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南應事件”的追責不能止於學校

2019年05月24日09:34  來源:齊魯晚報
 

南京應用技術學校事件,有了最新進展。5月22日,南京東方文理研修學院董事長、應天職業技術學院原黨委書記王中平和南京應用技術學校校長張璟,因在辦學過程中涉嫌詐騙犯罪,被南京市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該兩人還被查出存在嚴重的違規招生等行為,導致部分學生和家長因學籍問題聚集。

王中平、張璟兩人因涉嫌詐騙犯罪被刑拘,可謂咎由自取,等待他們的將會是法律的嚴懲。不過,我們也要認識到,如此大規模的虛假招生事件,該問責的決不僅僅是當事學校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這起事件並非南京應用技術學校首次“犯事”。2017年,南京應用技術學校就曾因與招生代理簽訂非法合同陷入民事糾紛,坐上被告席。在法院判決書中,明確提及其招生流程違反國家強制規定。此外,該校還多次被報道違規招生,主管部門曾要求其限期整改。

從后續事件來看,南京應用技術學校整改效果並不令人滿意。究其原因,虛假招生帶來的巨大利益誘惑是一方面,而監管部門疏於監管、反應遲鈍,恐怕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事實上,對於學校虛假招生的行為,並不缺少規制措施。按照我國民辦教育促進法與營利性民辦學校監督管理實施細則,民辦學校有“發布虛假招生簡章或者廣告,騙取錢財的”行為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責令限期改正,並予以警告﹔有違法所得的,退還所收費用后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止招生、吊銷辦學許可証﹔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遺憾的是,在嚴打態勢下,虛假招生仍大行其道。梳理相關報道可知,有許多學生成為虛假招生的“犧牲品”。如在2018年9月,江蘇明達職業技術學院就曾被曝光進行虛假宣傳、違規招生,數十名“五年一貫制”高鐵乘務專業的學生,上了三年后被學校要求轉專業,否則就沒有學籍,套路與南京應用技術學校如出一轍。

問題明明就在眼前,為何卻沒有被監管部門發現?恐怕不能簡單歸之為“獵物太狡猾”。法律隻能事后追責,事前事中監管到位才能防患於未然。相關部門除了要追究違規辦學的人員的法律責任、安置被欺詐的學生之外,還要對監管失職的部門及有關人員嚴肅追責。對包括高校招生宣傳在內的相關事宜要有高質量的常態化監管,不能等出了事才想起嚴加監管。

在這個意義上,南京應用技術學校事件,刑拘涉事學校實際控制人是起點而非終點。(朱文龍)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