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競賽大比武|平原“陽光報告會”:村民“辣問”質詢 干部當場答疑

2019年06月04日08:56  來源:大眾日報·新銳大眾
 

  臨近麥收時節,農忙之余,平原縣的877個村子陸續開起了各自的“陽光報告會”。各村和鄉鎮街道的干部把村裡大事小情向群眾通報,把監督權交給全體村民,報告會現場經常是“辣味十足”。

  “村裡的‘井井通’新挖的18眼機井為啥還沒通上電?”“村裡的垃圾好幾天沒清,已經快堆成山了。”5月11日上午9點,王杲鋪鎮藺庄村文化大院的廣場上,該村的“陽光報告會”正在進行。村黨支部書記藺慶華作完工作報告后進入提問時間,村民們毫不客氣地拋出了問題。

  “關於機井,現在正在丈量鋪設電線長度,預算定好了就開會討論,到時村裡統一出工修建。”藺慶華回答說。

  參會的張華鎮環衛辦主任翁長軍則就垃圾清理問題向村民作出了解釋:“一是村民的雜物佔道,影響垃圾清運車進出﹔二是人手少,清運壓力比較大。下步鎮環衛辦將加派人手,各位村民也不要把雜物堆放在胡同裡。”

  經過問答,村民的合理訴求和各類問題被一一妥善處理。

  “過去村務公開欄雖然也貼告示,但我們既看不懂,也沒心思看。現在村支書當面一條條說給你聽,聽不明白還能現場問,這樣的公開才是真公開。”年過古稀的焦金才在村裡擔任了40年文書,“陽光報告會”給村裡帶來的變化,他看得最清楚,“報告會成了黨支部跟村民的‘連心橋’,村干部和群眾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村裡發展越來越好。”

  別看現在的“陽光報告會”這麼熱鬧,2017年剛開始推行的時候,也遇到了很多困難。干部怕駕馭不了局面,老百姓則不相信這個會能反映真問題。有些群眾懷疑,這是在搞形式,抓典型。

  “口號喊得響亮不如把事辦得敞亮。”平原縣委常委、組織部長李守學說。縣裡逐漸完善報告會工作機制,明確每場報告會必須包含11條黨務、8項財務、11條事務明細,以及6項“三資”內容,去年還建立起“一述、兩問、三定、四評”工作機制。

  在推進過程中,平原縣還注重用好考核“指揮棒”。縣裡專門組織督查組,每半年抽取不少於30%的村庄現場督查﹔利用基層黨建“可視化”系統,實現了電子化督查全覆蓋。同時,將“陽光報告會”召開情況納入村黨支部和支部書記星級考評,與干部報酬直接挂鉤,並計入鄉鎮協同發展綜合考評,對工作重視不夠、效果不好的鎮村,進行通報、約談、問責,倒逼干部們打消消極應付的念頭,對村民提出的問題抓好落實。

  在平原經濟開發區的張茂吳村,上午開會群眾反映澆不上地的問題,下午村支書就趕緊到縣裡去申請資金,買潛水泵。問題一件件給解決了,越來越多的群眾主動參會,暢所欲言。

  如今,平原縣的“陽光報告會”每半年召開一次。兩年來,群眾累計提出質詢問題16709條,村干部當場答復12767條,事后答復3676條,通過縣鄉協調解決的村庄拆遷、危房改造、道路維修、橋梁改造、溝渠清淤等問題266條,消除歷史遺留問題和矛盾隱患近百件。2018年,全縣農村信訪同比下降33%。

  隨著“陽光報告會”的全面推開,村民與村干部之間的猜忌質疑變少了,坦誠信任變多了,群策群力、上下一心,“共話鄉村振興、共謀村子發展”成了平原農村的主旋律。平原縣委書記王洪霞說,鄉村治理,不缺辦法、不缺制度,缺的是深化改革的膽略和真抓實干的氣魄。開展“陽光報告會”是從嚴治黨向基層的一次延伸,更是激發村民參與民主管理、改善干群關系的一次大膽嘗試。(張春曉 通訊員 劉暉 張大偉)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