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認真研究解決短視頻拍攝倫理問題

2019年05月21日09:25  來源:北京青年報
 
原標題:必須認真研究解決短視頻拍攝倫理問題

在擁擠的地鐵上,突然有人高喊“臥倒”,周圍乘客頓時陷入慌亂,多名乘客跑動逃生,有不少人跑出了地鐵……這一幕,發生於5月17日的深圳地鐵7號線上。警方調查發現,原來是有人在地鐵拍攝短視頻。5月20日上午,深圳市公安局處証實,三名涉事男子已被警方刑拘。

在地鐵上突然聽到一聲“臥倒”,由此而產生驚惶失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事實上,過去有不少公共安全事件就是由於一個極其偶然的因素引發的,以旁觀者眼光來看,很多導火索可能都是“莫須有”,但這就是群體心理,很多時候受到信息不對稱的左右。

“臥倒”事件的起因,是拍攝短視頻。當下,短視頻迎來了風口期。有分析認為,2017年中國短視頻市場規模達到53.80億元,增長率為175.9%﹔初步估算2018年中國短視頻市場規模突破100億元大關,達到113.25億元﹔而2019年,我國短視頻市場規模將進一步突破200億元。從用戶上講,2018年短視頻用戶規模達到3.53億人,預計2019年這一規模將達近5億人。正如我們看到的,現在短視頻行業已經出現了好幾家“獨角獸”企業,很多人也把當網紅拍短視頻當作了新的人生夢想。

縱觀當前的短視頻,從與外部世界的關系上講,可以分兩種。一種是封閉的,基本由一個人或者幾個人完成,不與外部社會發生鏈接。還有一種是開放的,把外部世界當成了取景地。前一種,基本上不會對公眾造成干擾,隻要拍攝的視頻,不違背法律法規和基本倫理就行了。但后一種不同,由於進入了公共空間,公眾成了“群眾演員”,很有可能影響公共秩序。

雖然現在短視頻很熱,但要想脫穎而出,很不容易,大量的“拍客”做的只是“分母”。為了能夠吸引眼球,有些“拍客”無所不用其極。來到公共空間時,同樣表現出了強烈的放縱性。拿這起“臥倒事件”來說,三名涉事男子的意圖十分明顯,為的就是流量。至於說會不會對其他乘客造成干擾,會不會影響公共秩序,根本就不是他們考慮的。

現在,三名涉事男子已被警方刑拘,這是咎由自取。但要看到,現在短視頻拍攝已經成為一種“公害”,現實生活中像在地鐵上喊“臥倒”的可能不是很多,但對公共生活造成影響的,可謂是舉不勝舉。隨著直播以及短視頻的興起,帶來了特有的“拍客”現象。不必諱言,現在不少“拍客”已經成為短視頻的短板,短視頻對於公眾生活和公共秩序的干擾同樣處於“風口期”。

在目前的短視頻平台上,有著大量以公眾為“角色”的短視頻。無論是走在大街上,還是坐在餐館裡,幾乎在每個空間,都很有可能被拍入視頻,上傳到公共平台被人當猴子一樣看。包括一些戶外直播,直接把公眾生活,包括一些不想為人聚焦的生活細節,通過鏡頭放大出來。法律規定,未經本人同意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拍客”們基本都有著商業訴求,這算不算一種侵犯肖像權?目前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和關注,都還遠遠不夠。

到地鐵上喊臥倒的短視頻,肯定越軌了。那到地鐵上拍短視頻,行不行?個人認為,也是越軌了。過去講,我們已經迎來了一個攝像頭無處不在的時代,現在又疊加了一個鏡頭無處不在的時候。攝像頭的存在,是為了公共安全,而且形成了規范,但鏡頭的大量出現,卻是一種商業行為,基本處於一種野蠻生長的狀態。現在,已經到了討論短視頻的拍攝倫理問題的時候了。如果不能達成共識,我們終將深受其害,一不小心就會成為闖入別人鏡頭中的猴子。(喬杉)

(責編:翟晨曦、胡洪林)

推薦閱讀