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靠什麼引才?如何讓人才實現價值?

回鄉之路 越走越寬(落實在基層·聚焦引才用才)

本報記者 鄧建勝 張 文 肖家鑫

2019年07月03日08:5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回鄉之路 越走越寬(落實在基層·聚焦引才用才)

核心閱讀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關於鼓勵引導人才向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流動的意見》,要求搭建人才到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干事創業平台。

近年來,一些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求賢若渴,如何增強對人才的吸引力?人才引進以后,如何為他們創造施展才華的空間和舞台?近日,記者來到西藏、四川、山東等地進行採訪。

立足特色優勢產業

90后大學生鄧小燕以合作社模式,回鄉打造稻米品牌,帶動種植戶364戶致富

“跳出農門又回農門,能創出一番名堂嗎?”

2015年,在廣東工作的90后大學生鄧小燕返回家鄉——四川廣元劍閣縣東寶鎮西陽村時,心裡還有些忐忑。但一想起東寶鎮黨委書記王清平的承諾,又踏實了不少。

“縣裡每年都在返鄉創業的配套上投入上千萬元,有專門的返鄉創業專項基金和貸款擔保基金,你若能回來,隻管放開手腳干。”劍閣縣是貧困縣,農村青壯年大多外出務工,缺少致富帶頭人。王清平情急之中,挨個聯系本鎮在外務工的大學畢業生。

在廣東從事農村污水處理的鄧小燕便是其中一位。“咱們東寶鎮碧水藍天,但如果沒有你們這些文化人引路,啥時候能富?”王清平一番苦勸,終於讓鄧小燕動了心。

剛回村不久,鄧小燕望著一畝畝金黃的稻田,想出了點子。她立馬發動村民嘗試用省農科院選育的水稻良種,沒想到卻碰了一鼻子灰,“女娃娃不懂農活,還想指揮我們種地?”村民們的質疑,讓鄧小燕打起了退堂鼓,加上資金困難,她考慮繼續回廣東打工。

眼看好不容易請回的年輕人要走,鎮上一邊為她協調貸款擔保基金,爭取了20萬元的無息擔保,一邊發動鎮村干部挨家挨戶做工作,一些村民總算同意小面積嘗試——2016年,全村初次試種了100畝良種水稻。

選地,選種,育秧……“幸虧縣裡有送農技下鄉活動,縣農業局的專家在田裡教學,我就現學現賣。”鄧小燕從零學起,學會后,再通過農民夜校傳授給村民們。

當年秋天,村裡的新米總算如期上市了。“每公斤賣到了12元,品相好的能賣到30多元!”嘗到甜頭的鄧小燕注冊了“東寶貢米”商標,很多村民也主動要求參與進來。

為讓引來的人才留得住,劍閣縣出台人才引進辦法,提高待遇,並提供優惠政策。縣裡金融機構擴大了對鄧小燕的貸款規模,幫助她以合作社的模式統一生產,使“東寶貢米”種植規模擴大到1000余畝,帶動種植戶364戶,其中68戶是貧困戶。

“我們計劃在成都開設50家‘城市打米坊’,讓城裡人體驗現場打谷、碾米的過程。”鄧小燕告訴記者,最近,縣裡鼓勵創業的一筆貼息貸款到位了,她計劃利用村裡的生態優勢,建設4平方公裡的山水景觀,讓游客既可以湖中蕩舟,又能觀賞千畝貢米梯田,領略農耕文化之美。

依托本地自然資源

於景堂帶著自己培育的玫瑰品種回到家鄉,與老鄉建起玫瑰谷,發展旅游業

人才,是薄剛最常挂在嘴邊的兩個字。

自從2015年到山東淄博市臨淄區皇城鎮擔任副書記,隨后升任鎮長、鎮委書記,人才在鄉村振興中的價值,薄剛有著越來越深的體會。

皇城鎮是個農業大鎮,財政並不寬裕,百姓大多以種植大棚蔬菜為生。為了引入更多產業項目,薄剛一直在東奔西走。

農村發展面臨的問題不止這些。有的“軟弱渙散村”缺少合格的帶頭人,發展緩慢。有的村常年“臟亂差”,鎮上想扶持,卻又無處下手。

“引入能干事的人才,往往能帶來好項目,更能帶村民走向富裕。”薄剛說,“給人才安心創業的環境,這是他們能否扎根基層一線的關鍵因素。”薄剛在皇城鎮的4年多時間,參與和見証了皇城鎮人返鄉創業的多個項目。

山東林森生物公司創始人於景堂是地地道道的皇城鎮人,淄河就從他家村口流過。事業有成的他不止一次夢想回家創業,卻苦於沒有項目。2015年,皇城鎮的干部找到了他,“就在你村口的淄河灘,我們准備修路、搞綠化,把全鎮的農業和旅游結合起來。”原來,經過多年治理,老家那條河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成了國家水利風景區。皇城鎮干部的熱忱、支持,環境的改善,讓於景堂看到了機會,最終帶著自己培育的玫瑰品種回到家鄉,與皇城鎮干部百姓一起,著手建起了玫瑰谷,發展旅游業。

同樣因人才而改變的,還有皇城鎮的皇城村。薄剛記得,曾經鄰村道路環境早已硬化、綠化,皇城村卻還是車過一陣土、雨后一腳泥,垃圾坑好幾個,氣味難聞。后來,在鎮黨委的支持下,在外經營物流公司的陳良英被動員回來參加黨支部改選。薄剛說,陳良英把在外創業的勁頭和管理經驗帶回村,迅速扭轉了全村的面貌和風氣。鎮黨委在這個過程中,在資金、項目、安撫百姓等方面給予全力支持。如今的皇城村,成了鄰村羨慕的對象。

薄剛覺得,很多從農村出來的老鄉,都有回報家鄉的願望,但僅靠感情引才是不夠的,還需要做好配套服務,有相關產業作為支撐。此外,人才引進后,更要注重干事創業氛圍的營造,讓他們感受到強烈的歸屬感。

提高科研人員待遇

20年來,尼瑪扎西帶領團隊選育春青稞新品種,惠及雪域高原上百萬農民

“闊別”農科院青稞育種基地5天了,6月22日傍晚,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黨委副書記、院長尼瑪扎西急匆匆走出拉薩貢嘎機場,直奔位於拉薩西郊的西藏自治區農牧科學院的青稞育種基地國家重點實驗室。“這次在北京參加一個扶貧領域重大科技項目評審,收獲很多。像西藏這樣的艱苦邊遠地區,發展的關鍵是能夠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尼瑪扎西對記者說。

近年來,西藏加大高層次人才引進力度,圍繞自治區優勢特色產業和重大項目發展需要,通過調入、創新創業等方式,重點引進一批擁有自主知識產權、能夠帶來資金和項目、促進當地產業發展的急需緊缺高層次人才,真正實現引進一個人才,帶動一個產業。

出生於西藏山南藏族農家的尼瑪扎西對此深有體會。“鼓勵引導人才向艱苦邊遠地區和基層一線流動,要有好的政策,也要有好的平台,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以待遇留人、以事業留人、以感情留人。”尼瑪扎西說。

1985年,尼瑪扎西從西北農業大學畢業后,進入正在組建的西藏農牧科學院從事科研工作。“當時,我就是書呆子一個,農科院領導發現我愛學習后,主動把我送到北京的中國農科院進修了一年,后來又讓我去國外深造。1995年我考取中國科學院研究生后,農科院還把國際學術交流處副處長的職位給了我。”尼瑪扎西回憶說。

2000年,總部在尼泊爾的國際山地綜合發展中心為尼瑪扎西提供了科研崗位。“當時山地中心提供的月薪高達4500美元,幾乎是農牧科學院薪酬的10倍。但過了兩年左右,當時的西藏農牧科學院黨委書記洛桑旦達給我打電話,說院裡對科研人才提高了待遇,還新建了博士樓,在他的感召下,我毫不猶豫地回到了拉薩。”

這一回,就是近20年。此后的尼瑪扎西,潛心青藏高原特有糧食作物——青稞的良種研究和推廣。20年來,尼瑪扎西提出了一系列青稞產業科技創新的新論點,帶領創新團隊先后選育出了20多個春青稞優異新品種(系),其中鑒定出的藏青148和藏青690青稞新品種曾一度成為西藏適宜地區的主栽品種。他的團隊成功篩選出的青稞新品種“藏青2000”,目前每年大面積推廣數百萬畝,佔西藏青稞種植面積的50%以上,畝均增產25公斤,惠及雪域高原上百萬農民。

據了解,2016年起,西藏實行柔性引進,通過兼職、顧問、技術咨詢等方式,吸引一批“候鳥型專家”進藏服務。兩年累計投入500余萬元,引進高層次人才82人,其中具有博士學位的有61人,一定程度上彌補了西藏高層次人才不足的短板。“目前已經有規定不讓內地機構來西藏‘挖人’、對沒滿服務期限的人才跳槽給予巨額罰款,但這並不是治本之策。作為農牧科學院負責人,我要向老書記洛桑旦達學習,研究出台具體措施,真正讓在這裡工作的同事干事有舞台、創業有機會、發展有空間。”尼瑪扎西說。

《 人民日報 》( 2019年07月03日 11 版)

(責編:鄭浦麗、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