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員“以死護尊嚴”,快遞業情何以堪

2019年06月14日09:22  來源:齊魯晚報
 

圓通快遞員下跪求原諒的事還沒消停,順風快遞員“以死護尊嚴”的新聞又來了。就在圓通快遞員聶某跪在投訴者面前的前一天,江蘇常州的順風快遞員楊軍選擇了“以死護尊嚴”。他因客戶的一次投訴而被公司處罰,自覺有失尊嚴的他憤而辭職,並於當晚在家中吞安眠藥自殺。幸得醫院搶救,方脫離生命危險。

決絕的背后,是一分不容冒犯的自尊。根據報道,客戶對楊軍的投訴並無正當理由,純屬惡意投訴。對開車送貨的楊軍來說,見運單上收件人的電話號碼少一位數,給發件人打電話詢問,是一件再正常不過的事。孰料,發件人態度惡劣,先是一通謾罵,接著又索要運單號。當正在開車的楊軍無法立即提供運單號碼時,他竟向順豐公司投訴楊軍罵人。而公司隨后調取的相關通話錄音顯示,楊軍並沒有罵人,罵人的恰恰是投訴者自己。即便如此,公司還是對楊軍進行了處罰,處罰內容包括扣行政分、寫檢討書以及調離原工作區域等等——無端被罵被投訴已經夠委屈的了,公司非但沒為自己“撐腰”,還不分青紅皂白地給了這麼多的處罰。從這個角度來看,楊軍憤而辭職並“以死護尊嚴”,並不多麼出人意料。

如果投訴者能“開口”,事情可能是以另一種版本來呈現,甚至會發生某種“反轉”。為了有一個更公允更全面的說法,我們希望“失聯”的投訴方能盡快現身,將事情闡述清楚。但是,即便投訴一方一直不肯出面發聲,即便楊軍反映的情況並不足夠客觀和全面,快遞員不惜“以死護尊嚴”的驚人之舉也足以發人深省。

該是為快遞業健康發展做點什麼的時候了。作為責任主體,快遞企業的運營方式要盡快完成自我進化。一家真正有發展前途的快遞企業,無論採用直營模式還是實行加盟制,應盡早摒棄“野蠻生長”的僥幸心理,盡快改變“以罰代管”之類的粗放管理方式,為企業的管控制度注入更多人性化、現代化的成分。

當然,要想在這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既需要快遞企業的自覺自律,更離不開權威部門精准發力。比如,應在既有法律法規的基礎上,對“惡意投訴”等行為進行更明確的界定,對快遞員維權機制有更多富有操作性的制度設計。又如,直面快遞業資方強勢、員工弱勢的現實,加強對快遞企業的內部規章制度的合法性審查,及時清理各種對員工的不當處罰,倒逼快遞企業更好地維護快遞員的權益。再如,通過“降、返、補”,加大減輕企業負擔力度,激勵快遞企業吸納就業、善待員工。

就業是民生之本。快遞業是一個可以緩解就業壓力的勞動密集型產業。在“就業優先”的今天,以卓有成效的措施推動快遞業健康發展,事關民本,意義重大。在這個意義上,面對下跪求原諒、“以死護尊嚴”的快遞員,各方不能無動於衷、無所作為。(王學鈞)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