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廟頭村兩位包村女干部駐村年限將至,老百姓卻想方設法不讓走——“俺們想讓她倆再干兩年”

2019年06月11日15:35  來源:舜網-濟南日報
 

6月10日,周一,雖然才早上7點半,但已經讓人身上直冒汗。記者與濟南市政協派駐萊蕪區和庄鎮草廟頭村第一書記梁廣玲和駐村干部楊寧一起,坐車從市區往村裡趕。

聊著聊著,車已經停到了村邊上,由於胡同彎曲狹窄,隻能徒步去村委大院。走進院子裡,首先看到的是兩組光伏發電板,伴隨著嗡嗡的聲音,已經並網發電了。辦公室看上去就知道剛翻新過不久,門窗都是剛換過的,各類展板有序排列,風兒輕撫門前的花草,給人嚴謹又溫馨的感覺。步入會議室,一套略顯老舊的桌椅擺滿了整個房間,地板和牆面也均已翻新。

此刻,村支部書記袁立軍開口了:“這些桌椅是梁書記和小楊前幾天向市政協領導申請爭取來的!以前的辦公條件和現在差太多了,我們自己都嫌棄,真擔心把兩位女包村干部給嚇跑了,結果不但沒有嚇跑,還住下了,這一住就是兩年。就是在她們的帶領下、在市政協領導的關懷下,我們村才有了這麼大的變化。”

這時候老黨員李有民說,“村委大院的變化其實不算啥,自來水、生產路和我們生活的變化才是真的大!”

談到水的事,袁立夏最有發言權。他說,我們草廟頭村山好人好風景好,就是水孬,隻有村北頭有一個山水井,還經常鬧水荒。因為村所在地處於分水嶺,地下存不住水,地表也沒有水庫,原來村裡隻有一口深水井,全村1000多口人全指望這口井吃水。但水井水量並不充足,為此,村裡埋了4條管道,每條管道供應一片村民,每天隻開一條管道。

談到村裡到底有多缺水,楊寧講了一個她親身經歷的事。駐村后,梁廣玲和楊寧不得不習慣沒水的日子。買來了2個大桶,一個桶裝干淨的水,一個桶裝用過的水,洗臉水等就留著擦地板、沖馬桶。日子來到冬季,一早醒來,楊寧看到自己碗裡的水結成了冰,已經很難利用了,就把冰塊丟到了外面。結果被梁廣玲看到了,說:“這碗水可以放一放,融化了還能用,就這麼倒了多可惜。”

為了解決村民吃水難的問題,梁廣玲和楊寧多次跑到相關部門要政策要資金想辦法。7月份駐村,8月份就著手改善全村的吃水問題。又打了一眼380米的深水井,修改了自來水管道,讓全村人吃上了水。為了節約資金,兩位女干部的宿舍一直沒有通水,依然得自己去挑水,所以才有了上面的故事。

吃水的問題解決后,兩位女包村干部又馬不停蹄地幫助村裡修建塘壩,解決生產用水問題。當地的順口溜“草廟頭來草廟頭,談起水來就犯愁”,就此成為歷史。

草廟頭村有多年種植紅薯的傳統,但是由於沒有生產路,導致紅薯從山上運下來難,隻能靠肩挑,又因為品種單一,百姓收入也不高。為此,兩位女包村干部又開始跑部門找政策,一次次向市政協領導“訴苦”,經過不懈努力,改造提升生產路1800米。還有兩條生產路,目前已完成路基整修,並委托招投標公司競標完成,其中一條路正在熱火朝天的鋪設中。今年,在兩位包村女干部的堅持下,從村裡的長遠發展著想,在生產路兩旁種上了流蘇樹。

“駐村到現在將近兩年的時間裡,兩位女包村干部就沒有停一停,一直在為村裡干實事,水、路、文化廣場、光伏發電這樣一眼就能看到的就不說了,梁書記引來的紅薯新品種,每畝收入是我們原來的三四倍;建了拉呱大院,讓我們村民有地方嘮嗑了;請來了醫療組,為我們全村人做了體檢;成立廣場舞隊,文化生活也有了……原來我們都不看好這兩位女包村干部,沒想到她們比我們這些大老爺們還能干。”村民袁明河說。

說到這裡,兩位女包村干部笑了,只是她們的微笑背后,還有村民不知道的苦澀。

梁廣玲年紀稍長,今年孩子讀初中,正面臨著中考的壓力。為了能干好村裡的工作,這兩年,原本她負責的孩子上學接送的工作就推給了丈夫。但是中午的時候,兩人都沒有時間,孩子隻能吃小餐桌。有一次,梁廣玲偶爾有空去小餐桌探望孩子,在和攤主聊天時知道,那天正好要給孩子補充營養,而所謂補充營養竟然是給每個孩子發兩個油炸雞塊。“增加營養的時候才是油炸的垃圾食品,平時孩子吃的什麼啊!”想到這裡淚水就開始在眼裡打轉轉,梁廣玲說:“確實覺得有些對不住自己的孩子。”

一邊是面臨中考的孩子,一邊是草廟頭村的村民,梁廣玲只是擦去淚水,微笑著面對村裡的百姓。

採訪快結束時,袁立軍告訴記者,現在村“兩委”、全體黨員、全體村民共同的心願是向組織申請,把兩位女包村干部留下,讓她們再在村裡干兩年,幫助我們摘掉貧困村的帽子,讓村民的生活越來越好。(趙冰 冷亞茹)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