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學生減負不能畏葸不前

2019年05月28日08:54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給學生減負不能畏葸不前

談到教育問題,不少人習慣於把矛頭指向傳統應試體制,但改革傳統應試體制不能一蹴而就,在堅持做出治本努力的同時,也不能忽視治標的努力。給學生減負正處在攻堅階段,關鍵是學校、家長和培訓機構等各方都要辦好自己的事,要讓問題始終保持在可治理狀態,久久為功,必有收獲。

如果對這兩年的基礎教育進行盤點,“減負”絕對是一個高頻詞。中國教育在線近日發布的《2018年基礎教育發展調查報告》顯示,在基礎教育領域稱得上“龍頭老大”的兩家教育集團2018財年營收均再創新高,分別達到116.62億元人民幣和68.48億元人民幣。按理說,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應該帶來培訓市場的低迷,但現實是一邊教育行政部門在不斷出台政策,一邊培訓機構在不斷積累財富,兩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5月27日《中國青年報》)

給學生減負是一個老話題了,去年以來市場更是聞到了一股“火藥味”。去年2月,教育部會同有關部門印發了《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關於健全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機制的通知》等文件﹔去年8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這些文件都劍指減負而來,各地落實文件也不打折扣,治理校外培訓機構成為給學生減負的重要舉措。

教育部公布的信息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0日,全國共摸排校外培訓機構401050所,存在問題機構272842所,已完成整改269911所,完成整改率98.93%。就在這樣的背景下,無論是兩家龍頭培訓企業“逆市上漲”,還是身邊一些上了“白名單”的培訓機構提高收費,都給人帶來了困惑,有人甚至產生“校外培訓就沒治了”的想法。應該說,這種情況看似奇怪其實不怪,悲觀情緒也大可不必。

從時間點上講,校外培訓熱起來幾乎是伴隨著教育減負而來的,校內減負好不容易做出了一點成績,結果被校外培訓機構鑽了空子,而學生負擔既是“變本加厲”也是“變本加利”,學生和家長付出了大量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很多人感慨,隻要應試體制不變,隻要分數崇拜不改,隻要還在千軍萬馬擠獨木橋,就很難實現真正的學生減負。這或許並非妄言,但也不能把“分數崇拜”當成借口,以此掩蓋不作為和懶作為。

拿治理培訓機構來說,前一階段工作的重點主要在規范上,主要針對那些不符合要求的培訓機構。反之,如果一家校外培訓機構保証了質量,就能夠上榜“白名單”,相當於被教育部門認可並向社會推薦。事實上,這個目的已經部分達到了,因此不能簡單否定教育減負的成果。正如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所說,“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外負擔是個復雜的系統工程”,因其復雜而艱難,更不能有畢其功於一役的想法,要在看清方向的基礎上堅定前行。

影響學生負擔的除了校外培訓機構,還有學校和家長。從學校來講,減負不是簡單地減少課時和作業,而是要正視家長和學生的教育需求,通過高質量的教學來滿足教育需求,讓家長和學生不必東奔西走找培訓機構。從家長來講,有人表示中國家長似乎天生就是“焦慮體質”,危機意識、競爭意識極強。這涉及家長的“教育素養”(不是指家長的受教育水平和文化素質,而是指家長對子女教育問題的認識和理念),在一個發展的時代,家長需要讓自己的教育觀念跟上時代前進的步伐。努力提升家長的教育素養,這是一個大課題,需要社會和學校參與,共同引導家長正確認識成功,正確認識培訓機構的作用,而不是縱容和制造“培訓神話”。

給學生減負當然存在種種困難,但我們沒有任何理由畏葸不前。談到教育問題,不少人習慣於把矛頭指向應試體制,但改革應試體制不能一蹴而就,在堅持做出治本努力的同時,也不能忽視治標的努力。給學生減負正處在攻堅階段,關鍵是學校、家長和培訓機構等各方都要辦好自己的事,要讓問題始終保持在可治理狀態,以此為基礎,久久為功,必有收獲。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