名稱、聯系人、網絡地址﹔未改變用戶所提供的短視頻﹔不知道也沒有合理的理由應當知道用戶提供的短視頻侵權﹔未從用戶提供短視頻中直接獲得經濟利益﹔收到權利人的通知后,按條例的規定及時刪除被控侵權短視頻。

在北京互聯網法院審理的抖音訴伙拍小視頻《5·12,我想對你說》一案中,伙拍小視頻舉証証明了其具備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的功能並明確標示其服務和信息,並証明了涉案短視頻由用戶上傳。在抖音沒有証據証明伙拍小視頻改變了短視頻或從中直接獲得經濟利益,可以推定其對涉案短視頻的侵權情況具有主觀過錯的情形時,法院認定被告隻負有在收到有效通知后,在合理期限內刪除被控侵權短視頻的義務。“通知—刪除”后,伙拍小視頻不承擔賠償責任。

明知應知侵權而未制止,平台有過錯

值得注意的是,平台完成了前面的舉証義務后,並不意味著就此“萬事大吉”了。如果平台違反了注意義務,同樣需要承擔責任。

最典型的例子,是平台在接到權利人的有效通知后,沒有及時採取刪除等必要措施,此時,權利人很容易証明平台明知相關侵權行為存在,平台也必須對此后損害的擴大部分,與上傳者共同承擔連帶責任。

但在更多情況下,平台對注意義務的違反是由於其應知侵權行為存在,而沒有採取必要措施。所謂“應知”,需要綜合多種情況在個案中認定。在司法實踐中,通常的考量因素有:短視頻平台採取榜單、推薦等鼓勵用戶上傳的措施時,應對該板塊內的內容負有更高的注意義務,對相關侵權短視頻的存在因構成應知而成立教唆侵權行為﹔短視頻的類型和上傳者信息,如涉案短視頻系電視劇、電影、綜藝節目等的片段或集錦,通常個人無能力獲得劇集版權並在網絡傳播,故對個人上傳的上述短視頻,短視頻平台應當預見到存在較高的侵權可能﹔短視頻標題、簡介中包含侵權導向性信息,如直接使用劇集名稱、使用“福利”“搶先看”等字眼的,短視頻平台負有通過關鍵詞搜索並採取必要措施防止侵權發生的注意義務﹔涉案劇集進入國家版權局的預警名單、處於熱播期等,短視頻平台對該類短視頻負有通過關鍵詞搜索並採取必要措施防止侵權發生的較高注意義務﹔涉案侵權視頻經權利人投訴后仍有同一用戶上傳,對此短視頻平台應採取合理措施防止侵權行為重復發生。

需要強調的是,盡管目前短視頻平台作為信息存儲空間時不承擔事先審查義務,但想要獲得“避風港規則”的“庇護”,仍要承擔與其平台的經營模式、行業規范及短視頻的類型、熱播程度、上傳者情況、被投訴歷史等因素共同決定的相應注意義務。

(作者:陸燕,系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法官助理)

(責編:劉穎婕、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