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初收受土特產、參加請托人組織的飯局,到單筆受賄1萬元、2萬元,再到后來受賄30萬元、70萬元、100萬元﹔從推推擋擋,到理所當然、來者不拒。商懷君在貪腐道路上越走越遠,直到——

貪欲將原本幸福的家分隔在高牆內外

2019年06月11日10:55  來源:檢察日報
 

商懷君受審

公訴人宣讀起訴書

5月28日,由山東省檢察院指定管轄,山東省聊城市檢察院審查起訴並提起公訴的山東省德州市原副市長商懷君涉嫌受賄罪一案,在聊城市中級法院公開審理。

檢察機關起訴指控:2007年至2018年間,被告人商懷君在擔任德州市衛生局副局長、德州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德州市副市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疫苗銷售、工程承攬、項目合作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非法收受13個單位和個人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493萬余元,應當以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1.借購房之機一次收受百萬現金

2018年11月12日,山東省紀委監委發布消息:德州市副市長商懷君涉嫌嚴重違法,目前正接受省監委監察調查。兩個月后,山東省監委對商懷君嚴重職務違法問題進行立案調查后,根據相關規定決定給予商懷君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2019年2月13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網站發布消息稱,經山東省檢察院指定管轄,商懷君涉嫌受賄案由聊城市檢察院審查起訴。聊城市檢察院依法對商懷君決定逮捕。

5月28日上午9時許庭審開始,“消失”了近6個月的商懷君,再次走進公眾視野。在檢察機關指控他的13筆受賄事實中,單筆收受數額最多的一次,是其收受某房地產開發公司法定代表人魏某所送的100萬元人民幣。

証據顯示,早在2008年,商懷君任德州市衛生局副局長期間,魏某的公司在開發用地過程中受阻,商懷君協調解決了該宗土地過戶問題,使該工程得以順利建設。魏某因此對商懷君非常感激。

2017年春,魏某又找到商懷君,想請他幫助促成與另一家集團的合作項目,同時希望他提供一些優惠政策。

此時的商懷君已擔任德州市分管招商引資工作的副市長,對他而言,魏某的請求並非難事。商懷君隨即答應,並親自帶隊去對方集團考察洽談。后來,魏某又因設立旅游公司一事,讓商懷君給予關照,商懷君都一一答應。

商懷君如此三番五次地幫助和照顧自己,魏某對商懷君著實感激。據他后來証實,為感謝商懷君,同時也為了繼續和商懷君處好關系,2017年10月,他借商懷君購買房產之機,直接送給他100萬元現金。

商懷君對此供認不諱。

2.把審批權當作斂財工具

出生於1965年的商懷君,1986年大學畢業后,曾在多個崗位任職。而起訴書指控其涉嫌犯罪的軌跡,與其任職經歷密切相關。

起訴書指控,2011年至2016年,商懷君利用其職務上的便利,接受某生物科技公司副總經理馮某的請托,為該公司在疫苗銷售方面謀取利益,先后7次收受對方給予的人民幣257.7萬元。

據商懷君供述,2011年他開始擔任德州市疾控中心主任后,馮某隨即多次拜訪。2012年8月的一天,馮某再次來到商懷君的辦公室,當面表示,如能幫忙促進公司代理疫苗的銷售,可以給他好處費,同時提出了回扣比例,他表示同意。

后來,在商懷君授意下,該公司代理疫苗的種類和數量均得到了增加。

你投桃,我報李,彼此心知肚明。馮某后來也証實,自己是按約定的比例,及時將回扣款送到商懷君手上——2013年1月,在商懷君辦公室送給他18.9萬元﹔2013年八九月份,在商懷君辦公室送給他33萬元﹔2014年1月,在商懷君辦公室送給他31.8萬元﹔2014年9月,在某酒店附近送給商懷君28萬元﹔2015年8月,在某小區北門附近送給商懷君70萬元﹔2016年4月,根據商懷君的指令,以轉交王某的方式送給商懷君50萬元﹔2016年12月,在某小區附近送給商懷君26萬元。這些錢都是出自銷售代表的銷售提成。

多位証人也証實,商懷君曾多次安排新加入或者增加多家企業的二類疫苗採購種類、數量,其中就有馮某所在的公司。

商懷君供述承認,自己手握全市疫苗計劃審批權,用哪家疫苗、用多少數量,均由自己最終決定。

3.將受賄的錢發福利難掩腐敗之實

對檢察機關的當庭指控,商懷君均回答“是”或“無異議”。

庭審中,辯護人提出的一個問題成為控辯焦點:商懷君曾將45.68萬元受賄款交給單位財務人員保管,並將其中的18.9萬元用於單位發放福利,其余則用於個人花費。

基於上述事實,公訴人當庭指出,依照兩高《關於辦理貪污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相關規定,商懷君出於受賄故意,收受他人財物后,將贓款用於單位發放福利和個人支出,系受賄款項的去向問題,理應依法追繳,不影響受賄犯罪的認定。

法院審理查明,自2012年1月至2017年1月,商懷君在疫苗銷售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先后23次收受他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371.63萬余元,佔受賄總額的75.3%。

預防疾病,曾是商懷君工作中的一項主要職責,但他卻未能控制住自身像病毒一樣的欲望,直到被“感染”“吞噬”。

起訴書指控商懷君另外4筆受賄,全部是其在醫療器械銷售、視頻會議系統採購合同履行、績效考核系統項目開發、追溯體系建設項目承攬、履行科研設備採購合同等方面為他人謀利,收受對方財物。受賄時間從2010年1月到2018年10月其被查處之前,持續8年多。

此外,商懷君的受賄行為也頗耐人尋味。從頻率上看,他的受賄次數達34次之多,收受財物的時間節點有逢年過節、生病休養期間,也有本人或家人出國之前,還有借家庭買房之機,甚至在其參加會議期間仍不忘斂財。從數額上看,從最初收受請托人所送的土特產、參加請托人組織的飯局,到單筆受賄1萬元、2萬元,到后來受賄30萬元、70萬元、100萬元﹔從開始時的推推擋擋到后來的理所當然、來者不拒,商懷君可謂一步步陷入腐敗泥潭。

4.黨紀國法之下人生沒有“如果”

欲望的大門一旦打開,貪欲便難以遏制,底線盡失。

正如紀委通報所指出的,商懷君身為領導干部,理想信念喪失,嚴重職務違法並涉嫌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后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應予嚴肅處理。

公訴意見指出,商懷君在2012年11月之后收受賄賂474.63萬余元,佔其受賄總額的96.2%。作為領導干部,商懷君在反腐高壓態勢下依然我行我素,貪欲日盛,折射出其思想深處對於法紀的漠視和典型的僥幸心理。

商懷君不后悔嗎?當然后悔!他談及,80多歲的老母親曾對他講:“什麼是幸福啊?一家人在一起、團團圓圓、平平安安就是幸福。”

商懷君自省,自己沒有真正記住母親的叮嚀,是自己的行為使原本幸福的家分隔在高牆內外,自己既無法贍養耄耋之年、身患疾病的父母,也不能為尚未成年、尚未成家的子女遮風擋雨,每每想起自己的行為,都感到肝腸寸斷、心如刀絞、悔恨萬分。

公訴人在當庭法治教育中指出,國家工作人員隻有始終保持清正廉潔的本色,才不會迷失方向,偏離人生軌道。如果隻顧一時眼前利益,被金錢蒙蔽雙眼,終將葬送個人自由和家庭幸福。本案警示,黨紀國法之下,人生沒有“如果”,有的是結果和后果。作為公訴人,真誠希望被告人今后能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改過自新,爭取早日回歸家庭、回歸社會!

法庭上,檢察機關以多媒體示証方式出示了有關証據,被告人商懷君及其辯護人進行了質証,控辯雙方充分發表了意見。商懷君對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全部予以認可,表示真誠認罪悔罪,服從判決。

被告人親屬及社會各界群眾旁聽了庭審。

山東省檢察院有關人員全程參與案件辦理,並進行庭審觀摩指導。

5月28日上午庭審結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此案將擇期宣判。

◎公訴人說案

以清廉守護家庭幸福的港灣

山東省聊城市檢察院公訴一處副處長 谷慶楊

商懷君心存僥幸,在黨的十八大后依然瘋狂斂財,在腐敗的泥潭裡越陷越深,令人扼腕嘆息。商懷君受賄案給領導干部這樣的警示:

一是筑牢思想防線方能夯實廉政根基。思想是行動的先導。商懷君從一名醫生做起,歷任縣醫院副院長、副縣長、市衛生局副局長、市疾控中心主任、市政協副主席、副市長,曾榮獲“縣十大青年標兵”“全國抗震救災先進個人”“全國優秀農工黨黨員”等多項榮譽。他本應在人生道路上走得更遠更好,但卻站在了被告人席上。究其原因是他忽視了對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改造,在自覺接受廉政教育方面意識淡薄,特別是在職務逐漸提升的同時,思想境界沒有相應提升,反而出現滑坡,最終淪為金錢的“奴隸”。他的腐敗經歷告誡我們,隻有筑牢思想之堤,才能守住拒腐防變的第一道防線。

二是心存敬畏方能行有所止。商懷君在反思自己的腐敗原因時提到,自己以民主黨派干部自居,以為中國共產黨的紀律約束不到自己。自以為收的錢讓他人保管、購買的房產也不在自己家人名下就可以萬事大吉。一旦心存僥幸沒了敬畏之心,行使權力就難受約束,甚至忘乎所以。作為國家工作人員,隻有時刻保持敬畏之心,始終牢記權力是人民賦予的,才能在工作和生活中行有所止,堅持原則不放鬆,在金錢利益面前不低頭。

三是防微杜漸方能堅守底線。小人情往往是走向犯罪的起點,商懷君從最初收受請托人所送的土特產、參加請托人組織的飯局,到單筆受賄1萬元、2萬元,再到后來受賄30萬元、70萬元、100萬元。從開始收受他人賄賂時的推推擋擋到后來的理所當然、來者不拒,欲望的大門一旦打開,貪欲便難以遏制,底線盡失。國家工作人員一定要牢記“千裡之堤,潰於蟻穴”的道理,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四是永葆清廉本色方能擁抱家庭幸福。受賄作為典型多發的腐敗行為,不僅妨害了國家機關對社會事務的正常管理,侵犯了國家工作人員職務行為的廉潔性,還敗壞了社會風氣,損害了國家機關形象和公信力,也給被告人的家庭帶來無盡的傷痛。商懷君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遺憾的是他沒有真正記住母親的叮嚀,其行為使原本幸福的家分隔在高牆內外。金錢之於自由,孰輕孰重?物質之於幸福,意義幾何?不言而喻。國家工作人員隻有保持清正廉潔的本色,才能守護好家庭幸福的港灣,才不會迷失方向,偏離軌道。隻顧一時眼前利益,被金錢蒙蔽了雙眼,終將葬送個人自由和家庭幸福。(魯檢軒)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