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振興齊魯樣板|深化改革創新 激活“一池春水”

2019年06月04日08:58  來源: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6月1日至2日,全省推進鄉村振興暨脫貧攻堅現場會議在臨沂召開。召開這次會議,既是對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關於鄉村振興、脫貧攻堅工作重要指示要求和黨中央決策部署的一次檢閱,也是一次再動員、再推進。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一個系統工程,需要全要素投入,核心是抓好“人、地、錢”三個關鍵。此次現場觀摩,大家的一個普遍感受是,凡是發展得好的村和項目,都是通過不斷深化改革創新,激活鄉村發展各要素的結果。

多元化“引才”、全方位“育才”、多渠道“留才”

鄉村振興,人是關鍵因素。目前,“精兵強將走四方,老弱病殘務農忙”的現象在農村不同程度存在,村庄空心化、農戶空巢化、農民老齡化的問題較為普遍。統計數據顯示,我省部分縣外出務工人員佔勞動力60%以上。廣大農村需要大批懂農業、愛農村、愛農民的專業人才和帶頭人,特別是青年人才。

幾年前,在外創業的退役軍人李路杰、李洪浩先后回到莒南縣十字路街道石泉湖村任職。在他們帶領下,2016年,村裡投資建設“大地鄉居·石泉”項目,通過租賃群眾的閑置農宅,打造時尚鄉村度假空間,吸引眾多游客前來。畫家咸蘭光花3萬元租下其中一間民宿,每年都在村裡待上4到6個月,專門用於創作。“這裡環境太好了,我們在這裡創作感覺很舒服。”咸蘭光說。

像李路杰這樣的“歸雁”在臨沂還有很多。去年以來,臨沂以“四雁”工程為抓手聚集人才,即啟動實施以培養農村基層黨組織帶頭人為核心的“頭雁工程”、以吸引外出能人返鄉創新創業為核心的“歸雁工程”、以培養本土人才為核心的“鴻雁工程”、以推動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健康發展為核心的“雁陣工程”。

不僅要多元化“引才”,還要注重全方位“育才”、多渠道“留才”。據悉,我省將實施百萬職業農民技能提升、百萬鄉土人才培育示范、百萬鄉村人才定向培養“三個百萬計劃”﹔從今年起,每年面向在基層的高校畢業生,遴選管理人才、專業技術人才、創新創業人才各1000名。

說起引才、用才,培養了一批“土專家”“田秀才”的蘭陵縣代村很有發言權,黨委書記王傳喜認為,目前,鄉村人才仍難滿足鄉村振興背景下的發展需求。以代村為例,該村現代農業產業園330名工作人員中,大學以上文化的隻有18人,尤其缺乏從事現代農業產業發展研究的專業人才。王傳喜說:“今年,我們將加大招才力度,培養‘鴻雁’10名,引進現代農業產業高端人才4名,聚才聚智共促鄉村振興。”

做足土地文章,把“閑資源”變成“活資本”

在臨沭縣鄭山街道徐埠前村廣場一側,“金豐公社:讓世界為你種田”的牌子十分醒目。去年以來,發端於臨沭縣金正大集團的金豐公社快速發展壯大。農民加入公社后,通過土地流轉和托管,隻需要繳納一定的服務費用,從種到收完全不用操心。

臨沭金豐公社總經理董書通算了一筆賬:以小麥種植為例,農民自己種地每畝需要投入435元左右,金豐公社托管后,每畝費用隻需389元左右,比自己種地少花40多元。“通過土地托管,實現適度規模經營,不僅種植成本下降12%,糧食也實現增收10%,同時化肥、農藥分別減量30%和20%,可謂一舉多得。”董書通介紹,公司托管服務現已覆蓋臨沭9個鎮街130余個村庄,托管服務耕地面積5萬余畝,1萬多名農民加入。

目前,我省農村土地流轉率為37.3%,而鄰省江蘇已達到61.4%。金豐公社向土地要效益,做足土地文章,得到廣大農民歡迎,逐步解決了土地“誰來種”“怎麼種好”的問題。去年,臨沭縣出台支持意見,力爭通過3年時間,把金豐公社培育發展成為全國新經濟100強企業、農業服務領域最大的獨角獸企業。

一個是地、一個是房,都大有文章可做。我省農村人均居民點用地是國家標准的2倍,村庄空置面積佔比達5.3%,宅基地“攤大餅”與“空心化”並存。記者採訪發現,像農村老房子,不少院子特別大,房屋閑置比較嚴重。如果鎮、村統籌一下,在村裡建養老院,既能提高養老水平,也能把閑置房屋流轉出來,開發利用、增加收入。

臨邑縣針對農村廢舊宅基地、廢棄坑塘較多的現狀,整理開發閑散地6500畝,發展特色種植養殖產業4600畝,貧困戶和村集體年增收400萬元。這一做法得到了省領導的肯定。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來,我省率先完成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權確權登記頒証,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升級為國家整省試點,發展動力活力不斷激發。這些既是經驗做法,也是規律認識,需要繼續堅持、深入落實。

破解資金投不足用不好,激活鄉村發展“一池春水”

答好鄉村振興考卷,“錢從哪裡來”是必答題,也是一道有難度的題。觀摩中,基層普遍反映,資金投不足、用不好的問題長期困擾著“三農”發展。全省推進鄉村振興暨脫貧攻堅現場會議強調,要著力解決鄉村振興資金投不足、用不好問題,加快形成財政優先保障、金融重點傾斜、社會積極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

“金豐公社”模式農業標准化種植、規模化經營的背后,金融成為不可或缺的支撐力量。金豐公社與銀行等金融機構合作,探索開展農地收益貸試點。這是一種新型的農村土地融資方式,經營權歸金豐公社,從經營權中分離出收益權質押給銀行。一名當地干部說:“有了農地收益貸之后,種地缺乏資金也不用犯愁。此外,金豐公社有保險,政府又給買了一份保險,可以說是‘種地雙保險、旱澇保豐收’。”

我省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積極實施工商資本下鄉,在資金注入帶動下,土地、人才、技術等要素得到合理配置。莒南縣洙邊鎮在全省較早實現“南茶北引”。近年來,莒南縣以縣屬國有企業為主體,引入社會資本,注資3億元成立公司,建設運行茶溪川田園綜合體,打造萬畝標准化茶園。附近15個村集體經濟股份合作社也加入進來,分別以土地和50萬元的專項扶持資金入股,參與分紅。政府整合涉農資金進行重點扶持,各方各負其責、風險共擔、共建共享。

有了規模,知名茶企主動上門投資。山東正山堂茶葉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公司總經理陳翠霞說:“我們出技術,他們出基地,大家共同打造品牌,讓老百姓在這裡有了可觀的收益。”有了資本注入和示范帶動,目前,茶溪川田園綜合體新建高標准茶園2500畝,茶產業年產值達到6億元。

農業農村優先發展,財政資金要優先保障。針對涉農資金“撒胡椒面”現象,我省近日統籌整合用於推進鄉村振興和脫貧攻堅的涉農資金,把19個部門32項共400億元涉農資金統一整合為鄉村振興重大專項資金,同時明確了重大專項資金的預算編制審核、資金分配使用和資金管理監督要求,為集中財力支持鄉村振興戰略實施提供了保障。

但我們絕不能僅僅把目光盯在有限的財政資金上。“去年浙江安吉縣市場化募集資金200億元,而我市還處於起步階段,反映出我們思想上的守舊、行動上的落后。”臨沂市市長孟慶斌說,臨沂將爭創全國金融服務鄉村振興改革創新試驗區,用好10億元市級鄉村振興專項資金,實現涉農資金穩定增長。(李子路 趙洪杰)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