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棚屋”炒到200萬,豈能讓“學區房”如此任性

2019年06月12日09:31  來源:齊魯晚報
 

一套近40年前建的“棚屋”,面積隻有13.2平方米,在南京市鼓樓雙學區的加持之下,能賣多少錢?10日,記者的朋友圈被這套位於靈隱路22號的學區房“刷屏”了,房主開價168萬元,竟被買房人加價到200萬元,單價超過15萬元/㎡,不過最終並沒有成交。(6月11日《揚子晚報》)

城市中小學校,學位非常緊張,設置一些入學門檻,如將房屋產權作為入學資格條件,也是無奈之舉。然而,設置入學門檻,不能違背學校劃片、就近入學的基本原則。一些人通過“拼房擇校”,導致另類“學區房”頻現,顯然有違初衷。比如,此前據媒體報道,北京一個10平米“過道學區房”,叫價150萬,根本不能住,隻為給孩子上學買個進門証。特別是南京一個僅有13.2平方米的“棚屋”,因是“雙學區房”,居然被炒到200萬元,而且隻有居住權沒有產權﹔“學區房”如此任性,誰是幕后推手?

眾所周知,教育部門禁止“跨區擇校”,目的是為了避免學生無序跨片流動,確保免試就近入學。然而,對於這項維護教育公平的善政,一些家長並不領情——如果戶口及住房不在名校學區內,孩子就失去了上名校的機會。於是,一些家長便採取“拼房擇校”等非常手段,瘋狂砸錢搶“學區房”,“擠”進名校學區內,為孩子在名校“佔坑”。特別是,一些房地產開發商受利益驅使,在房地產廣告中進行虛假宣傳,熱炒“學區房”,加劇了“拼房擇校”亂象。

“拼房擇校”的問題,盡管公眾廣為詬病,但是,僅把這個問題歸罪於“學區房”,顯然有失偏頗﹔而僅把解決這個問題的希望,寄托在規范“學區房”的層面,也是不現實的。禁止“跨區擇校”,不僅是解決利益分配的問題,而是一個涉及社會公平正義的問題,應該從維護義務教育根本理念的角度出發。因為依照現有的《義務教育法》,義務教育階段,是一個普惠的、非選擇性、非淘汰性的教育階段,也是政府必須提供的一個基本公共服務職能。若想徹底打破“拼房擇校”利益格局,必須從國家層面進行制度的頂層設計。

換言之,“學區房”如此任性,倒逼城市教育回歸理性。除了規范“學區房”,應加大力度平衡現有的義務教育資源,並向薄弱學校傾斜,縮小校際差距。如果學校的教育資源都差不多,大家也不用擠破頭往少數幾所學校扎堆了,都選擇就近入學了。特別是,改革現行的教育考評機制,才是破解“拼房擇校”亂象的良方。如果評價一個地方的教育政績,不是看當地有多少名校,名校的升學率如何,而是看優質學校和薄弱學校之間的差距大小,以及如何提高薄弱學校的教學質量等,想必地方政府及教育部門,就會真心實意地去抓教育均衡。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