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2019屆畢業生兩成存留率!長三角憑啥爭過山東

2019年06月13日10:30  來源:齊魯晚報·齊魯壹點
 
原標題:山東2019屆畢業生兩成存留率!長三角憑啥爭過山東

2019屆全國普通高校畢業生預計將達到834萬人,再創歷史新高。雖然“最難就業季”還是會像往年一樣出現在新聞標題中,但是自2017年以來開啟的“搶人大戰”也給了廣大畢業生更多選擇。2019年上半年,二線城市的搶人大戰再次刷新下限,杭州最新政策是“大專學歷,35歲以下,在內杭州工作並繳納社保可直接落戶。

搶人,搶年輕人,搶畢業的大學生,送錢送戶口,甚至送房,隻為了留人!近日,山東本土求職招聘網站齊魯人才網面向全省5萬名2019屆高校畢業生發布問卷,就當前畢業生流動情況作出分析,結果顯示,山東16市畢業生平均留存率僅過兩成,長三角和京津冀兩大城市群虹吸了山東七成人才。長三角城市憑什麼爭過山東?他們又在爭哪些人才?

山東16市畢業生平均留存率僅過兩成

山東省共有145所高校,畢業生人數位列全國前列。鑒於不少畢業生普遍存在“戀校”情節,山東省對於畢業生的爭奪本應具備優勢,但實際情況並不容樂觀。

由上圖顯示,全省16市畢業生平均留存率僅為23.54%,青島、濟南兩地畢業生留存情況相對樂觀,留存率為62.59%和53.33%﹔對於其他城市來說,留住自己人已著實不易,當前全省有10座城市留存率已低於全省平均值,聊城、濟寧兩市畢業生留存率甚至不足一成。

兩大城市群虹吸山東七成人才

從山東2019屆畢業生的省外流向看,京津冀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成為主要流向地區,這一特點反映了山東畢業生就近流動的趨勢。

從各地區流向佔比可見,北京市吸附能力一直最強,為21.48%,但流往上海、廣東這幾個一線城市的畢業生出現減少。與之相反,江蘇、浙江這兩省對山東畢業生的吸納能力同比加強,尤其是江蘇已反超上海,位列第二。

從城市群角度看,長三角城市群對山東畢業生的吸附力無疑更強,其佔比高達38.58%,已超過京津冀城市群的32.54%,上述兩個城市群對山東畢業生的吸納已經佔到外流總量的七成。

“逃離北上廣”正在成為現實。當前僅41.09%的山東畢業生選擇到北上廣工作 ,而在去年,這一比例是56.7%。與此同時,生活成本更低、日常節奏更慢、就業機會更多的新一線城市成為大學畢業生眼中的香餑餑。因此,杭州、南京等新一線城市所屬省份對人才的吸引力正在迅速攀升 。

最新一份關於高校應屆畢業生的調查結果顯示,新一線城市(包括杭州、成都、武漢、南京等)的簽約比例已經與一線城市基本持平,達到33.1%(一線為33.5%)。

畢業生外流“最大誘惑”是互聯網金融行業,山東吃了產業結構的虧?

通過調查數據分析,當前山東外流畢業生所從事最多的行業為互聯網/電子商務行業,其佔比為17.8%﹔金融行業佔比也相對較高,佔比為14.6%﹔此外,教育/培訓、房地產開發、貿易/進出口行業佔比也相對較高,均在5%以上。綜合來看,第三產業相關行業已成為外流畢業生就業的首選。

是山東各城市缺少足夠吸引畢業生的產業嗎?

青島是山東唯一一個上榜第一財經新一線城市研究所推出的15個新一線榜單城市。雖然擁有國家(青島)通信產業園、青島軟件科技城、西海岸軟件與服務外包產業園3個新一代信息產業園區這些“新動能”,但青島的產業結構到底怎樣?

這是2017年青島市重點行業生產總值。可見工業在這個城市舉足輕重的地位。

2018年,青島汽車產業全年收入首破1000億元,成為青島增長最快的支柱產業。一汽大眾華東基地項目的落成,貢獻了近1萬個就業崗位。

再對比杭州。

這是2017年杭州三大產業佔GDP比重圖,以信息服務、文化創意、金融服務、旅游休閑和電子商務等新興服務業為主的第三產業是杭州的主導產業。

在青島努力培育新動能的同時,從骨子裡來說,青島仍是一個以工業,裝備制造、家電制造等為支柱產業的工業城市。對畢業生來說,這些行業的吸引力遠不如互聯網和金融行業。同為新一線城市的杭州,卻憑借著互聯網產業吸引了眾多畢業生。

山東省一直擁有接納人才的廣闊天地,只是這種制造型產業主導的產業結構,讓山東在現在的人才爭奪中有了天然劣勢。

4月25日晚,在青島市“雙招雙引”攻勢作戰方案答辯會上,專門就“大學生為什麼不願意到青島就業”進行了答辯,相關提問毫不留情,揭出了青島在招財引智上的“傷疤”——

圖片來源於青島本地時政微信公號”回瀾聽濤“

在青島“雙招雙引”攻勢作戰方案答辯會上,青島市委書記王清憲現場督戰,主答辯人是青島市委常委、副市長薛慶國﹔副答辯人是青島市委組織部副部長吳學新、青島市商務局局長趙士玉、青島市發改委副主任、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推進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張旭東。

而從青島市“雙招雙引”重點培育的14個方向,就能看出青島要著力培養的這些戰略新興產業大多屬於技術密集型產業,急需高端的數字人才和科技人才。

上述這14個方向,點明了青島“搶人”的高冷姿態——瞄准高端人才。近日,青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以百萬年薪向全球發布了青島市1700余個高層次人才需求公告,其中,博士或者正高職稱以上需求崗位1300余個,碩士及副高以上需求崗位1600余個,涉及信息軟件、海洋科學、生物醫藥、電子科技、節能環保、新能源新材料、醫療健康、文化創意、現代金融、高等教育等領域。其中,青島海信日立空調的變頻驅動工程師、電控硬件工程師、制冷系統工程師崗位、青島大學附屬醫院的臨床醫學崗位等,均給出百萬年薪並提供專家公寓。

這七張圖告訴你,長三角在和山東爭什麼

在“山東留不住畢業生”這一問題背后,是高端人才的極端匱乏。隨著區域競爭越發激烈,濟青這兩大山東核心城市在培養新興產業時暴露的更多“供需錯配”問題背后,面臨的是和長三角和京津冀城市群競爭高端人才的局面。

本文開頭的數據分析已顯示,長三角城市群對山東畢業生的吸附力最強。那麼,在人才上,長三角和山東究竟在爭什麼呢?

2018年10月,來自清華大學經管學院互聯網發展與治理研究中心、上海科學技術政策研究所和職場社交平台領英三方發布的《長三角地區數字經濟與人才發展研究報告》,從細節上更多給我們展示了這種人才競爭的激烈程度。我們從下面幾張圖具體分析一下。

圖一:這張圖顯示,從全國看,制造業仍舊是吸納就業的第一大產業。

圖二:這張圖顯示了制造業在長三角地區的產業地位。

圖三:長三角哪些城市在和山東爭奪制造業人才,從這張圖上一覽無余。所以,不要被表象騙了,作為全國第一地級市的蘇州,妥妥的一個工業城市!

圖四:從經濟體量上看,全中國排在最前列的28個地級市GDP排行榜上,江浙山東佔了大部分,人才的爭奪上,經濟實力無疑是最大的后盾。

那麼,這些城市的薪酬水平如何?以在圖三中排名第六的寧波來看,來自薪酬網的統計數據顯示——

薪資水平無疑是能否吸引畢業生留存的重要因素,圖五為齊魯人才網統計的山東省16市2019屆畢業生薪酬

當前山東省16市畢業生薪酬全部在4500元以上,其中青島市薪資最高,為5442元,濟南市以5358元位列第二﹔除此之外,臨沂、濰坊、聊城三市薪資水平在5000元以上。其他城市薪資水平維持在4800元左右。對比全國其他省份數據來看,畢業生平均薪資水平在6000元左右。

信息產業人才全國都缺。從圖六可以看出,南京、杭州、上海這些城市對信息產業人才的需求量最大。

圖七則顯示了高水平人才和數字人才在長三角的行業分布,ICT行業和制造業排在前兩位。這也從側面說明,長三角地區的制造業轉型升級,因為高端人才和數字人才的匯集,走到了全國前列。浪潮、海爾、海信,濰柴,中國重汽,知道誰在和你們搶人嗎?

誰在收割中國的“工程師紅利”?華為成山東畢業生最青睞企業

上圖為齊魯人才網調查統計的山東畢業生青睞企業排行,當前華為公司以16.23%的青睞度名列第一。

華為作為世界最大的通信科技公司,營業收入曾位列“中國民營企業500強”第一,隨著5G時代來臨,公司發展前景不可限量﹔其次,福利待遇也畢業生青睞的重要因素,有數據統計,華為員工每年平均薪資在七十萬元左右。因此有山東畢業生表示,能進入華為,成為其中一員,是其畢生的夢想。

華為是收割中國“工程師紅利”的最大贏家。

中國的科技創新目前正進入“工程師紅利”時代。數據顯示,過去10年,中國培養了7000萬大學生和500萬研究生。僅2017年,中國本科畢業生人數在800萬左右,研究生人數在58萬左右。這一群體,是中國“工程師紅利”的主要來源。

像華為這樣的掌握核心技術的科技企業,成為收割“工程師紅利”的最大贏家。來自齊魯人才網的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6月,華為在全國共舉辦校園宣講會50場,其中在山東共舉辦4場,其中山東大2場,中國海洋大學1場,煙台大學1場。

除此之外,阿裡巴巴、招商銀行以及國家電網、中國建筑等眾多國字頭,特大民企也是畢業生青睞的熱點。山東本土企業則處於劣勢,僅有海爾、浪潮、中國重汽三家企業上榜且排名靠后。

以山東大學為例,2018年,華為、小米、阿裡巴巴等企業從山東大學招聘人數達到數百人,招聘崗位以研發類為主,包括操作系統、算法、芯片設計、雲計算開發、大數據開發等,這些人才也是浪潮等本土企業極其需要的人才。

對於這些本土的業內知名甚至是龍頭企業,為何畢業生提不起興趣?經調查發現,不少畢業生表示對該企業“不知道、不了解”。

所以,像海信百萬年薪招聘變頻驅動工程師、電控硬件工程師,浪潮招聘雲計算、大數據開發的人才,面臨的是和華為這樣的科技巨頭,和蘇錫常的高端制造企業同台競爭的局面。

送錢?送房?送戶口?城市該靠什麼引人留人

一波人才政策,帶出了一個城市發展的關鍵命題,城市該靠什麼吸引人才?又該靠什麼留住人才?“給戶口、給錢,甚至送房”已經成為人才政策的“標配”,但是人才真正需要的就是這些嗎?

據齊魯人才網調查顯示,戶口並不是畢業生的關注重點。有29.8%的畢業生重視發展空間﹔22.4%的畢業生看中薪資水平﹔16.9%的畢業生關注當地經濟水平及配套資源﹔隻有8.8%的畢業生關心能否落戶。也就是說,相比一個政策優惠的城市,畢業生更願意選擇一座配套設施完善且更具發展潛力的城市。

這意味著,各地在人才引進的時候不能隻拿戶口和政策說事,雖然有一定效用,但長期吸引力不大。想要真正留下人才,怎樣給人才創造一個能夠不斷成長、不斷發展的環境,這比承諾優惠條件更為重要。

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 蔡宇丹

(責編:聶俊穹、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