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准打造國際旅游目的地 濟南文旅研修班赴南京大學“取經”

2019年07月08日09:55  來源:舜網-濟南時報
 

  熱浪席卷的季節,文旅業正如火如荼。

  過去的一周,在南京大學鼓樓校區,2019年濟南市推進旅游目的地建設研修班開班。9次集中授課、3次現場教學,為期8天的研修,特邀了多名國內知名專家教授就全域旅游實踐與探索、文化旅游發展趨勢、旅游產業鏈規劃與商業模式、旅游目的地打造及綜合競爭力分析等做了系統講授。

  已成為網紅城市的濟南,如何培育文旅消費新熱點、創新文旅發展新模式,向國際旅游目的地積極邁進?“夜經濟”、文創、產業鏈思維、同質競爭,成為來自市文化和旅游局機關,各區縣文化和旅游部門,市、區文旅集團以及部分特色景區和旅游聯合會領導、相關負責人共60名學員的高頻討論熱詞。

  一次熱烈的討論:

  文化、體驗、閉環,是夜經濟的“仨硬核”

  夜經濟是國際旅游目的地的標配。6月19日,濟南發布“關於推進夜間經濟發展的實施意見”后,600多公裡外的南京大學內,濟南研修班也沸騰起來。“我們濟南該怎麼打造夜經濟?拉動夜消費?”江蘇爾目文化旅游發展集團董事長兼總規劃師、全國策劃專家委員楊淇深在課間,就被幾名學員給圍住了。在他看來,夜游經濟作為一種創新文旅業態,正成為優化文化旅游產業結構、挖掘增量消費市場空間的重頭戲。夜游發展為旅游目的地帶來了提質升級和挖掘文化旅游潛力的機會。

  為什麼要做夜游?一是夜游是旅游項目中的一個系統。現在目的地城市、景區等都在通過增加夜間項目和增強夜間吸引力來留客。這是經濟發展大趨勢。二是夜游是最現實的利益增長點。據相關統計,夜間時段的旅游收入佔到全部收入的1/21/3左右,日間往往就是游覽型消費為主,包含中餐也往往相對簡單,但夜間活動則非常不同,可能包含晚餐、夜宵、酒吧、文化演出、購物,如能住下來,消費則會延伸至第二天。

  如何做夜游?“文化”“體驗”“閉環”等是關鍵。

  先說文化。南京的“秦淮河之夜”,除了河道兩側的美化、沿河的亮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文化。“很多城市都做了美化亮化,但雷同率太高,說到底還是文化的提振升級不夠。”長清文旅公司負責人張士磊說。比如“夜泊秦淮”,乘畫舫游秦淮,被喻為南京水上游覽經典之旅。這裡的文化,不僅是石橋、舊址遺跡、名人故居等,還有河兩岸全方位視聽打造出來的獨一無二的秦淮河故事,以及美食購物文創體驗等現代化商圈的配套,這都讓厚重的歷史文化共鳴有了輕鬆愜意的釋放途徑。

  再說沉浸式體驗。為了延長游客駐留時間、提高過夜率,諸多景區、主題樂園、特色小鎮等紛紛推出多種形式的夜間旅游產品。“什麼樣的產品會受歡迎?”九如山景區度假部經理崔殿福咨詢得到的答案是,通過光、影、游、演等核心元素打造,以及多媒體技術等介入,可帶來強烈的視覺沖擊力、強烈的代入體驗、強烈的新奇感受、強力的主題呈現。當然,這些本身就是產品的升級、業態的更迭。

  還有,就是夜游消費閉環打造問題,包括項目體系、設施體系和服務體系,缺一不可。“夜經濟,不局限於夜市經濟。更多的還是要通過風貌改造、空間重塑、功能優化,升級與時代相適應的‘食、游、購、娛、體、展、演’等多元夜間消費,同時統籌考慮夜間交通、停車、治安、市容市貌等公共配套。”市文旅局副局長閆險峰說。

  一座驚艷的文創:

  科舉博物館“會呼吸”,咱們的文廟呢

  “文創一定要高度重視並提高到一個高度。全國文創有幾萬億的產值,國家層面今后也有望出台相關政策。”在課堂上,南京大學經濟學院教授顧江一再強調。在多位授課專家看來,融合現代價值觀念與現代生產生活方式,進行文旅開發創新和產品創造,會讓歷史變得時尚,讓文化變得輕鬆和可以解讀,讓文化價值提升、衍生品開發和延伸活動拓展成為可能。

  位於南京的中國科舉博物館就是明証。其之所以上榜“全國最受歡迎博物館”TOP10,離不開這四方面。

  首先是設計感強。比如,為盡最大可能保護江南貢院原貌,科舉博物館建筑匠心獨運地採取下沉式設計,嵌入地下4層,露在地面的頂部是一方水池,如同古代讀書人書寫時用的硯台。“硯台”如同一面古鏡,將地標建筑明遠樓的倒影收入其中。鏡子古稱“鑒”,設計中暗含著“以史為鑒”的哲理。由坡道的狹長空間環繞拾級而下,逐漸遠離市井的喧囂,裡面的“萬仞高牆”“魚躍龍門”“黃金屋”,幾乎每個環節設計,都會給人強烈的代入感,很是驚艷。

  其次,科舉文化梳理到位。穿梭於自隋創立、唐完備、宋改革、元中落、明鼎盛至清滅亡,約1300多年的科舉歷史之中,有實物、有雕塑、有場景、有經典人物,有大場景大視野,有小人物小故事,一路走下來,你會發現這條中國古代文人、士子艱辛的拔萃揚名之路是有骨有肉有表情,有愛有恨有生活。“即使此前一點功課也沒做,在這裡也不會尷尬,因為它是通過多角度多層面來傳遞文化的。”市文化和旅游局辦公室調研員趙英梅說。

  再次,互動體驗性很強。在這裡不會覺得沉悶、枯燥,互動參與的展陳設計、數字化多媒體設備的應用、高度還原的場景設計等太多了。科舉考試時,不足1.5平方米的號舍是可以坐坐的;站在四層通高的魁星堂內,仰望星空,經史子集等儒學經典在燈光照耀下熠熠生輝,象征著科舉考試的最高目標;當年的趕考之路是怎樣的,當年考官如何查考生作弊,“現場視頻再現”都會告訴你……

  還有,現代商業場景配套做得挺好。有當年貢院附近的酒樓茶肆等市井文化實景打造,隨時歡迎你進去吃喝玩樂一通;有與科舉有關的多款文創禮品出售,不帶走一款,都有點覺得對不起此行呢。

  “咱們濟南的文廟呢?”6月21日,在南京大學一處小客廳裡,“濟南文創空間沙龍”也開始了激烈討論。濟南空間經濟流量研究院院長尚杰說,同樣深藏老城鬧市,同樣是千年傳承,同樣是儒家文化聖地,同樣是祭孔、教學、科舉考試場所,咱們又該做些什麼呢?值得深思。

  一套系統的思維:

  剖析一個街區、一條公路背后的產業鏈

  本次培訓班上,“產業鏈思維”出現的頻次很高。現在行業發展已進入一個瓶頸階段,一到節假日,熱門景區景點全爆滿,而游客感覺則是沒地方可去,可選項目太少。這說明什麼?順應時代發展、迎合游客多樣化需求,文旅產業鏈亟需重構。這包括基於業態和盈利模式擴展的產業鏈橫向價值,和基於上下游產業鏈擴展的產業鏈縱向深化。

  不同於秦淮河的游客打卡點,老門東是南京人願意去玩的地方。這個近幾年才打造出來的歷史街區,因位於南京中華門以東而得名,南抵明城牆,西沿內秦淮,東接江寧路,佔地約15萬平方米。

  街區裡長長的青石板路,高高的馬頭牆,古舊的木門與銅栓,紋理清晰地展現在眼前。據介紹,該地區自古就是南京商賈雲集、人文薈萃之地,富可敵國的沈萬三、擁有九十九間半的蔣百萬、中國唯一的女狀元傅善祥等都在這裡留有印記。這裡進駐了不少有新創意的“老字號”,如韓復興的“鹽水鴨”、謝馥春的化妝品、蔣有記的牛肉鍋貼;有金陵刻經、手制風箏、布畫、竹刻、剪紙、提線木偶一類民俗工藝人坐鎮;有冠生園、小蘇州、魏洪興、臘梅食品等老字號博物館展出;還有先鋒書店、美術館、音樂酒吧、品牌民宿、德雲社、金陵戲坊……有熱鬧的區域可游樂,有寧靜的小街可休憩。

  “豐富的業態,滿足不同的需求,讓人體驗到地道的南京生活。”南京大學教授、中國文化產業發展研究中心智庫秘書長周凱說。他主講的就是旅游產業鏈規劃與商業模式。

  還有被稱為江蘇最美自駕公路的溧陽1號。圍繞著天目湖和南山竹海,這條長365公裡的公路,在全面對接國省干線、高鐵、高速公路的基礎上,把全市主要的景區景點,220多個鄉村旅游點,62個美麗鄉村和特色田園鄉村全部串聯起來,在沿線設置了30座“溧陽茶舍”,打造了60余處房車營地、驛站、驛亭和觀景平台,規劃布局了86個共享汽車出行點;通過恢復文化遺存、塑造綠雕小品等方式,訴說史貞女舍命相救伍子胥等歷史故事,同時將溧陽社渚儺戲、蔣塘馬燈、泓口絲弦等非物質文化遺產融入其中……據統計,“1號公路”沿線近10萬人因此捧上了文旅的“金飯碗”,年人均增收1萬余元。

  “比如高新區,高新技術產業很厲害,但如何+文旅呢?”面對學員提問,顧江教授表示,文旅產業發展離不開智慧,建議對園區產業進行梳理,分析文旅相關業態進行對接,可以考慮為城市智慧文旅、大數據等做強有力的支撐,這也是業態。

  一回入心的解讀:

  文旅體驗,不僅需要“哇”,還需要“哦”

  同質化是文旅產業的一個痛點。那麼,如何避免同質化、實現差異化呢?

  迪士尼游樂園是一個經典案例。楊淇深分析認為,迪士尼公園受歡迎,有兩條文化主線可稱是靈魂般的存在。一是所有男孩的“英雄夢”,超人、蜘蛛俠、海盜文化的正面體現

  等,驚險、刺激,拯救世界;二是所有女孩的“公主夢”,城堡的設計、經典童話故事形象的打造,打動了每個人心中那個最柔軟的觸點。因此,與其他游樂園不同,在這裡你還可以深切感受到“從擁有更多到擁有更好”,“從功能滿足到情感滿足”,而這也恰恰正是文化的魅力。

  再比如台灣桃米生態村的重塑奇跡。因為1999年的大地震,該村369戶中62%受到重創,村子基本被夷為平地。在災后重建過程中,桃米村轉型成為一個融有機農業、生態保育、文化創意等於一體的鄉土生態建設典范。除了生態為底的“清溪活動”外,他們依托台灣有29種原生青蛙,僅桃米村就佔了23種的生態優勢,提煉出了“青蛙”這個新的文化符號,打造生態旅游休閑產業。比如,把青蛙設計成各種可愛的卡通形象,遍布鄉村醒目位置。在桃米,處處可以看到青蛙雕塑和圖案,還有濕地公園,以及一家家民宿院落裡為青蛙營造的生態池。

  有意思的是,就連這裡的男女衛生間也命名為“公蛙”和“母蛙”。這裡的村民還親自動手,用紙、布、石頭等鄉村材料,制作手工藝品,儼然使桃米村變成了一個昆虫生態文化體驗休閑區。另外,桃米村的產業還從青蛙觀光、生態旅游,走向了影視媒體,產業鏈條不斷延伸,如2014年的一部3D立體動畫電影——《桃蛙源記》,就是以桃米村為原型拍攝的。“文旅體驗入心,不僅是看到震撼奇特的場景后,喊出的那一個字‘哇’,視覺震撼,更是發自內心的文化共鳴——‘哦’,是心靈收獲。”他表示,隻有通過文化來提神鑄魂,才能突顯發展主題特色,這才是一個景點、一個區域、一座城市的靈魂存在。

  同時他還補充道,要實現文化共鳴,不僅是面向游客,更在於從事這個行業的人員的認同與實踐。畢竟,基於企業文化、城市文化本身所提供的配套服務、所展現的城市精神,才是最真誠最持久的。(新時報 王亞妹)

  ■記者手記

  我們都是和自己賽跑的人

  研修班畢業,自南京返濟的高鐵上,有關濟南“夜經濟”的探討、嘗試已在朋友圈呈刷屏之勢了。身旁突然想起李宗盛的那首老歌:《和自己賽跑的人》。

  嗯,沒錯,此時此刻,就是這個感覺。秦淮河的夜色、老門東的繁華、科舉博物館的震撼、湯山溫泉度假區的多業態、茶文化旅游村的模式、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的刻骨銘心……對標找差距,多走多看謀破題,從產業規劃設計、業態融合程度、商業模式打造到創新創意

  開發,值得學習的地方有很多,收獲頗豐。但同時也看到了希望與機遇。科舉博物館打造得非常震撼,但如何創新營銷、有效引流、延伸活動,恐怕也是一個困惑,“重硬輕軟”已是行業困局。

  課堂上,這麼多的教授、實業家都提到了文創的重要性,但具體怎麼做?沒有標准答案。這也說明,目前空間巨大、潛力十足。更何況,今年以來,從泉城設立“城市文創空間”、高頻次推進“文創沙龍”,到酒店六小件換文創禮品,濟南在文創方面頻出亮點,多思考多實踐,相信文創之路為期不遠。

  還有橫亙在街區、區域化打造等方面的公商不明問題、融合不充分問題、人才短缺問題、創新不足問題。和濟南一樣,很多城市也在謀求解決之道。

  怎麼辦?加油,快跑!以更虔誠的態度,更努力的創新,更用心的實踐,和對標城市賽跑、和對標街區賽跑、和對標景區賽跑,更重要的是,和自己賽跑。畢竟,這是我們日日夜夜生活的城市,是我們分分秒秒離不開的城市,更是我們子子孫孫要傳承下去的城市。和自己賽跑,就是和理想信仰賽跑,就是和更好的明天賽跑。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