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故事丨黃克誠:抓黨風,"不怕撕破臉皮"

2019年07月05日09:35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1986年冬,84歲的黃克誠躺在病床上,隨著身體各器官逐漸衰竭,他清醒的意識漸漸減少,常常是前一分鐘還在和家人說話,后一分鐘卻說起槍炮和“爆炸”。冷不丁地,他著急地說:“我得趕快去朱總司令那裡報告情況!”

  戰火中,他是冒著槍林彈雨沖在最前面的勇士﹔新中國成立后,他是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后勤部部長﹔改革開放初期,他是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務書記……這位奮斗一生的老黨員,對黨的一片初心從未改變過,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又回到了朱總司令在一線指揮的紅軍時代,又回到了那支衣衫破爛卻能披荊斬棘的革命隊伍!

  黃克誠同志像

  1902年10月1日,黃克誠出生在湖南省永興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靠父輩們每家抽一擔谷子作學費才上了學。1922年,黃克誠以優異成績考入湖南省立第三師范。因校方克扣學生伙食費,學生們發起驅逐反動校長的斗爭,黃克誠從中受到感染和熏陶。他潛心研讀《共產黨宣言》等書籍,開始接受科學社會主義思想,逐步選擇了無產階級的革命道路。

  1925年10月,黃克誠加入中國共產黨。“我的這個決心不是輕易下定的,而是認真、鄭重的,經過長期考慮的,因而是不可動搖的。”后來的他在回顧入黨經歷時這樣寫道。

  戰火硝煙中,他是第一個沖上城牆的大隊政委

  黃克誠很早就投身革命,從北伐戰爭到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從中央蘇區的五次反“圍剿”到兩萬五千裡長征,他都身先士卒,英勇作戰。1930年4月,黃克誠被編入紅五軍第五縱隊,任第八大隊政治委員,從此開始在彭德懷的麾下征戰疆場。

  紅五軍攻打修水縣城時,由於城牆堅固,城內又有國民黨正規部隊堅守,因而很難攻入,擔任主攻的第五縱隊發起多次沖鋒,都被敵人壓了下來。這時候,黃克誠請纓道:“司令員,請容許我帶領第八大隊再攻一次!”

  這是黃克誠到紅軍后第一次參加攻城戰斗,他對兵力重新做了一番調整后,一聲令下,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手握鋼槍背插大刀帶頭往前沖。他邊沖邊開槍,沖到城牆下又攀著雲梯“嚓、嚓、嚓”地往上爬。

  八大隊的將士們看見大隊政委跑在最前面打沖鋒,斗志更加高昂。黃克誠第一個飛身躍上修水縣城的城牆,他打開了缺口,取得了戰斗勝利。軍長彭德懷走上城牆,四處詢問第一個沖上城牆的戴眼鏡的人是誰?八大隊的官兵回答說:“那是我們新來的大隊政委黃克誠!”彭德懷走到黃克誠面前高興地說:“打一仗認識一個人,打修水讓我們認識了黃克誠。”

  1941年12月,時任新四軍第三師師長、政治委員的黃克誠

  心系群眾建海堤 不求功名鑄豐碑

  抗日戰爭和解放戰爭中,黃克誠率部轉戰晉冀豫,南下豫皖蘇,開展敵后游擊戰爭,建立和鞏固根據地。1940年,黃克誠率部挺進蘇北,正遇海潮成災,滿目瘡痍,難民遍野。在此之前,國民黨政府修筑了一道海堤,但由於各級官員層層克扣,偷工減料,海堤很不牢固,海潮一到,一沖即潰。

  黃克誠目睹老百姓背井離鄉的淒慘狀況,決心發動軍民自力更生,重新修筑海堤,戰勝水災。他明確表示:“建海堤是一件關系到海邊民生的大事,再困難也要修筑。這不僅僅是修一道堤,也是筑起新四軍和新政府同廣大人民群眾密切聯系的堅固紐帶。”

  黃克誠和阜寧縣政府採取發行修堤公債、以工代賑的辦法,動員了上萬民工,軍民一齊上陣,身為師長的他也拿起鐵鍬,融入到人潮之中。1941年7月底,全長90華裡的海堤終於修成,海潮奔騰而來,高大堅固的新堤在巨浪沖擊之下巋然不動,經受住了考驗。大家的歡呼聲響成一片,人們從心底發出了對新四軍、對新政府、對共產黨的贊嘆。

  阜寧的群眾提出,要把這條堤命名為“黃公堤”,黃克誠堅決不同意,他說:“這不是我個人力量所為,是共產黨和抗日民主政府的領導,況且我們共產黨不搞個人崇拜,絕對不能這麼干。”

  身處逆境時坦然處之,無論何時都堅持黨性原則

  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黃克誠都堅持黨性原則,堅決擁護和貫徹執行黨的正確路線,對錯誤傾向從不盲從和苟同,即使個人遭受不公正待遇也在所不惜。

  1959年7月,黃克誠參加在廬山舉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他以共產黨員忠誠坦白和光明磊落的胸懷,直言不諱地向中央提出糾正“大躍進”和“人民公社化”運動中的“左”傾錯誤的建議。這次廬山會議給他帶來了厄運,除被定為“右傾機會主義分子”和撤職外,頭上又加了一個“反黨集團”的罪名。黃克誠很快從內心痛苦中掙脫出來,將個人榮辱進退置之度外。他在接受審查期間,閑住家裡,心中依然牽挂著老百姓的苦樂。他經常到郊區去看庄稼的長勢,找老農了解群眾的生產生活情況。

  文化大革命中,他被關押審查,身心遭到嚴重摧殘,但始終保持鐵骨錚錚的節操,對黨,對共產主義事業抱著堅定信心,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進行堅決斗爭。文化大革命結束后,黃克誠被任命為中央軍委顧問。中央軍委要身患多種疾病的黃克誠先休息養病,但黃克誠對軍隊工作十分關心,每天都要讓秘書為他讀報、讀文件,每當軍隊領導來看望他,向他匯報工作時,他總是認真地聽,關切地詢問情況,毫無保留地闡述自己的意見和建議。

  1978年,黃克誠在三〇一醫院治療期間,夜讀批文

  以“不怕撕破臉皮”的勇氣抓黨風

  1978年12月,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黃克誠當選為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常務書記。他不顧年邁體弱,視力衰退,以頑強的毅力,在黨的紀律檢查工作崗位上兢兢業業,奮斗不息。

  當時,黨內思想、作風、組織不純的問題相當突出,黃克誠清晰地看到這些問題,他明確表示:“我贊成陳雲同志的意見,紀律檢查委員會要抓黨風,要整頓黨風,要從思想上、組織上、作風上轉變黨風。”在他的參與主持下,1979年1月,中央紀委召開全體會議,研究制定加強黨的紀律教育和作風建設的具體措施。同年11月,由中央紀委起草的《關於高級干部生活待遇的若干規定》,以中共中央、國務院名義聯合發出。

  抓黨風,黃克誠“不怕撕破臉皮”。1980年1月,曾與黃克誠共同浴血奮戰的老部下為了歡迎、歡送干部,在京西賓館花400元公款吃飯。有人舉報此事,黃克誠知道后並沒有因為是老部下而放寬要求,他嚴肅批評了這一做法,並指示:要查。最終,老部下從自己的工資中拿出400元補上飯錢,並作了檢討。當時也有人為此事說情,但黃克誠卻說:“越是老部下,才越要嚴格要求,不然怎麼服眾?”

  1980年10月,商業部部長等人到豐澤園飯庄吃客飯,搞特殊化,少付錢。豐澤園一位年輕廚師給中央紀委寫信反映了此事。中央紀委立即派人調查,發現情況屬實,遂根據黃克誠指示,向全黨發出通報,批評了這種不正之風。《人民日報》還發了報道,當時此事在高級干部中影響很大。

  黃克誠常說,打鐵先要本身硬,正人先正已,隻有嚴於律己和具有高度原則性,無私無畏的人,才能向違法亂紀和種種不良傾向作斗爭。他要求紀檢部門的同志在端正黨風過程中,要拿出大無畏的戰斗精神來,負起責任,將個人利害置之度外。

  1979年1月4日至22日,陳雲(右二)、黃克誠(右一)出席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

  “我黃克誠是沒有什麼后門可走的”

  正人必先正己。黃克誠直到晚年,始終保持著革命戰爭年代養成的優良作風。他住的是一座五十多年前蓋的房子,由於年久失修,房頂多處出現裂縫,下雨時要用臉盆接水,牆皮也大片剝落。管理部門曾提出拆掉改建,黃克誠嫌花錢太多,沒有同意。他說,把漏雨的地方修補一下就行了。直到他去世,房子始終沒有翻修。

  1982年9月,在黨的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黃克誠被選為中央紀委第二書記。他不顧80多歲高齡,忘我地工作,每天不是聽匯報,就是審批文件、處理來信來訪。

  黃克誠身體本來就比較差,晚年更是多種疾病纏身。工作人員曾數次勸他到外地療養。他說:“我身體不好,出去還要帶一些人照顧,花錢太多,太麻煩下邊,還是不出去好。”后來直到去世,黃克誠一次也沒有去過外地療養。

  黃克誠不僅嚴格要求自己,而且也非常注意嚴格要求子女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他教育兒女的一條“家訓”就是,“你們要靠自己的努力奮斗成才,不要靠我的什麼‘關系’‘后門’,我黃克誠是沒有什麼后門可走的”。

  黃克誠病重臥床以后,仍然時時關心黨風建設與國家經濟建設,關心改革開放的形勢。他讓秘書給他讀文件,請看望他的人介紹情況,聽到某些腐敗現象時他痛心疾首地說:“要嚴辦,不能姑息!”

  1986年12月28日,黃克誠在北京逝世。與他長期患難與共的妻子唐棣華親擬一副挽聯:

  為人復何求,少逢國危,堅信馬列,青年從戎,畢生盡瘁,幸得見中華民族光榮屹立!

  即死無憾矣,仰不愧天,俯不怍人,國運日興,人才輩出,惜不隨全黨同志再盡綿薄。

  (文字整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劉芳源 資料來源:《紅色將帥·十大大將》 姚有志主編 民主與建設出版社 《黃克誠傳》 《黃克誠傳》編寫組著 當代中國出版社)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