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個筆跡相仿的領款簽名背后:道道關口失守

2019年06月03日09:47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被告人王晨書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並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4月12日,杭州市上城區人民法院對一起貪污案件作出一審宣判。王晨書今年31歲,如果不是站在被告席上,誰也不會想到這個看上去挺老實的青年居然會和“貪污犯”挂上鉤。

  事情要從去年9月底說起。當時,杭州市上城區紫陽街道紀工委書記、監察辦主任盧愛民帶領一個檢查組對下轄的甬江社區開展監督檢查。

  “這個社區企退人員比別的社區少,怎麼反而現金發放慰問金的情況這麼多?”通過核對賬目,盧愛民發現甬江社區給企業退休人員發放慰問金,經常採用現金形式,僅最近一次,現金數額就高達6萬多元。

  原來,杭州市社會保障有關部門有一項惠民政策,每年逢春節等三個傳統節日,會向企業退休人員發放慰問金,雖然數額僅有幾百元,但也代表了黨和政府對企退人員這一特殊群體的關懷。別的社區都是由街道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站直接打款到企退人員個人的銀行卡,隻有在少數情況下因未登記銀行卡號才會委托社區代發現金。

  “這些簽名好像也不對勁。”街道紀工委副書記、監察辦副主任來煒煒拿起慰問金領款單,發現了一處更大的問題,好幾張領款單上的簽名,像是一次性簽的,筆跡也差不多。

  莫非有人冒領慰問金?為了証實這一判斷,大家按照名單向“領款者”撥打電話,沒想到僅半天時間就核實,至少20多人聲稱自己從未領取慰問金,更沒有簽過名。

  發放方式存在異常,領款簽名又涉嫌偽造,檢查組立即意識到,這背后恐怕還有貓膩。

  王晨書就是這些領款單的提供者,2018年是他擔任甬江社區勞動保障員兼退休人員專管員的第四個年頭,當時他還是個預備黨員。

  看到紀委干部來了,王晨書神態已顯慌張,但仍故作鎮定地在處理工作。檢查組讓他打開工作保險箱,從中找到數萬元現金。面對詢問,王晨書支支吾吾地說,這是今年尚未發放的部分慰問金。盧愛民一聽就發現了其自相矛盾之處:“你的台賬上不是說已經全部發完了嗎?”王晨書語塞。

  簽假名、報假賬、編造事實、隱瞞真相,據初步核查,王晨書涉嫌截留應當發放給的公款已達10萬元以上,這顯然早已破紀,涉嫌違法。

  為此,上城區紀委監委組建專案組,通過調查,確認街道紀工委、監察辦初步查明的情況屬實,王晨書侵吞的公款數額還不止此數。

  按照職責,王晨書應當在企業退休人員在社區辦理登記時宣傳好慰問金政策,同時收集統計他們的銀行卡號上報,以便有關部門通過銀行卡打款方式發放慰問金。然而四年前,王晨書在工作中偶然發現有些企退人員並不知道這一政策,也不在社區長期居住,於是就動起了歪腦筋。他故意向企退人員宣傳介紹有關慰問金的事情,又向街道人社站謊稱,這些退休人員常年不住在社區、也不願意提供銀行卡號,提出可以把勞保慰問金交到他手上,由他代發。

  欺上瞞下,公款私吞,四年來,王晨書共計截留59名企退人員的勞保慰問金累計達22.4萬元。贓款中相當一部分被其用於打網絡游戲,其余用於個人及家庭購物、旅游等開支。

  王晨書緣何屢屢得手?進一步調查發現,一系列關口的失守,給王晨書提供了機會。

  街道人社站負責人叢某曾對甬江社區提出企退人員慰問金現金領取人數較多問題,王晨書謊稱“企退人員不願意辦銀行卡,我上門面對面發放現金,能更好地開展工作”。叢某輕信后未再作深入了解。

  甬江社區慰問金現金領款單經常出現緩交,最長一次一年沒有上交,王晨書以“領款人不在家,湊時間很難,隻能延遲交”蒙混過關,街道人社站經辦人員馬某接受此借口,從未向負責人報告過異常情況。

  人社站認為企退人員慰問金發放政策人人皆知,不會發生截留問題,對考核走過場了事,簡單看報表、審台賬。

  此外,王晨書自己曾經在排查廉政風險點時寫下“企退人員慰問金發放現金較多的情況”,但社區沒有重視,依舊讓其一人決定相關事務。

  為壓實責任、嚴肅紀律,杭州市上城區紀委、紫陽街道紀工委決定對該案履職不力、疏於監管的黨員干部進行問責:紫陽街道人社站站長叢某受到黨內警告處分,街道人社站出納馬某受到誡勉處理,人社站、甬江社區的6名相關人員受到批評教育,另有街道辦事處前后兩任副主任受到責令檢查處理。(杭州市紀委監委 || 責任編輯 楊文佳)

(責編:王吉全、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